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家住云南
字体∶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采夫 (发表日期:2006-12-30 18:47:12 阅读人次:1572 回复数:13)

  "偷越国境是反革命犯罪行为!你们要迷途知返,马上回来,否则将予以严惩!"江面上回荡着高音喇叭的怒吼声。

  
那天本来天公做了美,只是点点繁星,没有月亮。要不是阿桂不小心把筷子弄掉地上,还自我宽心地说,筷子落地预示快乐,使得顾麻子很不高兴外,其他一切好像都很顺利。

  
在一家顾麻子熟悉的傣族食馆里,嚼着油炸牛皮,喝了两碗盈江糯米酒后,顾麻子马上就变得念不清阿桂阿莲了。龙升他们给他找了一个马店安顿好之后,悄悄来到码头边把竹筏撑到江中,向着灯火密度比较大的地方驾去。

  
来的时候顾麻子曾告诉过他们,江的左面那片灯火比较密集的地方就是畹町,畹町在缅甸境内的部分大部是良田,这一片的人也主要居住在缅甸一方。江面上一闪一闪的灯标就是过境分界线,过了灯标,就是出了国了。

  
从江边上射来一束雪亮的探照灯光,把龙升的眼睛刺得真不开眼,高音喇叭的吼声使龙升的大脑变成瞬间空白,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大事不好,是被边防军发现了。龙升撑竹竿的动作定了定,看着竹筏中部的阿桂。

  
"快,快点走!"阿桂铁青着脸叫道。说着俯身用手划起水来。

  
龙升死命地撑下竹竿,阿莲在前端也用手划起了水。她这两天好像要和龙升拉开点距离,跑竹筏前头去了。距灯标还有不到一百米。

  


  
高音喇叭的吼声过后,忽然整个世界变得一片寂静,射来探照灯的地方传来了柴油机启动的“嘟,嘟,嘟......”

  
"偷越国境是反革命犯罪行为!你们必须马上悬崖勒马,停止犯罪行为,否则将遭无产阶级专政的严厉罚惩!"江面上又传来一阵高音喇叭的怒吼声。一艘小型巡逻艇正从江岸附近开过来,它试图截住龙升他们的竹筏。

  


  
"偷越国境是反革命犯罪行为!你们已经背叛祖国、背叛人民,将遭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严厉罚惩!"

  
"叭- 咻-。" "叭- 咻-。"

  
龙升听到两声枪声。从他之前在新疆劳教得到的经验来看,这是半自动步枪朝天鸣枪的枪声。以他的经验,鸣枪过后,将会对人射击了。他心跳一阵阵激烈起来。

  
这时,阿桂和阿莲划水的拍打声和急促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那声音仿佛经过了立体声扩音器的放大,变得非常清楚。距标杆大概还有五十米了。

  
“叭叭叭......叭叭叭....”

  
巡逻艇开到了竹筏的左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艇上的班用机枪开火了。随着巡逻艇的起伏,子弹在江面上溅起大一串水泡。龙升感到竹筏突然重重地颤抖了几下,他本能地一翻身,钻到水中去了。

  
龙升浮出江面的时候,巡逻艇已经冲到了面前,他们已经不在探照灯的照射范围,机枪也没有射击了。他担心被巡逻艇撞上,赶紧往前猛游。

  
“哄”的一声,龙升感到眼前一黑。巡逻艇撞上了竹筏,竹筏被撞散了,飞散的竹筒打到了龙升的头上,他昏了过去,沉下了水面。

  


  
龙升醒过来了。他感到头部一阵阵地痛。

  
已经是白天,他看见身边上站着几个军人模样的人,在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他挣扎着座了起来,这时一个士兵端着AK-47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脸,示意他不要动。

  
过一会儿,来了两个人。一个像是当官的,另一个像穿的比较很破烂,是个翻译。那个当官的通过这个翻译问了龙升一些问题。龙升把自己是个大学生,因为父母在国外受到牵连想逃到国外找父母的事说了一遍。

  
那翻译把龙升的话对当官的翻译了,之后他对龙升说他可以在这儿留下工作一段时间。

  
一个士兵模样的走到那个当官的面前说了些什么,当官的点点头离开了。龙升看到那个士兵拎来个汽油桶,往江边沙滩上走去,沙滩上码了一堆木头,木头上躺着一具尸体,开始往尸体上浇汽油。

  
“阿桂!”龙升惊叫了一声。阿桂那天穿的是天蓝色筒裙,米色上衣。

  
几颗子弹穿过了阿桂的上半身,在米色紧身衣上留下了几个像紫荆花一样的小孔。

  
龙升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猛烈燃烧的火焰使龙升感到前方只有一团火球。他猛地一下要朝那团火球冲去,但被翻译和兵士按住。他只能伏在沙滩上大哭。

  
“你认识她?”

  
龙升点点头。“还有一个吗?”

  
“不知道,他们今早在这沙滩上发现了你们俩。”“看样子她是水倭族吧?火化之后他们会把骨灰撒到江里,这样他们认为就能把她的灵魂顺着这江水超度到天国印度去。伊洛瓦底江流域的住民大都用这种方式举行葬礼的。最近经常有从中国偷渡出境被打死的人飘到这儿来的。走吧。”

  
原来龙升被江水冲到了缅甸政府军控制的地盘。当时缅甸正在打内战,有两个政府,一方叫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当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承认这个政府。另一方叫缅邦人民解放阵线政府。前者的政府军控制的地盘一般比较富庶,大都为平地或交通重镇。后者的游击军控制的地方大都为山区,比较贫穷落后。中国政府好像两方都在暗中进行支持。

  
龙升被安排在一个建筑施工队里为政府军建营房、哨所等土木工事。这个施工队有二十来人,有一个管施工技术的,也是中国人,其它都是当地土著。

  
这个中国人以前是云南农垦的职工,他负责管理农场内一座大桥的施工,但这座大桥刚建成就被洪水冲走了。上级检查认为原因是施工质量问题,于是他的工作就被作被重点审查对象,那时正好中共正在进行“四清”运动,他本来历史上有个问题,就是读初中时全班同学一起集体加入过三民主义青年团。

  
解放后被认为是不明真相的学生在国民党特务的诱使下犯的错误,不予以追究。但这次老账新算,新旧老账一加就把他定性成历史反革命分子搞破坏,被打成阶级异己分子,每天强迫劳动。文革前就逃到外国来了。

  
通过这个中国人,龙升了解到他现在身处中缅交界的密支那邦,他只要到了八莫就可以很方便地到仰光或者是曼谷去了。因为八莫是依落瓦底江上游第一大港,从这有定期轮班到缅甸首都仰光。如果中途在曼德勒下来,可乘汽车去泰国的边境城市清迈,从清迈达上火车就可以一直坐到泰国首都曼谷。

  
如果龙升省吃俭用一点的话,在这干两个月的活攒下的钱应该可以保证他到曼谷所需要的路费。

  


  
1986年初。在日本经过十多年的奋斗,龙身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地盘------龙升版画工作室。

  
事业安定的龙升开始怀念起他人生道路上给过他帮助的人来。那时中日友好被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搞得热火朝天,龙升通过中国大使馆联系找到了阿莲的消息。

  
阿莲还活着!

  




 回复[1]: 正要回家。先占地方再看。 龍昇 (2006-12-30 18:49:37)  
 
  

 回复[2]:  风 (2006-12-30 18:56:13)  
 
  俺把皮椅子占了。回头再看。

  
阿莲还活着!

  

 回复[3]:  雪非雪 (2006-12-30 18:57:26)  
 
  果然,越境未成功。

  
大背景这样复杂,无论如何,这故事今年是说不完了。

  
2007年继续期待。

  
…………………………………………

  
我也做一回秘书:

  
“座了起来”(坐?)

 回复[4]:  雪非雪 (2006-12-30 18:57:08)  
 
  悔しい

 回复[5]:  邓星 (2006-12-30 18:59:58)  
 
  等着新年再续。。

 回复[6]: 看完了,说两句回家: 龍昇 (2006-12-30 19:30:54)  
 
  唉,阿桂死了。就为她唱支《海鸥》吧:看晚霞笼罩伊洛瓦底江,海鸥在蓝天自由飞翔,她们自由自在地尽情歌唱……

  
昨天看了个《红河谷2》,片马、傈僳族的,女主角划着竹筏自沉怒江,今天就看到了离那里不远的一个惊险的竹筏。但龙还活着,阿莲还活着,故事还将曲折。

  
商量一处:“一打三反”运动在文革中,“上纲上线”一词也是文革语,与“文革前就逃到外国来了”对不上号。是否修改一下好。

  

 回复[7]:  陈梅林 (2006-12-30 20:48:04)  
 
  阿莲还活着!龙升的希望还在!

  

 回复[8]:  采夫 (2006-12-30 20:50:00)  
 
  谢谢风爷阅读。

  
雪非雪桑:故事一开始结局就定了。只能抱歉了。

  
谢谢雅正,俺这就去改。

  
星JJ:没想到您还会读这个故事。俺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您的鼓励。

  
谢谢龙哥指正,等俺查查改成“四清”运动或其它吧。

  
祝大家新年快乐!

  

 回复[9]:  小林 (2006-12-30 22:32:04)  
 
  采夫兄!龙升乘的筏子是这个吗?

  

 回复[10]:  采夫 (2006-12-30 22:47:47)  
 
  不是。这是西洋鬼子合婚派队后爱玩的把戏---美人插水塘。

  
也相当于中土们爱玩的鲜花插牛粪。

 回复[11]:  小林 (2006-12-31 15:17:03)  
 
  谢谢采夫兄!也祝采夫兄肥猪拱年!想家了吧!

  
石林

  


  
从西山龙门远眺滇池

  


  

 回复[12]:  采夫 (2006-12-31 15:53:51)  
 
  哈哈,小林兄要成徐霞客了。

  
望画止渴。多谢小林兄仔细!

  

 回复[13]:  雪非雪 (2007-01-01 11:51:22)  
 
  翻山越岭才到了云南,

  
拜年来了

  


  
《三月盛开的樱花》是大作,

  
将要开放到@@@时候吧

  
好花不怕晚,静等慢慢开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家住云南
    2014年春节回乡杂记 
     邂逅陆铿先生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三月盛开的樱花(六)  
    三月盛开的樱花(五) 
    三月盛开的樱花(四)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三月盛开的樱花(二) 
    三月盛开的樱花 
    路边的野花儿等着阿哥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