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家住云南
字体∶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采夫 (发表日期:2006-12-20 18:21:53 阅读人次:1785 回复数:11)

  刀家姐妹不愿让家里知道她们要偷越国境的事。因为家里人肯定不会同意的,很可能还会把她们交给政府。

  
如果是本地人,经常出境做事的话,到了姐贡基本上就是已经出国了。这边和缅甸已经没有了像盈江大峡谷那样的天险,所谓边境线只是几个重要的据点附近有哨所、检查站以及零零星星的几块界碑。大多数地方都是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如果有金钱豹的野外生存能力和机动性能,任何人都可以不用什么证件自由的出入国境。

  
从姐贡出发到边境有四条路。一条是铁路,但过了姐贡之后就只有军列才能通行。另一条是战备公路,一般只有军车才能通行,民用车辆的通行限制很严,乘客也基本是政府官员、办事人员。

  
由于国外正在打战,这边运出去都是军需物资,军政要员,敌对的一方经常派奸细过来刺探情报,也会派特务过来搞破坏,把军列或者是军车给炸了。所以这两条路对当地老百姓来说往往很忌讳,大家都不想惹麻烦上身,弄不好丢了身家性命还被打成反革命,那可就亏了大本了。

  
本地边民出入境的话,一般通过五百年前走出的“茶马古道”。“茶马古道”纵横交错在这热带雨林中,在“滇缅铁路”开通以前,是连接这个地区主要城镇的交通干道,其实也就是些山间小路。

  
中原国民政府东面的日本国,在军国主义势力恶性膨胀后,落入了自我毁灭的南进政策,出兵侵入了这片由英、法等欧洲列强控制的地盘。日本政府对这一带的老百姓发出的信息是要把他们从白人的奴役中解放出来,和他们一道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把这个世界变成王道乐土。

  
国民政府怕日本军队控制了滇缅铁路后直捣中原后院,下令炸毁了这条铁路上的很多大桥。这样,这条沉睡了近三十年的古道又开始被用上了。

  
抗战胜利了,这条铁路还没能恢复过来,国民政府就被人民政府赶到一个叫台湾的海岛上去了。铁路伸到国外的另一半,所在的国家爆发了由人民政府支持的红色革命,被世界新霸主美国人每天开着飞机往下放炸弹,炸得连老鼠都跑到邻国来,铁路当然用不成了。

  
本来早就应该成为历史遗迹的“茶马古道”,在民间又重新悄悄恢复使用了。

  
还有一条是水路。流经姐贡的瑞丽江,发源于腾冲县境内的高黎贡山,最后汇入横断缅甸的最大河流伊洛瓦底江进入印度洋。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瑞丽江的航运能力还几乎没有被开发出来,反倒成了阻碍当地人交通的障碍。仅有的航运工具竹筏也只是用来摆渡或者是短途运送用。

  
龙升以体验生活的名义而来,一边适应着这热带雨林地带的气候,一边探索着出境的办法。阿桂最关心的是柴军所在的缅帮人民解放阵线游击军的消息。借口要体验边疆少数民族生活,了解原始森林的神秘,在阿莲幼时保姆的介绍下,找来了一个叫顾麻子的孤老头作向导。

  
顾麻子本名叫顾财顺,因长了一脸麻子被取了这么一个诨号。十七岁从四川流落到这一带当赶马人,后被国民党抓兵抓去当火头军兼马夫,由于远征军高层的指挥失误,使十万大军成了逃跑英军的挡箭牌,被切断退路后撤到了印度。顾麻子也随军在孟买住了好几年。

  
在后来的反攻滇缅路的战斗中,正是像他这样的脚穿草鞋,被美国顾问看成猿猴一般的中国军人,把日军打得鬼哭狼嚎,出现了军史上第一次成建制的不服从大本营命令擅自撤退的先例。

  
顾麻子参加了龙陵战役,所属的军队在日军占领的高地下挖地洞,他负责把土石运出来,把美制高爆炸药运进去。

  
惊天动地的爆破把高地上的日寇送上了天,没上天的都被震死了。顾麻子也落下了终生残疾,从此一只耳朵完全听不见了。

  
抗战胜利之后,他光荣退役了。凭他过去赶马学到的一些给马治病的经验,在这一带做起了兽医。顾麻子嗜酒,有时喝红了脸会大哭抗战中被日军打死了的同伴,大骂国民党军官,扯开破锣嗓子大声高唱洗星海作的《六十军军歌》,招来过共产党治保干部扇过不少耳光。

  
在顾麻子的引导下,龙升他们参观了水倭族的允燕大佛塔,和热情好客的水倭族男女老幼一起唱水倭歌、跳水倭舞,吃撒达鲁、酸笋、剁生肉。暂时把龙升的烦恼都抛到爪哇国去了。

  
要是赶上水倭族的泼水节,就更热闹了。阿莲说。泼水节由来于一个故事,一个恶魔村霸横行乡里,并霸占了十姐妹。十姐妹套出了恶魔的弱点,趁恶魔熟睡时用一根头发拴在恶魔脖子上,恶魔的头就和身体分开了。但恶魔的头和身体分开后滚到了地上,随即带来大火,只有十姐妹之一把他抱着才不会燃烧,没办法十姐妹只好轮流着抱这恶魔的头。当谁累了被换下来之后,其他人就用水去浇这个人,让她降降温,同时把身上的恶魔臭气冲掉。

  
在龙升兴致蓬勃的要求下,顾麻子带他参观了生活在这一带的很多少数民族的村落、山寨。景波族又好吃又难下口的饭菜,旱倭族男人独特的纹身,傈僳族高亢嘹亮的歌声,玛莎族愚昧的通婚习俗,阿昌族鲜艳的服装,让龙升显得乐不思蜀、流连忘返。

  
大学时代的他总是憧憬着未来,向往着明天。

  
在他的头脑里,明天是一片光明的,非常重要的,好像有一个又一个的重大任务在等待他去完成,有一个又一个辉煌在等待他去迎接,有一个又一个险峰在等待他去攀登、去征服。总之,明天一定是灿烂的,明天简直就是胜利的门扉!

  
在被告之他必须把身上的资产阶级痕迹彻底铲除后才能和其他革命青年一样幸福地奔向明天时,他痛苦地、全心全意地接受了。因为他认为现实的痛苦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罢了,将来他一定会走向胜利的。

  
对被践踏、被欺骗、被愚弄、被放逐的茫然无知,或者说采取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也许就是青春的一种无奈吧。

  




 回复[1]: 下班前看完。明天灿烂时再看一便。 龍昇 (2006-12-20 19:03:32)  
 
  要赶上泼水节多好。

 回复[2]:  陈梅林 (2006-12-20 21:29:21)  
 
  俺好羡慕龙兄,本来就波澜壮阔的人生,经采夫加工得更上一层。

  
采夫该不是行龙兄之名,行己之实吧。

 回复[3]:  雪非雪 (2006-12-20 22:03:58)  
 
  看了。

 回复[4]:  小橘灯 (2006-12-20 23:29:28)  
 
  采夫百忙之中,还能写剧本,都是大侠,神灵,哪儿像偶连自己的事情都顾不过来,[也许就是青春的一种无奈吧。]

  

 回复[5]:  风 (2006-12-21 00:38:59)  
 
  读过。又想在骨头里头挑根刺出来,结果没找到。这文秘就算失业了。就老老实实地当读者了。刀家姐妹,刀好像是云南的大姓?段誉的母亲就姓刀。

 回复[6]:  采夫 (2006-12-21 10:42:47)  
 
  谢谢各位。

  
龙哥:本来写了泼水节的,季节上也赶趟。但是一写就很长,从传说到习俗,服饰到食物,场景到仪式,作为网上的段子,这几部分“广告时间”已经不少了...只好借阿莲的口略述了一下。

  
梅林老师:俺早就说过,如果您能把自己的往事写出龙哥的一半儿(不是怀念父亲那种,当然那篇很感人),没准儿《橡胶园里的阿拉上海MM》就出来了。那个年代里,上海知青朱克家在云南很牛,当了中央委员,省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

  
俺要早些看到龙哥一袭对襟马褂的装束,也许开场时龙升就不是一身牛仔打扮了,因为在他的《炼狱进行曲》里,写过家人给他寄过一条牛仔裤,穿上了感觉好像很爽。以后考虑改一下。

  
雪非雪、风爷:阅读谢过。

  
在中国境内的傣族,刀姓是大姓。但不少是汉族拓荒者为了能生存下去改的(大部分是婚嫁的形式),刀家姐妹祖上是汉族,辛亥革命后归宗还姓为“X”。

  
小橘灯:20代?没想到有这么年轻的读者,好像您对中国的事情很陌生。祝您顺利成长。

  


  
最后祝大家: Merry X'mas & Happy New Year

  

 回复[7]:  小林 (2006-12-21 10:54:02)  
 
  采夫兄:这个龙升是不是原来云南王龙云的后裔?

 回复[8]:  采夫 (2006-12-21 11:15:01)  
 
  回小林兄:动过这个念头,但龙升的生活基盘得移到美国去了。龙的后人都在美国。

  
您还知道云南王龙云。这老头解放后回归祖国,58年放炮被定为右派,64年要给他摘帽,这云南蛮子说:“不用摘了,让我暖和和地带着进棺材吧。”蒋总统、毛主席都为他伤透了脑筋。

 回复[9]:  陈梅林 (2006-12-21 21:04:05)  
 
  为什么龙升的生活基盘得移到美国去了?就写九州福冈,然后写东洋镜,班主任……多美?

  
采作家,俺好像得了健忘症,想不起来以前遇到过什么大事。能记下来的就是豆腐帐,你看都不屑看。呵呵,俺不指望啦。

 回复[10]:  小林 (2006-12-21 21:56:26)  
 
  采夫兄,对龙云有兴趣!要不你写写龙云吧!你这个老乡写最好。

 回复[11]:  采夫 (2006-12-22 13:59:33)  
 
  梅林老师:老三届上山下乡改天换地的故事是非常有趣的,特别是上海知青,记得20多年前还拍过一部《蹉跎岁月》涅。俺读过梁晓声的《今夜有暴风雪》、《雪城》(这里面好像上海知青的形象不是很好)。

  
小林兄:龙云的故事在中国大陆有电影电视(《龙云出山》?)小说故事更是不少,俺再来写是很没有信心的,估计也写不出新意来。

  
写云南老乡的话李根源是个好材料,此公早年留日,为国父孙中山最早的同盟会会员,“辛亥起义”策划、执行者。出任过国民政府总理,世称“李国老”。

  
个人人品方面则更是传统中国男人的师表。参见:

  
http://www.newkm.cn/5350/2006/03/17/730@338447.htm

  


  
另外,唐继尧可有一写,此公也是早年留学日本,出任过民国政府陆海空三军大元帅。“护国起义”策划者。

  
后两位是革命知识分子(龙云为草莽),还跟日本有关,如果有时间可能会写他们的传记(如果你有他们在日本的线索请别忘了通报一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家住云南
    2014年春节回乡杂记 
     邂逅陆铿先生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三月盛开的樱花(六)  
    三月盛开的樱花(五) 
    三月盛开的樱花(四)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三月盛开的樱花(二) 
    三月盛开的樱花 
    路边的野花儿等着阿哥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