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少年行 >> 游走
字体∶
意大利纪行(壹)飞行前后

少年行 (发表日期:2006-10-13 23:22:23 阅读人次:1279 回复数:3)

  这一阵子,我忽然很喜欢蒙古出身的横纲相扑手---朝青龙,他十几岁来日本,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今年秋天第十八次拿到了相扑界最高的冠军,据说他一个人的收入能够超出整个蒙古国的GDP,我也不爱看大肉片子扑棱棱地满场扑腾,但我喜欢朝青龙得胜时候的那个表情,他很有气势,不单是因为个头大,他有一张宽大而微扁的脸,眼睛细长,他把对手推倒在沙盘外面时,抓起成扎的银子临走时那一瞥总让我想起成吉思汗。

  
我喜欢成吉思汗,因为只有他的马蹄隆隆地踏过了莱茵河,那时候他还被恐惧的欧洲人称为“黄祸”,他还打过了日本海峡,虽然因为台风被挡在了九州岛之外,我喜欢这种征服天下的劲头。但是对于当时的中国,他被称为北狄,是小说里中原人头疼的对象,是郭靖和重英雄保襄阳时的大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儒家思想的中国即使在最强盛的时候也从来未想过要打到哪里,只是固守这片大地,外面来的东西我吸纳,然后安居乐业。而欧洲呢?许是海洋型国家的特征?哥伦布是看了马可波罗的游记才决定去探险的,他费尽周张打算的是要去东方,去中国和印度寻找香料珠宝,却误打误撞地发现了美洲大陆,印第安人的称呼原来是要称呼印度人的,当然如果在南美洲你当面称当地人为印第安,那是对他们的奇耻大辱。中南美洲以前都是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的,如今多数成了西班牙语区,幸亦不幸?

  
我知道很多如我的国人除了对欧洲悠久文化的向往外,还有心里的一点小心思会偶尔想起“欧洲列强”这个词,就好像菡萏在广州看沙面的那些欧式建筑时的心情,过不去。说这么多是因为到要出发之前,我的兴致有了小小的波动,比起同行的痒痒,我需要签证不说还需要带上饭店预订单,也许在入境的时候要出示,可我不想换护照,我又不是经常需要拔脚就走得去外国,办些手续就办吧,中国人最不怕的就是办手续。再说中国护照也不是全无益处,要去尼泊尔落地签的话,咱还不需要交那30美刀呢。再说入境查的严也有实际情况,我总是这样替别人想着来宽慰自己。再说整个世界在进步,人们也应该渐渐不再“管中窥豹”“一叶障目”,看到了一个人就以为那是一个国家了?我以为这不是成熟的人应该具备的眼光。而反之,出得国门的人也好,不管你是来自何方圣贤,不要想你是代表什么国家民族,最终要遵守的应该是你自己的信条和自己的道德标准,无关乎国家旅游局要发布什么规定。再说,世界的变化不在这么短,往长远里看吧,所有的人。

  
好了,难得的假期,我何必想那么多,世界暂时貌似一片太平。痒痒说让我们做两只享受亚德里亚海边阳光的小猪吧!那正是来源于他最爱的宫崎俊的动画片《红豚》。

  
大阪飞法兰克福后转罗马,一路向西而去。

  
德国汉莎,头一回坐听不懂语言的航班。空姐空少们高鼻深目,很典型的盎格鲁萨克森人的面孔,一个前卫的妹妹手上环佩叮当,都是铁色的重金属,她留着极短极短的头发,类似板寸,发尖染着淡淡的银白色,不过笑容很亲切,吃饭的时候不停地让我拿面包,吃完了饭又来送水,我说No,她扬着眉毛重复No?我赶紧又拿了杯橙汁,不拿似乎对不起她。反正我起来两步就是Restroom,在漆黑的客舱里我喜欢多去几次,洗完手趴在舷窗往外面看,该过北极圈了,该飞过莫斯科了。

  
商务舱的饭菜果然是好,十二个小时的飞行,两顿正餐。我要了西餐,痒痒要了日餐,看我吃着奶酪鱼肉一会喝着葡萄酒一会黑啤酒的,痒痒说小同志不要忘了,下了飞机后的这十几天你都见不着米粒了,还有热乎乎的酱汤,你的胃会寂寞的,我没听老人言。一路,吃着飞,飞着吃。

  
座位上的设备看起来确实很结实,餐桌板不是按钮的,而是直接摁一下收藏桌板的空隙,腾得一下弹出来,我还不停地调着椅子,被抬高被放倒被放平,顾不上睡觉。看了三部电影,不是扭头看痒痒那边,痒痒在看阿汤哥的M:I3,在看《达芬奇密码》,没想到这两部电影在我们的旅行中都突然起到了作用。

  
机上的座位电视,我终于看了传说中的《无极》,这个不沾边的国家和无极有什么关系!“小倾城,命运无法改变”,“孩子,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好几亿的钱被二陈作成这样,某种程度上也挺不容易的。痒痒看我的画面红红绿绿的,凑过来看,我说你千万别看,这中国红彻底被糟蹋了。

  
从空中俯瞰法兰克福,机场附近都是森林,大片大片的,远处看是深色的,难怪德国会有黑森林蛋糕和黑森林火腿和黑啤酒,也许森林里到处奔跑着将来的火腿们?

  
法兰克福转机很是简单,毕竟是汉莎的天下。下了飞机,照着早换好的登机牌找,上楼办入境,出来就只用等着再次登机了,海关的弟弟拿了我的行程计划问你是旅行团队的Leader?我说No,心里说没有这么详细的计划,拿不到你们GR的章啊,笑着过了。

  
罗马罗马,莱奥纳多机场,行李等了很久。等的过程中听到耳边熟悉的乡音,团队,很年轻的孩子们,一对一对的。

  
出门,照着箭头找火车站,冲到售票处买了两张车票,窗口里面的人说下一辆7点十分,No2,道了谢,口袋是找来的零钱钢崩,沉甸甸的,我到了,莱奥纳多快车飞驰着不停歇,窗外已经是华灯初上,雨中朦胧的城市仿佛在两千五百年前向我招手,罗马。

  




 回复[1]:  小林 (2006-10-14 08:48:28)  
 
  热烈欢迎少年行正式登场!你是个女孩子?

 回复[2]:  火 (2006-10-14 15:30:08)  
 
  欢迎,热烈欢迎! 不过,也挺难为你的(照片上那位温柔的少妇)。

 回复[3]:  少年行 (2006-10-15 22:24:01)  
 
  小林兄,如果照片没错的话,俺就是个女子。

  
火兄(弟),嘻嘻,你看出来俺温柔了?其实也不一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游走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下)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中) 
    札幌06--北国风光冰雪节(上) 
    尼泊尔游记(6)日落-----End 
    尼泊尔游记(5)雪山雪山我爱你 
    尼泊尔游记(4)远游偶尔也惊魂 
    尼泊尔游记(3)叶公徒步 
    尼泊尔游记(2)天地合 
    尼泊尔游记(1)冲动是魔鬼 
    上周末鞍马山的红叶 
    意大利纪行(伍)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托斯卡纳的芬奇 
    意大利纪行(肆)在佛罗伦萨发小民的呆 
    意大利纪行(叁)人生若只如初见--庞贝、拿波里 
    意大利纪行(贰)脚斗士的假日--罗马 
    意大利纪行(壹)飞行前后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