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世基 >> 瀛洲怀远
字体∶
春帆依旧笑东风

刘世基 (发表日期:2006-12-23 03:09:47 阅读人次:1541 回复数:3)

   

  
旅日有年,一直无心于日本的名胜古迹,为不辜负除来日本的故乡学子的心愿,在十月的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和B君X君三人驱车去了下关,按图索骥,当车到赤间神宫前,二位学子就被赤间宫的富丽堂皇所吸引,停好车后,争抢下车,向赤间宫奔去,此宫西邻便是我们预先设定的目的地---日清讲和纪念馆。此时不知为什么心中好像塞入了一把薅草,望着依山而建的神宫,牌楼鼓楼大殿,雄居在节节升高的台基上……虽然楼红,壁白,殿宇辉煌,我却没有昔时诣中山陵,登泰山顶游西子湖时的那种兴致……

  
随着他们们登上陡坡,站在神殿前,望着虔诚的人们参拜神祗,心中却思绪如潮……突然澎湃汹涌的东海,仿佛就浮现在眼前,但见两旅不同国旗的舰队,在无垠的东海上乘风破浪,艇疾舰快,一幢幢钢铁怪物,你追我赶,便捉对厮杀起来,炮火齐发流丸飞弹,密如冰雹,艇前舰后,水柱冲天,硝烟弥漫……忽然,此舰舰弦起火,烈焰沸腾;彼舰舰塔生烟,黑尘滚滚……十数只舰搅作一团的战舰黄龙旗,太阳旗已模胡难辨,舰顷桅断,尽管各自努力挣扎也离不开激战的旋涡,那些打出最后一颗炮弹的战士,衣衫破烂,焦头乱发地立在颤抖地甲板上,炯炯双眼射出复仇的火焰……这场激烈的海战,以清王朝的北洋水师亡败而告终, 随着大战的烟消云散,从有拒诱不降,宁死不屈的丁汝昌;与舰共存亡,视死如归的刘步蟾;和那些赤胆忠心的士卒……到头来,之不过都作了钢铁怪物的陪葬品……这仅是中日之战的一角,甲午之役日方六师皆胜,清潮的朝野震惊,逐请弥兵遣将求和,才展开了那场马拉松式的和谈……

  
当走进春帆楼前的日清讲和纪念馆时,一股莫名其妙的悲凉从心底升起,面对着壁上诸条记录着「条约」的一块块排卦整齐的方框,十分不愿也不想诸条读去,但少年时就牢牢记住的历史书上印在心里的条款却清晰的映现在眼前……我努力地把目光移动到当年谈判人曾坐过的椅子上,每把椅子后都立着一块木牌,牌上写着谈判者的官衔和姓氏,熟悉的名字,又在心中幻起一个个似相熟又不相熟的影像……一声轻叹,自言自语:「唉,这是一场多么艰难的谈判/」

  
「你说的是清朝的代表吗?清王朝的大员们,是不是都习惯了这种方式的谈判?」站在身边的X君不无讽刺地说.

  
此时地心情,不论如何也没法去回答X君地怪问,不由自主地看了他一眼,他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壁上书录的条约,脸上的神情阴沉肃穆……我实在不想不可能揣摸一个青年人,是时是地在想什么……

  
「这场战争不正充分地证明了,日本的明治维新的彻底,和其取得的光辉成就吗?同时也不难看到,清王朝洋务运动的不利,改良主义的不彻底,极其失败的历史之必然……」B君便当仁不让的说.

  
「如你所说,李鸿章坐在这里来谈判,是再恰当不过的人选了,也是历史和这位时称「东洋第一政治家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历史的惩罚真快……」

  
「就是这场战争才敲响了清朝必将灭亡的丧钟,也点燃了中华民族的民主圣火……」

  
我不无感慨的听着他们的谈论,偷眼一看他们的神情,一个个俨然成了历史批评家,在批判历史事件中的人和事;一个却是笑容可掬似的在玩世不恭幸灾乐祸,我无片语可加,不知是时是地的他们心中想的可是:近百年来,日中两国发生过多少惨痛的故事?留下多少恩恩怨怨?孰胜孰败给两国人民造成的是别无二致的残酷灾难,损疆失土……胜者的伟绩丰功,如何去弥补万千父老的亡儿亡女苦;败者的耻国辱民,如何去慰抚万千妇孺的失夫少夫恨……又有多少幼男雉女流落他乡异土,沦为战争的遗孤……那些制造祸患的人们或踌躇满志,或死不暝目地去了,也带走了多灾多难的岁月……时值今天,还有人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里,想要篡改历史,是居心叵测?亦有人不知抱着什么目的,尽粉饰历史之能事,把中日关系美化成白玉无暇,是可悲?是可怜?悲惨的遭遇怎么能轻易忘却;血和泪换取的教训,怎么能从心底抹去?历史不容篡改,粉饰无益友谊,唯有两国人民敢于正视,评价历史的荣辱,才能化解历史的恩恩怨怨,我想这已成为历史潮流,今天的中日之间的关系,不正建立在和平共处的原则上吗?跨越了不同的意识形态,正应朝着繁荣亚洲的经济发展而不懈的努力吗?

  
与馆相对,背山面海白璧簧顶宛如仙阁,在朝晖夕岚中气象万千,百事宜人的春帆楼,早已不是伊藤博文常常关顾并亲书店讳日清谈和会场所在的春帆楼,当年的春帆楼毁于四十年代的战火,其楼几经沧桑,几度易主,百年兴衰……不正是历史的一斑吗?而今春帆楼接待来自五大洋的游人,成为集美食住宿于一所的名闻世界的名店.曾经住过名楼雅舍的嘉宾,品尝过鲜美无与伦比的鱼中之王---河豚,所精制的美味佳肴的游客中,除寥寥可数的华人们而外,又有多少人与移步近在咫尺的「日清讲和纪念馆」呢?此馆是一幢规模很小的和式建筑,和矗立在身后的春帆楼相比,犹如一所哨楼,立在高楼的左前方,像一个卫士在守卫着当年日清和约上的苛刻条款的光点之外,更多的却是寒沧.

  
高楼低馆之间,并立着曾被多少日本人崇敬如神的伊藤博文和陆奥宗光的两尊铜像,绿锈斑斑,任风吹雨打,暑去寒来,寂寞已多年……他们早已失去了,樽殂折冲时的咄咄逼人的凌人盛气,骄横狂傲的胜者威风……默默地站在那里,是还留连那开疆辟土的帝国梦吧?如果说春帆楼的昔时,曾因日清签约而名闻于世,红极一时,那么而今的春帆楼,恐怕是以幽美的环境便利的交通,古今合璧的高雅设施优良的服务,精美的河豚佳肴,舒适的住宿条件而招来八方客人了……

  
偶像奈何生绿锈,春帆依旧笑东风.

  


  


  




 回复[1]:  刘世基 (2006-12-23 03:37:02)  
 
  

  

 回复[2]:  taya (2006-12-23 03:45:58)  
 
  其实我很想写很多关于那张桌子的话,但是再一看我的思维和眼睛已经被河豚给深深吸引了。。。。。

 回复[3]:  陈梅林 (2006-12-23 16:32:45)  
 
  这些年看过很多凭吊帆楼的文章。仍有兴趣。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瀛洲怀远
    中秋月圆话月饼 
    彼 岸 花 
    紫阳花开 
    男は辛いよ、休闲一日 图略文 
    大年初三,长崎灯会/图 
    你也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帮中国人 
    清风竹影凉山泊(図文) 
    腊八话腊八粥 
    北海道的回忆 
    七草粥香 
    今夜有雪 
    日本九州来采风 艺术家们多现眼 
    樱花美元金屁股 
    春帆依旧笑东风 
    与人方便与己不便 
    体验地震 
    江南冬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筥崎宫的国色异香 
    散落在海外的瑰宝 
    飞越北方的天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