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家住云南
字体∶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采夫 (发表日期:2006-12-13 17:55:34 阅读人次:2021 回复数:18)

  钢琴伴唱《红灯记》,

  
江青同志来培育,

  
革命文艺开鲜花,

  
毛泽东思想放光芒!

  
在云南省德宏州的一个土司司署里的大院里,正在上映着一部文革初期红遍大江南北的电影〈钢琴伴唱《红灯记》〉。

  
小火车到了德宏州姐贡之后就不再往前开了,因为中国变成了共产主义国家之后和世界的霸王美国在朝鲜干了一战,霸王觉得很没面子,就开始封锁中国,中国的周边国家在霸王美利坚帝国的淫威下,纷纷避开和中国打交道。那时越南正在和美国打战,这铁路在日本法西斯侵入东南亚时就基本停运了,由于中共政权实行“抗美援越”政策,这铁路的运力的很大部分还是用不上来。

  
刀家姐妹的家就在姐贡,她们的父亲这一辈还是这一带水倭族的土司,管辖着大约两万人。

  
这个水倭族是个非常温顺的民族。千百年来,民风淳朴,温文尔雅,对历代中原政权他们都表示臣服,年年上贡,岁岁来朝。

  
皇城里的皇帝老倌儿也不知道这个乖乖多大了、长得啥样儿,喝几两酒,有几房老婆。反正吃了贡,就让太监们到大内仓库里翻几匹从奸臣家里抄来的锦缎,再叫天朝的工匠们造个铜板册,刻上:“奉天承运……,赐刀世勋领水倭藩土司。钦此。”然后派个平时给自己爱妃倒屎盆子的太监领个钦差,在刀家喽啰们的前呼后拥下、在水倭族蚁民们的夹道跪迎下,宣我天朝国威,扬我皇恩浩荡。

  
和日本国的沃沃兹磨王一样,借中原皇帝的威风,刀家祖宗从唐玄宗时代就这么一路顺风地躺着这趟浑水而来,除了清朝的乾隆爷雍正帝折腾了几下什么“改土归流”之外,一千多年来都还走得顺当。

  
但从上上个世纪中叶之后,刀家渐渐感到这趟浑水不好躺了,周围一向恭敬中原政权的老大哥塔拉国国王已经倒向大英帝国,而古老文明的天竺国也成了大英帝国的后花园,其它像他家这样的土司藩国也纷纷离开天朝寻求新的有力保护者。

  
刀家也企图攀上这日不落国的明君,但人家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因为自古以来他家就是天朝的属国,英王如果要这小国,只要向中国国皇帝哼一声,一般就能到手的。因为中国皇帝一向自誉疆土辽阔,分出去几个化外蛮荒藩地,不算什么损失,要紧的是自己能否坐在京銮宝殿的位置上。

  
不过,尽管处世艰难,刀家蒙混过了乾隆爷的“改土归流”,从道光爷躺浑水躺到了光绪爷,又躺过了中华民国。

  
从光绪年间到民国初年,法国人在这修了条滇缅铁路。使这一带的人一下从刀耕火种时代跳到了蒸汽时代。一开始刀家也极力反对修铁路,依据是京城皇帝身边的老臣认为那会惊动龙骨。但中原皇帝已经同意了法兰西帝国在这远离天朝的蛮荒之地修路,也只能尽力把这铁路推得离自己远点修建而已。

  
铁路修好了,从安南周防起通过锡都个旧,延伸到昆明。

  
这条路给这一带的人带来了崭新的生活方式。过去由马帮托要耗时一个月的货,现在只要一两天,而且运量大得惊人。

  
最先反应过来被坑了的当然是本地的赶马人了。因为大商帮们不用他们赶马了,他们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批马克思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商帮的大锅头们纷纷投向法国及其代理人,摇身一变成了洋买办。

  
满清皇帝本想把他们视为洪水猛兽的祸害推给据说是野蛮无知的云南人的,他们天朝思维的结果就是为后来国民革命的第一冲击波------“辛亥起义”造就了震源。

  
云南自明代大量中原汉人涌入后,经济文化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明末时发展程度已经不亚于中原。云南是陆运时代中原和东南亚、南亚的交通咽喉,也是通向西藏的交通干道。云南盛产茶叶、宝石、有色金属,都是那个时代的抢手货。

  
在此背景下,云南的商帮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在他们脚下走出了闻名于世的“茶马古道”,大的商帮拥有上千马匹,把云南的铜、盐、宝石等运到中原及世界。到了清末民初,商帮里的大商贾在南亚各主要城市都有办事处,不少办事人员后来成了印度华侨、尼泊尔华侨。

  
云南商帮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优秀的群种之一,他们得翻过雪山高原,战胜高山病,穿越热带雨林,闯过黄热病、疟疾等热带病。此外,还要避过毒蛇、猛兽的袭击,还要和响马斗智斗勇斗力气,当然最后还要能在买卖上不亏本。

  
昏庸的满清朝廷就这样无关痛痒地把一大批马锅头、赶马人的饭碗给砸了。等稀里糊涂的云南商帮们醒过来后,火车已经喷着煤烟在茶马古道旁飞奔,不知疲倦地跑到了海边,再把货往大船上一装,大船一声怪叫,把吞下的几十车货一下就拉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转得快的商帮们纷纷巴结法国人及其代理,以求得一个火车站台上的泊位。其他的商帮、土司、乡绅们看到了铁路的利害,纷纷放弃天庭大臣们的臭理经纶,他们自己也要造铁路!

  
经过多次的交涉、抗争甚至暴力起义,他们修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条由中国人经营的民间铁路------个碧铁路。

  
刀家在这历史的大改组时期左右逢源,清廷倒了,民国来了,他们仍然古道热肠,积极向国民政府纳贡表衷心,因为刀家存续的一千年,也是被旁边的老大哥塔拉国窥视的一千年,他们需要一个庇护者来壮胆。

  
民国政府考虑到那一带的老百姓还需要刀家帮助治理,另外刀家还是在辛亥革命的支持者,亲属里出过国父孙中山的老同盟会会员,于是沿用前清老例,继续册封刀家为水倭地方土司,为云南十八土司之一。

  
国民政府逃到台湾,他们没有跟着去,人家也不要他们去,只要他们反共,当然,他家也没反。

  
共产党来了,不像历届天朝政府那样让他们到京城去进贡朝拜,而是派来政府代表和他家谈话,要他家认清世界形势,那就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现在国家要变成民主国家,民主国家是不允许存在土司制度的,希望他们理解政府的政策,放弃落后的世袭土司头衔。如果照办了,政府将为他们安排出路。

  
和中原政权打了近千年交道的刀家这时也没了辙。因为比他家实力大了几十倍的迪旺土司老爷都乖乖接受了中共的民主改革。

  
刀家使出千年侍奉中原皇帝的功夫,积极支持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博得当时的革命领袖毛泽东龙颜大悦,用飞机接到中南海一起听京戏、喝茅台,还赐了个“革命土司”的御名。

  
世袭了近千年的土司头衔没有了,但他家还是可以住在土司司署(衙门)里。

  
文革开始了,有革命小将要破四旧,要把老土司赶出司署去。老土司拿出那“护身符”一亮,把个一干小喽啰吓得屁滚尿流,回到学校找老师出气去了。

  
老土司也因势利导,把司署改成革命群众接待站,让文革的造反派们可以到这来聚会,喝茶水,让当时要重走长征路的红卫兵们可以在这歇歇脚,好吃饱喝足了去北京把大坏蛋刘少奇活刮掉。

  
龙升在姐贡住的是刀家的司署,司署的四大主院都让出给革命群从用了,土司和家人都退居到一些附院里。

  
刀家姐妹去见母亲说话,龙升一人无事就来到主院里看上了这部〈钢琴伴唱《红灯记》〉。

  




 回复[1]:  雪非雪 (2006-12-13 18:28:42)  
 
  钢琴伴唱《红灯记》。

  
----------------------

  
听奶奶讲革命,英勇悲壮。

  
却原来,我是风里生来雨里长。

  
······17年教养的恩深如海洋···忘了

 回复[2]: 学着历史,来到姐贡。 龍昇 (2006-12-13 18:30:29)  
 
  快过去了。别把姐姐贡献了!

 回复[3]:  采夫 (2006-12-13 18:46:54)  
 
  谢谢龙哥、飞雪桑

  
开头的朗诵可是俺从小记到现在的。没沟谷地哦。

  
这两年“茶马古道”好像炒得很热,有人好像还模仿马友友那样创作了大型音乐。如果感兴趣的话,沟谷一下“茶马古道”有很多专题,专访,很有趣的。

  
再次致谢!

 回复[4]: 漏了几个字 水双 (2006-12-13 18:52:43)  
 
  奶奶呀,17年教养的恩情如海洋。

  
特别是前面三个字,必须声情并茂,满怀感激之情地唱。脖子要缓缓地旋转35度。等等,老师是这么教的。

 回复[5]:  采夫 (2006-12-13 18:58:56)  
 
  记得水兄说过曾经登台演过李玉和呢。

  
下次关西群英会可不要放了大鱼噢。

  
谢谢!

  
俺回家了。

  

 回复[6]:  小林 (2006-12-13 20:11:13)  
 
  铁梅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婶儿不登门……”

 回复[7]:  吴卫建 (2006-12-13 20:28:30)  
 
  小林兄故意篡改样板戏吧,原为“没有大事不登门……”,什么时候冒出大婶来了,

 回复[8]:  暖 (2006-12-13 20:37:14)  
 
  大婶是太阳。

 回复[9]:  风 (2006-12-14 00:17:02)  
 
  采夫辛苦了

  
唉。仔细看了一遍,又没看到那图章是怎么刻的。看样子是企业机密,不会出来了。算了,不想怎么刻图章蒙人了。有空儿去想如何抢银行吧。

  
不能白看啊。先当个文秘,

  
>不像历届天朝政府那样让他们到京城去进攻朝拜 进攻->进贡

  


  
然后,再硬着头皮醉中拍个大萝卜:

  
〉滇缅铁路

  
〉从越南海防起通过锡都个旧,延伸到昆明。

  
嗯,嗯。感情在云南,管越南叫缅啊。

  
等下集了。

 回复[10]:  采夫 (2006-12-14 09:46:45)  
 
  谢风爷雅正。

  
俺这就去改。

  
捏造证件的细节估计是不会再写了。因为龙升是版画专业4年级学生,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图案,不只是2维平面的,印油的堆积厚度、堆积角度、堆积层次都是他要注意的。所以,一般工匠制版的印刷品,尽管他自作聪明地作些暗号,应该是逃不过版画专业的眼睛的。可以这么说,让龙升去造美元,他可以造得乱真,让他去造证明,他造得比真的还真。

 回复[11]: 红灯记剧本 陈某 (2006-12-14 14:56:49)  
 
  http://www.yifan.net/yihe/novels/yangban/hdj.html

 回复[12]:  采夫 (2006-12-14 15:47:03)  
 
  哈哈!来日本这么多年了,俺还是觉得演鸠山的那个演员真像“日本人”。

  
演李玉和的演员叫张玉浩吧,两个腮帮长得鼓鼓的,俺那时以为他含着两颗糖演戏涅。

 回复[13]: 我认识的第一个日本人 陈某 (2006-12-14 16:01:50)  
 
  就是鸠山

 回复[14]:  雪非雪 (2006-12-14 16:50:23)  
 
  演李玉和的演员叫张玉浩吧。

  
——浩亮是谁来着? 同一个人?记混乱了

 回复[15]:  采夫 (2006-12-14 17:20:14)  
 
  是俺记错了,应该是您说的,好像本名叫钱浩亮。据说江青同志经常临睡前还要叫他来喊两嗓子润润耳朵涅。

 回复[16]: 龙爷喜欢的红灯记来了 陈某 (2008-03-18 13:07:27)  
 
  电视剧版《红灯记》江苏首播 增加悬疑和情感

  
2008年03月17日 09:19:56  来源:京华时报

  
电视剧版《红灯记》昨天(16日)在江苏卫视首播,吴京安、韩影、王力可等主演齐齐诉苦,称这部红色经典戏拍得不容易。据介绍,和京剧相比,电视剧版《红灯记》增加了悬疑成分和情感戏。

  


  
制片人丁利波介绍,《红灯记》改编的特点是增加悬疑和情感,“新戏突出了鸠山各种阴险的计谋,包括利用王连举叛变、对李玉和使用离间计等,增加了悬疑色彩。老电影中没有展开的母子之情、父女之情、祖孙之情、兄弟之情、同志之情、男女之情,在这里都有丰富的细节体现”。

  
扮演李铁梅的王力可透露,她在两个半月的拍摄中,得了4次病,感冒、发烧、胃痛不断,“所有的病都是冻出来的,有一次胃痛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为了赶戏,春节她都在剧组度过,有时通宵拍戏,街上卖早点的摊位都摆出来了,她们才收工睡觉。 (记者许青红)

  


  
翻拍剧《红灯记》播出“铁梅”王力可大谈情感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18日02:00 燕赵都市报

  
本报讯(记者秦菁)31集红色经典翻拍剧《红灯记》已经在江苏卫视播出了,从开始许多网友对翻拍剧的抵触到后来看到有着一双大眼睛的“铁梅”,《红灯记》已经被很多年轻观众接受了。而这个有着一双会说话眼睛的“铁梅”,是一名刚刚年满20岁的“老演员”———王力可。

  
这个刚满20岁,有着“小宁静”称号的小姑娘王力可,其实已经是一个老演员了,她曾在《血色浪漫》里扮演秦岭、在《野火春风斗古城》中扮演银环、在《狼毒花》里扮演陆佳萍,每个形象都能让人过目难忘,而小小年纪的她也有了与之年龄不太相称的成熟。她告诉记者说自己最喜欢被人叫剧中角色的名字,而这也就是对她最大的赞赏,所以当记者称呼她为“铁梅”的时候,总能听到她欢快的应声。在《红灯记》里,铁梅有着超过年龄的坚定和毅力,剧外的王力可同样也是这样,她说当时接到这个角色后,就观看了样板戏的资料,自己如痴如醉,每个动作每句话都让自己跟铁梅融为一体。对于角色的把握,王力可说也许是自己成长的家庭背景让自己比较坚强,所以在塑造起铁梅来就觉得得心应手,“从小就跟妈妈相依为命,妈妈为了我吃了不少苦,我也常常帮做很多家务,所以我对生活的理解要比同龄的孩子深刻,也很坚强。”拍完《红灯记》之后,王力可说铁梅让她成长了不少。

  
新版的《红灯记》让铁梅有了更丰富的情感,不但有友情、亲情,还有少女的爱情,但在这样一部红色经典剧中,铁梅的爱情始终只能是含蓄的。戏外的王力可在谈起自己的爱情观时很大方,她表示,“要谈爱情还要向《血色浪漫》看齐,刘烨是个好男人,当时我和他的感情戏很多,当我找不准机位时,他总使眼色给我,他挺有男人味。”

  


  
扮演李铁梅的王力可

  


  
白白胖胖的李铁梅

  

 回复[17]: 俺啥时候说喜欢红灯记了? 龍昇 (2008-03-18 15:44:19)  
 
  噢,是采夫替俺说的.

  


  
也难怪"吴京安、韩影、王力可等主演齐齐诉苦,称这部红色经典戏拍得不容易。"

  


  
因为它虽然“增加了悬疑色彩。老电影中没有展开的母子之情、父女之情、祖孙之情、兄弟之情、同志之情、男女之情,在这里都有丰富的细节体现”。

  
就缺了“阶级感情”,所以拍得不容易。

  


  
“男女之情”“还有少女的爱情”是什么意思?添了小白脸?

  


  

 回复[18]: 电视剧《红灯记》剧情介绍 陈某 (2008-03-18 16:05:11)  
 
  《红灯记》剧情介绍

  
主要演员:

  
吴京安 饰 李玉和 韩 影 饰 李奶奶

  
王力可 饰 李铁梅 马少骅 饰 鸠 山

  
何政军 饰 王连举

  


  
一九三九年,日军对我东北抗日力量展开了疯狂围剿,妄图控制整个东北地区并向中原一带渗透。在地处东北地区交通要害的龙潭地区,以铁路工人李玉和为代表的地下党在惨烈的白色恐怖之下,为钳制日军、配合抗战进行着一系列灵活机智、艰苦卓绝的斗争,李玉和、李奶奶、李铁梅原本不同姓的三代人更是在共同革命信仰的感召下,演绎着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生发出来的缕缕浓情。

  
日本宪兵队长鸠山仰仗自己多年的情报经验,在率部摧毁了北山游击队的电台之后,更妄图对龙潭地区的地下党组织进行彻底打击。

  
北满省委在得到游击队电台被毁的消息之后,及时派出交通员,携带一份新的密电码,乘坐253次列车,计划在途径的龙潭地区与当地地下党接头,将密电码送到游击队。没成想同时得到这一消息的日军对沿线铁路进行了严密封锁,禁止中途停车。交通员万不得已只得在列车行至龙潭车站附近的时候机智跳车,幸被赶来接应的王连举、李玉和相救,王连举为掩护他们自杀右臂,李玉和背起交通员逃离现场,交通员与李玉和对暗号未果,于是将随身携带的密电码藏于李玉和的号志灯下主动将自己暴露给敌人。

  
交通员被捕,而李玉和对于密电码的下落却全然不知,只是一心想方设法寻找密电码的线索,并联络游击队希望能够顺利地营救出交通员。

  
曾经做过外科医生的鸠山从王连举的伤口处看出了破绽,并采用一系列诱骗、攻心的战术击垮了王连举的心理防线,使其投敌叛变。

  
王连举的叛变使李玉和成为鸠山截获密电码乃至摧毁地下党的关键性人物。李玉和曾于十多年前对鸠山有过救命之恩,并是鸠山非常崇拜的象棋高手。老谋深算的鸠山为了达到摧毁龙潭地下党的目的,对李玉和实施了离间计。为此,李玉和不仅在组织内部受到怀疑,在同事、邻里街坊乃至自己的母亲和女儿之间都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

  
李玉和以宽厚的胸怀和革命者的睿智,忍辱负重,在极度艰难的情况下,坚持完成革命工作,最终在敌人的枪口下英勇就义,李奶奶也被日寇残酷地杀害。

  
失去了父亲和奶奶的李铁梅,在党组织的关心和帮助下,毅然承担起父亲未尽的革命工作,将密电码成功地送到了游击队。

  
李铁梅在斗争的风雨中逐渐长大成熟,最终成为一名坚毅、勇敢的共产党员,并由此开始了新的革命历程。

  


  
分集剧情:

  
第1集

  
北满省委负责人老周在口授电文时,被日军电检车测出电台的位置,鸠山带人摧毁,受到上司梅津将军的赞赏。李玉和的徒弟牛飞龙常带领好汉营的弟兄们扒敌人的火车,救济群众。交通员老慕化妆成磨刀人来到李玉和家,告诉他有一列136次重要军列将通过龙潭,上级指示要劫持这列车。李玉和给同是地下党的王连举出主意,把136次到达的时间弄清楚后给了磨刀人,并把任务布置给了地下党虎头。为136次这趟重要军列,龙潭宪兵队队长小矶也加强了防范,但他对鸠山提出的防备建议并不放在眼里,两人因此产生矛盾。虎头接到任务后找到牛飞龙,让他带领好汉营协助劫持军列的行动……

  
第2集

  
136次即将通过小矶管辖的范围,他正在得意之时,好汉营的弟兄们已经轻而易举地上了军列,打死车上的日军,占领了车头。李玉和及时赶到劫车地点和虎头、牛飞龙一起,把道岔一扳,使136次军列改变了方向,而李玉和、牛飞龙因用力过度而肩上受伤。牛飞龙这才知道他的师傅是一名地下党,心中顿生敬佩之情,而铁梅也因牛飞龙的所做所为更对他增加了一份好感。扳道房内,李玉和让铁梅及时把牛飞龙找来,填好值班记录,这时鸠山为查看列车被劫情况在扳道房里见到了李玉和,两人想起十年前的一段交情,而且还是下象棋的对手,那时李玉和还曾救过鸠山一命……

  
第3集

  
小矶因严重失职,被上司革职,而鸠山为此晋升为宪兵队队长。小矶要求留在龙潭,梅津将军把他一顿暴打后,还是给了他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鸠山与小矶的矛盾进一步加深。鸠山在劫车现场发现带血迹的撬棍,下令全城搜查受伤的人。鬼子搜李玉和时,被赶到的王连举协助救下。李玉和与磨刀人在粥棚商量事情,鬼子进粥棚搜查,眼看就要暴露,慧莲急中生智点燃粥棚,大火将鬼子赶走。第二天,李奶奶带领邻居帮慧莲把粥棚修好。在货场,铁头听到消息鬼子将有一列军火通过龙潭,牛飞龙带领好汉营去扒车,遭到了鸠山派的特勤小组的埋伏,好汉营几乎全军覆没,牛飞龙悲痛欲绝要卧轨而死,李玉和及时把他拦住……

  
第4集

  
好汉营的弟兄们被特勤小组杀害,给了牛飞龙重重的一击,但他也在李玉和的谆谆教导下逐渐成熟起来。王连举把特勤小组常去一个地方洗澡的信息给了李玉和,李玉和心生一计,让磨刀人带领游击队员化妆成日本兵进城,一举歼灭了特勤小组。铁梅与小伙伴一起去扒煤渣,被牛飞龙碰到告之李玉和,李玉和气愤地“暴打”了铁梅。李玉和接到上级的指示,去接应253次列车上送密电码的省委交通员顾漠然。但同时,这个情报也被敌人劫获。鸠山在龙潭车站布下大量兵力,等待交通员。小矶也在同一时间接到这个情报,准备先下手为强……

  
第5集

  
王连举丢下新婚妻子史雨棠来到车站,准备与李玉和一起接应送密电码的交通员。由于鸠山的阻止,253次列车在龙潭站并不停车,交通员选择在货场跳车。李玉和与敌人同时发现交通员跳车,李玉和抢先一步背起他向货场深处跑去,敌人也追了过来。李玉和背着交通员藏到一节车厢内,交通员已昏迷,李玉和与他接不上暗语,不知如何是好。鬼子眼看就要搜到车厢来,交通员醒来,看到李玉和的那盏红灯。为了救李玉和,交通员从车厢爬出去暴露了自己。王连举为了掩护李玉和和交通员,向自己胳膊开了一枪,这时,龟冈带人来到,把王连举和交通员一起送到医院,鸠山要医院里最好的外科医生维拉给交通员治疗……

  
第6集

  
医院里,鸠山亲自给王连举做手术,对王连举的枪伤起了怀疑,于是鸠山去现场查看。而王连举也无法给史雨棠解释为什么自己一夜未归。小矶在医院与鸠山争执,两人都想第一时间从交通员那里得到密电码,但交通员摔得太重,已不能说话。鸠山对维拉医生的不配合非常不满。李玉和与王连举接头,发现了王家门口有暗探。磨刀人又一次来到李玉和家门口,铁梅代替奶奶去接头,奶奶没有反对,但铁梅在接头时紧张地忘记自己该说什么,被奶奶及时补救。鸠山假惺惺地为王连举授奖,场面很是隆重……

  
第7集

  
鸠山给王连举授奖仪式结束后,对他步步紧逼。开始,王连举对鸠山的提问回答的有理有据,一直否认自己的枪伤是自残,而是被交通员所致。鸠山在提问上没能压倒王连举,于是带王连举参观了他的人体标本室,在标本室里,鸠山一一给王连举解说人体标本的来历。王连举被一个个标本吓住了。鸠山把他的妻子史雨棠也带到宪兵队,利用她来威胁王连举……

  
第8集

  
在鸠山的威胁与种种刑具面前,王连举招架不住叛变革命,出卖了李玉和。牙医吉明中在给患者拔牙,小矶出现在他的面前,原来吉明中是小矶潜伏在龙潭的一名特工。王连举的狡辩没有引起李玉和的怀疑,李玉和从王连举那里打听清楚了交通员在医院里的情况后,扮成受伤的样子去了医院,医院里戒备森严,李玉和无法接近交通员,但这一切都已在鸠山的掌控之中。李玉和警惕地发现有暗探跟踪他。鸠山在医院查看了跳车人后,要求维拉加大给交通员的用药剂量,但维拉拒绝……

  
第9集

  
鸠山进一步逼迫王连举说出去李玉和家接头的暗语后,派人去李家接头,被经验丰富的李奶奶识破,铁梅义愤填膺地把暗探赶出家门,奶奶意识到党内有了叛徒。鸠山没能如愿,对李家进一步加强了监视。鸠山以过生日为由,派侯维中去请李玉和,李奶奶感觉李玉和这一去凶多吉少,一家人悲痛万分,挥泪离别。侯维中在大街上故意宣扬李玉和是他鸠山的老朋友,是被请去喝酒的。李玉和一路与街坊邻居和熟悉的人打招呼,一一告别。慧莲对李玉和的被抓更感痛心。鸠山设宴招待李玉和,宴上,李玉和与鸠山斗智,始终不为其设下的诱惑所动……

  
第10集

  
李玉和被抓走后,王连举与虎头联系,想从虎头嘴里摸一点密电码的消息。宪兵队里,鸠山又带李玉和去参观他的人体标本室,但面对着血淋淋的人体标本、耳听着鸠山的恐吓,李玉和却是面不改色,鸠山对李玉和使的小伎俩并不起作用。鸠山对李玉和无计可施,把王连举、虎头抓了来故意让李玉和看到。史雨棠追到宪兵队找鸠山,质问他为什么抓自己的丈夫,鸠山暗示史雨棠是李玉和出卖了他的丈夫。小矶找到鸠山要分享他的情报,两人又有了争执,矛盾也不断增加。李玉和、王连举、虎头关在一间牢房里,王连举、虎头被打得遍体鳞伤。而李玉和毫发未伤,为此,虎头对李玉和产生了怀疑……

  
第11集

  
车站所有职工及家属们都集在一起,李铁梅与李奶奶、牛飞龙、慧莲等人也都到在。这时,鸠山的车来到车站广场,而跟着鸠山下车的人让大家吃了一惊,竟然是李玉和,正当大家都一头雾水的时候,整个车站响起了庆祝“李玉和升为副站长”的声音,所有人都惊呆了。群众们反应过来后,立刻对李玉和议论纷纷。而王连举、虎头的被抓好象也确定了李玉和是一个叛变者。李玉和想拒绝当这个副站长,但鸠山拿李奶奶与铁梅来威胁他,李玉和只好顶着巨大的压力,接受了这个副站长的职务。于是,李玉和被女儿误会,被邻居们耻笑,被工友捉弄……

  
第12集

  
因李玉和当了副站长,铁梅与同伴去站车卖货也被人嘲笑,她找到李玉和与之大吵起来,而李玉和无法给铁梅做出解释,铁梅也一时因不能理解父亲而痛心。史雨棠找到吉鸣中,告诉他李玉和出卖了他的丈夫,让吉想办法救王连举出来。小矶找到吉鸣中,并给他安排了接近李铁梅的任务。李奶奶把鸠山送的粮食都送给了左邻右舍并让他们相信李玉和是清白的。铁梅在街上卖货,被几个日本浪人欺侮,正在危机关头,吉鸣中赶来救出铁梅,两人跑回李家,闲谈中,奶奶与铁梅想起以前,吉鸣中给奶奶看过牙,李铁梅对他产生了敬佩之情。吉鸣中找到史雨棠,与她商量营救王连举的办法……

  
第13集

  
鸠山贴出告示要枪毙王连举,牛飞龙等人要去劫法场救他们。史雨棠听到王连举将要被枪毙的消息,晕了过去。吉鸣中前往家中安慰史雨棠。李玉和知道这是鸠山使的一计,劝阻牛飞龙不要去,因为鸠山正等着他们上套。但一直对李玉和有误解的牛飞龙对师傅的话充耳不闻,一心要去救俩人。吉鸣中来见小矶课长,建议小矶能把王连举和虎头要过来,从而获取对自己有义的情报。李铁梅在里屋听到了“爹”和“奶奶”的对话,知道了牛飞龙劫法场的危险,前去劝阻牛飞龙。日本小兵给狱中的王连举和虎头送来酒和红烧肉,让他们吃了好上路,虎头毫无畏惧地吃酒吃肉,王连举却表现的极为反常……

  
第14集

  
野外,鬼子押着“王连举”、“虎头”向法场而去,而当鸠山要枪毙俩人时,小矶赶来说是受了梅津将军的命令,要带走王连举、虎头。鸠山没有阻止自顾离去,小矶这才发现那两人竟是正在犯烟隐的烟鬼,对鸠山偷梁换柱的做法很是恼火,两人的矛盾也日渐加深。因李玉和的提醒,牛飞龙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伤亡。为了能利用王连举,鸠山找理由把王连举、虎头释放。让王连举出去后与李玉和联系,得到与交通员接头的暗语。因劫法场一事,李铁梅、牛飞龙对李玉和的误会也逐渐消除。由于吉鸣中经常与铁梅见面,而铁梅觉得在他那里能学到了不少知识,对吉鸣中很是热情,这却引起了牛飞龙的极大不满……

  
第15集

  
酒井站长又一次让李玉和替他值班,他自己去寻花问柳去了。慧莲要给李玉和去送粥,因不让进站,慧莲在外面一直等到深夜,李玉和见后深为感动。李玉和为了找出谁是叛徒,便考验王连举,却发现虎头又意外插了进来,李玉和一时不能分辨。磨刀人又来到李家门口,在暗探的注视下机智地与李奶奶交换了信息。李玉和与李铁梅机智地甩掉了暗探。李玉和在去与磨刀人的接头的路上时,吉鸣中跟踪了他,但他并没发觉。意想不到的是,李玉和匆匆赶路时突然被绑架了。鸠山接到李玉和失踪的消息后一时也不知出现了什么情况,以为是李玉和要逃跑,命令全城搜查……

  
第16集

  
鸠山一时不知李玉和的去向,找来王连举询问。磨刀人又化妆成日本兵进入医院,准备营救交通员,维拉医生告诉他交通员已被转移了,磨刀人执意去找,被维拉阻止。吉鸣中让李奶奶和铁梅不要着急,他会去把李玉和找回来。铁梅急着要牛飞龙也去找李玉和。李玉和被绑架到一处荒凉地,还被几个蒙面人暴打,质问他为什么要当叛徒,还把他全身倒上酒精,要烧死李玉和。李玉和从酒精的味道里知道绑架他的是虎头,他让虎头快放他回去,不要耽误了重要事情,但虎头不听。吉鸣中找到李玉和把他救出,这又增加铁梅对他的好感……

  
第17集

  
李玉和与磨刀人在小树林接上头,李告诉磨刀人鬼子有一列重要军列581次将通过龙潭,两人商议怎样打掉它。牛飞龙看到暗探见到吉鸣中恭敬的样子很是奇怪,两人几句话不合对打起来。李玉和利用自己当副站长的身份,掌握了站长酒井隆的活动规律,由身手敏捷的磨刀人出面,从他那里知道了重要军列的通过时间,一举把其炸毁。李玉和的出现让鬼子很是吃惊并报告了鸠山。吉鸣中问铁梅密电码的下落,铁梅佯装不懂,正在这时牛飞龙带人二话不说又与吉鸣中打起来,但吉的身手令所有人佩服。小矶知道581次被炸后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态,鸠山为此受到梅津的严厉指责……

  
第18集

  
鸠山对581次列车的被炸非常气愤,他知道这是李玉和一手策划的,但又暂时不能对李玉和下毒手,只好把他副站长的职务撤去,罚去当了苦力,从而知道了这个对手的厉害。而酒井隆就被鸠山拉出去枪毙。交通员与维拉逐渐有了些话题,交通员请维拉帮助他,但仍遭到维拉的拒绝。鸠山设计让王连举仍得到李玉和的相信后,王从李玉和那里得到与交通员接头的暗语,并立刻去了医院与交通员接头,但机警的交通员对王连举并不信任……

  
第19集

  
从医院出来时,王连举被小矶的人绑架,小矶要求王连举以后要听他指示,与他合作。小矶的威胁让王连举说出实情和情报。铁梅跟踪了王连举,发现他大摇大摆地出入宪兵队。铁梅终于明白鸠山对李玉和使了离间计,削除了对李玉和的误解,同时,牛飞龙、虎头也知道自己以前错怪了李玉和。王连举再次到了医院,顾漠然仍然没有说出密电码的下落,还为了试探王连举,让他去教堂接头。王连举从医院出来时,被铁梅看到并跟踪了他。在教堂,小矶、鸠山、牛飞龙展开了一场枪战,牛飞龙和李玉和及时抽身离开,剩下鸠山和小矶对打起来。此时,王连举真正的叛徒嘴脸暴露在大家面前……

  
第20集

  
鸠山把王连举抓回审问,王连举说出吉鸣中经常去李家的情况。铁梅正与吉鸣中说话时,来了几个日本兵把吉鸣抓走,铁梅找牛飞龙让他去救吉鸣中,虽然牛飞龙很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鸠山拿出一把枪让其对王连举开枪,以此来考验吉鸣中,但被吉鸣中识破。鸠山对吉鸣中很是赏识,让其为他工作,但被吉鸣中拒绝。鸠山对交通员做的所有工作都不能从他嘴里得到密电码的下落,正当他黔驴技穷时,上司梅津将军给他带来的一种药,让鸠山对能使交通员说出密电码的下落而信心十足……

  
第21集

  
病房里,梅津将军向大家炫耀他带来的特效药的功能。可以使人的意志混乱,不能控制自己,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此药遭到白院长和维拉医生的反对,但他们的反对对鸠山来无济于事,鸠山还用白院长做了一次试验,并收到不错的效果。维拉为交通员的精神深深打动。正在这时,维拉的女儿大哭起来,白院这才知道鸠山限制了维拉的自由,使她们母女好几天未见了。交通员被用了药痛苦难忍,但仍靠着坚强的毅力抵抗运去,正在这时,楼下传来有炸弹的喊声,鸠山等人迅速撤离医院。交通员再一次昏迷过去,维拉组织医护人员抢救,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

  
第22集

  
白院长正难过之时,鸠山来安慰他,让他激动万分。铁梅送吉鸣中回去的路上碰到牛飞急匆匆赶来。鸠山再次威胁王连举,让其想想还有没有知道但没说出的情况,王连举经不起威胁与诱惑,把与李玉和接头的押车员供出,于是鸠山派人跟踪押车员。但途中遇到小矶的人,梅津也赶去,押车员被杀害,梅津大为恼火。维拉失去女儿很伤心,给白院长辞职,这时又听交通员生命危险,又昏迷过去。吉鸣中向小矾汇报了一些交通员的情况。李铁梅告诉父亲和奶奶,吉鸣中知道密电码,一家人一时不知吉鸣中到底是好是坏……

  
第23集

  
李玉和找到维拉问她是否可以见到交通员,维拉说鬼子戒备森严,没有办法。王连举与李玉和见面,李玉和利用王连举玩弄了敌人一次,鸠山既生气又无奈。鸠山派人把给李玉和送饭的李奶奶故意撞倒并送往进医院。李奶奶的病并不严重,但医生一定要让她住院观察,李玉和分析后知道,这是鸠山又使的一计,李玉和准备将计就计。深夜,李玉和进入交通员的病房,两人用暗语接上头后,交通员的眼里瞬间闪着激动的泪光,他知道遇上自己的同志了,但知道有人监听不能把密电码的下落说出来,只是两眼看着天花板。这时,有人进入病房,李玉和谎称走错了地方,出去了……

  
第24集

  
鸠山反复研究交通员与李玉和的对话、神情、动作,他知道交通员已经暗示给了李玉和密电码的下落,但他怎么也想不出。同时,李家三口人在研究了交通员给的提示后,从号志灯里把密电码找了出来,一家人顿时激动万分。交通员知道自己再也经不起鸠山的折磨,求维拉医生杀死自己,但维拉下不去手。于是在鸠山到来前,交通员咬掉了自己的舌头,气急败坏地鸠山看交通员不能说话,残忍地把他杀害了。李玉和带着密电码和磨刀人又在粥棚里见了面,但还没来得及把密电码交给磨刀人,龟冈带人来搜查,慧莲趁机给李玉和饭盒里放了一碗粥,掩盖了密电码。磨刀人疾驰而去,奔向旷野,日本兵举枪追去……

  
第25集

  
李玉和甩掉暗探,把密电码藏好。鸠山和小矶带警犬去搜密电码,警犬顺着李玉和走过的地方一路走下去,李玉和见有被发现的可能,机智地破坏掉警犬的味觉。磨刀人在野外被鬼子追杀,不幸受伤,正在危险时刻,吉鸣中现身救了磨刀人。鸠山再次把李玉和抓到宪兵队,费尽心思地劝李玉和把密电码交出来,但李玉和始终不为所动。吉鸣中在李玉和被抓走后,要求李奶奶把密电码交给他保管,李奶奶现在并不相信他。为了看清吉鸣中的身份,李奶奶和铁梅跟踪了吉鸣中,发现他竟然可以自由出入宪兵队,俩人很是惊讶……

  
第26集

  
牛飞龙等人把吉鸣中暴打一顿后放在车轨上,要用火车撞死他。眼看着火车从远处快速驶来,吉鸣中说出了一句接头暗语,铁梅听后及时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下来。李奶奶这时也赶到,吉鸣中告诉大家,他去宪兵队是为了看李玉和,一场误会消除。吉鸣中去鸠山那里探听消息后告诉李奶奶,李玉和很快就要被鸠山杀害了。李奶奶让吉鸣中与虎头去找游击队,把密电码送出去。李奶奶在极度悲痛中给李铁梅讲了她们革命史,告诉铁梅她们三人并不是一家人的事情。之后,鸠山把李奶奶和铁梅抓到宪兵队,一家三口在狱中相见。鸠山监听着一家三口的谈话,想从中找到密电码的线索……

  
第27集

  
鸠山劝说李玉和无效,开始对他使用各种刑具,照样一无所获。鸠山只好监听李玉和一家人的谈话,想从中找到一点密电码的下落。王连举知道李玉和要被杀害后,心里产生了内疚。鸠山要和李玉和下最后一盘棋,如果李玉和输了,他将放了李玉和,但李玉和还是战胜了他。鸠山虽然毒打李铁梅和李奶奶,但也不能使她们屈服。他知道李家不是一家人的事情后,想利用这来离间一家三口,但他的想法照样落空。鸠山只好把一家三口押向刑场枪毙。李玉和被杀害了,李奶奶和李铁梅又活了下来,鸠山是想利用她们做诱饵找出密电码……

  
第28集

  
李玉和的被杀,使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很伤心,慧莲更是对鬼子充满了仇恨。史雨棠也最终明白自己错怪了李玉和。磨刀人化妆成算命的游大仙来到李家,却因暗探盯得太紧不能与李奶奶接上头。于是,铁梅从一墙之隔的慧莲家出去找磨刀人。暗探不放心,三番五次到李家查看,慧莲及时解围。李奶奶与铁梅知道密电码必需换地方藏了,否则会被鸠山找到。她们决定去转移密电码……

  
第29集

  
铁梅和奶奶机智地甩掉尾巴,铁梅把密电码取出,俩人准备离开时,暗探带鬼子赶来,李奶奶为掩护李铁梅逃走,壮烈牺牲。吉鸣中找到史雨棠,告诉她她的丈夫是一个叛徒,史雨棠虽然回忆以前有关王连举的种种反常迹象,但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个叛徒。鸠山来到李家假仁慈地劝李铁梅拿出密电码,却遭到铁梅的有力反驳,鸠山狼狈而走。正在铁梅伤心时,牛飞赶到给了她少许的安慰。为了保护密电码,铁梅故意在让王连举知道的情况下,把一个假的密电码交给了虎头。王连举信以为真,想办法要从虎头那里得到密电码……

  
第30集

  
王连举从虎头那里取得密电码后,心情激动。他想骗过史雨棠去给鸠山送密电码,没想到史雨棠已经跟踪了他。虽然他的全力狡辩,但还是让史雨棠半信半疑。鸠山得到密电码后,很快就发现是假的,但他也将计就计,让王连举和虎头一起去找游击队。王连举再次去宪兵队,史雨棠再次跟踪了,终于认清了他的嘴脸,但自己不忍杀死他,最终自己含恨自杀。王连举对妻子死追悔莫及。虎头与王连举上山,在一庙里虎头烧香拜关羽,而王连举仰视着神像,内心忐忑不安起来。他们找到了磨刀人,虎头与磨刀人接上暗语……

  
第31集

  
当虎头与磨刀人接头时,王连举发现埋伏在外的日本兵,他终于良心发现,为了给虎头争取时间逃走,向敌人开枪,最终被鬼子杀死。李铁梅带着牛飞龙在调车场拿到密电码,但被暗探发现,于是在调车场展开搏斗,鸠山得到消息迅速带人包围了调车场。李铁梅和牛飞龙无路可退,跑进了机车修理库,化妆成修理工人。鸠山已带人追到,用所有工人的生命威胁李铁梅交出密电码,李铁梅为救工人们,舍生取义。眼看李铁梅要被鸠山杀害,牛飞龙开着机车来救她。慧莲也为了救铁梅,与敌人同归于尽。牛飞龙开着机车冲向鸠山乘坐的机车,铁梅带着满腔的仇恨打死鸠山。铁梅将密电码安全地送到游击队,开始了新的革命历程……

  
全剧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家住云南
    2014年春节回乡杂记 
     邂逅陆铿先生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三月盛开的樱花(六)  
    三月盛开的樱花(五) 
    三月盛开的樱花(四)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三月盛开的樱花(二) 
    三月盛开的樱花 
    路边的野花儿等着阿哥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