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美国杂记
字体∶
说说美金两毛五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05-16 16:46:17 阅读人次:3913 回复数:18)

  

  


  
美元货币中有好几种硬币,因有消费税,其使用流量相当大,大大小小的有黄有白有薄有厚,金属质量与日元的1元和人民币5分2分什么的不同,多由铜镍合铸而成,质量较大。

  
信用卡使用极其广泛,差不多什么都可以用信用卡交易。可我这个老外却不擅长用信用卡,好像怕手里现金花不完作废一般,凡交易统统递交现钞,且老是破大票。于是,几个月下来,用过的几个包里衣袋里叠叠撞撞着硬币成堆。

  
所以习惯用现金留意收集硬币,更直接的原因,好像是因为第一次到洗衣房洗衣服受窘留下的后遗症。公寓洗衣房有一排5台洗衣机,对面是5台烘干机。投币式,每洗一缸需投币1.5美元,机器只认吞2毛5的硬币。连洗再烘干,需要12枚quarter。刚到3天,哪里弄得到那么多quarter?

  
此后,积攒quarter就像置备生活必需品一样上心。饭店吃饭结帐时,故意多给人家2元小费,之后拜托给换10美元的quarter。或者是由于多收了8个quarter的小费,店家也乐得给咱换,你这边三克油着,那边就含笑咕噜说油啊外耳。

  
还不光是投币洗衣机,路边收费停车,投币口也多是只认2毛5硬币。曾经两次在路边被人叫住换quarter。公用电话机很多都是老式的,巴士亭马路边什么的,看上去相当有历史。上面的收币口却多功能,只要是硬币,大小都灵光。

  
家里窗台上放了两个专门装硬币的纸盒,一个是quarter专用,每6枚码一摞;另一个quarter以外专用。虽说这么留意着救急,却还是在肯尼迪机场走了麦城。长途客车从波士顿到纽约之后,离起飞时间还有5个小时,心想不如就在这里逛逛。寄存了行李之后,要打个电话给波士顿汇报,却发现硬币都装在那纸盒里。便进了旁边一家中国杂货店,琢磨消费点什么换几个零钱。那柜台,那陈列,那货色,基本上是70年代的乡镇小百货。怀旧之情油然而生,便站那里浏览。看见一种上海家化的美加净珍珠霜,觉得亲得不行,就掀开纸盒包装欲看,身后突然传来一串我听不懂的尖声警告,惊回首,是一个身材极小的有8、90岁的老奶奶。她扬着尖音对着我又是摆手又是教训。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却能分辨出她说的不是英语而是一种中国话。我明白她的意思,大意肯定是说“你不买的话不要乱碰!”于是,我就拿了一盒去柜台交钱,递上100美元,心想肯定能给找回些零币。没想到这美加净才3块钱,找回的钱里一个钢蹦也没有。顺手就又买了一个口香糖,找回几个,又顺手添了一个指甲刀,又找回几个。

  
出门打了一个电话,又闲逛1个多小时,打车去机场。办完手续,再要打最后一个电话时,就差4分钱,怎么也打不成这一次通话1美元的电话。握着一堆钢蹦,去找对面店换零钱,那美国服务小姐十分客气,道歉说刚好下班,还敲打着收款机说锁上了,不能再打开,否则就违反规则。左顾右盼,最后到底是走到排长队飞上海办票的队列边,向一个看上去比较有平常心的人开口,说打电话只差4分钱,能否帮我换1美元的硬币,多大面值的都行。那人顺手掏出5分钱给我,我边道谢边递给他10美分说不用找了。他笑着说那你不还是打不成电话吗?你的钱比原来还少了,呵呵。看我这脑子灵的,唉!可也不能欠人家5分钱啊,这不成了乞讨了?就拿出1元纸币给他,他怎么也不要,笑着说两遍ok。那人看着像中国人,或者是美籍华人。

  
地铁红线哈佛广场站周边,总有一些乞丐。有家商店门前,总是站着同一个人,跟店里雇员似的天天到岗。他手里拿着一个纸杯,里面总是有些硬币,他像打沙锤似的唱着哼着掂着,每天乐不可支的样子。见你拿着相机走过,他还作出姿态说“你可以给我照相噢!”

  
临走那几天收拾东西,把零币都集进一个袋子里,将图案不同的挑出一些,所有的quarter也挑出来,不仅仅因为相对面额大,主要还是对quarter感情特殊。剩下的,去喝咖啡时,路过乞丐就放过去一把。同行的国内留学生说你给他这?他都不领情,这帮玩儿意,别看是乞讨,1美元以下他们都看不上呢!

  
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看人家是各自反应不同,有的欢喜地受领,有的呆若雕像,从早到晚木无表情。真看不上的话,就当我为自己轻装给人家添乱了。形形色色的乞丐和流浪者,算得上美国一景。奥巴马总统就任前日,走在街上遇到一个流浪汉样子的黑人,他像个街坊邻居似的搭讪说你拿的相机不错啊!借我用用OK吗?这么长的镜头,我明天要去华盛顿DC的话,肯定能拍到奥巴马。要说这美国人吧就是不一样,流浪汉也这么无忧无虑,还特爱幽默。

  
直到回来以后收拾零碎时,还把那quarter每6枚码一堆,这算是坐病了。也是,洗一次衣服要12个2毛5,洗涤6个,烘干6个。想节约不烘干还真不行,美国的任何一家家院里,就没看见过谁家晾晒衣服。不知道是法律规定还是就这习惯。说起节约什么的,有人就说美国人根本就没有节约这个概念。水管一打开都哗哗喷,管口也粗,水来得那叫痛快。

  
纽约买的“美加净”,回来拧开盖盘点,很白腻,香气扑鼻,想起小时候的雪花膏。(2009.05.16)

  


  


  




 回复[1]:  旅人 (2009-05-16 16:57:03)  
 
  雪非雪还挺能随机应变拉下面子求人给换钱。

  
有时候真不能死要面子而活受罪。

 回复[2]:  邓星 (2009-05-16 17:39:21)  
 
  非雪好。我又要问了,你眼下到底在哪里??

 回复[3]:  待于泥== (2009-05-16 17:51:51)  
 
  哈哈,这篇写的好玩.

 回复[4]:  雪非雪 (2009-05-16 22:32:04)  
 
  谢谢各位。

  
旅人,人在旅途,不得不随机应变,受罪的面子活儿,咱哪能干?

  
…………

  
邓星,我在大阪。4月1日前回来的,至今未见发烧咳嗽什么的,不属于隔离自肃族。

  
…………

  
待于泥,好玩儿就哈哈下吧。

 回复[5]: 两毛五,真别扭。 小草 (2009-05-16 23:00:32)  
 
  为什么就定价为两毛五呢?定为整数多好,支付也方便。

  
你看,在国语里,这二和五,加在一起,总是让人难堪。什么二百五,二不挂五。

  
唉。老美就是老美。

 回复[6]:  雪非雪 (2009-05-16 23:01:28)  
 
  小草,晚上好。

  
二百五知道,二不挂五是什么意思?

  
…………

  
要不然把题目改成“四分之一元”?

  
但好像更别扭

 回复[7]: 二不挂五 小草 (2009-05-16 23:14:03)  
 
  四川方言吧,?不伦不类,好像是,记不清了。

  
改?干嘛,就当我乱说的,别当真。

 回复[8]:  雪非雪 (2009-05-16 23:43:08)  
 
  别说,还真不知道这个意思有没有东北话。二五眼,二把刀,什么的,具体搞不清什么意思。不过对这美元的2毛5咱是真有感情,在赌城首次染指就一个2毛5赢了100美金,400个2毛5叮叮当当哗哗淌了半天,第一次体验到得财进宝的惊喜,其快感简直不着边际,一瞬间升级为正式赌徒,赌到天明,啥也没剩

 回复[9]:  久夏 (2009-05-17 00:18:40)  
 
  一个quarter就是2毛5的意思吗?

  
还有那4分钱,10个美元,10美分,1美元,呵呵,一直没有算明白。

  
要是我到美国,估计什么也算不明白。就像我妈到日本,看不懂日本的钱一样。

  
雪桑想必英语也很了不得阿。

 回复[10]:  雪非雪 (2009-05-17 10:01:22)  
 
  久夏早上好。对,四分之一是25美分,我叫两毛五。花起来跟用人民币感觉差不多。你的"想必"没想对,英语不灵,还不如日语呢。到如今都不敢用日语发帖,你就想像这啥水平吧

 回复[11]: 不懂英语,能懂两毛五 龍昇 (2009-05-17 10:27:38)  
 
  同样,不懂法德意等语,但我很快就会懂的美元欧元,更会花它们.不信?给我一沓子试试 因此我看懂了非雪此文.

 回复[12]: 龍爷,早上好。 雪非雪 (2009-05-17 13:12:56)  
 
  看钱,2毛5来了:

  


  


  
久夏,当前流通的硬币们在这里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85%83%E7%A1%AC%E5%B8%81#.E5.BD.93.E5.89.8D.E5.8F.91.E8.A1.8C.E7.9A.84.E7.A1.AC.E5.B8.81

  


  
看着一个关于硬币的报道:美国老汉拿26000美元硬币买车,车商数钱数到手酸

  
http://news.xinmin.cn/world/shehui/2007/12/25/1001717.html

  

 回复[13]:  飞燕 (2009-05-21 23:08:35)  
 
  上次初来乍到地冒然闯入,很失礼。今后会常来拜访,请关照。

  
雪非雪,你真是妙语连珠,什么“三克油”“油啊外耳”的,怎么琢磨的?“脑子灵的”让我上着上着班儿就忍俊不禁,弄得周围人以为我有毛病。

 回复[14]:  雪非雪 (2009-05-22 11:39:10)  
 
  飞燕好。上着班忍俊不禁无妨,要是忍翅不禁飞起来的话,恐要燕惊四座。

 回复[15]:  红日 (2009-09-16 23:24:50)  
 
  您的相片有点像黑柳彻子,年纪也差不多吧?

 回复[16]:  雪非雪 (2009-09-16 23:46:26)  
 
  红日说的是我吗?那可太抬举我了。黑柳彻子也就6、70来岁吧?人家正是花香袭人的花季,我都成了老园丁了。

 回复[17]:  小小鸟儿 (2009-09-17 10:09:05)  
 
  

  
我来报道,老雪!

 回复[18]:  雪非雪 (2009-09-17 11:45:20)  
 
  到!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美国杂记
    空旅随录 
    幸福时光 
    去年圆月时 
    说说美金两毛五 
    简单生活 
    美国略记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