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2020(令和2年)
字体∶
霜月京都散记 (一)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20-08-21 11:38:21 阅读人次:1100 回复数:0)

  霜月京都散记

  
——神社寺院篇

  


  
其一 大觉寺 嵯峨菊

  


  


  
喜爱花,自己院子里有地栽的,屋子里外有盆栽的。侍花知识能力远远不够专业水准,心里的喜爱却是充溢在一年四季里的每一个朝夕。微信和日记里关于花的文字记录占不小的篇幅。花是对这个世界最真实的赞美。作为植物,开花是它最美最好最幸福的状态。所有的成长和衰萎,都为着再一次朝着这个节点轮回。

  
去年十一月的神社寺院巡礼,便始于花店里相遇的一小株菊花。这是出门3分钟路程的一家小花店,我是常客,在年逾七十的店主那里享受着常客的亲切。那天,他指着一株矮小的菊花苗说“向夫人推荐这个,这叫嵯峨菊,只有京都有哦。”于是,我就把还没有花的几片菊花叶苗端回到自家阳台。进入十一月,四处可见各种菊花。给自家盆菊图片配上花语,发朋友圈:

  
菊花开,蝶去蜂来,每一种秋色,都是你们的风采。立冬后,大菊小菊向阳开。向风开。向天开。向你开。向我开。谁看到就向谁开——花爱你。菊花太专题,一直感觉不好养,这是第一次养,并且开花了,所以看着格外好看,禁不住贴出来示众。凡是自己饲养的,就有偏爱情结,感觉比花展上的还美。开花的两盆菊花品种都还不错,但是投资非常低廉,是去年十二月附近花店处理的。花期过后,剪去花枝只余根茎,一盆300日元,几乎是原定价的八分之一。两盆菊根在这一年的春夏秋里,不仅长高了,而且开花了。能开花爱开花的花,都是好花。我总这样赞美它们。花就是为了绽放才成长。

  
成了嵯峨菊苗的侍主之后,就关注起与它有关的信息。获知大觉寺正在菊展,星期天早上便出发了。

  
天晴着,时而雨雪。查好了路线,在千本北大路上205巴士,车内购500日元一日游乘车卡,到西京円町换乘91路。下了巴士,大路口好几个换乘线路牌找不到91路,就高声问一个刚停下车打开门的巴士司机“请问91路在哪里乘车啊?”,他手指着前面说“那边。”我往前走,走到等红灯的路口时,突然听见响起喇叭声:“要坐91路去哪里?去大觉寺吗?”天啊!一抬头是刚才那个司机坐在车里把着方向盘问我,我使劲点头,他伸出白手套指着十字路口右前方说“那边”。

  
这地方叫西京JR円町。想起奈良也有一个同名车站。那是刚到日本不久的一天,竹田幸子女士领我第一次出远门到的就是奈良的西京站。一位和尚穿着袈裟小跑着去给我和另一个先我来日本的中国女生买车票买门票,带我们参观寺院,晚上领去吃了怀石料理。大碗里一块热石头,旁边靠着一块半熟的牛肉。没吃出好吃还是不好吃,无知无觉,倒也半仙半痴。饭间满脑子都是和尚为什么吃肉和尚为什么可以吃肉……还有,第一眼见到他就发矇,他是穿袈裟骑着大型摩托车出现在我们眼前的。那天晚上,我带回家一枚毛边纸的名片:药师寺执事长安田暎胤。竹田幸子女士和执事长夫人是好朋友。夫人安田秀惠曾经出现在陈祖芬写日本之行的报告文学中。安田夫人气质优雅,待人和蔼,对于竹田幸子女士从事的援助中国绿化及教育活动给予大力支持,随从友好团体赴当地访问时拿着铁锹亲自参与劳动。她装束考究,随身行李中仅帽子就携带大半箱。

  
每年11月的大觉寺嵯峨菊展是京都观光看点之一,寺内展出的800盆嵯峨菊皆为“不外传”(日语写作“门外不出”)的寺内私藏品种。特征为每株一钵,各自独立,茎高平均1.8米到2米。因为这个高度恰适合嵯峨天皇观赏。该花本为嵯峨山一带的一种野生菊,由于受到嵯峨天皇喜爱,就被宠得品位越来越高,一跃成为离宫嵯峨院(今大觉寺)“门外不出”的珍奇花卉,化作皇菊。株株灵秀俊逸,袅娜娉婷。花朵自下而上三段,意味天地人。各段盏数以七五三递减,一朵不差。叶色自下而上从浅黄到淡绿,意味一年四季。红为锦,白为雪,粉为春,黄为秋。这些展品独特的色泽身高都是由嵯峨菊会会员持高端专业技术培育出来的,开在三千院附近的嵯峨菊跟我买回的那株没有什么两样,除去丝缕花瓣儿告诉你那是嵯峨菊以外,身高比旁边其他菊种低得多。

  
大觉寺山号嵯峨山,与日本政治史关系深远,同时还是日本早期花道流派嵯峨御流的家元。寺内展出的作品季节感鲜明,又密实清净。第一次到访大觉寺,第一次观赏嵯峨御流作品。这时还不知道几个月后会亲自拜访并采访嵯峨御流华道会议长吉田泰巳先生,先生关于插花的几句话轻松得有点儿沉重,他说:拍我插花吗?没什么可拍的啊!随便拿起一枝投进瓶里就是了!三秒钟的事,当然,瓶里要有水,呵呵。这些都是神户地区花器名家烧制的作品,任什么花插进去都美。为什么随便一投就成了“花”,因为投的是花,花自己是美的,花就是美自身。花道的要义不在插法,而是哲学。说深了话题就要从贵国说起。

  
寺内大泽池仿照洞庭湖建造而成,是日本最古老的庭园池,周边有樱有枫,池内满是自生荷花。周长一公里上下,为赏荷赏月赏枫名地。一池冷水,半池枯荷。水中有鱼,水面有鸟。红叶红着,白云时隐时现。天空一会儿蓝得像要扑过来,一会儿又灰成一面巨大的帐篷,像要把我和周围的一切都笼进去。如此风光,刚拍了几张图片手机就没电了。问附近哪里可以买到携带式充电器,答曰最近也得到岚山站。我出门往往是起身到自家后院式的风格,凭着那份自发的冲动热情说走就走,没有为大觉寺的景观需要做设备准备。有一个学妹说过“旅行时手机没电的时候看别人电池剩余10%的都是大款。”1990年第一次去东京迪斯尼入门时已经下午四点,计划看一下就乘青春十八夜间去仙台。结果,进去之后才知道那是一个与从前去的任何园任何馆都不一样的世界,是一块无比大无比美好的乐土。快乐着也懊悔着,懊悔不是因为手机没电,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也不是相机没胶卷,而是天空很快没电了,没能玩儿得尽兴。

  
于是,大觉寺剩下的两个小时里,懊悔、惋惜、失望、绝望、扼腕、羡慕等等一系列复杂意绪在脑里心里作祟一番之后,最终,放下了。就像从来就没有相机没有手机没有手表等等这些不是非有不可的东西一样,把800日元门票可以参观参拜的寺内各处安安静静地走了一遍。连纪念品店也没有错过。店很小,客人一多感觉尤其小。买了几册印有大觉寺藏品“野兔图”的便签和一枚“雪”字阳刻石章。参观时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着和服女孩儿,她的背影很有嵯峨菊的凛凛韵味。不由得目不转睛地欣赏,一时间被美得恍恍惚惚。

  
归途乘91路到西院,想找软银办理手机事宜并充电,结果走反了方向,恰恰走进另一个正想去的店……冥冥之中的成全,呵呵,今日是好日。

  
买一杯热茶捧着,手心里的暖告诉我秋天已经远去。路边店高挂着的红灯笼在风中摇动。第一次感到与不同于秋凉的冷风相拥,身体把我领进又一个冬天。

  
第一次使用公交车当日无限次通票卡,乘用了1000多日元的路程。一卡在手,一天从容。从容在心里有底,不怕坐过站,不怕下错站,不怕错过也不怕过错,放任到放肆的放松。(记于2017年11月)【收于《我还是想去京都》,2020年1月,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20(令和2年)
    霜月京都散记 (二) 
    疫期记之七月篇 
    霜月京都散记 (一) 
    庚子盛夏 
    健ちゃ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樱花树下没有异乡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