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2020(令和2年)
字体∶
霜月京都散记 (二)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20-08-30 15:15:11 阅读人次:800 回复数:0)

  霜月京都散记

  
——神社寺院篇

  
// 其三 三千院 //

  
出古知谷阿弥陀寺,向平地处走,车轮下便是位于比睿山西北三面环山的大原盆地。三千院,即掩在左前方山林中。

  
三千院,原称曾有圆融院、圆德院、梨本坊等,山号鱼山。自从最澄大师建立那一天开始,它就在那里。那里的树木风月,那里的山水春秋,一千多年以来都是那样。到了红的时候就红,绿的时候就绿,不会因为我去不去而有不同。可是,对于我来说,去与不去则不一样。去了,才有这段我个人经历中有关三千院的记载。

  


  
作为初访,那天入寺实在为时过晚,到达已经将近6点。寺院对外开放时间已过,宝泉院的夜间灯光秀还没有开始,进一家店要一碗乌冬面。等候煮面的工夫,到店外环视了一下,长木凳,纸灯,近处有水声作响。见“吕川茶屋”店牌四字,想起此地便是日语“呂律が回らない”一词的典故出处。这句话可根据情况译为“口齿不清”“笨嘴拙舌”“语音含糊”“平卷舌不分”等等。流在三千院之南的是吕川,其北是律川。这两条小河的名字即使用中文说也不是所有中国人都能说得音调准确。大原一带是佛教仪式音乐“声明”的发源地,吕川和律川便因声明中的吕旋法与律旋法而得名。这里的“音無の滝”意为无声瀑布。其名也是源自水声有扰静心声明修行,便通过施改名咒术在心里把终年作响的瀑布给消音了。关于佛教音乐,中文介绍中有如下内容:鱼山梵呗是中国最早的梵呗。公元230年,陈思王曹植游鱼山,著《太子颂》即今“浴佛赞”及《睒颂》,进而发展成为后世简称的“梵呗”,盛于齐梁普及隋唐。唐朝年间日僧空海、圆仁等大师将梵呗请至日本大原生根,谓之“鱼山声明”。庭园之一的“有清园”,名称来源于山水诗鼻祖谢灵运的“山水有清音”。所谓佳句,就是这样被铭记铭刻,不论方圆几何年代近远。

  


  
吃了面从吕川茶屋出来,进志野三千院参拜道店选了三种小瓶果醋。大瓶太重,一会儿去宝泉院还要往寺林深处走,不宜背负多。这家的柚子果醋差不多和三千院齐名,味道的确好,一闻到这股直抵舌尖的醋香,就被带回到在玄品家享受河豚料理的餐桌。

  
宝泉院所有窗户都敞开着,每一个窗口都是上映自然大美的舞台。静坐在榻榻米上,看红叶。那份静,仿佛收容了所有在场者的呼吸。秋夜里的秋叶,在静谧的光照中,姿态自如。不过是树的叶子,长在自己的位置,走过风雨春夏,熟成各自的色彩,最后上演一场重归泥土的告别秀。

  
寂静里时而响起相机对焦电子音,持机器的人来自世界各国日本各地。庭院石钵里的流水响着,石灯里燃着蜡烛。室内外气温一样,9度。但是,并不觉得冷。

  
停车场写着收费500日元,停车时工作人员说出来的时候交钱。但是,出来的时候,夜已黑得什么都看不见,收费人也已离开。好像天一黑日间的规则也失效了。来时看见的路边写有“寂光院”的指示牌也沉寂在夜色中。打开引擎离开大原驶向京都市内的时候,心里对三千院的夜晚生出谢意,感谢它为我泊车免单,并且觉得这个“无人收费即免费”的收费标准大度松弛,有点好玩儿。

  
一路向西,过鸭川,进超市选食材,再南行至京都站,接冬木出席杭州学术会议归来,到家生火,煮两个单人小火锅。简易的晚餐,因为有一瓶来自三千院的志野柚子果醋立在餐桌上,生出几分仪式感。

  
// 其四 二条城及其他 //

  
在家里用手机导航距离二条城约四公里。京都十七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比二条城更近的还有金阁寺、上贺茂神社、下鸭神社、龙安寺和仁和寺。而在家里可以直接观望的是坐落着延历寺的比睿山。二条城虽然不是最近的,却是路过最多也贴靠最近的。每星期大阪京都开车往返两次从二条城门前过,惭愧的是从来没进去过。

  
不过,十几年前与二条城曾有过一次堪称严肃的交往。中文班的加茂先生每去一处文化设施都会带资料给我。他去二条城带给我两份参观简介,一份日文一份中文。

  
下面【 】内部分是中文版简介原样文字:【二条城的简介

  
二条城是1603年,德川家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引号内是人名》作为保卫京都御所(皇宫)并且自己到京都拜访天皇时的住房而修建的。】【二条城年表(简介引文转述)1868年 在二条城内,内阁被设立了。1994年 元离宫二条城又申请到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

  
关于清流园的现在,该简介最后说【“例如市民大茶会等,而被使用的。”】简介中央黑线框中有强调字体写着【“在御殿内请勿拍照,摄影留念”】

  
看完觉得这样的中文表述难以容忍,就在网络上找到京都市官网,在“市民声音”栏中用日语写下了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我说我不是京都市民,也不是日本国民,是一个在京都一家高校教汉语的中国人。我认为这份中文简介有多处病句,非病句处也存在标点错误和不符合说明文要求的表述方式,书面语口语混杂,文法非中非日等等。这些地方也许不会对阅读中文的游客构成障碍,但是对于刚刚开始学习汉语的日本人来说,或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误导。很多对中文一知半解的人,很可能会把印在世界文化遗产简介上的中文看成是规范的公式语言。结果,一周以后居然接到了来自京都市政府相关部门的电话。那人说不懂中文,但希望我能举例说明一下都有哪些具体问题。听我说明后,那边进行一番公式道谢,之后说这份简介是找当地一家日本翻译公司做的,总共印了几百万份,用了好几年了,现在正好也快用完了,下次他们将谨慎审核汉语译文云云。

  
/ 神 光 院 /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星期三,时阴时晴。背上肩包,十点半出门。计划乘1路公交再换乘直通线去二条城,但是坐上之后发现虽然是1路却是不同系统的1路,索性坐到终点,下车在罗森买一杯咖啡,为的是找出零钱乘车方便。

  
之后,本想往回走一站去方才车上看到的神光院,但没走几步就看到“大文字”之一的“妙”字即在眼前,便走进家家有农田的山边民居中,朝着字山方向走。路过一个很大的街心公园,公园没有一人。旁边有极小的公厕,男女两间,女厕有门,进去有锁,外面有洗手水龙头,已经很旧,但是都可以使用。

  
节气小雪。一些熟透的柿子挂在树上。从很远就可以看见这些高挂的果实,既是鲜明的季节标签,也是鸟国粮仓。

  
神光院不大,红叶好看得惊人。片片玲珑舒展。凉风习习,鸟声啾啾。有形的是色彩,无形的是光影。形影轻动着,鸟儿们飞个不停,唱个不停。侧门走过来一位拄拐的妇人,看样子像附近的居民。相视微笑,她说“好美啊!”“是啊是啊,好美啊。”我应答着同样的话。真的,置身此处的此刻,整个身心被眼前光景紧紧拥裹着,一时间失去了思想和言语的自由一般,只顾敞开心扉交出自己可以交出的全部,与这份自然的赐予相交融,以不辜负它让我欣享到的无语言说的美好感觉。

  
/ 大 将 军 神 社 /

  
很多年了,开车路过附近总能看到有一个写着“大将军神社”的白底黑字标向牌。并且有中国朋友跟我说京都常见的“大将军”三个字感觉很霸道很神气。出神光院步行几分钟,就来到著名的“大将军神社”,五块大白板中五个大黑字。外面可见神社内折断的古树,可闻成群的乌鸦叫声。光听那叫声感觉乌鸦会有天鹅那么大,啊啊的声音雄壮无忌。

  
进到神社里走了一遭,只有我一个人。整个神社被参天古树包掩着,神社已经成了这片老树们树体的一部分。

  
/ 二条城 /

  
离开大将军神社,乘9路向南。到日本第29个年头,第一次从二条城的过客成为访客。来日本之前就知道二条城,并且用它的读音ニジョウジョウ哄孩子睡觉说“你觉觉儿”。

  
今天,来了。二条城从一个名词变成一群房子。排长队参观了大人物的办公室和后院。我旁边的日本女性,每次探头往里间看的时候都摘掉帽子,好像那里面还住着德川家康。参观者中有一个坐轮椅的智障者团体,每个轮椅有一位随行监护人员。

  
城内草坪上,有几个女性手持很小的锄草工具在细心清除杂草。她们戴着口罩、手套和农妇帽,跟我在院子里干活儿时的行头一模一样。

  
出了二条城步行进入三条商店街。看见一家年代时装店,分区标明五十、六十、七十年代时尚。有当时制造的未使用品,也有现在的复制品。价格不便宜,因为市场小。有一种时尚叫追求落伍,缅怀往昔,念恋旧时光,弥补未能实现的憧憬。买了一件生毛起球红格半大外套,穿着逛街,在一位年迈绅士店长那里获得一番感言:“这种起球的味道让人温暖,生活感季节感都在上面。现在的日本人太过于考究衣料的平整光滑细致,反而平庸无趣。”

  
走二条城前后的一个多月里,陆续散慢游走的还有源光庵、常照寺、光悦寺、久我神社、大德寺、今宫神社。稍远的是上贺茂神社、曼殊院、贵船神社和鞍马寺。鞍马寺有缆车,本堂金殿在海拔400多米处。鞍马山的“鞍”原自“暗”,可见远古时期这里就密林高耸。入山顿觉自己身体变轻变小。与苍山古树共呼吸的感觉,妙不可言。青苔,鸟语,石灯,落叶归根成泥的悠久,皆是释解凡俗琐事的治愈。多处迦蓝之外,有清少纳言《枕草子》中的“九十九折参道”,还有与谢野铁干和与谢野晶子歌碑。据说东光坊是牛若丸少年时代住过的地方,现在也只是一个立碑标签。这牛若丸便是少年源义经。以后和外来客人路过附近46路“牛若”站,可以不动声色地卖弄一下站名典故。出鞍马寺沿山路向北走,河边民居家家门下有小水渠。水声永远在,永远不变,生动活现的小桥流水人家。走过这些人家,就是我喜欢独自去过一个下午的鞍马温泉。泉在山腰里,人在热泉里。天空,树香,鸟音。树梢间的星月哪里都可以看到,森林芳香和鸟鸣叶响,却是这京都北独有的。人在那里,打开心怀,风花雪月都是你的。

  
另外,还有一次顺路顺便的真如堂及其周边漫步。星期天早晨, 开车送冬木去真如堂参加竹内实先生骨灰安葬仪式,把车停在附近,几个小时进出了真如堂、宗忠神社和吉田神社。在吉田神社求了御朱印账和御朱印。那种感觉让自己想起大学一年级买了集邮册在系里订购邮票的往昔。吉田神社里正在举行婚礼仪式。一个陈姓中国青年娶一个日本新娘。他们各自父母操着各自的母语分别交谈,伴郎伴娘亦得体端庄。

  
在吉田神社境内登上吉田山,看各种红树绿树小树老树,鸟声相伴,独自一人。此时的独自,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有尊严的处境。离尘世俗世越远,离本真的自我越近。喧嚣与静寂的界线,不分寺内墙外,它在自己心中。把心放在哪里,你就处在哪里。

  
走过的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点是秋天好看。季节的好看多半是好看在植物。每一种植物都是时光钟,以特定的姿态走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把它们现在的状态发布在现在,也记录着各自的当下。与它们相近相遇的同时,也成为对于我的记录。感谢它们予我这样一个丰实又风雅的十一月。平成元年到日本,当下的平成30年也是平成末年。日本虽然有年号有干支,但以西历纪年月。不过,一年中的十二个月,倒是各有一个儒雅的和历月名。比如,三月称“弥生”,十二月称“师走”,日语中的“走”是古汉语“走”即“跑”之意,就是说年底到了师僧应邀去各家做法事忙得东跑西颠。十一月,称霜月。(2018年10月 京都紫野)

  


  
https://mp.weixin.qq.com/s/3GR7FCQRj_zzHTieHGCpqw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20(令和2年)
    霜月京都散记 (二) 
    疫期记之七月篇 
    霜月京都散记 (一) 
    庚子盛夏 
    健ちゃ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樱花树下没有异乡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