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家住云南
字体∶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采夫 (发表日期:2006-12-25 18:42:27 阅读人次:1924 回复数:26)

  在经过一年多的劳动教养生活及后来的流浪生活后,龙升的思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新疆的经历使他清醒地看到无论他怎样的努力改造,他也达不到亲人对他的期望,甚至连自己的一个成为版画家的梦都无法实现。这些晚上一起睡在同一个地窝子里的人,只要能有一口饭吃,就满足了。

  
残酷冰凉的今天,丑陋的现实。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进入龙升视野的都是这些。对明天的盲目崇信,渐渐瓦解了。

  
龙升曾经想到过一死了之,迅速解决。他甚至想好了深夜到发电机房附近去搭上两根电线解决,或者就在地窝子里的一个挂钩上用背包带解决,但他最后还是下不了手。他甚至埋厌那次陪杀怎么没有帮他给解决了。

  
也许是对将来还残留着一份希望,也可能是自己的胆怯,或者是对父母、朋友的一丝牵挂,他解决不了。在他逃亡出新疆后的火车上,几次孤苦绝望的瞬间,迅速地解决,痛痛快快地死去,还是不断地在催促过他。当然,最后他还是挺过来了。

  
这次的滇西之旅,亲自体验到了生命之于人的各种各样的存在方式,他感到好像得到了某种启示,他变得不再去被动地逃避眼前丑陋的现实,变得开始正视它。他意识到自己于世间万事万物是一种独立的存在,他有幸拥有这种存在带来的独立自主性。

  
在体验生活了解情况的同时,越境的方案也在运筹着。

  
刀家姐妹加上龙升三人一起出境的话,通过“茶马古道”这个方案很容易接受。从姐贡到边境直线距离还不到五十公里,只要到了畹町附近出了境,刀家在那边有很多亲戚,不少刀家姐妹还见过,请求他们帮帮忙应该还是可以的。

  
但条件是不能走错路。据说洞穴时代的人类,日常活动范围是半径五公里以内,一支非洲狮子的日常活动范围也不超过半径十公里。如果走错了,在热带雨林里迷了路,对他们来说麻烦就很大了。

  
这一带的详细地图属保密范围,书店是买不到的。而且地图上也没有实用的茶马古道图来指引旅行者怎么走。这些地图都画在走出茶马古道的马锅头、赶马人的大脑里,是一笔经验上的财富。一个初出茅庐的赶马人,或不大熟悉古道的小马帮,要求得到马锅头的同意结伴搭伙行走,得交给马锅头一定的费用,并保证遵守马锅头马帮里的规矩才能入伙。

  
在同顾麻子一起旅行时,阿莲曾试探地问过她想跑出去看看她在畹町对面的姑妈,不知有没有办法。顾麻子说可以走小路过去,游玩看风景的话还可以划竹筏子顺着瑞丽江去。走路的话两天可以到,撑竹筏的话一天就可以了。但不是边境上的人,没有边民证的话,是不能出去的,偷越国境被边防军抓住了的话,是要判重刑的。

  


  
在平坦缓和的瑞丽江上,竹筏顺着江水向前缓缓地走着。龙生坐在竹筏后端学着顾麻子时不时用竹竿撑一下以加快速度或者是较正一下行进的方向。

  
龙生他们决定走水路,因为他们没有很沉的东西要带,重要的是可以避开令人恐惧的旱蚂蟥、山蚂蚁的叮咬,使行程可以轻松一些。从姐贡到畹町走水路有五十三公里,一大早出发晚上就可以到畹町。到时候他们谎称上岸玩玩就回去,把顾麻子灌醉了留下,趁黑夜悄悄划起竹筏逃出去。

  
阿莲从昨天之后就不敢正眼看龙升了,时不时地目光和龙升相遇之后,双方都很快又避开。

  
阿桂在昨天来到龙升住的地方,和他谈了阿莲的情况。离开中国,阿桂是为了找到柴军,和他在一起生活。龙升是为了圆自己的画家梦,同时也和父母团聚。阿莲呢,应该是喜欢上了龙升才跟着跑来的,她本来是歌舞团的年轻舞蹈演员,一般情况下可以嫁个很不错的男人,过上比较优越的生活的。

  
阿桂希望听听龙升对阿莲的印象以及龙升对于婚姻的打算,因为如果阿莲不是龙升喜欢的类型,或者说龙升已经另有所爱,那就趁早告诉她,让她悄悄返回去,不必冒险偷越国境了。

  
阿桂说她作为姐姐她认为她有义务把这个事情先说清楚,希望龙升能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样龙升一下就被逼到了悬崖上。从内心上说他是很喜欢阿莲的,阿莲是那种会让很多男人着迷的女人,又漂亮又热情,身上洋溢着一种青春的开朗。

  
但龙升的问题是他现在的处境,一个随时可能被抓的在逃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一个人生路上正在失意的男人,让他马上决定是否对一个生活本来一片灿烂的女人负责,作为一个有责任感、有良知的人,是很难作出决定的。更何况龙升还只是个二十六岁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要做这种承诺更加困难。

  
“我虽然没有对象,但是我现在的条件一点儿都不具备。”

  
“我这种状况能碰上像你们姐妹这样的好人,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阿莲那么纯洁可爱,我害怕以后连累了她。”

  
龙升说着,阿桂静静地听着,然后告辞了。

  
阿桂也面临着艰难选择,因为一旦阿莲跟着出去了,阿莲将来的一切都将交付在这个男人身上。对这个她未婚夫介绍进来的不速之客,她仍然是很不了解的。她可以对阿莲说人家并不喜欢你或者说人家已经有了,让她死了这条心,回到正常普通人的生活中去。但这样的话,不是她这个人这个年纪能轻易说得出口的。

  
最后她对阿莲说龙升倒是还没有对象,但是现在决定不了这样的事。明天要出发,让她自己好好想想,自己做决定。令阿桂有些惊讶的是,阿莲立即就说她要跟他们一起出去。

  
当晚,刀父有会议要去参加学习毛主席最高指示。在刀家姐妹的带领下,龙升和她们一起去向刀母道别。

  
刀家成了红卫兵、造反群众的接待站后,刀母每天操劳吃喝拉撒,高呼革命口号,累病了。刀母年轻时曾在法国南锡国家音乐学院学过六年古典舞蹈,对龙升立志成为画家很欣赏。

  
她年轻时候看很多过大雕塑家罗丹的作品,也看过大画家莫奈的画。她说,虽然那些反映的都是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方式,但表现的方式方法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不过,龙升并不了解这类艺术,对于美术,他的大部分知识来源于母校,来源于苏联。

  
也许是操劳过度,或者是疾病的折磨,刀母看上去很虚弱。龙升起身告辞,表示今后自己要好好学习。那晚的话语中,龙升觉得刀母在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言行举止。

  
虽然是冬季,但天气很好,瑞丽江两岸的热带植物千姿百态,不时地会从岸边少数民族山寨里传来阵阵歌舞声。刀家姐妹在竹筏的前端,时不时看到什么景会聊上几句。大家今天好像话都不多,对三个年轻人来说,逃出国境后是怎么样每人心里都没有底,那年头大多数中国人对外国有恐惧感。

  
顾麻子又是个古怪的人,跟他在一起行动还得要顾及到他的一些马帮旧习气,比如不能在他面前说到“老虎”“豹子”“筷子”等等,吃饭的碗要叫“莲花”等等,弄不好他会垮下脸甚至发脾气。经过几天相处大家已经学会了顺着他,少说几句话,反正再过几个钟头,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现在是瑞丽江最舒适的季节,天色蔚蓝,微风轻拂,四人乘的竹筏在鳞波涟涟的江面上飘然而下,龙升情不自禁地轻轻地哼了哼在新疆农垦兵团学来的泰国民歌《湄南河》。

  
顾麻子也来了兴致,打开背壶咕了两大口酒之后,唱起了他当马锅头时学来的《赶马调》。

  
马铃叮当响遍山坳,

  
今夜在松坡上歇脚。

  
给心爱的马儿喂过料,

  
烧起做饭的篝火,

  
围着火塘唱起赶马调。

  




 回复[1]:  雪非雪 (2006-12-25 19:15:23)  
 
  希望越境成功。

 回复[2]:  陈梅林 (2006-12-25 19:32:16)  
 
  龙升很有责任心滴.

 回复[3]:  风 (2006-12-26 13:13:42)  
 
  冬日读采夫,不亦乐乎。

  
写得越来越精彩。特别是那些旁白的描述,没有阅历的人,很难写出来的。再仔细一看,哈哈,文秘的活儿又来了。大概是有意留个破绽。

  
〉达上两根电线达-〉搭

  
〉对这个她未婚夫介绍进来的不速之客,他仍然是很不了解的。 他-〉她

  
〉“阿莲那么纯洁可爱,我害怕以后带害了她。” 嗯,带害。这个没看明白。

  
采夫也有不少经验上的财富吧。有啥规矩,俺都遵守,还兼文秘及拎包的。下回去走古道时,千万让俺入伙,把俺带上啊。

  

 回复[4]: 情、景、民俗融合一起了。 龍昇 (2006-12-26 13:44:13)  
 
  从水倭想起水傣,从刀氏姐妹想起刀美兰。她们是一家子吧,还有,刀和刁是否混用?

 回复[5]:  采夫 (2006-12-26 17:19:15)  
 
  TO:雪萨马、陈萨马 谢谢阅读。

  
TO:龙哥 俺写刀家姐妹的时候,脑子里的形象就是刀美兰年轻时候的剧照。

  
〉刀和刁是否混用? 对不起,不知道。印象中傣族有姓刀、姓沙的,不过很多是汉化了的,或者是汉族本地化了的。

  
TO:风さま 御世話に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て、誠に有り難う御座いました。

  
今天鬼子转来转去,等回家再改了。

  
俺是个随意而安的懒人。讲究的东西很少(主要还是人生旅途上失败太多了吧?),一般是顺着别人定的规矩瞎走。

  
采夫也有不少经验上的财富吧。〉 读书时比较阴湿。新书一般不买,杂志是别人读过送我再读。 所读的书一般是古本,而且专门找预测未来的书读,这样5、6年前写的预测书和现实就可以比较了,也可以粪土著者一番捡个笑笑。

  
这两天在看堺屋大一写的小说《平成三十年》,刚好看到想象平成十八年的景象,还是有点意思的。

  
经济预测的书过了时间很便宜,100日元就能买几本,俺看完了鄙视作者一番笑笑过后,又把它们10日元卖了,又哈哈一笑~比去斯纳库买笑合算多了。LP也赞成。

  

 回复[6]:  陈梅林 (2006-12-26 21:59:03)  
 
  敢情采夫对刀美兰一往情深啊。少数民族漂亮的人多吗?

 回复[7]:  采夫 (2006-12-26 20:16:59)  
 
  回梅林老师:刀美兰好像比龙哥年纪还大。应该是和杨丽坤一个时代的人。她的孔雀舞很传统,很美。

  
少数民族漂亮的人多吗?〉水傣女子很漂亮。皮肤又细又白,身材丰满但不臃肿,动作柔美。

  
典型的就是刀美兰。找到了,在这里:

  
http://www.cflac.org.cn/artist/q_daomeilan.htm

  
近年红遍中华世界跳孔雀舞的是杨丽萍,白族。舞姿极端艺术化、抽象化,我认为反而不美了。

  
杨丽萍请看:

  
http://www.yangliping.net/

  
下班了。

 回复[8]:  陈梅林 (2006-12-26 22:05:55)  
 
  谢谢采夫。我看过刀美兰的舞蹈,美极了。也看过杨丽萍在春晚上的舞蹈《树》等,觉得不太像民族舞蹈了。

  

 回复[9]:  采夫 (2006-12-26 22:14:20)  
 
  to:风萨马 谢谢雅正。改过来了。

  
“带害”大概是云南话,意思类似于“连累”。当在我的语感中觉得比“连累”更强调一些。

  
to:陈萨马

 回复[10]:  小橘灯 (2006-12-26 22:41:30)  
 
  看到 采夫回复写的[萨马],像萨其马

 回复[11]:  陈梅林 (2006-12-26 23:02:20)  
 
  风萨马?不是风驸马?残念。

 回复[12]:  风 (2006-12-26 23:15:36)  
 
  哈哈,很遗憾,不是风驸马。是Oh!驸马。Oh!Yeah!~~~。回娘家的驸马爷府的时候,俺就比较风光,都叫俺Oh!爷。哈哈。

  
采夫兄,“带害”学习了。读古书,古的预测未来的书,然后鄙视作者一番笑笑后还能换银子,这招也要学习学习。俺一直是整反的,读古书,读现在人写古代的书。最近再读日经上头的堺屋大一的连载,写成吉思汗的那个小说。上瘾啊。可惜不能换银子。呵呵。

  
等待续篇。

 回复[13]:  陈梅林 (2006-12-26 23:19:49)  
 
  风桑,看我记性,您是皇上哪。

 回复[14]:  风 (2006-12-26 23:35:53)  
 
  咳,咳。今不如昔啊,这世道,皇上可不大好当。陪娘子省亲的时候,还得洗碗刷锅。好在俺好酒,大多在饭桌上就喝醉了,那洗碗就给免了。可苦了俺那姐夫妹夫,罪过罪过。呵呵。

 回复[15]:  簸箕 (2006-12-26 23:41:17)  
 
  别拍了。

  
才被组织编入第二梯队,就开始叫皇上了。

  
哼。还真喘上了

 回复[16]:  陈梅林 (2006-12-26 23:43:36)  
 
  不是俺拍,是别的人伺候出来的。是加引号的。簸箕可别把俺簸出去。

 回复[17]:  风 (2006-12-26 23:46:57)  
 
  簸箕,瞧,急了不是。在网上不能急,也不能学雷锋。

  
别人的事都是别人的事,您自己别喘啊,犯不着。嘿嘿。

 回复[18]:  雪非雪 (2006-12-26 23:49:03)  
 
  ……萨马?

 回复[19]:  簸箕 (2006-12-26 23:54:18)  
 
  说你胖,你就喘。

  
还真学上铁林了。

  
没招儿了。

  
别说,我还真想看看铁林跪洗衣板儿的龙威,那个阵势! 霍!

  

 回复[20]:  陈梅林 (2006-12-26 23:56:38)  
 
  簸箕和铁林哥们?

 回复[21]:  簸箕 (2006-12-27 00:52:45)  
 
  不是哥们儿。

  
就算认识吧。

  


  


  


  
我是认识他,可是他不认识我。嘿嘿

 回复[22]: 孔雀公主杨丽萍 龍昇 (2006-12-27 10:46:55)  
 
  

  


  


  

 回复[23]:  陈梅林 (2006-12-27 17:39:54)  
 
  神仙姐姐!

 回复[24]:  taya (2006-12-27 18:16:31)  
 
  芙蓉姐姐

 回复[25]: 采夫兄 少年行 (2006-12-28 10:04:37)  
 
  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叫<叛国者>,里面也是热带雨林越境的,还遇上眼镜蛇啥的,可惊险了,你也考虑考虑?

 回复[26]:  采夫 (2006-12-28 12:32:23)  
 
  等俺考虑考虑吧。可写的也太多了啊。

  
少年行,人小志气高,珠穆朗玛的背面尼泊尔都去了。

  
不过想要请关注一下您的故乡,晋西北没有水的问题解决的怎么样了?20年前俺住阳泉的一个招待所,一天只发一壶水,洗脸洗脚喝的水都在里头了。满街的大姑娘小媳妇看上去倒是水灵灵的,咳!咋整的涅?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家住云南
    2014年春节回乡杂记 
     邂逅陆铿先生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三月盛开的樱花(六)  
    三月盛开的樱花(五) 
    三月盛开的樱花(四)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三月盛开的樱花(二) 
    三月盛开的樱花 
    路边的野花儿等着阿哥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