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浮生散记
字体∶
玩的就是心跳

采夫 (发表日期:2008-10-12 23:19:58 阅读人次:2277 回复数:10)

  这是一座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山丘。在网上看到一个登山爱好者只用两小时就完成了一上一下,我就决定也去试试。

  
在爬到大约四分之一路段时,遇到了麻烦。幽暗的山林深处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很粗、很闷,带着一种很强列的逼迫感。可以肯定那不是人类的声音。

  
开始凸现疲态的我被这声音镇住了。前方杂草丛生,好像是条往左一拐就消失在密林中的小道,阴森森的,却能看见挂着几张蜘蛛网。周围的树叶、蜘蛛网上的小虫也似乎随着这压迫力很强的吼声在抖动。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仿佛被什么从头顶上压下来。我急急忙忙从这段昏暗的小道里退出来,跑到一处不太陡、能看见一些天空的地段上停下,一屁股坐到厚厚的落叶上喘着粗气。

  
这时,耳边响起了敲大鼓的轰鸣声,这种轰鸣声同步地在我的胸腔和喉管里强烈地回荡着。是心脏在体内跳动的声音,是心肌在激烈抽动时泵出血液的声音!

  
久违了,这种感觉!它冲击着我的胸口,然后直接上脑,非常强劲地、有节奏地击打着两侧的太阳穴。

  
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周围,然后汇结成豆粒般大的汗珠滴到了脚下的落叶上,汗珠在枯死的树叶上撞成五日元那么大的形状,边缘部分呈现出放射的锯齿形。

  
由于汽油费涨得太快、太高,收入不涨反跌。近一年多时间都没能出来遛遛车,爬爬山,散发散发身上的野性。我感到四肢无力,关节就像生了锈的机械一样有种滞涉感。为了磨合一下我这部锈机器,上礼拜天选定了这个离家比较近的山头来攀登,释放一下体内的能量。

  
翻山越岭、爬高上低,是童年时代单调的艰苦生活留下的一种生活习惯或者是生存方式。

  
童年的大部分时光在云南的山区度过。主要的运动或者说娱乐就是爬山涉水,登高望远。大概是这个原因,几十年来我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做一次无氧运动,也就是那种激烈的、能高速消耗体能的运动。

  
另外,说起来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也许由于日本的食物太软、太细,我一般礼拜六、礼拜天吃的食物是烧蚕豆、煮土豆、煮青包谷,或者是口感很粗燥、有股馊味儿的面包。不然牙根就会发痒,心口就会发慌,想要找什么东西啃!

  
太座说这是一种生物退化现象,比如老鼠时常会往家具上啃,并不是做家具的材料可以充饥,也不是老鼠饥不择食,而是老鼠随着人类生活的提高,得到的食物越来越软,越来越好消化,它们的牙和胃没有被粗糙的食物充分磨损,于是它们就会表现出烦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清况下,就拿啃家具材料来解决问题。嘿嘿!

  
以前做无氧运动是在一座叫吕野山的地方进行的。这座山,脚下是濑户内海,对面是四国,离我家有两小时左右车程。山很陡,从山顶上往下看去,是之字形的盘山公路。如果在三、四月份来,可以看到路两旁成簇成片的杜鹃花,红白相间,各显姿色,令人眼花缭乱,恍若进入仙景。

  
这山属于国有公园,开发得比较好。把车开到山顶附近的一个野营区内停下,然后顺着一条叫“どんどん道”的小路下到半山腰附近,休息一下,稍事准备,就可以在这条很陡的乱石小径上做猪突式冲锋了。这段登山垂直高差大概100米左右,但要一口气完成,出现一两次生理极限一定要克服,以最快的速度上山,途中可以把自己想象成猎豹在非洲大地上追逐羚羊,或者是想象成刘翔在一往直前、超越对手......

  
就是要形成最大的体能消耗,到达营区之后就可以像死了一样躺倒在那里的草皮上。

  
每当瘫在草皮上的时候,那敲击大鼓的声音就会在耳边响起,那节奏强劲的冲击就会在出现在胸口上,并蔓延到头上、手上、脚上,直到每一处神经末梢。

  
随着呼吸的起伏,心跳的弛张,一次野性的释放就完成了。

  
这里除了能消耗掉体内过多的能量之外,还能让肾生产出一种叫肾上腺的分泌物来刺激体内的官能,得到一种快感。之字形的盘山公路是遛车的好地方,你可以在直线段上把速度提到180KM/H以上,但在接近弯道的时候必须把速度降到50KM/H以下,否则拐不过那么大的弯来。由于必须频繁地交替变速,实际上车速并不快,也就是说只要你集中精力按规矩操作,出现车毁人亡的可能性不大,相反还很刺激。当然,这种路段对车的机动性能要求很高、对驾驶员的判断能力操作能力也是一种考验。

  
可能是这里得天独厚的条件,从我第一次到这儿碰到过这种情况以来,每次来都看到有强人在这里找刺激、玩儿心跳。

  
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我只是一个看客的而已。在山顶找个地方坐下,手里拿个易拉罐,嘴上叼根烟,看着他们玩儿。

  
这些人并不像深夜在城市里经常能见到的未成年暴走族,谈吐举止看上去都比较老城,互相之间好像也不很熟悉,只是遛了一阵车、得了一些刺激之后,来到山顶的停车场内作个小憩,相遇时打个招呼,一起在有公用烟灰缸的地方抽根儿烟什么的。

  
我从不去和他们套近乎,因为听鬼子说我只要一张口,就知道是个支那人。好这口的一般都是愤青,或者曾经是愤青,跟我一样,都爱找刺激,这里玩的可是生死一线的游戏,没准谁在道上别你一下,把你车上那个螺丝松一下。嚯嚯。

  
我一般坐车里,音响里放着滚石乐队的曲子,手里夹着根烟,嘴上嚼着片儿口香糖什么。以前开的是辆二手的库罗诺斯瑟丹,初速扭矩大,车体刚性好,加速、刹车、拐弯,再加速、刹车、拐弯,一连串的机动非常流畅、平稳。现在换了辆阿邓扎史迫茨瓦贡,使用后暗暗叫苦,节油型发动机电脑给油,加速时根本没有冲刺感。底盘升高后坐席变高了、车体变瓦贡后车内空间变大了,但转弯的时候觉得车体好像要离陆地起飞!以名取车,名不副实。

  
不过,作个旁观者也不赖。体感一下经过改造的排气管带着怪叫声呼啸而过,分享一下驾车人的激动也是一种乐趣。

  


  
随着心跳强度的稍微减缓,大脑开始正常运算了。赶快撤,今天到此为止吧,这是第一个选择。

  
这地方的几个县在日本叫中国山地,也就是中国人说的山区,森林里有熊、野猪等凶猛动物,也许是生活优裕,它们的繁殖很快,经常发生人畜被袭击的事件。现在四十岁以上的人可能看过一部叫《追捕》的日本电影,里面有个叫杜秋的倒霉检察官在森林中就曾经遇到过黑熊,在就要变成熊的掌下鬼这万分危急的时候,出现了美女救英雄的场面。哈哈。

  
那怪叫声是什么动物?它追过来了怎么办?我手无寸铁,它攻击我怎么办?我感到周围隐藏着极大的险情。

  
一想到要自卫,马上就站了起来。手上什么家伙都没有,心里虚。顺手操了根碗口粗的树干,但感觉是受了腐蚀的那种,果然往地上一拍就断了。只好边找边撤。

  
来到一片开阔地,总算找到了一根还没有生霉的树干,两米来长,虽然先端部分有点软,但足以阻止一般动物接近我的身体了。少年时代曾经舞枪使棒、拜过师傅学过国术,现在有了这根木棒,顿时信心大增。

  
来到一颗大树的前面坐下来,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碳酸水喝了几口,那个老板娘的样子浮现在我的眼前。

  
今天来的时候好像把车开过了,错过了从火车站下来最近的那个登山口。问了几个当地人怎么个登法,都得不到明确的答案。原来,这山虽有登山爱好者在网上作了介绍,真正去爬的人不多,即使本地人有了解的也是少数几个。

  
最后在一个老头指点下又开了一段来到一家卖米和酒的小店,大热天的进了人家的屋,叫了几声空黎奇瓦后出来一个妇人,想必是这里的店主了,马上鞠躬致意。

  
也许还沉浸在刚才还热衷的什么游戏中,这老板娘显得有些不耐烦。到底是山沟里的小店,城里的小老板要见了客人,一般都会表现得像中了采票一样。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拿出在家打印好的登山路线图,殷切地说明来意并恳请指点迷津。她看了之后也是一头雾水,说这里没有我要去的那个寺,要有的话剩下的是个遗址,也就是几块石头而已。我说此行主要目的是登山,问那个寺庙是为了能有个方位,网上介绍的,没有也关系不大。

  
他似乎理解了我南腔北调的日语说明,告诉我这附近有个品秀寺,把车停那之后顺路走一段就是这山的另一个登山口。

  
这娘儿们大概四十来岁,早上好像胡乱在脸上涂画过,看上去很不自然。她用一种审慎的眼光看看我,冷漠地问了声需不需要买点吃的什么的,我当时只好抱歉地说来的时候都带足了,没想到在这里也能买到这些东西,然后匆匆告辞。

  
进车之后,看见小店门前并列着一排自贩机,心想这么热的天进人家的店,带进去了不少热气,什么也没买,似乎有点对不住,但一想到老板娘的脸色,我又本能地不愿下车了。因为有一种小时候被大人强迫做作业的感觉。

  
感觉上日本的乡下人和我的老家的乡下人大不相同。在我老家比较偏僻的地方,本地人见了外来人一般都会表现出热情,如果进了他家屋里,端水倒茶是基本的待遇,他们会热忱地问寒问暖,为你前方的道路献计献策。日本的乡下人可不是这样,至少我遇到的情况是大多数人对外来的人并不热情,他们往往表现出回避,并带着警惕性在离你不远的地方找点什么事做着,日语里对这种外来者就有一个词叫“不审者”。嘿嘿。

  
也许是日本乡下人老奸巨滑,各方面的经验比较多,才进化成这个样子的。他们对开发本地的自然资源甚至旅游资源一般持反对态度。前久有个叫石见银山的地方申请上了世界遗产,电视记者对本地人进行了采访,问他们上了世界遗产是否给当地经济上生活上带来了什么好处,没想到人家说只是带来了生活上的不便!

  
出了名,来造访的人大幅增多,但客人一般都自带食品饮料,没能给当地的商业带来更多的机会。同时,访客的突然增加,原来的公路就变得拥挤,停车场不够就乱停乱放,反而带来不便。

  
看来可能是我老家的乡下人还在傻冒,不知道现代化的开发并不一定能给他们带来好处,相反他们曾经拥有的东西可能还要被掠夺、被破坏掉。

  
看过一个NHK放的年轻演员到我老家的深山老林去体验生活的片子,结尾的时候那个演员公式化地流着泪向憨厚的老乡们告别,并说明年还要来看他们。这时一个老头说明年你就看不到这里了,这个村子将要被淹没,沉到一个大水库的底下去,村民们很快就要被迁移到别的地方。

  
最后的欢送仪式上那个年轻的村支书表现得兴高采烈,好像在他的带领下村民们正走在一条幸福大道上。嗨!年轻的乡巴佬,不知道什么是流离失所的人生,没体验过处处无家处处家的隐情。

  
中国有句老话说喜鹊叫客人到,说的是看到来访的客人来,村头的喜鹊都会高兴得跟你打招呼。

  
可这日本的农村,我去过的几个地方真他妈的怪,一大早把车停在村边空地上,拿出相机去照几张带霜的柿子,披露的庄稼,几分钟后回来一看到车子准傻眼儿。引擎盖上到处是鸟粪,如果说引擎盖上热乎呼的引得鸟儿来暖和拉屎的话,那么冷冰冰的倒车镜上也到处拉得是,而且比引擎盖上更多更密。看看不远处本地村民停着的车,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也许这里农村的鸟儿是以这种方式欢迎远方的来客人,不过这传达出来的信息以我的直觉判断出的结果就是欺生。

  
这就回去?碰到那老板娘的话一定要被她下看好几分了。折腾了这半天,一路上问了这么多人,网上的一个退了休的老头都能两小时就走个来回,看看脚边的那根木棒,这样回去,那不被天下英雄笑话吗?

  
粪青鼻祖武大侠过景阳岗的场面出现在脑海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嘿嘿!不过那可是大侠客、臭粪青的作行,我要碰上了老虎,一定是逃。

  
那么,刚才是什么在吼呢?日本没有野生老虎,肯定不是。熊?也不像,没有看过听到熊叫的记录。野猪?很可能!家养肥猪的叫声我少年时听过很多,特别是临近要过年的时候,人们杀猪宰羊,那杀猪的叫声现在还在耳边回响。

  
刚才的叫声比猪的叫声更粗壮,更有胁迫力,好像是在恐吓我不要再往前走。少年时代经常和小伙伴去野外山上乱窜,也碰到过怪叫,当时以为是鬼叫,吓得很长时间不敢夜里出门。后来想想,很可能是碰上了强盗正在偷东西,或者是撞上了见不了光的狗男女正在偷欢,也可能是大孩子们的恶作剧。

  
不过,刚才声音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低音部分很低、很沉,声音中带着呼呼呼的低频波动,使得周围的树叶也随之颤动。野猪?听在深山老林里上班的打猎爱好者说过这种动物并不主动攻击人,见了人还会吓跑,如果攻击人可能是饿极了,或者是被人攻击之后困兽犹斗,反击逃命。

  
可我没看见它逃跑,它也没有进一步攻击我,我逃回一段之后,山里就变得风平浪静了。

  
狐狸?什么时候曾听人说过狐狸会发出怪叫,但我没有碰到过。听说狐狸会怪叫吓人,还会放很臭的屁熏人。那么会不会是只狐狸呢?可能是不想虚了此行。脑子开始把前方的情况往对我有利的方向想了。

  
歇了一会儿,喝了几口水,精神来了。再看看边上这根木棒,晒得干干的,两米来长。做棒使长了点,形状也不规矩,不滑刷。作枪使还行,虽然前端有点软,但用来刺、用来档还是可以的。如果野猪向着我冲锋过来的时候,可以用这条枪来和它周旋。想当年武大侠喝了十八碗老白干,赤手空拳还打死了吊睛白额大虫呢。今天某手上拿着这家伙,和个笨头笨脑的黑熊、直进直出的野猪呀作场打斗,应该还是有把握的。

  
这样越想胆子就越大,胆子越大勇气就越足,勇气来了就要发泄。有的人就是爱找点儿刺激什么的,这可不同于做无氧运动,是消耗体内的能量,这样做会在体内产生肾上腺,能刺激人的神经,产生快感。

  
也许是对这种快感有意无意的渴望,我的脚不知不觉地开始向着刚才走过的路跨了出去。

  


  




 回复[1]:  赵然 (2008-10-13 09:09:27)  
 
  》煮土豆、煮青包谷,或者是口感很粗燥、有股馊味儿的面包。不然牙根就会发痒,心口就会发慌,想要找什么东西啃!

  
哈哈

  
我一个朋友,每周必须的吃方便面

  
采夫老师胆子真大

  
据说野猪很厉害,呵呵,没见过,很难想象

  
但我一般会带国内偷偷带来的小电棒

  
100万伏滴,很厉害,

  
在弄个铁棍,呵呵,

  
这次没照片啊

  


  


  

 回复[2]:  雪非雪 (2008-10-13 15:32:00)  
 
  细节真细。想起了杰克伦敦的小说。

 回复[3]:  青菜 (2008-10-13 16:47:12)  
 
  太精彩了 怎么没有下文了? 很是吊胃口啊

 回复[4]:  采夫 (2008-10-13 23:42:47)  
 
  谢谢赵然,俺也没见过野猪。

  
谢谢雪老师,您真会鼓励人。

  
谢谢青菜,俺吃饭的家伙还在。

 回复[5]:  邓星 (2008-10-14 23:34:47)  
 
  采夫,写得很好哦。。

 回复[6]:  采夫 (2008-10-14 23:50:49)  
 
  谢谢星美眉的阅读。没想到这么生猛的故事还能得到您的飘扬...

 回复[7]:  雨 (2008-10-15 00:34:59)  
 
  〉〉也许是对这种快感有意无意的渴望,我的脚不知不觉地开始向着刚才走过的路跨了出去

  
采夫厉害!

  
在雪地上散步的时候,看到过一个巨大的家伙从不远处走过。吓得我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以为是熊。回到出发的营地,那里的管理员告诉我不过是かもしか......

 回复[8]:  酒保 (2008-10-16 21:41:28)  
 
  雨阿姨,还是您牛!

  


  
〉在雪地上散步的时候,看到过一个巨大的家伙从不远处走过。

  
以前读过一篇英文故事,讲过有人在野外碰上了熊,他装死骗过了。

  
不过,编者最后加注说,实际上装死骗不了熊。

 回复[9]:  雪非雪 (2008-10-16 22:08:59)  
 
  赵然、采夫,想看野猪吗?到神户的六甲山去。

  
呵呵。那里的牧场什么的,观光地就有野猪出没,一次看见过好几头,一家一家的。

  
比家猪瘦点,嘴长点,毛好像也硬点,没敢摸,拉开适当距离拍过照,好几年前了。当时也体验了一下接近玩儿心跳的感觉。

 回复[10]:  赵然 (2008-10-17 01:01:32)  
 
  是野生的吗?

  
据说敢和老虎招架

  
没冲人上吗?

  
很可怕

  
传说中的,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浮生散记
    老兵新传(老旧电脑翻新记) 
    Sony Xperia XZ 试拍记录 
    造币局的樱花 
    樱花巡礼 2017  
    雨樱 外加雾樱、夜樱 
    奥巴马长啥样儿? 
    毕业歌 
    Windows10,被咱拿下啦! 
    平家遗梦 
    原爆遺跡&月全食 
    广岛泥石流现场 
    世界工厂的底层 
    中秋献图 
    中秋献花 
    国破山河在 
    坍台 
    中秋有请 
    自家制干柿饼 
    国殇 
    玩的就是心跳 
    碎花残梦中秋夜 
    秋夜 
    淡淡的心,淡淡地生活 
    日本女人真TM怪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