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世基 >> 瀛洲怀远
字体∶
飞越北方的天空

刘世基 (发表日期:2006-12-05 21:26:52 阅读人次:1392 回复数:7)

   

  
从来都是与雨有缘,商旅之途多是她缠绵相随,加之在空中的旅程,不是起早就是赶晚,在飞机上就少了许多的新奇,一段小眠往往补充着睡眠的不足,无暇欣赏舱外碧天白云,偶尔舱外的一抹夕阳多少也勾起对故乡的怀恋。

  
有闲暇在上午乘坐南方航空公司的飞机,飞越蓝天,去往北方的城市大连,班机从首都国际机场正点起飞,在坐椅上翻阅着报纸。波音737客机早已飞上了天空,北京的天气异常晴朗,让人不知不觉地把目光移向舱外,透过舱窗看着湛兰的天,白白的云在机下悠闲的飘过,再下面就是那苍茫的黄土地,地上的景物越来越小,蓝天却越来越蓝。看着看着忽然发现地面上有许许多多有趣的事,大地一片苍茫,黄黄的土地,那山丘的阴面还有尚未消融的残雪,山岭的分界处黄白分明,还在结冰的河流宛若玉带,围绕在大地上,条条公路漆黑如线,而坐落在河畔的村庄错落有致,城镇的房屋仿佛是火柴盒···忽然有个新的发现:好象是山比田多,村庄城镇比树木多,路比河流多,黄土比白雪多,黄比黑的多……我又仔细的辨认着山上的树木,常绿的树木泛着黑映着白雪,而成林的落叶木也独自成林,然而树木也只在村庄城镇的周围围绕着城镇,而光秃秃的山丘却是随处可见,我不知道那光秃的山上是否有树?也许夏天会是一片翠绿,我极力去想象那种翠绿,却无法和这光秃的山相吻合,心中不觉有种苍凉。

  
回国的时候从日本飞越韩国,地面上不是墨绿的山岭就是苍茫的大海,而如今我飞越这无垠广阔的祖国上空,往下俯视不应该仅仅是苍茫的黄土地,似乎还应该还有哪怕是落尽了绿叶的树干,片片成林,寻找了再寻找似乎还是没有希翼的树木的影子,即使是寻找到了也只是星星落落好象还没有村落那般大,真的好失望这赵燕大地应该是草木茂盛的,即使不是季节,即使在万米的高空,也应该绰绰约约的看到树影。仿佛间我突然明白了每年的春季那狂虐沙尘暴,那西伯利亚的狂风,卷起黄沙黄土狂奔在北方无遮无挡的大地,不是越演越烈狂袭北京城,横贯朝鲜半岛,东下日本海?遥看那窄细的河道似乎没有星罗棋布的气势,汇集的湖泊似乎也没有机场般大,这就是养育过中华儿女的中原大地吗?

  
在日本每年的春季,常常有黄沙飘来,说是蒙古的黄沙在西伯利亚的风暴狂吹而至。日本人常常问起国内的治沙问题,我们常常辩解中国政府的退耕还林,退耕还湖的政策,讲起治沙的方法,日本对华贷款治理沙化,植树造林的业绩。然而今天的这般俯视让我的心里真的没有了底,这光秃秃的山丘挡的住西伯利亚的风?没有成林的树木固得住蒙古的沙吗?这苍茫的中原大地细小的土粒是不是也会助沙为虐呢?

  
听父辈们讲古时讲起故乡的建造历史,那时无路可走,要伐树而行,砍树开道,在草树繁茂的土地上建府设县,那仅仅是一百多年前的往事。爷爷讲起祖辈们在闯关东安家立业时,常要备出几亩地种上杨柳,以备万年之材,夏天乘凉,冬天的柴火。我们这一代不会再有开荒伐树的年代,不会知道那份艰辛,而在全世界全球都在呼吁保护我们生存的地球时,我也下决心来搞环境保护的事业,并想以此做为终生的职业。今日之旅让我触目惊心,我们要作的事情还很多很多,要植树荒山让秃山变成翠绿,让田边的树木遮挡住烈日的骄阳,让我们的子子孙孙在刚刚离开矗立的高楼林立的水泥丛林后,马上就可以投入到绿色的山水森林中,沐浴着森林的阳光。砍伐是短短百十年几代人对地球的摧残,而植树造林让地球绿起来则需要几十代人不懈的共同努力。

  




 回复[1]: 为绿色,我们一起努力吧 游人 (2006-12-06 12:42:27)  
 
  欢迎刘桑!

  
每次回上海,看到黄红色的海面,俺也会有类似的感触。

  
有机会坐上南航飞南方的话,俯瞰祖国的大好河山的感觉可能就好一些。

  
不过,光是植树造林是远远不够的,不是黄婆卖瓜,刘桑看过这篇吗?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0&&kno=005&&no=0002

  


  

 回复[2]:  陈梅林 (2006-12-06 12:57:53)  
 
  一夜间又多了两位朋友,欢迎刘桑和目光.

 回复[3]:  我是目光 (2006-12-06 13:00:43)  
 
  谢谢梅姐。真巧,我还有另外一位叫梅林的朋友妹妹。

 回复[4]:  陈梅林 (2006-12-06 13:08:07)  
 
  回目光:真的?我有时被人误认为是男的,因为那个林字很男性化。

 回复[5]: 回梅姐 我是目光 (2006-12-06 13:34:10)  
 
  怎么会啊,一定是那些人光看林不看梅啊

 回复[6]:  簸箕 (2006-12-30 00:55:29)  
 
  怎么会男性化呢?

  
不是善解人意诗书通达的林妹妹的林吗?

  
^

  
^

  
^

  
^

  
就是有点儿木木的。好像不大开窍儿。嘿嘿。

 回复[7]:  陈梅林 (2006-12-30 21:27:33)  
 
  簸箕:嗨,都怪俺爹取的名字多木。谁能扛得住3个木,这不,人就木啦。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瀛洲怀远
    中秋月圆话月饼 
    彼 岸 花 
    紫阳花开 
    男は辛いよ、休闲一日 图略文 
    大年初三,长崎灯会/图 
    你也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帮中国人 
    清风竹影凉山泊(図文) 
    腊八话腊八粥 
    北海道的回忆 
    七草粥香 
    今夜有雪 
    日本九州来采风 艺术家们多现眼 
    樱花美元金屁股 
    春帆依旧笑东风 
    与人方便与己不便 
    体验地震 
    江南冬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筥崎宫的国色异香 
    散落在海外的瑰宝 
    飞越北方的天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