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少年行 >> 游走
字体∶
意大利纪行(贰)脚斗士的假日--罗马

少年行 (发表日期:2006-10-13 23:23:49 阅读人次:1316 回复数:0)

  在此起彼伏的“鼓捣猫呢”的问候声中,我和痒痒混际于金发白发碧眼里,你得承认美国人说英语就是纯正(废话),吃完牛角面包香肠鸡蛋水果,喝了果汁酸奶卡布其诺,我们准备出门。别吃惊我早晨的好胃口,实在是人在旅途,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啥时候呢,青菜偶像光看到我飞机上的那些肥肉了,殊不知不坐飞机的那些(!)日子,痒痒和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抱着超市买来的各色叶菜的沙拉讲述的食草动物的一天又一天。

  
出门去提拉米尼车站,(不是提拉米苏!)先去路边的小卖店买一日有效的地铁票,店老板看我进来笑着高叫“俏—”,哟,我得意地回头看痒痒,“瞧人家都知道咱长得俏了”,交钱找钱,道谢再见“See you俏—”。路过昨天晚上买水的店,扭头张望了一下,收银台里的胖大叔眼睛还挺好使,朝我挥手“俏—”,意大利男人就是地道,连这么专业有深度的中国赞美用语都知道,我的心情就像这早晨刚照到亚平宁半岛的阳关,灿烂得一塌糊涂。就在这个灿烂美好的时刻,我看到马路对面两个大胡子的老爷爷远远地互相打招呼,“俏—”“俏—”,痒痒在旁边打开了旅游书,上面写着“CIAO 你好,再见”。

  
罗马遍地不见汉字,旅游局提出来的善意提示“便后请冲水”我都没找见,所以在意大利罗马字的包围下,我们基本上回归到古(罗马)代,交通基本靠走,沟通基本靠瞅,治安基本靠肘,吃饭基本靠手。那可不嘛,迎着八点半的太阳,沿着梵蒂冈博物馆墙根的长队找队尾,差不多从王府井走到西四,想麻利地进去看米开郎基罗胡子蘸墨书写的西斯廷天顶画,基本上相当于95岁后的人生----没啥指望喽!

  
跟着人群往前一点一点蹭,痒痒打量着高墙拍脑门:“阿汤好像是从这附近爬上去的吧?”我打量着阳光下刚开始忙活的个色人等,卖冰淇淋的帅哥刚停稳了车子,薯片饼干摆出来:卖冒牌包的黑哥哥正在给包里塞报纸:有小贩拿个水在人群里挤“一块钱俩,一个不卖”,穿黑炮子的妇女坐在墙根的阴影里,面前铺了张写字的纸,手里拿着纸杯子摇晃:马路牙子下有警察一路拉开隔离带:明黄色的暗红色的齐齐整整的楼房,像我们的火柴盒加上厚重的边,长长的窗户外面是木制的百叶窗,还没全打开。我前面的一群说着我稍微能听懂点的西语,难过的是我最能听懂的那个词是Pero—但是,但是,但是什么呢?不知道。两个长袍子的神父也混在其中,我得以近距离地看到神父的那顶小帽子,好像没看到卡子,巴掌大的小帽子怎么平安停泊的呢?神父特亲民地和游客们合影,跟他们探讨问题。世界真是大家庭哪!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同志们秩序井然地往前移动,其中也有很纯正的同志,俩帅哥哥拉着手,在阳光下神情地凝视,大概是墙上的天使注视得感动了两位,众目睽睽之下俩人情不自禁地轻啄了一下。

  
挪到十点,终于查包进入博物馆,馆内的物件我就不描述了,一个厅一个厅,连绵不断,雕塑,绘画,建筑,人物,甚至早年间的地图挂毯,想看到的都能看到,那些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杂志封面封底的画像,我儿时看到过的《拉奥孔》《圣体争辩》,《万象》中尘土亚当一幅幅的黑白照片都真实地出现在眼前。我和很多很多的人站在坐在西斯廷礼拜堂的大厅里,仰着头,张着嘴,仿佛老米还在上面工作着,仿佛那染了老米胡子的油彩会时刻滴下来。真是美啊!真的美,那么大的构图平衡得恰到好处,你不得不说,画画的人心里有千秋。

  
圣彼得广场被高高的柱子围着,上面都是仙人,广场上摆着密密麻麻的椅子,那是为周日要听保罗二世讲话的民众准备的。在去教堂的排队过程中能窥到梵蒂冈的宫廷守卫,衣着鲜艳无比,远处看就是扑客牌里的人物。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宏伟的圣彼得教堂其实果然不同寻常,一如既往的高大空阔,有米开朗基罗24岁时的雕塑《哀悼基督》和贝尔尼尼的五层楼那么高的青铜华盖,深黑的螺旋状的支柱在长明灯的映照下,有股莫名的神秘和震撼。所有粗大的支柱上都镶嵌有雕像,偶尔会有阳光从高高的窗子里照进来,洒在忧伤的天使身上。出得教堂来俯瞰整个广场,忽然会觉得自己很渺小,就好像自己站在雍和宫里那个二十多米的大佛面前,接近于无。

  
吃批萨,歇歇脚,歇脚这个词说得真地道,早晨到下午两点了,我还真没正经坐下来过,一小会也没有,脚真是劳苦功高!如果要搞全身最具功能的部件评比,我强烈建议把脚放在头上!

  
西班牙广场,所有的老中青妇女们都向往着自己能够像安妮公主一样,有一把小腰,有灿烂的笑容,有高大温情的派克的腰可以搂着,或者至少,至少能像个公主!不过,醒醒吧!西班牙广场都不允许在台阶上吃冰淇淋了,还憧憬什么人会在你舔巧克力球的时候一见钟情?我家那个脚下垫两块砖即可媲美派克的痒痒充满体贴地说,咱走吧。

  
特莱维喷泉怎么能那么干净?水面闪闪发光并不是全因为人们扔进去的硬币,喷泉的半扇范围内满满当当的全是人,我注意到所有人的脸上都美滋滋的,坐在栏杆上的大号美国太太特满足地吃着冰淇淋,一对一对的人儿坐着窃窃私语,9月的太阳晒得有点热,这回是我跟派克说,咱走吧。

  
快五点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斗兽场,这个公元80年建造好的大型娱乐场所。这个地方我最喜欢,虽然我从来没看过《斯巴达克斯》,我这个公主连煮只螃蟹都得念佛方能赎过,怎舍得看壮士不战死沙场而与虎狼相斗!奔走了一天的脚斗士终于可以在石头上台阶上跌倒的柱子上停下来,看夕阳照射下的方石小道闪闪放光,看对面古罗马城的断壁残垣,这时路边小道上居然有人吹起了萨克斯。

  
这个时候我相信罗马是个不设防的城市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游走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下)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中)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上) 
    尼泊尔游记(6)日落-----End 
    尼泊尔游记(5)雪山雪山我爱你 
    尼泊尔游记(4)远游偶尔也惊魂 
    尼泊尔游记(3)叶公徒步 
    尼泊尔游记(2)天地合 
    尼泊尔游记(1)冲动是魔鬼 
    上周末鞍马山的红叶 
    意大利纪行(伍)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托斯卡纳的芬奇 
    意大利纪行(肆)在佛罗伦萨发小民的呆 
    意大利纪行(叁)人生若只如初见--庞贝、拿波里 
    意大利纪行(贰)脚斗士的假日--罗马 
    意大利纪行(壹)飞行前后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