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浮生散记
字体∶
碎花残梦中秋夜

采夫 (发表日期:2006-10-07 23:33:29 阅读人次:2014 回复数:21)

   今年的中秋,有国内的客户来访问。商务性质的会谈结束后照例是带他们去工厂参观,然后是观光。这个季节来日本,观光也就是吃,因为樱花早谢了,枫叶还没红。

  
早上10点出发,参观完两个工厂赶到吴市的时候已经傍晚6点多了。一路从中国高地奔往海边的时候,我就时不时的瞄瞄天空和下面的太平洋,没有星星,也看不到初升的大月亮,看来是阴天。

  
吃晚饭的地方是公司驻中国的代表下迫桑预定的,是吴市音户町的一家有150年历史的老店,顺着吴市沿海公路66号线走,透过音戸ノ瀬戸海峡,就可看见这家老店的大看板,上书“音户田中本店”。驾车离开本州,过了音户大桥,下去就是了。

  
三十年前,下迫桑的婚礼就是在这儿进行的,当时的おおかみさん(退役女将)比他大1岁,他今天还特地买了“土特产”来送给她。

  
一行4人在おかみさん(现役女将)的引导下上得楼来坐定。下迫桑说日本料理不象中国菜,上的很慢,到吃完预计得花2小时,请大家慢慢吃。又指了指楼下音戸ノ瀬戸海峡岸边停着的两条小船说,我们要吃的鱼刚才还在那小船里养着呢。我感到心里一阵阵驿动,想起了祖父辈说过的把铜锅里的水都烧上了才撑船下滇池捕鱼的传说,也想起了昔日的梁山好汉们,歪坐在临江的酒楼上,指使着店小二们下船去拿鱼,呼唤着酒保们上酒的情景,多暇意啊。

  
下迫桑指了指海峡两岸的小码头说,50年前,音户大桥还没建成的时侯,人们要到这家店来吃饭的话,得坐渡船过来。我再往海峡水面一眺,期待中的“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意境没有出现,映入眼眶的是却是各种客轮、渔船在忙碌地穿梭,对岸的公路上川流不息的汽车,音户大桥上的闪闪烁烁的警示灯,吴市的万家灯火。

  
一声“干杯”后,宴会开始了。两个中国客人,一个60左右,不温不火,不声不响。另一个40来岁,也是我的哥们L桑,这L桑N年前雄姿英发,气吞万杯如虎,让公司里和他打过交道的日本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几年生意磋磨下来,由下山虎被修理成了现在的看家猫,别说大碗喝白酒,就是的小盅清酒,也是小口小口地抿了。在国内,这么好的风景,这么可口的菜,这么诱人的酒,哥们要是凑上了,那可是煮酒论英雄,开怀畅饮的时候啊。咳,时也,运也,命也!

  
席间,上来了一道烧伊势虾,来日经年,记忆中我还是第一次吃伊势虾呢。おかみさん周到地跟我讲起了要趁热吃肉才嫩味才好,并示范了要伴的佐料。下迫乘机问起了おおかみさん的近况,原来おおかみさん引退后身体不好,今天生病不能出来见他,谢谢他带来的“土特产”,并为去年5月他带朋友来吃饭没能吃上表示深深的歉意。原来,要到这店来吃顿饭必需得提前2天预定,那次他没预定。

  
从下迫桑若有所失的表情中,我觉得这海峡里似乎封沉着一段绚丽的故事。

  
由于我要开车,面对着这么生猛的海鲜,不能合着杯中物下肚,到平添了几分缺憾。

  
9时许吃完。再送他们回广岛到下榻的饭店,回家停好车往家里走时,抬头看见了一轮明月就在我的头顶上。原来乌云已经散去。

  
到家后太座和儿子都还没睡。太座拿出了L桑带来的好利来锦绣月月饼,说是北京做的,不知味道正不正,我说势个啥涅,能吃到就不错了。

  
泡杯普洱茶,正准备吃点月饼,儿子拿着他的私塾模拟实战结果来给我汇报工作了。这小子以前大大拽拽,似乎认为某国立中学就是为他而设的,结果考下来是经常到我家门口来找他问问题的A君上了,半年前没几个人叫得上名儿的B君上了,他则悻悻地去读私立男子学校了。听完了汇报之后,我又给他讲解了人才市场的世界形势、国内形势及国外形势,勉励他要更加努力学习。

  
洗完澡出来已快1点,太座和儿子都已睡去。趁着头发还没干,赶到东洋镜来看看,镜友们似乎都已酒足饭饱散去。一阵惆怅,想想要么独自出去走走,学学李白与明月做对饮成三状,又怕刚出的浴,在这深夜里不敌寒意。

  
呆坐一阵,白天的情景又涌上了心头,音戸ノ瀬戸海峡的激流,岸边的音户田中本店,中国来的客人,下迫桑、未能谋面的おおかみさん。

  
将来等我退休了,选个花好月圆的中秋夜晚,驻进这老店,能自由自在地吃几盘料理、喝几盅清酒,低吟高唱几首古人的咏月诗,无拘无束地对花落落泪、对月伤伤情,可以算是到达了人生的极乐境界了吧?

  




 回复[1]:  雪非雪 (2006-10-08 00:58:58)  
 
  浓茶月饼清酒日菜朋友女将。海景,感伤。都有了,还想往着“退休”

  
享受完了上面这些样,还能记录下来与大家共享,“可以算是人生的幸福时光了吧。”

 回复[2]:  小林 (2006-10-08 08:41:35)  
 
  采夫兄;就在家里和李白做对饮吟明月吧,这几天的夜里凉,高处不胜寒啊。

  
还请教普洱茶怎么欣赏,小弟至今还没喝惯!

 回复[3]:  陈梅林 (2006-10-08 21:00:59)  
 
  采夫挺洒脱的人,跟儿子这么一本正经?儿子会有后劲的!

 回复[4]:  采夫 (2006-10-08 21:10:39)  
 
  谢谢小林兄、雪非雪桑、陈梅林桑

  
〉可以算是人生的幸福时光了吧。

  
看得很透,谢谢。俺也认为俺应该把这天理解为幸福的一天了。

  


  
〉还请教普洱茶怎么欣赏,小弟至今还没喝惯!

  
普洱茶按贸易渠道计入日本的就和中国有天壤之别了。因为普洱茶在国内是绿茶,出口用的则按西方人的口味加工成红茶了。俺所知的仅是国内用的绿茶,出口用的普洱茶的话,我所知道的和贵兄应该差不多,看看说明书就泡了,嘿嘿。

  
国内用的话,如果小林兄20年前还在中国,应该见过它的传统形状,压成窝窝头状,吃的时候得用尖刃物撬开,一片片放入杯中冲泡方可饮用。用温度80度左右的水泡下,可看到茶叶上下翻飞,老辈人会对小孩说,茶小人高兴了。这种茶特别刮油,是非常好的减肥饮料。

  
传统滇式月饼的馅是用云南火腿做的,要肥瘦相间,味道才美,但由于猪油的混入,食用时得加热,油才不糊嘴,如果冷却状态食用的话,就要泡杯热茶合着吃才好了。虽然朋友送的是广式月饼,但俺还是习惯来杯热茶下着吃。

  
普洱茶的喝法要提升到茶道这个高度的话,得时光倒流50年以上了。在茶花盛开的季节,哥儿们兄弟聚在一起,把茶叶放入茶罐里烘培到开始出青烟,再倒入矿泉水,然后往每个兄弟的牛眼杯里到上小半杯,大家边品边乐。嘿嘿。

  
〉儿子会有后劲的!

  
但愿如您所言。太谢谢了!

 回复[5]:  风 (2006-10-08 21:19:04)  
 
  音戸!采夫尽去好地方啊。

  
以前在音戸的国民宿舍住过几天。别人好好学习的时候,与一个小弟跑出去,穿过那个转圈上去的大桥,跑海边游海泳,晒太阳。很美的地方。

 回复[6]:  采夫 (2006-10-08 21:34:22)  
 
  那个转圈上去的大桥下面就是音戸ノ瀬戸海峡,是日本水流最急的地方,6小时变一次方向。海神在此收过不少人,您可真是风胆保天啊!

 回复[7]:  风 (2006-10-08 22:01:11)  
 
  哈哈,采夫说笑乐。音戸ノ瀬戸海峡边上应该不能游泳。我们游泳的地方好像是音戸ノ瀬戸海峡对岸那个岛子的另一头,南边或西边。

  
吴市有很多游览的地方。旧海兵学校曾经是日本海军骨干的摇篮。很多神风特攻队的年轻人就是在那里学习后开赴战场,喝下最后一杯清酒后向美国航母冲过去的。国内来的客人如果没有去过的话,值得去看看。

 回复[8]: 采夫坐的是沙发,自言自语的帖主不给座 雪非雪 (2006-10-08 22:08:53)  
 
  今天去了神户。六甲人工岛。在向洋亭吃饭,下面是海,上面有空艇。

  
无风。

  
天气格外好。

  
秋至。

  

 回复[9]: 采夫好拽 邓星 (2006-10-20 16:28:46)  
 
  工作的时候不断地涌出闲情逸致,不用惦着李白了。。。

  
还有,儿子会得“悻悻地”,表示已经很不错,采夫大可不必过于担心。

 回复[10]:  采夫 (2006-10-20 17:15:39)  
 
  星J,俺苦大仇深哇!

  
本来约定考不上某大附中就不买携带,结果这小子说星期天借俺的携带用用,俺也没在意给他用了。结果他的狐朋狗党天天给他发妹儿,俺上班时间也打电话来问有什么妹儿没有,有了还要转告。俺被弄烦了,上个星期天带他去卖了。买前告诉他,陌生的电话号码不能回,陌生的妹儿地址不要理,昨晚跟俺说,被一个不知底细的人盯上,每天给他发妹儿,它要改梅尔地址!

  
怎么样,比星J的祖宗拽吧?

 回复[11]: 哈哈哈、采夫,哈哈哈哈哈 邓星 (2006-10-20 17:22:17)  
 
  所以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的祖宗?我,嘿嘿,真是要狞笑了。人家以后……,是要做大导演地。。。

  
大学考进了又出来了,扬言要重新考考,别提了。。。

 回复[12]:  陈梅林 (2006-10-20 17:25:07)  
 
  有其父必有其子!儿子真聪明,智斗。

 回复[13]:  陈梅林 (2006-10-20 17:26:47)  
 
  星桑:就像向梅的儿子当了导演请妈演,你就等着当女主角。

 回复[14]: 梅林别瞎导,导演他说,, 邓星 (2006-10-20 17:39:38)  
 
  据那未来导演说,他嘛,要生他个三五个孩子,还要一个接一个地生。威胁说是

  
要一连串地跟在我身后叫“外婆”,我想了想似乎不对,哦终于想出来,什么“外婆”?是“奶奶”!不过,还是我叫他爷爷好一点,省了。。。

 回复[15]:  采夫 (2006-10-20 17:39:38)  
 
  〉 大学考进了又出来了

  
星J,没准儿过几年您发现自己成了掘江第2的母亲。

  
〉有其父必有其子

  
陈J,儿子总出现在和俺初衷相反的地点上。俺这个气哪...

  

 回复[16]:  雪非雪 (2006-10-20 17:45:15)  
 
  呵呵,老三那边讨论生死,这边瞻望生子。东洋镜日子过得好生动,几世同堂一般。

 回复[17]: 灰孙子还没有生出来。 邓星 (2006-10-20 17:47:16)  
 
  

 回复[18]:  采夫 (2006-10-20 17:52:13)  
 
  能出此豪言,星J的祖宗一定很帅、将来定有出息。

 回复[19]: 采夫过奖了 邓星 (2006-10-20 18:08:57)  
 
  一点没有看出“豪”在哪里?将来么,花钱一定有出息。。哈哈

 回复[20]:  采夫 (2006-10-20 18:18:17)  
 
  一个接一个地生3、5个孩子,问问6.5亿中国男人、0.6亿日本男人,有几个敢这么N?

 回复[21]:  雪非雪 (2006-11-05 23:45:12)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浮生散记
    老兵新传(老旧电脑翻新记) 
    Sony Xperia XZ 试拍记录 
    造币局的樱花 
    樱花巡礼 2017  
    雨樱 外加雾樱、夜樱 
    奥巴马长啥样儿? 
    毕业歌 
    Windows10,被咱拿下啦! 
    平家遗梦 
    原爆遺跡&月全食 
    广岛泥石流现场 
    世界工厂的底层 
    中秋献图 
    中秋献花 
    国破山河在 
    坍台 
    中秋有请 
    自家制干柿饼 
    国殇 
    玩的就是心跳 
    碎花残梦中秋夜 
    秋夜 
    淡淡的心,淡淡地生活 
    日本女人真TM怪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