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世基 >> 瀛洲怀远
字体∶
七草粥香

刘世基 (发表日期:2007-01-07 02:09:48 阅读人次:1765 回复数:7)

  

  
白白的一碗粥,夹杂着青青的时令菜蔬,有稻米的香甜,还有菜蔬的清香,即暖胃又护肠,即解饿还去馋,真是不错的美味。这就是寒冬里的一碗时令-----七种野菜粥。日本的习俗在正月7日要吃七草粥来驱病避邪。七草粥是以七种时令的野菜熬的菜粥,以水芹,荠菜,鼠曲草,繁缕,宝盖草,菘菜,蘿蔔菜等菜熬粥,在正月7日,五节句之一,俗称人日里,吃七草粥以避邪。

  
正月的七种野菜粥缘于对神灵的感谢,以及平安无事地迎来了新年,这种对神祗的感谢是和新年的整体仪式相辅相成,另外,也由于正月的美味食品和酒精疲劳了人的胃肠,食粥对胃肠休养调整是很合适的,并且适合养生的理论。

  
过了元日之后的市场都有出售预备好的七草粥料,只要你回家熬好粥放进去,就可以了,白白绿绿让人食欲打针,尤其是吃过了日本的正月料理,冷腥的食物之后,喝上碗暖呼呼的热粥,说是人生的一大乐趣也不为过。

  
七草粥在日本流传的说法各异,最常见的说法在平安中期由中国传入日本,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六日年越,七日正月的说法,由此七日被作为一个节日,而在占卜历法上七日为人日,在人日里用七种野菜熬成暖汁做成粥来驱吉避凶成为一种习俗。其实不论中国还是日本,人类食粥的历史是不会短的,应该是从人类开始耕作以后,有了收成文化开始,最先出现的食物就应该是粥。有了稻谷就有了粥,人类要想把生的稻谷吃到嘴里,加水相熬最初之物就应该是粥。日本的书籍记载食粥的历史要追溯到弥生时代也就是这个道理。

  
在那还不遥远久去的过去,在日本古代白米还是非常值钱的奢侈物,普通日子平常吃的还是五谷杂粮,即使食粥也是粟子,糜子等杂谷加入萝卜红薯而熬成粥。一般只有在吉庆的日子,才能吃到白米粥,,在农事社会,每当新米采下来都要供到神龛前,在完成了祭祀五谷丰收,所祈祷的神事情之后,领受了撤下的供品,把祭奠的供物白米等拿下来后,加水熬成白粥食用,增添着节庆的色彩,也就是幸福的象征。

  
在冬天的季节,是青野菜最贫乏的时候。就像被日本的歌咏创作过的诗词的模样,昔日的女人们,一边摘着在寒冷的冬季里,应着时令刚刚举起头了的嫩菜(七种野菜),一边愉快的闲聊。把采摘的野菜加入粥中,轻轻的绿叶,不禁勾起人的食欲,还填补着在冬季缺乏维生素的不足。这也就是正在青碧翠绿的若小嫩叶,被当作营养加入白色粥可靠的合理性。因此日本人在偶尔的头痛脑热或胃肠不适时,总要喝一碗热乎乎的加入了酸梅的白粥,加强胃肠的消化机能,自我来调整身心的不适。

  
粥很容易被当作病人食物,尤其在关东地方,但是在关西地区却有着许多如 京都的白粥,大和的茶粥,也有朝粥午跑晚杂炊等谚语,粥完全是日常生活食品,热腾腾的粥既有稻米的香味,也有稻米熟烂的芬芳。即滋补了身体又养了心性。

  
1月7日在岛国的节令,诸君做碗七草粥,入乡随俗。

  




 回复[1]: 自贴自娱 刘世基 (2007-01-08 01:01:31)  
 
  自做的七草粥

  


  

 回复[2]: 看着真不错 少年行 (2007-01-10 12:47:41)  
 
  很诱人的粥品

 回复[3]: 刘桑的粥 邓星 (2007-02-19 16:44:45)  
 
   刘桑的“七草粥”做得挺好看哦。。我以前做过,“草”都黄掉了,一点不美观。。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7-02-19 16:46:27)  
 
  再来一碗就达到粥天粥地了的水准了,不过那几片草是生的,也就是活草,活生生。

 回复[5]:  刘世基 (2007-02-20 02:07:33)  
 
  在滚荡的锅中淋上点色拉油,在把蔬菜,七草在锅中焯一下,就不黄了。在日本生吃的东西太多了,七草也就不怕生吃,还好看。

 回复[6]:  刘世基 (2007-02-21 01:31:33)  
 
  东博过年好。先不说七草的生熟,最近得到一副麻将牌,说是鹿角的,我不太信,但是麻将牌的盒却不错。您给掌掌眼。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7-02-21 10:01:38)  
 
  刘桑,缺一张关键的照片,麻将牌单吊一张的侧面图,给看看肉板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瀛洲怀远
    中秋月圆话月饼 
    彼 岸 花 
    紫阳花开 
    男は辛いよ、休闲一日 图略文 
    大年初三,长崎灯会/图 
    你也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帮中国人 
    清风竹影凉山泊(図文) 
    腊八话腊八粥 
    北海道的回忆 
    七草粥香 
    今夜有雪 
    日本九州来采风 艺术家们多现眼 
    樱花美元金屁股 
    春帆依旧笑东风 
    与人方便与己不便 
    体验地震 
    江南冬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筥崎宫的国色异香 
    散落在海外的瑰宝 
    飞越北方的天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