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家住云南
字体∶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采夫 (发表日期:2006-11-27 19:30:19 阅读人次:1672 回复数:6)

  “噹,噹......”

  
随着一声声钉锤敲钢轨的钟声,龙升他们纷纷走出地窝子集合出发了。

  
龙升和其他劳教犯一起被发配到了新疆建设兵团38师水工队。原计划准备把他们发到北疆的,因先期到达的不愿去,和押送人员发生了流血冲突事件,他们这一批就改到南疆去了。为了镇住他们这批和后面来的,杀鸡给猴看,把冲突中领头的两个劳教犯给判了死刑,枪毙了。龙升刚好赶上,就被用来陪杀,看看能不能吓出点什么有价值的供词来。

  
陪杀过后,龙升现在已经在这里劳动改造了两个多月,他发现藏在自制背包带里的钱被偷得只剩五元,这皱巴巴的五元票里夹着一张同样皱巴巴的烟壳纸,里面这样写着。

  
龙升同志:非常抱歉没有经过您的同意就把您的钱拿了。一共有135元正。请您不要难过。等将来您自由了,请到昆明市春城路17号找我家的人要,我父亲叫柴峰,如果太远不方便的话,还可到中央民族大学教育系找我未婚妻刀红桂要。我的本名叫柴军。我会写信给他们为您准备的。我将来有机会一定会感谢您的,请您相信我,我不是坏人。致革命敬礼! 柴军。

  
龙升本想报告给管教干部的,但一想没了这纸条,135元找谁去要呢,那可是自己平时省吃俭用存下来的血汗钱啊。反正死都死过了,还怕什么呢,先来个佯装不知放着吧。

  
今天他们的任务是到叶尔羌河附近的一片森林去伐木,为建房准备建筑材料,也为越冬准备燃料。这段时间来,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感到自己太幼稚了,在这里他就是真正改造成了个优秀青年又有什么用处呢?他只是在机械地修地球而已,没有让他创作版画的机会,根本就不可能成版画家的。而且每天见到的不是打来就是绑,经常有人被打伤打死。他大脑里出现了一个意念,逃离这里。

  
像很多其他劳教犯一样,龙升今天也逃了。他冒死强行渡过叶尔羌河往西去,这样只要碰上塔里木河再顺着走下去,就可以找到公路、铁路,就有希望了。他感到浑身轻松自在,不禁跟着维族牧羊人唱起了歌来。

  
塔里木河水,

  
宽又长,

  
一直流向遥远的地方……

  


  


  
“啊,爽死了!”

  
龙升躺在昆明安宁温泉的浴池里,尽可能地伸开手脚,好让温泉水大面积地接触自己的肌肤。在一丝丝冉冉飘起的蒸汽里,他想起了幼时和母亲一起在噢夫咯里戏水,节假日在父母的带领下一起去汤布院泡温泉的情景。

  
此生此世不知能不能再和他们相会?龙升不知不觉地出眼泪了。

  
龙升在逃出新疆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见到父母。躺在东去的货运列车上的时候,他就设想过或许通过云南跑能到泰国,那样通过一个在那经营珠宝行的亲戚就能联系到父母了。虽然看过很多介绍云南的电影,一旦盘算到怎样从云南逃出去,他心里还是没底。他想到了柴军,还有他欠他的钱,他决定按手上的地址去他家试一下。

  
天色蒙蒙黑的时候,龙升敲开了柴军家的门。开门的是个满脸疑惑的女子,看到来客是个穿着又破又脏的流浪汉,更是惶惶不安。龙升只好说是来找柴军的,并拿出了那欠条。女子马上把龙升让进屋内坐下转身进里屋去了。龙升听见这女的像是在和另一个女的在说什么。一会儿,两人一块出来了,龙升看见她们到吃了一惊,都穿着当时时髦的绿军衣,而且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后出来的这个用审慎的语气对龙升说:

  
“龙同志,我们现在身上没有钱,您能不能在这等一会儿,我们去想办法找给您?”

  
“……”

  
“打倒刘少奇!打倒王光美!打倒柴峰!造反有理!”

  
在龙升就要回答问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伙中学生造反派的口号声。

  
龙升被这光景愣住了,只见到两女子拿了军用挎包就要从里屋走,并对龙升说:

  
“你也走吧。”

  
龙升跟在他们后面,出了后门,进入个小天井,穿过一个走廊,又穿过个小天井,再穿过一个走廊,出来就是另外一条街了。四十年前,昆明市民还基本住在这样的传统民居里,几家人可以分住在这样的一排房子里。老派大户人家的话,则一家人就住这样一排房子。

  
龙升跟着她们过了几条狭窄的街,穿了几排房子,开门进入了一间屋子。

  




 回复[1]:  陈梅林 (2006-11-27 19:38:00)  
 
  呵呵,还有悬念哪,俺等着看。

 回复[2]:  雪非雪 (2006-11-27 20:37:54)  
 
  出了后门,进入个小天井,穿过一个走廊,又穿过个小天井,再穿过一个走廊,出来就是另外一条街了。

  
-----------------

  
这样的房子现在还有吗?有天井的走廊,令人想往

 回复[3]:  风 (2006-11-28 08:21:51)  
 
  早上起来读采夫。好!

  


  
嗯,有细节描述,有悬念。还卖个破绽,特意的吧?

  
当年听过一个老美用英文讲演,飞扬啊。一上来就说,第一部分就讲三点。一,如何如何。二,怎样怎样。接着就奔第二部分去了。下头的兄弟们相互瞅瞅,喊了一嗓子:那个老三还没出来呐。老美哈哈一笑:喝,各位还不错,one,two,three听明白了。感情是在考验俺们呐。

  
〉135元造谁去要呢

  
造,云南方言?

  

 回复[4]:  采夫 (2006-11-28 09:46:47)  
 
  谢谢梅林老师的鼓励。

  


  
谢谢飞雪桑。

  
俺2001年回国时,这种民居的最大聚集地武成路、五一路、群艺馆(旧孔庙)一带就已经被抹去了。

  
一般情况下这类住宅,天井里没有走廊,走廊(实际是个通道)在房子里面。有走廊的是比较高级的带厢房的,厢房的一楼是走廊。

  
谢谢风爷

  
不是云南话(云南土话俺一般加拼音的),已经改过来了。谢谢!

  
你可真是精力过人啊,传说中的拿破仑一天只睡2、3小时,有的日本人也说他们每天只睡2、3小时。羡慕啊,不过也请注意身体,都不是小字辈了。

  

 回复[5]: 采夫:请将南北疆倒过来 龍昇 (2006-11-28 10:07:41)  
 
  因为叶尔羌河在南疆。进云南了,一摇一摇精彩了。

 回复[6]:  采夫 (2006-11-28 12:32:25)  
 
  谢谢龙哥!俺这就去改。

  
抱歉!龙哥在新疆的段子只能写这么点儿了------到龙哥的书屋去找题材,找到之后每每下不了笔......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家住云南
    2014年春节回乡杂记 
     邂逅陆铿先生 
    三月盛开的樱花(大结局) 
    三月盛开的樱花(十)  
    三月盛开的樱花(九) 
    三月盛开的樱花(八) 
    三月盛开的樱花(七) 
    三月盛开的樱花(六)  
    三月盛开的樱花(五) 
    三月盛开的樱花(四) 
    三月盛开的樱花(三) 
    三月盛开的樱花(二) 
    三月盛开的樱花 
    路边的野花儿等着阿哥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