首页 >> 个人集合 >> 我是目光 >> 淡淡的随笔
字体∶
专栏开通后的闲言碎语

我是目光 (发表日期:2006-12-08 12:07:27 阅读人次:3820 回复数:52)

   忽然之间,就有了自己的专栏。喜悦不亚于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文字出现在雅虎的论坛时。对文字爱煞疼煞,却始终与它是无深缘的。我写文字,常常有被它戏弄的感觉,文字于我来说是一批难以驾驭的烈马。因此,我只能避重就轻,偶尔得闲,便轻描淡写地发泄几句,没什么思想性、娱乐性。但是敲下键盘的时候,顺手也放下了心里的沉重,那些不痛不痒的文字恰好可以掩饰我内心的风起云涌。我不是个深刻的女人,原不该写出深刻的文字。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说法,在美丽的女子中显示才智,在聪明的女子中显示美丽。这两样与我都没缘份,我是不是属于另外一种俗得不能再俗的、那种普通但羞于承认、平凡但不甘于平凡的人呢?左瞧右看,专栏里都是名家,捧起人家的文字,说不羡慕那是瞪眼说白话。给我一辈子的时间,也许最后我能像这些名家一样写出或煽情或睿智的文字?可我只剩下半辈子了,这半辈子的时间绝大部分还不属于我。鬼才相信只要努力就会成功,我天生没有质量上乘的文学细胞,总不能现在重新去植点来吧。如今,能处在左边作家右边编辑的中间,就已经是意外的幸运了。幸亏网络不是个帅小伙,不然,我会天天想着该在何处请他喝咖啡。( 其实该请陈俊老师喝咖啡,虽然人家不稀罕。)

  
感谢陈俊老师。我叫他陈老师他不同意。就跟叫雪姐她也不同意一样。雪姐说:网络文字路上无长幼,嗨,她使劲地想拔高我,你说我能不叫她姐吗?感觉怎么那么亲哪。陈老师人干脆,没有理由,就那么一句:以后别叫我陈老师!四两拨千斤地就把我甩出2里地了。也许我来日本染上的唯一的毛病就是喜欢对别人用尊敬的称呼,更何况是我从内心尊敬的人呢?我这毛病兴许会在这里被修理掉吧,说真的,我还是有抵触心理,没办法,尽量改吧。

  
我不会写华丽的文章,码出的字都跟我姥姥家院子里的墙砖似的,歪歪扭扭七七八八,但是有一样,都是我这笨脑袋里的真实想法。我的左邻右舍们,祈祷你们拍转时拍点纸砖、塑料砖、水砖(千万别上冻),不过如果是带有知识性的,金刚砖我也会笑脸相迎。能不花钱学点知识,多划算哪。我得看看以后砖的数量和重量如何,如果在承受得住的范围内,我会在自己的自留地里多种些花花草草,如果承受不住,那只好到别人的园子里干浇花匠了。

  
我对专栏的认识不同于博客。博客是自己的院子,进来的人看着别扭下次不再来就是了。专栏可不一样,专栏是公园,搞不好影响人家愉悦的心情。人家好不容易闲了来逛逛,却看到一处别扭的景点,这不是浪费人家的时间吗?唉,想到这忽然我就气短了。博客可以借用别人家的房车装点自己的门面,专栏,就只能是咱这点自己的家当。以前在博客里写了很多不着边际的、就像水汽一样一会儿就会被风干的文字,在专栏里,我打算写我真实的自己,也许一样不会给人留下任何记忆,但至少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犹抱琵琶半遮面,那已经是过去的我----淡淡地飘去的烟。如今,我是目光,我用自己的目光看自己、看周围的世界。

  


  





Page: 2 | 1 |

 回复[31]:  我是目光 (2006-12-08 19:59:45)  
 
  博士:油墨多了,脸弄黑了咋办?

 回复[32]: 中文语法 小橘灯 (2006-12-08 20:04:52)  
 
  我是目光姐,你说什么不懂中文语法,你的名字[主,谓,宾]都去了。

 回复[33]:  我是目光 (2006-12-08 20:06:05)  
 
  小橘灯,人代会还没有先封代表?刚建的风花雪月组还没召开第一次大会呢,人手太少,最好你来支持一下。

 回复[34]: 改错 小橘灯 (2006-12-08 20:06:41)  
 
  都全了,而不是[都去了]

 回复[35]:  我是目光 (2006-12-08 20:08:50)  
 
  [主谓宾]有了,缺[定补状],所以,要定期地补充壮丁。

 回复[36]:  小橘灯 (2006-12-08 20:13:03)  
 
  呵。。。呵。。。 你赶紧抓壮丁吧!闪!

 回复[37]: 爬森么爬森么 校长 (2006-12-09 00:29:26)  
 
  自格高性咧就毫.

 回复[38]:  我是目光 (2006-12-09 00:41:55)  
 
  哈哈,校长,您这是什么学校滴校长?您语言的风格很熟悉,跟我一个叫古稀的老哥特别像

 回复[39]: 别别 校长 (2006-12-09 00:45:37)  
 
  回复[38]: 我是目光 (2006-12-09 00:41:55)

  
哈哈,校长,您这是什么学校滴校长?您语言的风格很熟悉,跟我一个叫古稀的老哥特别像

  
-------------------------------------------

  
俺把舌头拢一拢,你别把俺一杆子支到古稀那里.俺逃...

 回复[40]:  我是目光 (2006-12-09 01:02:51)  
 
   校长别逃呀,俺说您跟他像,没说是啊。他那名叫古稀,人可一点也不“古兮”

 回复[41]:  小林 (2006-12-09 12:41:04)  
 
  哈哈!目光初次上网的心情和俺一样!

  

 回复[42]:  我是目光 (2006-12-09 12:56:10)  
 
  小林先生:那您先生心情如何?是不是看咱像小嫩葱了? 向前辈问好!

 回复[43]:  我是目光 (2006-12-09 13:04:57)  
 
  纠正:小林先生,那您现在心情如何? 恕罪,我这电脑有些鬼魂附体,某些字打的时候看不着,发出来才能看着,天天跟玩地道战似的

 回复[44]:  小林 (2006-12-09 13:20:37)  
 
  我现在的心情是来到日本以后,岁月仿佛开始圧縮着流逝了。于是大有度年如日之感。几乎愕詫于怎么一眨眼就进入中年人的行列了。于是得了“中年恐惧症”。只剩下一点点有限的时间了。悲哀!恨不得返回嫩葱的时代。

  
你还上过雅虎的论坛,俺上东洋镜是第一次,你敲键盘的时侯,俺还在趴格子呢!

 回复[45]:  我是目光 (2006-12-09 14:09:22)  
 
  度年如日,说到我心里去了,也许我感觉的更快,一眨眼就是一年。总在盼望哪个聪明人趁我还没老透快点发明长生不老药。

  
爬格子好啊,真正的文人前辈,那是一个时代的特征涅。我没爬过格子,但曾热烈地向往过。

 回复[46]:  小林 (2006-12-09 14:28:08)  
 
   我是从爬格子走上文学道路的。我为父亲的特殊经历以及他的坎坷生涯而难过,就立志写一本书,记录下父亲的一生的贡献,成就以及苦难。

  
怀着这样的不高尚的愿望,我开始悄悄地模仿他人成名的作品写一些像模像样的文字,发一些似是而非的牢骚。

  
其实小时候也有当作家的愿望和理想,当然那都是一些小孩子的很轻浅的念头,和想当一名体育运动员,解放军战士,工程师的愿望一样。我想真正立志写书并決心终生矢志不移,这大概要归咎于生活的苦闷和愤世嫉俗。还有父亲的遗嘱得不到实现而愤慨的原故吧!

  
我要写本书!

  
我常常在梦中这般吶喊。这句“伟大”的誓言巳经搞得我脆弱的心灵痛苦不堪,它魂牵梦萦地缠着我,将那本书的影子銘心刻骨地烙在我的心底,于是我就常常无端地被这本沈重的书圧迫得喘不过气来。

  
我渐渐地負了一笔债务,这笔债务就是自己内心膨胀的野心,还有在天国望着我父亲的灵魂。

  

 回复[47]:  我是目光 (2006-12-09 14:47:04)  
 
  原来是这样,请原谅我无心的调侃。虽然出发点不一样,但是每个人都有梦,有很多的梦。为父亲写一本书,这几个字让我有流泪的冲动。先生为父亲所作的努力想必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会感应到。

  
誓言发出来,成了一笔心灵的重债,一言九鼎的个性令人敬佩。写书的过程,也是生活的过程,书可以用文字去书写,也可以用认真的生活去书写。

  
想必对您父亲来说,您已经是一本令他自豪的书。

  

 回复[48]:  taya (2006-12-09 16:53:55)  
 
  大家还记得自己写过的第一篇文章么?还记得自己最满意的文章吗?

 回复[49]: 回taya 我是目光 (2006-12-10 02:23:01)  
 
  我的第一篇就是发在这里的[秋天没有童话],哈哈,很幼稚的东西,但是成了纪念品。

 回复[50]:  小林 (2006-12-27 07:48:54)  
 
  祝目光生日快乐!

  
注意!吃胖了再减肥大変難しいですよ。

 回复[51]: 祝小林先生新年万事如意 我是目光 (2007-01-05 22:55:34)  
 
  在国内时,不知什么原因,上网特别困难,所以才看到小林先生的祝福,很感动,也很高兴。目光祝先生新年万事如意!

 回复[52]:  小林 (2007-01-06 08:55:52)  
 
  恭贺目光新年吉祥,事业兴旺,全家欢乐,万事如意!

  
把国内的故事讲给我们听听吧,还有照片。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淡淡的随笔
    生命如河 
    路易威登情结 
    专栏开通后的闲言碎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