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少年行 >> 游走
字体∶
意大利纪行(叁)人生若只如初见--庞贝、拿波里

少年行 (发表日期:2006-10-13 23:25:20 阅读人次:1259 回复数:2)

  要问旅途的好,答案有很多种,风光美食都在其次,艳遇是其中最让人期待的一个。不过只要出门,不管艳不艳,遇是肯定会有的,有时候还会一遇再遇。

  
都把拿波里说得十分恐怖,让我怀疑老牌教父马龙白兰度就叼着烟斗坐在火车站的出口“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然后冷不丁地拔出冲锋枪…,而早已被清洗掉武林记忆的我也不能保证在他拔枪前一剑封喉,所以罗马的第二天,我们参加了庞贝那波里一日游,《走遍全球》里的一个小广告,巴士来回,三小时的路程,庞贝和车窗里的拿波里市区,一个宗旨:“人在江湖飘,尽量别挨刀”。

  
临时的一日游,车上只有十个人。可是我发现其中有两对昨天都见过,坐我们前面的夫妇俩在梵蒂冈教堂排长队的时候,曾经一度出现在我们旁边,太太的深蓝色帽子很有特点,帽沿的后边比前边长出好多,让不戴帽子的我多看了好几眼,其实后脖子有头发管着呢,有必要遮那么严实吗?于是记住了。另一对看起来是父女俩,我跟在老父亲后面上车,看老父亲抬起不太方便的右腿,忽然想起来昨天下午去斗兽场的时候,出地铁低着头上楼梯,我前面紧抓栏杆的老人一步一步地往上走,他的右腿不大能弯曲,大N字的黑球鞋在台阶上滑了一下差点撞倒紧跟的我,我下意识地闪了出去,从他侧面超出跑开了,高出几层的台阶上,有个姑娘回头看着他,应该是他的女儿,是他们俩。出了地铁,痒痒说那个老人一定是脑子出过问题,也许是脑出血或者心梗半身不遂过,能恢复到这个程度不容易,我对自己下意识地闪出而不是伸出手去扶他突然觉得有些愧疚。

  
与堵成一锅粥的进城车道相比,我们的路途游刃有余,我发现罗马的市区并不是很大,从提拉米苏车站附近开了没多久,就到城外的公共墓地了,出了环线上高速,车子一路往南,亚平宁高地的风景展现在眼前。高中时候学地理对亚平宁半岛并不陌生,不陌生的另一个原因是有个男生名字叫做“亚平”,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作“亚平宁狗”,历史老师说在德国尊贵的什么什么公爵都叫“冯·某某某”,于是班上的冯姓同学也被授予爵位----冯·土八路!很自然的山药蛋派。

  
众多的名城古迹和米兰的时装和工业似乎遮盖了意大利这个农业国家的事实,此时的车窗外面能看到的正是一派田园风光,低缓的坡地上成行地种着橄榄和葡萄,阳光好的地方到处都是树莓,难怪果酱的种类那么多,早餐桌上都是小瓶小瓶的随便吃,农户的家都在坡顶上,守着一面(或者两面)山坡,一幢两层的大房子围着露台和庭院,门后面停着拖拉机,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吠,孩子和狗儿如果打架失了足,也许会无数个跟头翻滚下来?也许一点也不疼?我掀着阳光照射的窗帘偷偷看着,猜测着,偷偷地自己乐。

  
可以想象秋天丰收的胜景,不过我觉得年景的好赖很少影响意大利人的心情,据说意大利国产的葡萄酒有70%都是自己消费的,人家也不打算出口创汇,也不想让意大利美酒扬名世界,肉烂不烂都搁自己锅里,好吃!可能也是南欧人的天性?太阳晒得暖暖和和得,守着40%的世界文化遗产,基本上可以张嘴接馅饼吃。说汇编入意大利的拿波里地区一直不太富裕,就业率不高,政府力图采取措施给大家创造机会,不过拿波里人说要让我选择穷着还是让我干活,我还是穷着吧。

  
维苏威火山爆发的时候我还没出生,不过我却记住了那个年份,公元79年,庞贝古城被倾泻而下的滚滚岩浆埋没,火山持续18个小时,我总想起所多玛城,想起回头张望而变成盐柱的罗得太太。当时的庞贝是古罗马最繁荣的城市,葡萄美酒夜光杯,夜夜笙歌,整个城市奔放无比而充满欢情,一日之间消失于世人的眼前。

  
两千年后,石榴树上挂满了果实,当年的街道依然在断壁残垣中穿梭,各种雕塑人型的街头水管是当时人们街头约会的暗号,大青石的路面两侧有深深的马车辙子,三块大石头就是人行横道,地主家的后院有宽大的厅房,酒馆里成行的尖脚陶罐里是各色佳酿,面包房里的烤炉里据说还有当年的面包碳,药方的门口盘亘着巨大的蟒蛇图,而香艳的“春香楼”的墙头画着简便易懂的图片菜单,甚至还有街头地面的情色小广告,“想飘飘欲仙吗?请往西走”,天空依旧碧蓝如洗,神殿里的阿波罗手中没有了弓箭。

  
有人说庞贝的消失是上天对于这个放纵糜烂的城市的惩罚,可是也有人对于出土的银杯子上刻着的“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而不置于否,纵然有上帝和佛祖,灾难却总是从不预告的。如何都是这人生,李碧华曾经也说过“能笑的时候就尽量笑吧,因为很可能一觉醒来你就笑不出来了。”共勉共勉。

  
拿波里市区从车窗看去没什么异常,小卖部前挂着成串的红辣椒,教堂的门口有白纱的新娘,街道上成行的骑着自行车的观光客,只是有些破烂的房子和阳台上随风飘扬的床单与山坡上隐约的别墅有些不和谐,导游是个晒得黝黑的日本姑娘,她说昨天有个加拿大的观光客在拿波里遭枪击,没什么事由,这样的事情天天都有。她把我们放在拿波里港的岸边,给了十分钟拍照时间,美丽的苏莲托,美丽的拿波里,《我的太阳》,都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人生若只如初见,佛说“百年修得同船渡”,你希望这百年的修业换来的是一声枪响,还是温暖微笑的目光?在港口,我主动提出给斗兽场遇到的父女俩拍了合影,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甚至不记得我。

  
回来的路上飘了点雨滴,我回头意外地看见了彩虹。

  




 回复[1]:  琥珀 (2006-11-21 08:19:22)  
 
  情景交融,一些细腻的地方写得真不错

 回复[2]: 琥珀 少年行 (2006-11-21 10:10:49)  
 
  谢谢!原来贴在论坛里还有不少照片呢,搬过来的时候犯懒没再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游走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下)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中)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上) 
    尼泊尔游记(6)日落-----End 
    尼泊尔游记(5)雪山雪山我爱你 
    尼泊尔游记(4)远游偶尔也惊魂 
    尼泊尔游记(3)叶公徒步 
    尼泊尔游记(2)天地合 
    尼泊尔游记(1)冲动是魔鬼 
    上周末鞍马山的红叶 
    意大利纪行(伍)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托斯卡纳的芬奇 
    意大利纪行(肆)在佛罗伦萨发小民的呆 
    意大利纪行(叁)人生若只如初见--庞贝、拿波里 
    意大利纪行(贰)脚斗士的假日--罗马 
    意大利纪行(壹)飞行前后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