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2015(H27)
字体∶
大花伞的故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5-06-02 07:03:02 阅读人次:1188 回复数:12)

  

  


  


  


  


  


  
有时候,人生中曾经愁肠百结憾叹不已的事,可能会在一个不经意的偶然间霍然释怀。这不,昨天晚上路过大阪一个商业街,就看见一家专门经销箱包雨伞的店里开着几朵硕大的伞花。天哪!心中怦然——伞大的花,开在雨季,开在路上,开在校园……

  
18年前,刚刚开始尝试使用网络预订,就下了订单一个人去玩儿回归一个多月的香港。游海上观光船、逛时代广场、免税店买欧米伽对表、酷奇套包……那时候三十几岁,爱买东西,并且爱买好东西——喜欢的东西。在铜锣湾店铺密集的商业街里,与一把伞一见钟情。木把长杆,伞面是一枚向日葵。买了手提着,从香港到上海、到齐齐哈尔、到长春、又到上海。一路上将近两个星期,一次也没用上,因为下雨的时候我没在路上,我在路上的时候,没下雨。但是,一直提着它,一点没觉得麻烦。喜欢的东西,与它发生关联时心里才舒坦。无论是人关照它还是受它关照。人与人,更是如此。

  
在上海飞往大阪的途中,我意识到我的伞没有带进机内。与机组人员说我把伞忘在了候机厅,清清楚楚记得办理出境安检时把伞放进红外线扫描黑洞里的细节。机组说你只好下飞机后自己打电话咨询了。到家马上打电话给上海,那边说没有。

  
然后,我就饱受了遗憾加懊悔加患得患失的心理挫折。那把跟着我走了半个中国的大花伞,曾在梦里出现。嘭地一声撑开,大向日葵开得坦坦荡荡,炫出一片阳光普照的幻境。后来,它被我忘了,从此退出我的生活,连一张图片也没留下。

  
然后,昨天晚上就看见了让我立刻回想起它的大花伞。这家店的花伞共三种,红玫瑰、粉红菊和雏菊。于我,当然是雏菊。喜欢雏菊,很多年前就养植过白雏菊,花朵清秀,朴实可爱,春天开,秋天也开,一年又一年地开。大小永远不相上下的圆朵,像是承载着永无止境的轮回象征。

  
~~*~~*~~

  
失而复得总是喜,高兴得我禁不住要即兴赋诗一首:

  
@ 致那把向日葵花伞

  


  
谁握着你的把柄

  
把你领回家中?

  
谁撑开你的伞翼

  
欣赏你的花容?

  
你为谁挡了风雨

  
为谁装点了风情?

  
你开放在哪个季节

  
华丽了哪里的街景?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哇噢,好像可以唱出《同桌的你》那种味道。(2015.05.17)

  


  
.

  


  




 回复[1]:  雪非雪 (2015-06-02 07:52:53)  
 
  

  
自从买了这把伞,天就没下雨。

  


  

 回复[2]: 大花伞好 龍昇 (2015-06-02 12:31:32)  
 
  很女性味

  
“自从买了这把伞,天就没下雨。”?是你心中想梦中见。

  
自买这把伞直至遗失,天就没下过雨。那伞遗失后,雨是常下地。

  


  
忆起一顶荷花油纸伞:

  
“突然,一顶绘有荷叶、荷花的油纸伞映入我的眼中,多么熟悉啊!就是四年前为我送行的人打的那顶伞。那伞在晃动着,伞下的人奔跑寻找着,那是位来迟的送行者。”……(摘自小文《女儿红》)

  

 回复[3]: 大油布伞的故事 采夫 (2015-06-02 12:24:34)  
 
  雪老师的伞是想用用不上的伞。

  


  
据说伦敦绅士的伞是根本就不会被撑开的伞。

  


  


  
某少时的伞是不想要的伞------大油布伞。

  
骨架是用竹子做的,伞布是在生布上刷桐油做的,很沉,味道很大。

  
出门时爹妈老是硬要我带着,土里巴叽、、、痛苦啊。

  


  
不过要落到现代就可能比雪老师拉风袅。

  

 回复[4]: 采夫大油布伞是老爷们儿撑的 龍昇 (2015-06-02 12:42:31)  
 
  这个不那么土里巴叽

  

 回复[5]:  采夫 (2015-06-02 12:58:10)  
 
  哈哈,龙爷的伞很华丽。

  


  
俺说的是主席那个年代,穿的是白衬衣,蓝裤子、、、

  

 回复[6]:  二进宫 (2015-06-02 15:30:02)  
 
  摇~起那~乌蓬船~~

  
顺水又顺风~~~

  
你十八岁地~脸上~~

  
象映日荷花别样红~~~

 回复[7]:  二进宫 (2015-06-02 15:35:04)  
 
  俺也喜欢常长衫油伞和围脖

 回复[8]:  雪非雪 (2015-06-02 16:04:08)  
 
  

  
龙爷、采夫、二进宫,很高兴我的土气大花伞唤起你们的油纸伞油布伞情结。现如今,油纸伞和油布伞都进入风物志项目了,我现在选伞首先看轻重,要轻。因为胳膊拿东西越来越吃力了。

  
谢谢采夫的图。看到图上这样的伞,我一定站旁边去合个影留念。

  


  

 回复[9]: 毛巾的故事 雪非雪 (2015-06-18 14:23:18)  
 
  毛巾的故事——由葬仪“回礼”想到的

  


  
昨天收到一份高岛屋的礼品,素色纸袋,黑色纸盒,里面是三条毛巾。“西川”产品,日本的纺织品老字号。两三个标签:西川——美丽之国的纺织品;来自北欧的抗菌防臭技术。白地蓝色提花,一面有绒,另一面是纱布质地。看来这是经过精心挑选的,适合眼下一天热似一天这个时节。所以,当即展开启用。

  
京都这边一位同事的母亲前段时间病逝,这份礼品就是这位同事家的回礼。

  
毛巾是日用品中最常用品之一,日本尤其是这样。不仅个人家庭,其他方面也广泛运用。小孩儿从入幼儿园到小学中学,总要带好几条毛巾,还有抹布。下雨天去医院的话,进门处就有成叠的毛巾摆在那里,供出入者随手取用。

  
毛巾种类等级繁多,好品牌的产品不仅款式好,质地更好。结实耐用是好品质元素,但是太经久耐磨了也有点不好,因为有时候想换用一条新的。不为别的,就因为同一条毛巾用太久了。就说带到京都租用的歇脚公寓里来的几条毛巾吧,至少都用了十年以上,当然不是每天可着一条用的用法。孩子还在小学的时候,我喜欢买史努比(SNOOPY)的东西,这条毛巾就是那时候开始用起的。不变形,不脱线,也不褪色,只是稍稍变薄了一点。但这不是废弃的理由,用着吧。

  
小时候跟姥姥生活在一起,她没上过学,不会说普通话,说山东方言。她把毛巾叫“手巾”,从来没听她说过“毛巾”这个词。所以,我母亲现在也把毛巾叫手巾,好像小弟也这样说,因为他跟母亲处于相近的生活圈。

  
关于毛巾,对我来说有一件事终生难忘。记忆里,我们民乐小学的李伟老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音乐老师,她学会了打腰鼓,就在学校成立了腰鼓队。我被选去学习打腰鼓,春节前后上大街表演,绸衣绸裤绸角巾,鼓棒上的红绸子拼着命地甩,民乐腰鼓队一时间受到相当瞩目。开始只有20人,后来阵容扩大到几十人。那大概是1972年,小学三年级。

  
那期间,我和另一名叫张海芬的女生被派往一家铁路小学去传授打腰鼓。我腰上挎着鼓,两手执鼓棒,负责教1-8套全程鼓舞,海芬教打铜钹。每天放学下午去教,大概去教过两个星期。最后一次去的时候,那家学校送给我俩一人一个合成革手提袋,好像是自下而上篮粉白三种颜色,里面还有一条带粉色条纹的毛巾。

  
那个年代,塑料制品尚未普及到千家万户,毋庸说当然没有今天成为灾难的塑料方便袋。相对于“木头的”、“铁的”、“铜的”,姥姥把塑料制品一律称作“化学的”,这个“化学的”里面含有一份对新生事物的爱惜和敬意。质地好一点的塑料纽扣,都可以引来令人羡慕的眼光。我刚上学时用的文具盒是舅舅用过的木头盒,完全手工做的。涂着浅蓝色油漆,侧面还有他刻画的猪狗图案。这个文具盒让我自卑,上课不敢拿出来放课桌上,因为遭到过使用新的铁皮文具盒同学的取笑。带磁铁自动合闭的塑料文具盒,更是几年后的划时代产物。所以,铁路小学赠予我的这个光泽耀眼的塑料提袋,让人感觉豪华高端得心跳。何况,里面还装着一条崭新的毛巾。姥姥高兴得不得了,一手提着兜儿一手拿着手巾,自豪得合不拢嘴,跟姥爷说“咱玲去给人家当老师了!人家给她这么多好么(山东话“好么[má]”:好东西)!”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得到的物质奖励。不过,后来好像也没有第二次。凡物质类,都是自己挣来的。先付出,得酬,再买。(2015.6.18)

  


  


  


  

 回复[10]:  邓星 (2015-06-18 14:48:22)  
 
  非雪对生活有情趣。

 回复[11]:  雪非雪 (2015-06-18 15:21:44)  
 
  

  
邓星,谢谢你的赞评。我嘛,活着就是参与吃穿用这点事儿……现在想吃饺子,还有五香西瓜子,搜索一下午京都有没有中国物产店,也没拿准一家,准备自己包饺子。

  


  

 回复[12]:  邓星 (2015-06-18 15:29:51)  
 
  哈哈那是所有人都必须参与的。饺子嘛,别搜索了,一定是自己手包出来最好吃。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15(H27)
    王桑,一路走好 
    初伏饺子和“祇园祭” 
    也说股票 
    花香四溢的夜晚 
    大花伞的故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