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家住云南
字体∶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采夫 (发表日期:2007-01-02 04:06:27 阅读人次:3955 回复数:40)

  龙升和阿莲联系上了。

  
那夜枪响后阿莲也跳进了水,一根被撞散的竹筒冲到了她的前面,她本能地抓着这根竹筒顺着江水往下游。等巡逻艇转过头回来她已经出了灯标线。

  
借着岸上微弱的灯火,她在江面上四处寻找龙升和阿桂,但除了几根竹筒之外什么也没看见。遭遇这样的事把她吓得浑身发抖,她一边哭一边朝着灯火密集的地方游过去。

  
由于她会说傣语,上岸后一直在打听她姐姐和龙升的的消息,但没有什么确切的。只听说偷渡的人被打死了会顺着江水流到一个拐弯的地方,然后被冲上沙滩。那地方是政府军控制的地盘,有人在他们偷渡那天早上看见政府军烧火水葬死人。估计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又不敢回中国去,因为偷越国境的事已经败露,顾麻子肯定要去告发他们的。

  
阿莲后来在她的一个亲戚家安顿下来。一年后和一个有亲戚关系的宝石商人的儿子结了婚。后来阿莲的丈夫经营的事业和缅邦人民解放阵线政府发生了冲突,她丈夫开的一辆运送宝石的车遭到缅邦人民解放阵线游击队员的袭击,人当场被打死,宝石也被抢夺了。

  
这段时期里中国的最高统治者毛泽东死了,由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也落下了帷幕。由于中国政府改变政策不再对缅邦人民解放阵线提供物质支援,这支军队就只好靠打土豪来满足军需,阿莲的丈夫成了牺牲品。

  
中国这个时期对少数民族的政策由铁血政策转变成为怀柔政策。生活困难的阿莲带着十岁的女儿阿娇回到了她的老家姐贡。在新的怀柔政策下,阿莲的父亲老土司被安排到省政协工作,阿莲被安排到了云南民族文化馆工作。

  
接到省外办的查询,阿莲才知道龙升还在人世。

  
这年三月初,龙升来到了阔别十八年的昆明。

  
他这次昆明之旅可以见到他的老朋友柴军。柴军是以缅邦人民解放阵线政府国防部长的身份率政府代表团秘密来中国进行会谈的。

  
这个时期中国政府已经决定不再支持缅邦人民解放阵线政府,并要求其军队接收政府军改编合并,事实上是要求他们向对立面的政府投降。

  
长期的野外丛林生活使柴军看上去比龙生老了很多,像他父亲一样,头也开始谢顶了。

  
柴军背负着解放阵线政府的期待,面临着中国政府的压力,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感到无力回天,精神很沮丧。在金龙饭店宴请龙生一顿饭之后就打道回去了。

  
龙升主要还是来看望阿莲的,同时也为他的版画创作寻找一些可用的题材。

  
虽然有省外办的事先通知,阿莲在接到龙升的电话时还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她常常泣不成声。龙升在安慰阿莲的同时也把自己安慰哭了。

  
人间无常,人世无奈。在电话中,他们常常是互相默默地流泪。

  
阿莲和女儿阿娇一起来昆明巫家坝机场接机的。

  
阿娇长的很像阿莲,比阿莲高些。跟阿莲十八年前一样,青春活泼,热情开朗。她继承了她外婆和母亲的天赋,准备报考艺术院校舞蹈系。

  
三月八日妇女节,阿莲和阿娇有半天假。早上龙升重游大观楼,到大普吉临摹西山的睡美人剪影。下午和阿莲母女一起到圆通山赏樱花。

  
圆通山的樱花最能诠释日本人咏叹樱花的极意。盛开的时候争先恐后地绽放,犹如满天出现粉红色的彩云。在强烈的春风下纷纷扬扬地飞舞落下,又前仆后继地争相开苞现蕊。

  
这种时候圆通山是樱花的世界,铺天盖地,漫山遍野,人潮花潮,稍耸即逝地展示出自然或者是人间的美妙霎那。

  
樱花专著《樱大鉴》里认为日本樱花来原于中国。有日本学者认为日本人的祖先来自云南白族,是白族人把原来生长于喜马拉雅山脉的樱花带到日本去的。每年这个时节,在圆通山的樱花世界里,还可以看到和日本一模一样围坐着赏花饮酒的日本客人。

  
以圆通山三月盛开的樱花为背景,阿娇做模特儿,龙升创作出了艺术生涯中里既有程碑意义的雁皮纸铜版画《出浴》。

  
《出浴》表现的是一个少女,日本美术评论家认为是冲绳少女,泡过露天温泉后站起来要从水池里出来的情景,背景是一片盛开的樱花树,地上像地毯一样铺满了一层坠落的樱花,片片的花瓣在空中飘落着。青石砌就的浴池里,花瓣像泡沫一样浮在水面上,付在在少女细腻白皙的皮肤上。

  
少女是典型的水倭族女性长相,又黑又亮的头发,宽大前奔的额头,又大又双的杏仁眼,丰满圆润的酮体。

  
少女的眼光折射出一种原始的朴素,健康的肌体给人带来一种生命的青春冲动感。

  
樱花瓣是龙升经过多次试验,用水滴按不同力度、不同角度喷射到沥青上形成特殊的水击状,用不同浓度的硝酸蚀刻到铜版上的。每一个蚀刻到铜版上的花瓣都经龙升用刻针按实际花瓣纹路进行修版,留下的毛刺还给印出来的花瓣造成形同真花的三维空间错觉。

  
少女的头发、肌肤、面部、身体部位除最初的阶段用了化学腐蚀剂蚀刻出轮廓外,几乎全是龙升用钢针或铁笔刻出来的。

  
看这幅高60厘米宽45厘米的大型铜版画,会感到少女的一根根青丝上有水珠在下滑,有花瓣在付上,会感到少女正呼之欲出地向画外走出来。

  
龙升极其严格地要求《出浴》的艺术效果,使印制过程难度很大,只印了不到一百幅就被他认为无法修复还原而毁版了。在经过装帧前和装帧后评判,最终通过龙升签字认可的只有六十六幅。是迄今为止龙升创作生涯中售价最昂贵的作品。

  
《出浴》采用了日本传统的版画材料雁皮纸作版画纸,在雁皮纸淡淡的米灰色底色衬托下,整个画面显得鲜艳而又庄严,华丽而又古朴,得到了日本艺术大学教授也是龙升恩师的横山秀先生的大力推荐,后来获得了日本画院的学术成就优胜奖。

  
正当龙升在人生道路上高歌猛进的时候,传来了不幸的消息,阿莲和阿娇去世了!这在后来阿莲给龙升寄来的遗书中得到了证实。

  
阿娇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云南艺术大学舞蹈系。在等待入学期间和同伴经常出入昆明的一些舞厅、卡拉OK厅,由于单纯无知,在不良朋友的引导下染上了海洛因毒瘾。入学后毒瘾发作败露被学校开除,回家后虽经戒毒所治疗戒除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海洛因是一种成瘾性极强的毒品,在云南有“人死病断根”的说法。在中国的临床统计中,成功戒除海洛因毒品的案例几乎没有。

  
这种毒品是由中国境外世界著名的海洛因产地金三角出产的,实际上也就是在缅邦人民解放阵线政府的操纵下生产贩卖的。当时他们失去了中国政府的支持,经济上极端困难,又不肯向敌对方政府投降,便干起了种植罂粟的勾当。一开始只是经由中国贩卖到西方世界,后来把中国也开发成市场了。

  
绝望的阿娇给母亲提出了最后的要求,希望像很多海洛因瘾君子一样,最后过量地注射一次而“幸福”地死去。

  
阿莲在得知阿娇染上毒瘾之后就头发都急白了。这个运动基因和艺术基因非常好的女人,变得厌恶起人世间的无常来,她消化不了命运给她带来的不幸。

  
她的整个思维在这里打上了死结,这些年来,她认为她活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阿娇。

  
阿娇由于毒品的侵蚀大脑已经变得极其单向。在阿莲的带领下坐小火车来到了盈江大桥站下了车,没过检查站来到了大峡谷旁。她给阿娇注射了致死计量几倍的海洛因,看着她在极度兴奋狂躁而又极度痛苦地挣扎中死去。然后她抱着阿娇纵身跃入了水倭族的母亲河盈江。

  
饱经人生沧桑的龙升再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还好,他有位无微不至地痛爱他的太太,他正处于的事业上的一个顶峰,蒸蒸日上的事业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在这个沉痛的背景下,龙升创作出了另一幅传世之作石版画《睡美人》。

  
石板画《睡美人》表现一个东方少女在一泓清澈透明的泉水旁安然睡去的情景。这幅画的基调呈淡淡的紫蓝色,看了使人想悠然入梦。这幅画获得了美国版画学会艺术表现大奖金奖。是这个世界上画商们追逐的抢手货。

  
“快八点了。”龙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来取龙升还带在头上的宽边牛仔帽。待龙太把帽子取下后,龙太帮他理了理头发。龙升则赶紧喝了几口手里的普尔茶。

  
这时,刚才的那位公关小姐推门进来,礼貌地对龙升说仪式就要开始了并作出请龙升和太太出去的手势。

  
龙升和太太在公关小姐的引导下来到了郑和机场迎宾厅。

  
另一方出席这次活动的云南省领导也正向迎宾厅走来。出席这次活动的是云南省副省长,出生于盈江流域的玛莎族,普通话说得让不习惯的人听起来像拽皮气囊:“欢迎大画家龙升先生光临我们云南,感谢你对我们云南发展的大力支持,希望你以后多画画云南,把云南变成世界上最美好的乐园!”说完伸出大手和龙升握手拥抱起来。一阵照相机的哗哗闪光之后,副省长作了例行讲话,龙升也作了礼貌的回应。

  
仪式完了。龙升将乘十点的飞机离开昆明,晚上他将在福冈设宴迎接他的老朋友柴军。

  
柴军现在持新加坡护照,成了穿梭于东南亚各国的宝石商人。他最近和比他小了近四十岁的女友到基督教会作了结婚登记,福冈是他们新婚旅行的第一站。

  





Page: 2 | 1 |

 回复[1]:  采夫 (2007-01-02 04:06:57)  
 
  《三月盛开的樱花》编完了。

  
首先感谢龙升先生同意从我可以从他波澜万丈的人生故事中摄取素材。同时在故事的写作过程中也蒙龙先生多次斧正不合情理以及不合历史的地方。

  
本来这个故事是出于开个玩笑想要乱编个龙升段子的初衷的,结果到龙升的故事中去了之后心情变得沉重起来,怎么也写不出浑段子来了。

  
其实只要您看看《叶尔羌河水悠悠》这个标题就够了。

  
也感谢这个段子的编造过程中,始终给予了热情鼓励并认真校正错别字和不规范用语的

  
风先生、雪非雪女士,你们的每一次回帖都让我感到不能马虎,要对得起你们的时间。

  
还有陈梅林老师,您始终如的一认真回帖,鼓励鼓劲的态度,使我一鼓作气把龙升的段子吹完了。不过,请您不要叫我作家,我是一个在日本公司里混口饭吃的中国籍小职员,在有空寂寞的时候编个段子来打发时间,贴出来是期待有和我一样寂寞的中华野鬼看了能解解闷。

  
同时还要谢谢“认识”或“不认识”的读者朋友,你们的回帖或者是阅读使我感到我不是一匹狼在这个岛上干嚎。

  
最后给大家拜个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合家欢乐,工作顺利,事业发达!

  

 回复[2]:  小林 (2007-01-02 08:46:20)  
 
  母亲河盈江

  

 回复[3]:  雪非雪 (2007-01-02 12:32:35)  
 
  穿越时空的云南边境之旅,在盛开的樱花时节,解散了。

  
故事结束了,慢慢释怀。

  
采夫さん,お疲れさま!

  
………………

  
“由黑又亮的”(又?油?)——还请继续编写新故事,给咱们以时常做秘书的零工

 回复[4]:  风 (2007-01-02 12:31:03)  
 
  采夫辛苦。敬一个 。再为新的一年中的新作敬一个。

 回复[5]:  小林 (2007-01-02 13:58:19)  
 
  龙升先生名作《出浴》。他正处于事业上的一个顶峰,蒸蒸日上的事业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回复[6]: 三月盛开的樱花开进新年 龍昇 (2007-01-02 14:40:46)  
 
  祝贺.盼有更多的花开.今天接着贴个<五月花>,从昆明往东走.

  
嘿,我的标点符号键有毛病了,怎么回事?

 回复[7]:  小林 (2007-01-02 14:49:21)  
 
  龙兄!大概您看龙先生名作《出浴》出神,键打错了。

 回复[8]: 前天要我命,今天又 龍昇 (2007-01-02 14:57:18)  
 
  上浴女。岂知键,今年是何年都记不得了。

 回复[9]:  小林 (2007-01-02 16:03:08)  
 
  看龙升先生名作《出浴》有感。在某外交官的晚宴上,一位刚到美国的法国外交官有点局促不安,因为每个人都要站起来讲几句话,但是他的英语实在不行。先有贵宾说:“我们来敬东半球的女性一杯。”后来又有人敬西半球的女性一杯。轮到那法国外交官讲话时,他站起来说:“各位,让我们为女性的两个半球干杯吧。”

 回复[10]:  羅鳴 (2007-01-02 19:37:17)  
 
  呵抄。小林同志新年伊始,突然不酸,变得麻辣无比了。辣叔,赞一个。不过话说回来。在你的女粉丝里,你的形象肯定大打扣!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07-01-02 19:51:18)  
 
  小林把id权交给下一代了?

 回复[12]:  小林 (2007-01-02 20:00:03)  
 
  id权是什么?俺还真不知道。请教!

 回复[13]:  采夫 (2007-01-02 21:47:40)  
 
  太谢谢小林了!

  
先来一杯纯净的咖啡,再来一砣鲜肥奶油。太受用了。

  
罗桑说的中第,小林在新的一年里,发了少年狂...

  
DB EOS 5D最近不跌反涨,amazon里从28万涨到30万了。

 回复[14]:  东京博士 (2007-01-02 22:36:18)  
 
  采夫莫急,,,,泡沫经济虽然也是经济,但是兔子尾巴。

 回复[15]:  采夫 (2007-01-02 22:44:16)  
 
  尼康的FullSize不出来的话估计是不会降价的,同时连防尘、防滴型也不会正式拿出来。

 回复[16]:  烧饼 (2007-01-02 23:20:18)  
 
  Nikon很难出全副。F卡口太小,边角成像不好,在CCD上色散更严重。D2X上Nikon是靠调整CCD滤镜角度来完善边角成像的,这还是APS-H的画幅,要是全副估计更难完善边角成像。

  
我倒是觉得防尘功能很实用,应该尽快加上去,清扫CCD实在是麻烦又危险。我原来的机子脏了,自己怎么都整不干净,专门送到新宿让人家Nikon的人帮我维护了一下。从那以后就不怎么用数码了,换镜头太危险。

  
顺便问一下,“日本艺术大学”是哪个大学?

 回复[17]:  采夫 (2007-01-02 23:47:29)  
 
  这两年佳能独步数码相机的顶尖技术。全幅不降价,去年5月就传说开发出了防尘、防滴型(我认为这个技术并不复杂),大概是在等5D进入死猪区吧。

  
“日本艺术大学”嘛,俺N年前在那里留学的时候听同学说是有168年历史的老牌大学,比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学费还桂,比东京大学法学部还难考的大学。但是毕业生不大好分配。您或者您的亲戚要读的话最好选稍差一点的比如东京学艺大学比较好。

 回复[18]:  烧饼 (2007-01-02 23:55:27)  
 
  你是学艺术的?专攻哪科?

  
能给我一个你母校的网址吗?我想看看,感觉有点意思。可以给人推荐推荐。

  
开设的科目多吗?

 回复[19]:  烧饼 (2007-01-02 23:57:35)  
 
  等等。我好像明白了,采夫是不是虚构的一个地方?

  
我要是现在才看明白也太丢人了……

 回复[20]:  采夫 (2007-01-03 00:06:30)  
 
  抱歉了!

  
本故事中的人物及场景均属虚构。人物如有巧合敬请见谅,地名如有雷同请不要当地图。

  
俺太不嘛基么了,给您带来了么挖苦,请见谅!

 回复[21]:  烧饼 (2007-01-03 00:11:16)  
 
  您看您客气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怎么在Google上搜不到这个大学……

 回复[22]:  采夫 (2007-01-03 00:23:41)  
 
  还要提醒大家要注意的是很多地名虽然地图上有,但如果到中缅、中越边境作自助旅游的话,***万不可作旅游指南用***!!!

  
为了把很多历史事件、民俗、风景串在一起,地名和实际是有很大出入的。再次致歉!

 回复[23]: 传闻尼康将推出全幅数码相机 郭家 (2007-01-03 11:15:54)  
 
  样机的照片见下连接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448

  
另外请教烧饼几个问题,望不吝赐教。

  
Nikon很难出全副。F卡口太小,边角成像不好,在CCD上色散更严重。D2X上Nikon是靠调整CCD滤镜角度来完善边角成像的,这还是APS-H的画幅,要是全副估计更难完善边角成像。

  
尼康的胶卷相机也采用F卡口,如果F卡口太小,胶卷相机也应该有同样的问题。边角成像不好是不是尼康相机的共通缺点?但是好像没听说过胶卷相机有那样的问题。

  
色散一般是通过镜头来调整的,也有利用色散来控制二线性问题的做法。不知道这“CCD上的色散更严重”怎么说?

  
根据尼康D2X的规格,它采用的是APS-C规格的CMOS传感器,并非APS-H规格。“调整CCD滤镜角度”是指CCD前面的低通滤波器吗?从低通滤波器的角度来说,全幅映像信号的高频成分比较丰富,通带做得更宽而已。现在的数码相机不都是采用这种方法的吗?

  
能否解说一下佳能5D是如何这个问题的?比如佳能的卡口做得比尼康大,采用非平面CMOS传感器等等。如果有相应这方面的解说文章更好。

  

 回复[24]:  东京博士 (2007-01-03 11:28:37)  
 
  CCD的特性上成像与胶卷略微有些不一样,CCD不是平面的,严格说一个个像素在芯片上是小凹坑状态,所以对于垂直射入的光线感光效率最佳,带有角度的斜线入射光的衰减要比胶卷感光差,所以现在出售的DX镜头号称是专门为数码单反相机设计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成像圈缩小为APS-C尺寸,还在于镜头全体的垂直入射光达到最大限度,以保证周边光亮衰减的CCD特有的不利因素。

  
不过,烧饼说的佳能的EF卡口优于尼康的F卡口的理由不足,从外观上看佳能从机械电子混合卡口转型为EOS系列的EF卡口后,外形上是日本的35mm规格单反相机中最大的卡口,但是其原因仅仅是因为采用了镜头内藏超声波马达驱动AF所致,卡口大,开放光圈小的话,对成像并无优势可言,当然卡口大为大光圈设计提供了物理空间,问题是佳能的镜头的内藏超声波马达机构(还有IS机构)占用了很多大卡口带来的物理空间,佳能目前为止似乎也只有50mm/f1.0,85mm/f1.2,200mm/f1.8属于开放光圈独树一帜的,其他镜头并没有卡口大所以特别优势的痕迹,在镜头制造上佳能的镜头并不存在绝对凌驾尼康之上,专念光学和机械的尼康在电子技术上保守和落后于佳能,但是尼康在世界新闻报道界的使用状况足以说明一切。

 回复[25]:  郭家 (2007-01-03 11:40:34)  
 
  东博说的CCD的受光特性与胶卷不同容易理解,但是如果说数码专用镜头是为了解决成像的周边减光问题,那为什么通用镜头在数码相机上使用,其周边减光特性要好于数码专用镜头?比如,Tamron 28-75/f2.8的周边减光特性要好于Tamron 17-50/f2.8。

 回复[26]:  东京博士 (2007-01-03 11:50:42)  
 
  郭家说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从该镜头的成像范围整体来说,为数码相机专门设计的镜头的要点主要是2点——

  
1。增加CCD的垂直入射光(尤其是周边光线)

  
2。考虑CCD的受光特性,减少镜筒内特定角度的反射衍射光

  
在APS-C数码相机上使用普通35mm全幅镜头时,由于实际成像圈很小,采用的是该镜头的靠近光轴部分的成像,这个部分本来就是垂直入射光成份为主,所以抽取的这部分与成像圈只有APS-C数码镜头比较的话,完全有可能前者的综合性能超出后者(这里面不仅有周边光亮低下问题,还有色收差,歪曲收差等等),但是如果用35mm用的12mm/f2.8定焦镜头装在APS-C数码相机上(焦距1.5倍后为18mm)与Tamron 17-50/f2.8的17mm比较的话,前者的周边光亮低下问题肯定更差。

  

 回复[27]: 还是不能苟同 郭家 (2007-01-03 12:36:07)  
 
  首先“如果用35mm用的12mm/f2.8定焦镜头装在APS-C数码相机上(焦距1.5倍后为18mm)与Tamron 17-50/f2.8的17mm比较的话,前者的周边光亮低下问题肯定更差。”这句话有一个概念错误。35mm用的12mm/f2.8定焦镜头装在APS-C数码相机上,焦距1.5倍后为18mm,数码专用17-50/f2.8镜头装在APS-C数码相机上,焦距也要乘以1.5倍的,即焦距为25-75mm。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查看照片的exif信息加以确认。

  
那么东博上面这个结论是否正确,看看下面两个镜头的周边减光特性比较就能明白。

  
(1)数码专用Tamron AF 17-50mm f/2.8 SP XR Di II LD Aspherical IF 镜头的周边减光特性

  


  
(2)胶卷数码通用Tamron AF 17-35mm f/2.8-4 Di LD Aspherical IF镜头的周边减光特性

  


  
很明显,胶卷数码通用镜头的周边减光特性要好于数码专用镜头。

  
所以,对数码专用镜头的设计目的主要是为了解决周边减光问题这个结论有疑问。

 回复[28]:  东京博士 (2007-01-03 12:59:07)  
 
  呵呵,抱歉,上次说错了,应该用18mm定焦镜头做例子与17-50来比。

  
数码专用设计的确是主要为了周边光量问题,但如果仅仅为了光量问题,普通的35mm镜头使用的是光轴中心部,其性能并不差,所以严格地说是短焦距(广角)不得不重新设计数码镜头,如果是中长焦镜头的话,购买数码专用镜头的意义并不大。

 回复[29]:  烧饼 (2007-01-03 15:35:54)  
 
  我想说的东博都替我说了。

  
纠正我自己的一个措辞错误:不是CCD前面那块低通滤镜,而是每个CCD感光象素上面的“聚光镜”,工业上叫什么我不清楚,可以跟东博打听打听。我的意思就是说,Nikon为了解决边角的光线入射角度不垂直的问题,他把每个CCD象素上的“聚光镜”都角度都作了微调,以保证光线能垂直入射。

  
还有:刚才查了查,D2x确实是APS-C的。好长时间没关注过数码相机了,都记不清了,说混了。

  
To东博

  
我记得有个理论:最大光圈上限=卡口内径/像面定位距。

  
EF卡口的有效内径为54mm,法兰焦距为44.2mm。所以,EF镜头的理论最大光圈上限=54/44.2=1/0.82。作为对比,尼康F卡口的有效内径为44mm,法兰焦距为46.5mm。所以,F镜头的理论最大光圈上限=44/46.5=1/1.06

  
至于后来为啥没有再出大光圈镜头是不是因为成本方面的考虑?

  
我记得以前好像看过一个关于卡口直径大小会影响光线入射角度的文章,其中牵扯到一个什么成像圆直径的概念,我理科不行,就记住文章的结论了,说EF卡口的边角光线入射角度要比F卡口的更优秀。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

  
至于数码专用的镜头到底好到哪里,我对其的了解也仅仅限于广告小册子,产品实物没用过,也没什么研究。不过好像所有的数码专用镜头都会写其改善了入射光线的角度问题。

 回复[30]:  东京博士 (2007-01-03 17:56:31)  
 
  烧饼开始说的我也以为是ローパスフィルター了、你问的“每个CCD感光象素上面的“聚光镜”,”日语就叫レンズ、那个是在パターン付きウェハー形成工程时同时制做上去的,我的工作就是在中间形成过程中自动检查有没有缺陷CCD(检查的精度大约为1.2微米),由于每个CCD像素前有这个微小的レンズ存在,光学自动检查非常头疼的问题很多,呵呵。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家住云南
    2014年春节回乡杂记 
     邂逅陆铿先生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三月盛开的樱花(六)  
    三月盛开的樱花(五) 
    三月盛开的樱花(四)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三月盛开的樱花(二) 
    三月盛开的樱花 
    路边的野花儿等着阿哥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