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采夫 >> 浮生散记
字体∶
秋夜

采夫 (发表日期:2006-09-15 14:29:03 阅读人次:2129 回复数:13)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以前读这首诗,其实是憧憬着游子,穿者母亲做的衣服,在功名的崎岖山路上攀登。提到乡音、乡情,脑海里出现的也是年少时到外乡奔前程,长大成名后衣锦回乡的情景。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乡情、乡音,以前也就是个套近乎用的辞令而已。可随着海外异乡生活的长期化,就变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病了。

  
那乡愁的心病一起,就像犯了什么心瘾,心里猫抓抓,身上狗痒痒。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染上的,也不知道随着岁月的流逝,记忆的模糊,这心瘾会不会消失?知道烟瘾犯了的人可用代用品暂缓,不知道有没有暂缓游子乡愁用的代用药?

  
如果有,我想出去买,在这中秋临近的月夜里。

  


  
台湾有个牛人叫李敖,前久回到阔别了50年的老家。有好事者问,想不想家?牛人答,中华男子汉志在四方没有乡愁不会想家!

  
在西日本,开着车在路上跑的时候,偶尔会突然从收音机里传来一段大陆的广播,那浓浓的乡音,有时会莫名其妙地把我惹得两眼泪汪汪的。

  
担心视线不好出事,怕被熟人看到不好意思。我也会想:男子汉没有乡愁不想家。

  


  
我每次回家,我老母亲都要煮小锅米线给我吃。我吃的时候,她老人家总是拿点什么小菜在旁边拣着,时不时瞟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我,问声筋骨煮得好不好?味道做得正不正?

  
几年前返乡,昏睡到午后起来,老母亲端来了我在异乡朝思暮想的小锅米线,吃着吃着我稀里糊涂地感到味道变了。在母亲面前从不遮掩的我,竟直冲冲地问,是不是什么地方改了?老母亲带着几分惊诧地说,米线是今早到小厂街米线二厂买的酸浆米线,韭菜、香葱是回来时在菜市场新鲜买的,辣子是贵州出的山椒,油辣子是亲手炸的,肉帽子是亲手剁的,鸡汤是昨晚到菜市场买的土鸡熬的,都是原汁原味呀!

  
那还有什么不对吗?噢,对了,俺在日本喝过炭火直烧的咖啡,感觉上味道好像要醇一些。像小时候找到正确答案后兴奋地对母亲说,以前的是用煤炭煮的,现在的是用煤气煮的,味道肯定要变化了。

  
母亲也似乎明白了。

  
第二天,老母亲抬来了煤炭煮的小锅米线!

  
很多年没生火了,老母亲把炉子翻出来整好,把在炭房沉睡了多年的煤炭敲出来晾晒好,劈了柴,在炭房附近生了火,又把炉子搬到三楼阳台上来,做出了时下几乎绝迹的炭煮小锅米线!

  
我说是随便讲讲,又没当真,没想到让您费这么大的劲儿折腾。在日本母亲做的饭菜叫かさんの味,怎么做都是好吃的,以后就不要这么折腾了。

  
老母亲说我在得那么远,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平时就是做出来了,也没人吃!能看到我吃她做的东西,她就心满意足了。

  
老母亲这么说了,我也就兴冲冲地吃起来了。但是,想象中的味道还是没有了。此时此刻,我心里突然凉飕飕地明白过来,母亲还是我的母亲,小锅米线还是我的母亲做的那种小锅米线,只是我的口味变了!

  
尽管记忆中的滇味小吃味道很美,多年的海外生活使我变得对油荤很大,味道很重的家乡饭菜适应不了了,吃了每每闹肚子。但从此之后,在老母亲面前,我还是吃得金光佛面。

  
如果能在老母亲慈祥的目光下吃她做的饭,我也心满意足了。

  


  
在这中秋临近的月夜里,孤影灯吊,追究起什么是思乡病,为什么世上会有这种病来。若有所悟,所谓原汁原味,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人,都不过是戏剧里的道具。所谓乡情、乡恋、乡愁也就是作者的一种手法。隐在这些词汇后边的其实就是生于斯,长于斯,互相之间的一种羁绊,一种心结。

  
对于常年厮守在一起的故乡人来说,是一种美满,是一种寻常的生活。对于我们这些身在海外的人来说,则是一种缺憾,一种奢侈的生活。

  
信笔至此,望望榻榻米上映出的一丝淡淡的月光,又梦回到了这里: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清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 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回复[1]:  风 (2006-09-15 15:05:11)  
 
  又是头一个坐木头墩子的。哈哈。

 回复[2]:  虫草 (2006-09-15 15:05:25)  
 
  煽情到位,不知道哪天是中秋节?

 回复[3]:  风 (2006-09-15 15:07:53)  
 
  俺发重了。想占3楼的,不好意思了。

  

 回复[4]:  虫草 (2006-09-15 15:09:59)  
 
  还是要下手快才行

 回复[5]:  采夫 (2006-09-15 15:11:59)  
 
  今年10月6日。

 回复[6]:  雪非雪 (2006-09-15 18:04:07)  
 
  能大模大样说自己患了乡愁心病的人,大凡是悟出了什么道了。怀乡怀旧也是一种资格,终生守着娘守着家乡的人,说不定怎样想往着体验这种罗曼的愁呢。

 回复[7]: 采夫也是性情中人啊! 刘大卫 (2006-10-01 00:05:21)  
 
  好!有真情的人心灵是相通的。

 回复[8]:  采夫 (2006-10-01 00:11:29)  
 
  谢谢大为先生。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祝大家中秋愉快!

  
晚安!

 回复[9]: 谢谢采夫 刘大卫 (2006-10-01 00:13:05)  
 
  但是我不知道中秋节是哪天……

 回复[10]: 10月6日。 采夫 (2006-10-01 00:25:37)  
 
  

 回复[11]:  刘世基 (2007-01-21 14:56:53)  
 
  记忆中的味道是怎么也吃不到的了。

 回复[12]: 思乡 旅人 (2008-05-03 23:36:14)  
 
  循着采夫的留言言。来到这里,看了你的这些文字。看了我都要思乡了。

  
都说男人轻易不说愁,实际男人只是将心里那一块软弱的地方包起来了。难得采夫将它说出来。

  
实际也很美。

 回复[13]:  采夫 (2008-05-04 00:03:10)  
 
  谢谢!您一说,俺又看了一遍,...

  
这年头,咳:动什么,别动情!想什么,别想家!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浮生散记
    老兵新传(老旧电脑翻新记) 
    Sony Xperia XZ 试拍记录 
    造币局的樱花 
    樱花巡礼 2017  
    雨樱 外加雾樱、夜樱 
    奥巴马长啥样儿? 
    毕业歌 
    Windows10,被咱拿下啦! 
    平家遗梦 
    原爆遺跡&月全食 
    广岛泥石流现场 
    世界工厂的底层 
    中秋献图 
    中秋献花 
    国破山河在 
    坍台 
    中秋有请 
    自家制干柿饼 
    国殇 
    玩的就是心跳 
    碎花残梦中秋夜 
    秋夜 
    淡淡的心,淡淡地生活 
    日本女人真TM怪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