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家住云南
字体∶
 邂逅陆铿先生

采夫 (发表日期:2008-06-24 00:20:30 阅读人次:7564 回复数:42)

  说邂逅陆先生,有点儿大言不惭。因为我从未见过他,哪怕是他站在高处作秀,我作为一个普通粉丝这种形式的邂逅都没有过。

  
然而,今天得知他辞世的消息,一种在旅途上又一次突然邂逅某个熟悉人物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记住陆铿这个人物,是因为读了他的那篇著名的《胡耀邦访问记》。一开始好像是在《参考消息》上作了节选,后来在南方发行的一本杂志上登了全文。当时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像这样的文章在大陆带来的效应是爆炸性的,人们争相传看、互相谈论。

  
我为这个香港记者提问题之犀利而惊叹,也为胡耀邦总书记回答问题之爽快而折服。

  
后来注意到这个香港记者还是个云南老乡。在中国大陆被打成右派后座了20年大狱,出狱后跑出去又抄起了记者老本行,在香港办了份叫《百姓》的杂志。感觉这杂志的名字起得很亲切,不像我们当时见惯了的“先锋”“山花”什么之类的。

  
接下来没多久胡耀邦总书记垮台,单位上传达文件说胡违反党的纪律向境外记者泄漏国家机密。这个境外记者当然就是指陆铿了。

  
这是我人生旅途中第一次“遭遇”陆铿先生。

  


  
后来,6.4枪响;邓公南巡。我的思想意识也随着大陆一般文化层的思想意识在走向开放,人也辗转来到东瀛留学。

  
那时日本大学图书馆的报刊阅览室里,可以看到大陆的《人民日报》和台湾的《中央日报》。跟我差不多同时代的大陆人,当时对繁体字编排从右往左读的彩色版《中央日报》应该是非常好奇的,毕竟在那之前几年如果谁看了这份报纸,肯定会惹来很多麻烦的。

  
当时我注意到了一篇文章在批评陆先生。由于我对台湾的时局并不了解,无从知道陆先生怎么又开罪了国民党政府。没有恻隐之心的作者对他进行了一番冷嘲热讽,记得大意是让他再回到大陆去试试看看。

  
这是我第二次邂逅陆先生。

  
这所大学有关中国的书籍很多,在地下书库里甚至可以看到五十年初代发行的《红旗》。我急忙上网检索有关他的信息,忙乎了一整天,带着如下疑问不了了之。

  
他为什么四九年从东京飞到硝烟弥漫的昆明?

  
他为什么被打成了右派?

  
他为什么不在出狱后写几篇“含泪感谢”之类的文章?以他《中央日报》副主笔之身,在大陆政协里混个德高望重应该不难。那时有云南籍的国民党元老回归,还写了不少应景文章。可他为什么跑了出去?

  
也有嫌大陆生活清苦跑出去的国民党要员,他为什么不像他们一样投入到党国的怀抱?

  
他为什么那么天真?

  
他,……?

  
他的事很引人入胜,但随着在日本就职的人生奇变,陆先生在我的生活中飞逝而去。

  


  


  
第三次邂逅陆先生是在下班回来后打开东洋镜,看到陈骏先生转贴的新闻《著名报人陆铿病逝享年89岁》。

  
他死了!可我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很多有关他的疑问。好像我曾经许诺过要去追究似的。

  


  
陆先生在后来的文章里忏悔自己“一言丧邦”,为自己的采访记里没能按胡耀邦的要求进行更改而导致其下台而深表懊悔。

  
其实,陆先生不必为此而背上包袱。胡的下台是中共巩固其统治基盘而拿出来的祭品,这篇采访文章出来之后好评如潮,只不过是胡被打倒了之后才翻出来定为罪证的。陆先生作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

  
另外,胡耀邦也是因为这篇采访录才在中国大陆知识、文化界获得开明派巨大声誉的。之前和治川取得巨大政绩的赵紫阳相比,显然乏善可陈。

  
胡耀邦以红小鬼的身份参加中共,知道很多马列主义的经典语录,有丰富的革命斗争实践经验,但对于外部世界、特别是资本主义世界的了解,可以说是相当有限。

  
记得陆先生在采访录里向胡提到了台湾经济领先于大陆的现状,胡当即指出那是美国给它输血的结果。陆先生并没有被这位中共总书记顽固的意识形态所震慑而左右言它,而是诚恳地、实事求是地向他讲解了当时的香港、台湾当局是如何吸引外资、利用国际市场来发展经济的。这些言论,对当时由职业革命家靠暴力革命夺取政权而组成的中共领导集团来说是应该是很有启发作用的。

  
陆先生作为中国新闻记者的元祖,把自己一生的见识以及知识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初阶段恰到好处地地释放了出来。今天中国大陆所取得的巨大进步,跟陆先生的不懈努力是分不开的。

  


  
“老战士永远不会死,他们只是逐渐凋零!”

  


  
我有一种预感,应该说是愿望吧------再次邂逅陆先生。

  
某天,我退休了,很老了。漫步在老家的街头,突然眼前出现一尊雕像……。

  


  


  





Page: 2 | 1 |

 回复[1]:  采夫 (2008-06-24 00:21:22)  
 
  今天回家看到镜主贴出的《著名报人陆铿病逝享年89岁》。一时有感草草而发,主要是表达凭吊陆铿先生之情。文中记事都是凭记忆写出,可能和事实有出入,请诸位大侠见谅。

  

 回复[2]:  王者非王 (2008-06-24 09:07:42)  
 
  一个真实的执着的有信念的人。

 回复[3]: 差点邂逅陆铿先生 小林 (2008-06-24 10:06:22)  
 
  前几年去台湾,友人说有一位陆大声朋友,你想见吗?说的就是陆铿。打电话联系,结果陆铿去美国了,于是留下一封敬佩的信。

  
后来陆铿知道了,通过友人送了一本自传给我。所以对他比较了解。

  
素有新闻老兵之称的陆铿,闯荡新闻战场半世纪,个性耿直,作为记者不愧为在新闻战场上闯荡一生,做下了"令人称奇的新闻"。 不愧为采夫兄的老乡,不愧为“无冕之王”。

  
但是,在那次访谈中设圈套引生性直率的胡耀邦发牢骚。并把这些公开发表,不改动涉及对王震、胡乔木和邓小平的评价。结果最终成为中共党内保守派逼胡下台的罪状之一。

  
陆铿先生对造成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是有责任的。

  

 回复[4]:  采夫 (2008-06-24 20:55:55)  
 
  谢谢王者非王兄、 小林叔叔留言。

  
看样子,我的愿望不久就能实现了。

  
http://www.zaobao.com/special/newspapers/2008/06/hongkong080623z.shtml

  
愿陆先生好走。

 回复[5]:  吴卫建 (2008-06-24 21:23:20)  
 
  在台湾陆铿是个褒贬不一人物。

 回复[6]:  陈某 (2008-06-24 21:27:44)  
 
  如果陆铿当年违心修改自己的稿子,那么也就不是陆铿了,空负了他的盛名。

  
如果胡耀邦当年接受采访时狡猾一些,那么也就不是胡耀邦了。

 回复[7]: 我怎么也成了你叔叔? 小林 (2008-06-24 21:46:42)  
 
  其实,我很喜欢陆先生

  


  
1985年5月10日在中南海

  


  
1985年5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

  


  
黄昏之恋

  


  
1945年在阿姆斯特丹遇到蒙哥马利元帅

  


  
1945年11月1日在巴黎给茶花女墓献花 右一是陆先生

  

 回复[8]:  吴卫建 (2008-06-24 21:45:06)  
 
  陆铿老是炒作与胡耀邦会面那事也是为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在台湾,人们均知陆铿的话与李敖一样,可信可不信。

  

 回复[9]: 俺也趁机炒作一下 陈某 (2008-06-24 21:55:54)  
 
  俺见过胡耀邦……………………

  


  


  


  


  


  


  


  


  


  


  


  


  


  


  


  


  


  


  


  


  


  


  


  


  


  


  


  


  


  


  


  


  


  


  


  


  


  


  


  


  


  


  
的秘书……………………

  


  


  


  


  


  


  


  


  


  


  


  


  


  


  


  


  


  


  


  


  


  


  


  


  


  


  


  


  


  


  


  


  


  
的儿子 据说就在镜子里

  

 回复[10]:  蛇 (2008-06-24 21:56:25)  
 
  

 回复[11]:  采夫 (2008-06-24 22:10:18)  
 
  谢谢吴卫建兄、陈镜主!

  
我对陆铿的了解相当有限。大概是中共眼中的特殊人物吧,在云南有关他的新闻、传说少只又少。只是他的那篇采访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在台湾有过得也很不得意,使我时不时关注起他来。

  
这个人一生波澜壮阔,乐观通达,为理想而奔走天下,非常人也!

  


  
〉陆铿老是炒作与胡耀邦会面那事也是为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俺也有这方面的感觉,不过,一代名记嘛。嘿嘿。非常人也!

  


  
小林叔叔,你的料真多。

  
大家都这么叫,俺也就这么叫了。这在我们老家叫“比着叫”,对受人尊敬的人,小辈们怎么叫,上一辈也跟着叫。嘿嘿!

 回复[12]: 炒作谁不会呀? 雪非雪 (2008-06-24 22:37:50)  
 
  俺见过胡耀邦……………………

  


  


  


  


  


  


  


  


  


  


  


  


  


  


  


  


  


  


  


  


  


  


  


  


  


  


  


  


  


  


  


  


  


  


  


  


  


  


  


  


  


  


  
的秘书……………………

  


  


  


  


  


  


  


  


  


  


  


  


  


  


  


  


  


  


  


  


  


  


  


  


  


  


  


  


  


  


  


  


  


  
的儿子

  
见过的人,就是镜子的镜主。。。。

  

 回复[13]: 浪费空间! 龍昇 (2008-06-24 22:58:21)  
 
  俺的短:俺见过胡耀邦,谈话内容打死我也不告诉你们。

 回复[14]:  期刊 (2008-06-25 10:53:26)  
 
  

  
瞎猜的删去--------管理员

  
既然是假的,把我送的礼物 (里面夹着东西)还给我。

  

 回复[15]:  酒保 (2008-06-24 23:26:41)  
 
  陆先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活的太长了点儿。

  
记得一个美国人在一篇文章写过,他对一个活跃在上个世纪初的炒股高手利文斯顿很有兴趣,很想写一部有关他的传记,可这个人退休之后还活了很长时间,同时代的人大都死了,以至人们都把他淡忘了,死的时候只在《纽约时报》第16版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了一行字的消息。这样导致了有关利文斯顿的文字记录很少,很难写成一部书。

  
这个世道,人们都避免给活人树碑立传嘛,嘿嘿!

  
去年辞世的刘宾雁先生也有这种情况,如果死在10年前,估计得赶上四川大地震的效果。

  
如果陆先生死在20年前,估计得赶上唐山大地震的效果。

 回复[16]: 采夫兄叫着痛快了,被叫的心里难受! 小林 (2008-06-25 10:37:25)  
 
  陆铿先生常常被朋友问起,国民党的牢和共产党的牢哪个牢比较好坐?

  
他的答覆是:从管理制度看,共产党的牢要好坐一些,因为它基本上按制度办事,不像国民党的牢有黑金之手渗入。但共产党的牢剥夺人的权利,实行新闻封锁,大搞思想控制,更不要说像柏杨在台湾绿岛可以著书立说了。而且一般坐的时间太长,人们要活著出来很不容易。特别是遇著一些满脑子充满极左思想的干部,有时候会产生生不如死的念头。追根溯源,问题出在党性压倒人性的列宁主义上。而列宁王义不仅是毛泽东的指导思想,也是邓小平的指导思想,如今还是中南海当局的指导思想。中国人什么时候摆脱了列宁主义的幽灵,中国这个民族也才能得救!

  

 回复[17]: 管理员 王者非王 (2008-06-25 11:18:30)  
 
  》》瞎猜的删去

  
学14楼,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38&kno=005&&no=0046&p=1

  
中的27楼也是瞎猜,也应该删去。

  
建议以后大家都不要瞎猜。这样会造成很多误会。

 回复[18]:  赵然 (2008-06-25 12:44:02)  
 
  我是胡耀邦派来的

  
昨天好像做梦他告诉我来看你们哈

  
你们给我鞠个躬吧

  

 回复[19]: 我给赵胖子鞠躬! 小林 (2008-06-25 13:35:47)  
 
   一九七五年底,中国为了对台统战的“大局”,将所有在押的国民党人员中文官县长以上、武官团长以上全部释放,给予公民权。在处理文武两种官吏的时候,遇到了陆铿的问题——陆铿是蹲中共监狱的最著名的新闻记者,他的级别是什么呢?

  
于是,公安干部询问他说:“你是什么级别?”

  
陆铿回答说:“我没有级别。”

  
对方感到很惊诧:“你怎么会没有级别呢?”

  
陆铿说:“国民党党报工作人员,是按自由职业对待,都没有什么级别。”

  
公安根本不相信陆的说法:“有级别就讲级别,这是好事。”

  
陆则坚持说:“好事也不能乱讲啊。”

  
公安仍然认为陆“思想上还有顾虑”,便表示说:“那我们只有按我们的级别来套你的级别。”

  
结果,陆铿被通知说:“北京《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是副部长级,你是《中央日报》副总编辑,比照《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的级别,以副部长级落实政策。”

  

 回复[20]:  王者非王 (2008-06-25 13:43:39)  
 
  19楼的故事看上去似乎是象在搞笑,但可悲的这是事实。官本位的意识太严重了,思想僵化。

 回复[21]: 接着小林抄书 黑白子 (2008-06-25 13:53:21)  
 
  在《中央日报》任职期间,陆铿捅出的最大篓子乃是揭露孔宋扬子公司的贪污案件。《中央日报》的报道发表之后,立即震动全国,媒体纷纷转载,甚而连美国方面也引起莫大关注。蒋介石在震怒之余,召见宣传部正副部长和财政部长,下令追查消息来源。

  
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的中宣部部长李惟果和副部长陶希圣多次约陆铿谈话,软硬兼施。陆铿挺身与两名宣传部长对峙,坚持信守记者原则,不肯透露消息来源。蒋乃作明确指示:“我是总裁,他是党员,不管什么记者信条不信条,按照党的纪律,总裁命令党员讲出来。”陆铿接到此指示,依然大声对两名部长说:“既然总裁这样说,那我请求退党好了。”陶铁青着脸警告说:“人,只有一个脑袋,没有两个脑袋。”陆则顶撞说:“陶公,我知道人只有一个脑袋,但这个脑袋是可以不要的。”

  
最后,蒋介石亲自接见陆铿,陆慷慨陈辞一个小时有余,终于让蒋作出“我什么人也不处分”的决定。

  


  
余杰: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49991

  

 回复[22]:  王者非王 (2008-06-25 14:04:59)  
 
  蒋让陆的正义感感动了?

 回复[23]:  赵然 (2008-06-25 16:10:50)  
 
  呵呵

  
谢谢小林叔

  
我把这个躬今天晚上争取尽快在还给胡书记

  
你说那个老板他娘很漂亮的店在那儿啊

  
呵呵

  
想吃一口去,呵呵

 回复[24]:  待于泥/ (2008-06-25 16:15:36)  
 
  老板他娘很漂亮?

 回复[25]: 胖子啊!是老板娘漂亮! 小林 (2008-06-25 16:23:42)  
 
  渋谷区南平台15-11

  
《东亚饭店》

  
03-3464-5210

  
今天晚上继续抄书,让黑白子找不到。

 回复[26]: 俺跟胡耀邦睡过一张床! 酒保 (2008-06-25 20:53:48)  
 
  此时决无炒作。

  
1984年我到丽江出差,住丽江专区招待所。招待所的服务员跟我说我住的房间三个月前胡耀邦总书记来住过,房间的卫生就是由她打整的,东西的排放跟那时一模一样儿!

 回复[27]: 还是有点炒作之嫌 龍昇 (2008-06-25 21:07:05)  
 
  俺跟胡耀邦睡过(同)一张床!

  
加上一个(同)字就好了。

 回复[28]:  酒保 (2008-06-25 21:19:56)  
 
  〉中国人什么时候摆脱了列宁主义的幽灵,中国这个民族也才能得救!

  
小林叔叔,我还是这样叫你好。这样作你才能打出这么好的句子来。

  


  


  
谢谢雪老师、龙爷、黑白子兄、期刊兄、王老师、待于泥兄、赵然兄、陈镜主捧场。

  
看样子,东洋镜里陆老先生的粉丝也还是不少啊。

  
不过,如果有年轻的朋友对陆老先生感兴趣的话,俺要提醒你们,看看可以,不要学他。因为他赖以生长的那个土壤、季节都不对了。就像尼采们的出现宣告了唐.吉坷德们的死亡,登上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们的出现也同样宣告了陆铿们的死亡。当然,不是突然死亡,是像麦克阿瑟说所的那样: “老战士永远不会死,他们只是逐渐凋零!”

  

 回复[29]:  赵然 (2008-06-25 21:27:18)  
 
  给龙爷爷

  
来个不炒作的

  
----------转帖

  
我在这头,慈禧在那头

  
广告是一张魔术毯子,我在外头,秘密在里头。

  
晃晃悠悠骑车在大都市街,看见路北一个大牌子,上面只画着一条独木舟,广告语是“陶然亭在南,我在北岸”。我吃了一惊,陶然亭我熟,北边好像没什么河啊。停下车子仔细琢磨,方有点明白,这个楼盘应该是在陶然亭公园北面,距离多远广告上没说,估计不会过了长安街。我深感佩服,感叹这楼盘里面有高人。

  
边走边看,路过红莲南路一处楼盘叫北欧印象,这我明白,房子盖的是北欧风格。但再看售楼处,门上贴着告示说今天是芬兰日,又让我坠入雾里。莫非这楼盘还过生日?今天是芬兰日,那明天可能是瑞典日,丹麦日,敢情每天到这楼盘看看就能免费北欧六国游?那要是买了这儿的房子还不跟移民北欧差不多?真划算。

  
从北欧印象往北,又看到几栋新楼,广告词写着“身居闹市,也能品到茶香”。我赶紧四周张望。看有没有成片的树林茶园什么的幽静所在。正迷惑,突然大悟,继而哈哈大笑,原来这楼盘建在宣武区的茶叶一条街边上,挨着一个个茶叶商店,当然能“品”到茶香了。

  
在去南二环的路上,有这样一个楼盘广告,广告词是“金融街的后花园”。我摸着点规律了,估计商家是想让买家这样联想:这个小区就和金融街隔一墙头,那我住进去就能和银行处邻居了,别人就会认为我可能是银行家,说不定我孩子会被钱气儿熏陶成洛克菲勒呢。

  
在先农坛体育场旁边,我到一个叫“耕天下”的楼盘看了看,来头真不小,正在建的小区里竟然圈着二十几棵百年古柏。小区广告上还介绍,其中一棵古柏已经有400年以上历史,好像还是朱由俭或其他哪个皇帝亲手栽的,再结合楼盘“耕天下”的名字,让您难以自制地梦见这样的场景:皇帝是这个小区的园丁?你在自己房子阳台上的游泳池里搓着澡,就可以把天下给“耕”了。真是前无古人的伟大构想!

  
读着一个个楼盘广告,我的感觉像是在梦游,做着一个个白日梦、春梦、发财梦。地产商们卖的不是房子,也不仅是概念,而是一个个关于财富权力地位的梦想。业主们倾其所有买到一个好梦,搭售一套钢筋水泥,而造梦与解梦的“周公”们成为财富榜上上蹿下跳的人物。

  
老友梦起,流浪北京几年,举家食粥借债度日,但乐观本性不改,且善梦好梦,听我聊起北京的楼盘,诗兴大发,仿余光中《乡愁》赋诗一首,摘录如下:

  
刚来时,身无半文,借住北大学生宿舍,我在里头,陈独秀在外头/半年后,日进五十,在八宝山租了间板楼,我在外头,烈士在里头/现如今,我失业了,在长安街延长线租一间朴素的平房,但与故宫睡同一条被窝,我在这头,慈禧在那头。

  

 回复[30]: 龙爷,胡耀邦跟你说的话我知道: 酒保 (2008-06-25 21:29:16)  
 
  你 , 偶

  


  
这事儿千万别让华国锋知道,要闯大祸的!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家住云南
    2014年春节回乡杂记 
     邂逅陆铿先生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三月盛开的樱花(六)  
    三月盛开的樱花(五) 
    三月盛开的樱花(四)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三月盛开的樱花(二) 
    三月盛开的樱花 
    路边的野花儿等着阿哥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