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世基 >> 瀛洲怀远
字体∶
北海道的回忆

刘世基 (发表日期:2007-01-19 01:45:45 阅读人次:1428 回复数:7)

  

  
看到网上关于北海道的冰雪之旅,欣赏之余,不觉得也想起那早已逝去的岁月。急匆匆凑成一篇也来凑凑热闹。

  
北海道之旅,那曾是青年的证明与印记,回想起北海道之行,还依然宛若昨天,岁月悠悠,却已经是十几年前的往事,如今早已物是人非。雪国也有十几年没有去过,更不要说是北海道。我来到了日本的九州,很难再见到雪,当年同行的她拿到博士学位,去了广州作着教书育人生儿育女的教授,更难以见到雪景雪色了吧?我忘记了不知谁说过,旅行最是考验相爱的恋人们,婚姻不也仿佛旅途一样嘛,也许真的是那样。北海道之旅后就不到一年,就和恋人莫名其妙得分了手。这也许就是命运,周游了风雪兼程的北海道,游历了九州太宰府的天满宫,走过了天满宫前心字池上的三连桥,游览过弥彦山上的弥彦神社,除了北海道,都是恋人分手的名胜。虽然人生有许多的遗憾,但是在一起的日子里,还是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欢乐……

  
说起北海道之旅,还要拜托日本大学里生协的好处,从新潟坐船到小樽,只要七千日元,买上一张北海道周游券只要29800日元,就可以在北海道1周的时间内,乘坐JR任何一辆列车,不论是特急还是普通,也能乘座JR长途巴士,悠悠哉,悠悠然也,出发的是在那年2月15日,前一天晚上不知看了一本什么书,竟然一夜未睡,朋友来接送我们的时候,我刚刚看完最后一页,就出发了,也没吃任何东西,船好像是早晨的,我和秋上船的时候睡意就开始袭来,风雪的海上自然不会风平浪静,我即开始晕船,最后只好躺到卖店前面对面的沙发上,才好受些,把她一个人留在舱内。终于到达了小樽,哇,太伟大了,下了船就被眼前的大雪雪景所感动,我生长在东北,又在雪国上学,哪里的雪?似乎都没有北海道的雪那样,雄伟壮观,甚至说得上伟大,这才叫雪,路两旁高达2米的雪谷,好不容易走到小樽运河旁,运河小得可怜,几乎也要埋到雪里似的,一点也没有照片上好看,只是对面仓库的红砖,白雪增添着许多的诗情画意。

  
匆匆忙忙地看了运河就坐JR巴士奔往札幌,到达札幌的时候正好是人们上班的时间,在大通公园的地方,正好是冰雪节的结束的日子,自卫队员在拆除雪雕,也看了一个大概,虽然没有赶上冰雪节,好在还看到了雪雕,也算不虚此行。看完雪雕我们就找钟台,白色的钟台也是札幌的象征,按图而寻却怎么也找不到,问了行人,解释了半天,也没搞明白,人家说过的地方我们走过了许多趟也没发现,对方看出我们没明白,就索性给我们领了过去。原来钟台夹在建筑物和树木之间,我们走了许多遍,也被我们没有发现。远远没有我收集的电话卡上的漂亮,高呼上当。但却知道了北海道的人真热心肠,以后几天常常遇到这样的事情。

  
晚上赶到旭川,也碰到了旭川的冰雪节,旭川车站附近街道上全是雪雕和冰雕,在站前小小居酒屋里,两杯清酒一份烤鱼,说着彼此毫无边际的话语,望着窗外的火树银花,清雪飘摇,似梦似幻,半梦半醒,喝到很晚就宿于旭川车站旁,住的是情人旅馆,又便宜又好玩。以后几天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模式,在一个观光地玩到傍晚,就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下了车吃饭喝酒聊天,住情人旅馆或经济型宾馆。便宜又实惠,浪漫又温柔,冰冷又清爽。没有明确的目标,也没有指定的地点,随遇而安。

  
据说名寄的雪质号称全日本第一,我固执地在名寄说什么也要滑雪,从车站打出租车去了最近的滑雪场,的确不一般,和新潟和长野和山形等地的雪质都有所不同,沙拉沙拉的,滑了整整一个上午和中午,导致以下的行程都没有了力气。北海道北部还有一段笔直的铁路和公路,30余公里铁路公路并行,笔直的据说可以打保龄球,漫山遍野都是雪,几乎每个车站都有野生的狐狸和鹿,来觅食,丝毫也不怕人,形成了一道人和动物独特的风景线,在寒冷的北海道,人和动物之间是最和谐的,是充满了情谊的。普通的列车上还点着炉子,让人生出许多错觉,这是否生活在20世纪的90年代呀?29800日元的全道周游券,让我们享受了许多想也不敢想的乐趣。慢车上的老太太会给我们一块烤红薯,手拿烧酒的老爷爷也会递过来一小瓶酒,那份人情让您真心的感动。偶尔车长也会走来关照几句,外面的世界是冰天雪地,而任何一个空间都是温暖的,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了北海道。只是再也没有机缘造访。而在九州也因为我对北海道的好感,结识了许多北海道的朋友,还有人专门从北海道寄来叫做“白色恋人”的点心。

  
北海道的最北端稚内的宗谷岬,正赶上天气骤变,气温已降至零下20度,风雪交加,日语中常有表达风雪的“风吹雪”,真的是体验到了,为了赶往稚内的纪念碑,冒着风雪,就连巴士的司机都说没有什么好看的,劝我们回去,我也有点要打退堂鼓,但自己真的是好想去,只是怕冻坏了她,没有想到她也很坚决地要去,说将来如果我们没有缘分,不能走在一起,这样的风雪兼程一定会留给我们彼此最深刻的印象,谁也不会忘记。也就真的去了,从市区要坐两个小时的车,车窗外的雪是横着飞的,刮得巴士直幌,到了稚内宗谷岬的三角纪念碑时,车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互相搀扶着看了碑照了像,唯一一家礼品店我们是唯一的客人,买了木质的明信片,寄给彼此的家人。店里的老婆婆告诉我们,晴天的时候站在这里可以看得到萨哈林岛,我们又出去看了看,遗憾的是当时能见度实在太低,就能看见横雪劲飞的雪粒,而不是成花的雪,还有那怒浪滔天的风浪,然而那一刻让我莫名的感动,上巴士的时候,我都流泪了,在日本我是外国人,在外国的国土上去遥望另外的国度,那是什么样的感受?不是语言能够表达得清楚,2003年秋季从北朝鲜回来途中,在珲春的望海楼,一楼望三国的地方,我又经历了一次那样的感动。

  
接着看了海上的流冰,去了由高仓健主演的而闻名的纲走邢务所,在钏路吃了最新鲜最实惠的海鲜盖饭,满碗的海味,仅仅680日元。而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则是函馆的夜景,到达函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函馆的夜景据说是日本第一,索道却只开到9点,车站的人员看我们兴致勃勃,就劝我们自己去登山,说不高只有300米,我们就信了,开始登山,300米的路程走了近两个小时,路上不仅有雪还有冰,真的是冰天雪地,一刺一滑简直难以行走,但景致却好得说不出来,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那样的夜景,也许是心情使然,函馆山就坐落在海湾,而函馆市也坐落在海畔,城市环绕着海湾而延伸,城市的灯光,海湾里渔船的灯火,构成一片宁静,而且灯光又特别柔和和谐,颜色也很统一,没有香港夜景的光怪陆离,却有份说不出的意境,让心灵和自然无声的融合在一起。我们在山上整整呆了2个小时,回到了宾馆时,宾馆的门都关了,叫了半天才叫开,人也几乎冻成了冰棍。

  
因为是周游券,没有领略到北海道的湖光山色等自然风光,活动的范围只能在铁路的沿线,也没有享受到雪中驾车的惊险,她还直说,如果在这样的雪地里开车,一定是我的最爱。人生多的不就是遗憾吗?周游北海道后,回到札幌吃着特有的烧肉---成吉思汗,感觉收获颇多,而且知道这样寒冷的地区的人们却自视颇高,和东京人一样,去别的地方出差,不说去哪儿,而是说是去“地方”了,仿佛他们就是在京师重镇,除了札幌之外,所有的地区都是地方,也许还包括东京呢。日本最早吃牛肉的地方也是北海道的函馆,日本“すき焼き”的发祥地,札幌也是按照美国方式建造的日本最现代化的城市……

  
北海道让人难以忘记的地方,尤其是冬季的北海道,最具有北海道的特色。冬季里到此来看雪,也许会留下一生的印象。

  




 回复[1]:  游人 (2007-01-19 11:43:12)  
 
  北海道让人难以忘记的地方。

  
无论什么季节,北海道都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相信!

 回复[2]:  雪非雪 (2007-01-19 13:11:29)  
 
  因为有遗憾,雪国之旅的记忆才更美好更缠绵,是这样吗?心灵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丰富……

 回复[3]: 看了此文,突然悟到 陈梅林 (2007-01-20 00:10:03)  
 
  刘同学:我们好像认识?

 回复[4]:  刘世基 (2007-01-20 02:02:45)  
 
  不敢让您称为同学,您是我的老师,不论什么时候。让您知道就行了。

 回复[5]:  小林 (2007-01-20 20:52:12)  
 
  贴一张北海道的富良野风景

  

 回复[6]:  林祁 (2007-03-02 23:07:09)  
 
  莫非梁说的是你?

 回复[7]:  刘世基 (2007-03-04 11:15:51)  
 
  我不知此话怎解?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瀛洲怀远
    中秋月圆话月饼 
    彼 岸 花 
    紫阳花开 
    男は辛いよ、休闲一日 图略文 
    大年初三,长崎灯会/图 
    你也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帮中国人 
    清风竹影凉山泊(図文) 
    腊八话腊八粥 
    北海道的回忆 
    七草粥香 
    今夜有雪 
    日本九州来采风 艺术家们多现眼 
    樱花美元金屁股 
    春帆依旧笑东风 
    与人方便与己不便 
    体验地震 
    江南冬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筥崎宫的国色异香 
    散落在海外的瑰宝 
    飞越北方的天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