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2015(H27)
字体∶
初伏饺子和“祇园祭”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5-08-08 20:28:20 阅读人次:1478 回复数:17)

  

  


  
有手艺到啥时候都是姐儿,这不,饺子说包就包。

  
感谢朋友圈亲友提示初伏吃饺子。最近特别爱吃饺子,而且是只爱吃自己包的饺子。今天被提示吃饺子有时令说道儿,就更加做着高兴吃得美。猪肉青椒馅儿,蘸柚子醋,就大麦茶。侨居异国,有钱也买不来的简单服务有的是。比如这诺大京都,估计有几家提供水饺的中餐馆,曾经慕名去过,招牌是“自家现包正宗中国水饺”,咬一口,却是大船冷冻集装箱运来的进口味儿,日本面粉做出来的饺子皮弹力不同,再就是冷冻过和现包没冻过的口感香味都不一样,糊弄鬼子吧。

  
外面34度。遮光厚窗帘一天都不敢拉开,这时节光亮就是温度。眼睛看暖色都觉得有热辐射。几公里外的八坂神社一带,越是入伏酷暑游客就越多,大多都是奔“祇园祭”而来。

  
说起祇园祭,我曾经坐在上上宾位置观赏过前祭的大花车巡游。机会来自于一个中日友好机构招待从中国请来的一位广东籍气功师,由我担任陪同翻译。气功师很有功底,坐电车出站时他手里的票在通过验票机时机器嘟嘟叫,搞得站里人拿着他的票左看右看无法查明机器读取故障的原因,这时候气功师就有点矫情地说“票一直拿在我手里,我只是做了一下冥想并没有发功……怎么就消磁了呢?”

  
那一年的那一天热极了,大花车过来的时候,观众人头攒动,争看高轿子上的神童,神童和随员长袍高帽,热浪滚滚中我丝毫体会不到这个著名节日的热闹在哪里。气功师比我还不认知这个极具代表性的重要传统文化场面,我仰看高高在上的神童心想他究竟是神童还是儿童时,坐旁边的他一直看我。还嘟嘟囔囔说“年轻真好啊,皮肤光光的……”这种情形下我就觉得比较自然的是听不懂广东话,其实我真的听不懂广东话,但是他说的是广东口音的普通话。

  
过来一会儿,他就干脆用手轻轻碰我,意思是你别光看花车你是来当翻译的你得工作!他指着旁边邀请他来的日方人士说“房小姐你告诉她,不要领我看这些事情啦!还要花钱买票,省下钱给我买个包包好了。”我问他什么包包,他用手比划着说“腰包包啊,围在腰上的。”那时候对我们同胞来说腰包挺时尚的,所以气功师想要一个。结果我这个担当翻译的也业余到了叛逆,居然觉得他这个要求很给中国人丢份儿就独自吞咽了没给翻译……这位先生早在十多年前病逝,那位日方邀请人昨天还从养老院发来一封信,说可能他日无多,关于两国友好事业,有话想直接交代,希望面谈。

  
如果能实现见面,我要把气功师曾经想让她给买腰包包的话告诉她,以完成我的职责使命。一句话,穿越了二十多年,算神译了。不过,有人看了上面内容对我说“最好的翻译是该译的译不该译的不译,还是不翻译为好。”我回应说“最好的翻译是把‘最好的翻译是该译的译不该译的不译,还是不翻译为好。’也翻译过去。”——所以说我那次不是好翻译,因为除了职业感觉不到位以外,还有点儿莫名奇妙的心虚。(2015.07.13)

  


  


  


  




 回复[1]: 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 龍昇 (2015-08-08 21:34:22)  
 
  2015年入伏是7月13日,末伏最后一天是8月21日,共40天。

  
初伏:7.13-7.22,10天;

  
中伏:7.23-8.11,20天;

  
末伏:8.12-8.21,10天。

  
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大致是北方说法。

  
南方则因地制宜,比如上海是头伏馄饨二伏茶三伏不知道。

  


  
非雪的“有手艺到啥时候都是姐儿,这不,饺子说包就包。” 有点偏。

  
东博头伏就做冷馄饨来着,我是哥儿。饺子也说包就包的。

  
日本的二伏是焰火和祭,这些日子东洋镜上老放焰火。

 回复[2]:  旅人 (2015-08-08 22:10:10)  
 
  整个文章怎么有着一股伤感?

  
那时的国人只要一个包也能满足真是可怜也可爱

  
那种满大街小巷中华料理的“手作り小笼,焼売、餃子”等的招牌基本不可信,大都只是冷冻品。这种现象在日本的日本料理店也有,比如招牌上写“手打ちそば”的许多店,也是卖的批发来的机制そば。

 回复[3]: 饺子控 红叶 (2015-08-08 21:57:20)  
 
   被雪带动起食欲

  
茄子素饺子、莲菜素饺子……水饺出锅冰水冲凉

  
“蘸柚子醋,就大麦茶”,美呀美

 回复[4]:  采夫 (2015-08-08 22:11:43)  
 
  咱今天吃了うな重。本来应该是土用日去吃的,考虑到那天吃的人太多,在店外排队可能热得受不了,才推到今天,没想到还碰上了雪老师的时令,哈哈!

  


  
这个季节咱老家可以吃到鳝鱼米线。

  
不过对俺来说此生难见了。呜呼!

  
还是趁着ウナギ这濒临灭绝动物还没灭绝前吃点吧。

 回复[5]:  邓星 (2015-08-08 22:49:48)  
 
  非雪初伏是今天么?今天不是立秋?

  
饺子绝对是自己现包出来的好吃,不过

  
像我这种,自己包也不过是买来的皮。。

 回复[6]:  邓星 (2015-08-08 22:53:50)  
 
  突然想起,我2月在北京饺子馆吃的也是冷冻的。

 回复[7]:  金枪鱼 (2015-08-08 23:28:56)  
 
  今天才知道,青椒也可做饺子馅的。我们家倒是用笋瓜做過饺子馅,口感极好!

 回复[8]:  东京博士 (2015-08-09 10:21:59)  
 
  我不太爱吃日本的鳗鱼饭,感觉太油腻,但是我吃过一次最好吃的鳗鱼饭,那就是成田山一条街上的川丰,这是一家鳗鱼专门店,最近电视上还介绍过,它的门口是一个老师傅带着一个徒弟当场活杀鳗鱼,当然是国产的,然后马上就有专人进行炭火烤,吃了这家,别的都不用吃了。

  
这是今年3月在那里饱餐一顿时拍摄的,一份2300日元,真的不贵,吃了你就知道物有所值。

  


  


  


  


  


  


  


  


  


  


  


  

 回复[9]:  雪非雪 (2015-08-09 10:33:49)  
 
  诸位星期天早上好!

  
龙爷您说我“有点偏”是说时间吗?我是13号入伏那天写的微信……昨天贴上来的时候忘了具体日期就回想了一番以为是16号,现在改成13号了。谢谢您详说三伏。热啊,真想给大家上一盘西瓜,科长这里没有。

  


  
旅人说的没错,好像那几天是有点儿伤感,刚认识的一个同胞朋友病逝了。

  
金枪鱼桑,青椒馅饺子在东北时是夏天的“美妞”,清香扑鼻。但是我不知道笋瓜是什么……

  
邓星下,昨天立秋,我没能吃上自己的饺子,明天补上。你要是近点我给你端去一盘……

  
采夫说的那个鳗鱼饭我也有几年没吃过了,见你一说勾得想吃,但是正严重发福,再忍忍吧。

  
红叶,麻利如你者不多矣,总是好兴致。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15-08-09 10:51:43)  
 
  我包过芹菜猪肉馅(里面放了点炒过的小虾皮)的饺子,味道也还不错,美国的洋芹,开水烫一下后切碎,然后捏去多余的水分再与猪肉相拌。

 回复[11]:  雪非雪 (2015-08-09 11:07:00)  
 
  

  
东博的鳗鱼饭我方才怎么没看到?

  
让你这样一描述也想去川丰了……

  
芹菜饺子里加青椒尤其是有点儿辣味儿的青椒才好吃呢。

  

 回复[12]:  游人 (2015-08-09 13:03:44)  
 
  川丰太有名,要做好排队的准备。

  
不过店很大,不用等太久,就是有点流水作业的感觉。

  
日本人说的 さばく

  
うなぎさばくではない、、、

 回复[13]: 非雪,我说有点偏非指时间 龍昇 (2015-08-09 15:44:13)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再来一遍:

  
非雪的“有手艺到啥时候都是姐儿,这不,饺子说包就包。” 有点偏。

  
东博头伏就做冷馄饨来着,我是哥儿。饺子也说包就包的。

  
说的是偏女性了,我要说:

  
“有手艺到啥时候都是哥儿,这不,饺子说包就包。”

  
造句可成立否?

 回复[14]:  雪非雪 (2015-08-09 16:28:19)  
 
  

  
是这样啊!我理解到哪儿去了……

  
龙爷的造句要说“有手艺到啥时候都是爷儿……”

  
必须滴!

  


  

 回复[15]:  金枪鱼 (2015-08-09 18:19:52)  
 
  非雪桑,笋瓜又有叫北瓜、白瓜、窝瓜的,有点像西葫芦但口感比西葫芦好,做馅要切成极细小的丁块,很费时。

 回复[16]:  雪非雪 (2015-08-09 19:36:16)  
 
  

  
谢谢金枪鱼桑答复。

  
我搜了一下笋瓜图片,果然像你描述的那样。但是好像没吃过,也许吃过,东北把它叫嫩西葫芦?看炒熟后的样子很像嫩西葫芦,一定清香爽口。

  


  

 回复[17]:  金枪鱼 (2015-08-09 19:41:33)  
 
  切薄片炒,但无須很熟,脆生的,再上点稀薄的芡,很好吃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5(H27)
    王桑,一路走好 
    初伏饺子和“祇园祭” 
    也说股票 
    花香四溢的夜晚 
    大花伞的故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