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2015(H27)
字体∶
色泽丰实的季节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9-12-16 19:34:45 阅读人次:372 回复数:0)

  

  
公寓对面是一个自然公园,有高过七楼的各种树木。所以,到了这个时节,窗外每天是不同色调,一天比一天沉着,一天比一天丰实。看这样的风景,心里是一种放松的舒坦。我这样的俗人,心情好一点就想摆弄个什么,比如拍照片,还比如沏一杯茶,放小木桌上,喝半个多小时。这时候,敏童一定会凑过来同在,她好像很分享这样的情境,并且好像有点欣赏我的作派。

  
敏童好静、好美。喜欢安静和干净。这样的地方跟我很像,所以我和她互相理解尊重并欣赏。我把两盆“仙客来”放在桌上,倒一杯茶端过来,坐下喝茶的时候,她从地毯上跳到圆桌上,轻盈得一点声音也没有。然后,她去观察和亲近新来的花,那份优雅,只有中年期的女猫才有。这情景,用一种我尚不太懂什么意思的话来描述,就是本来坐窗内看窗外色调下意识要摆腔调的我,看着花儿与猫儿的早晨,也是醉了。(“什么什么也是醉了”这个句式到底什么意思?谁能告诉我?)

  
邻居多香枝昨晚送来三个大柿子,她说最近几年买的柿子都只强调无核,这种标注着“冬柿”的品种好久不见了,所以想让我尝尝。坚硬清脆,甜度中。同时还提了两盆“仙客来”给我,我说只要一盆,多香枝一盆我一盆,她说不行,桃红和纯白一样一盆放一起才好看。

  
她今天下午作为嘉宾去出席吟诗会比赛,给我看她们的资料里有她的名字。而且有两处,一处是“中村多香枝”,她已故前夫的姓,一处是“阪东多香枝”,她现在丈夫的姓。资料里收入的名字都是大赛获奖者。就是说,多香枝在嫁到我们这个公寓之前之后都拿过吟诗大奖。她说之所以有第二次就因为改嫁换了名字才又参加比赛,目的是想把新名字也登在这份资料上,没想到还真获奖登上了。听她这样说,我想起春天她穿着华丽和服怀抱鲜花手提在车站买回的“蓬莱”热包子送来的那一天,当时她说刚参加完吟诗大会。“你真了不起啊多香枝桑!”她听了说哪里哪里啊就是吟诵吟诵嘛,说起来都是沿袭了贵国五千年灿烂文化的优雅传统。这话我听着有点欣喜又有点心虚,掩饰着心虚把欣喜挂上欣赏的表情问她“是吟诵自己写的作品还是……”她便从包里掏出一张磨卷边的纸片,上面是用毛笔写的一首日本人写的汉诗,黑字旁边注着日语读音。毛笔字是那种有点幼稚的好看,笔划是练过的,每一个着笔都透着一丝不苟的认真,这种认真不是追求好到完美的认真,而是倾注着全神贯注接近于宗教信仰般的用心。我问这字是谁写的,她说是她自己写的。她听我夸赞就高兴地拍手捂嘴少女般地晃着头说“噢好开心!”

  
我试着读了一行她注在汉字旁边的日语假名,她就势在我面前吟诵了一句,让我专场领略到大阪地区吟诗大赛优胜者的唱诗风采。这时的她和端着花盆柿子走进来的多香枝分明判若两人,让我联想起初中时音乐班学生下午在走廊尽头练习吊嗓子的往昔。我赞叹说“哎呀谢谢!你让我第一次欣赏到了地道的吟诗。”她说哪里哪里,真正地道的是中国古代的吟诵。我说哦这个嘛古代中国的吟诵风格我也不知道,我只会用普通话背诵唐诗,比如“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她听呆了,似乎我说出的是中文以外的什么语言,因为在她习吟了几十年的汉诗意象中,原版汉人吟出的汉诗一定是抑扬顿挫曲高调长,而不是我这样20个音节齐刷刷走正步的仪仗队。所以,我也没提在日本家喻户晓的李白什么的,怕影响李白在她心目中的诗圣印象。

  
多香枝会吟诗,开车猛,昙花养得好,一晚上开13朵,连开几夜,一年几度地开。但是她不擅长做饭,而丈夫又很爱吃饭,当然,她自己也爱吃饭。我做饺子或者烙合子的时候,偶尔会叫他们过来一起吃。他们很高兴,阪东先生一吃高兴了就说他母亲家祖上是中国人,把中国的丝绸印染技术带到了日本,在京都是大户,但是说到具体他就说不详,说是他母亲的奶奶家什么的。这位88岁的工程师童心永在,说到年龄啊寿命健康之类,他就指着自己心脏说我这里下了11个支架,身上能换的地方基本都换过,嘿嘿,一点问题没有噢!看到他们我就有点惭愧,三十年前他们年龄就比我们现在大了,我怎么好意思抱怨眼神不好记忆衰退……还有,吃饭吃高兴的时候,阪东先生总要重复一句话:“雪桑祖上一定是烹饪世家,一定的,你做的饭太好吃了!”

  


  
~~~~~~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杂记帐

  
作者:雪非

  
2015年11月第4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5(H27)
    致女儿 
    色泽丰实的季节 
    王桑,一路走好 
    初伏饺子和“祇园祭” 
    也说股票 
    花香四溢的夜晚 
    大花伞的故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