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日本
字体∶
神户街头的饺子摊儿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3-06-13 21:30:00 阅读人次:2164 回复数:19)

  

  


  


  
第一次向日本公众兜售饺子,是1990年深秋。是那种最为原始的从商模式,自己加工,自己叫卖。毫无成本利益计划,玩儿似的忙乎了一天。

  
总策划是神户的一个小商社社长。一个老乡兼同学在神户留学,他在这家商社打工,一次招待社长到家吃水饺,把我也叫去一起做一起吃一起玩儿,就这样认识了社长。不久后一天,老乡来电话说社长让我和他夫人去神户包饺子,带上擀面杖,星期天早点去。还安排说俩美女都穿上中式服装,搞成超群中国美人状。

  
兴冲冲地就去了他公司。原来,他是要给我们搞一次创收活动。煤气罐、大锅、面板、菜刀都已准备齐全。问“你们俩一天能包多少个饺子?”答曰几百上千没问题。他就口头计算起来,6个一份300日元,60个3000,一天下来一人赚2、3万没问题。好,你们去买材料吧,赶在午饭时间出锅。

  
面粉、白菜、肉末、香菇、佐料。用了几千日元左右吧。和面、剁菜、包。社长和老乡在路边搭起一个简易售架,煤气罐置于一旁。我们二人开始煮饺子,出锅,盛盘。纸盘和简易木筷是社长给准备好的。

  


  
刚出锅的水饺,在秋天的神户大街边腾着招摇撞骗般的热气香气,让偶尔过往的行人脚步踌躇,却极少凑趣过来问津。眼看饺子凉了香味消了,心里觉得辜负了饺子的青春,又为自己和饺子一起遭冷落而感到难堪。同伴倒是洒脱,说没人买拉倒,咱再煮一锅自己吃!冷风热饺子,好吃啊!吃饱了心里就像有底了,站着忙乎了一个多小时的地方,真就成了自己地盘似的,直着腰板还吆喝起来:饺子啊,饺子!地道中国水饺哎!一吆喝,还真有人凑过来,奉送品尝,尝过的人就端走一份。居然还有附近回头客来追加了几份。

  
直到过了午饭时间,总共没卖出10几份。社长把我们连人带材料用具招回公司办公室,关摊儿。

  
他就着啤酒吃饺子。边吃边说看来这个营销模式不行。还到处打电话,招熟人来吃饺子,“我说这可是正宗中国水饺,保证你长这么大没吃过。”饺子吃饱了也吃腻了,就慢悠悠地喝酒。下酒菜是几块白不啦叽的东西,一会儿捏一块递嘴里,嚼得津津有味。

  
窝坐在沙发里,脚上两只大皮鞋翘在桌子上。他个子不高,脚也不大,但是鞋一旦上桌就显得格外大。据说,社长年轻时曾在美国闯荡过,此时的他,手持酒瓶,脚放桌上,仔味儿十足。他看上去有点烦恼,为他给中国留学生策划的赚钱项目遭遇挫折。

  


  
我们自己倒没什么失落感,因为压根儿就没这个思路。同伴她看着社长一言不发只顾独饮,就问我他吃那白的是啥玩儿艺儿?我说我也不知道。她说你日语比我好你问问那啥。她老公听见就说那是奶酪,不好吃。一听是奶酪,她就说你跟他说咱也尝尝呗。社长就端过来,一人尝了一小块。她脸酸得啊,哎呀妈呀这啥玩儿艺这么难吃!我倒是觉得没那么怪,小时候去内蒙吃过近似味道的炒米。

  
临走,社长给了我们一人1万3000日元,说是材料费和交通费以及剩余饺子的收购费。

  
神户那条大街,可否记得1990年的秋天站街头叫卖饺子的两个异国女贩儿?一红一绿中国绸袄,画了眉,涂了唇。怎么就没城管出来要求出示执照哪怕身份证?人家的秩序太井然,一无所知的我们,就在那井字口里堂皇了一番。

  


  
那年冬,老乡和家人都回国去探亲。一天,社长打电话找我翻译什么东西,说有报酬。我磕磕巴巴地说不行,我翻译不了。他说行,你来一趟吧,会日语的都不在日本,这个资料要得急。

  
神户王子公园要从中国引进金丝猴,要翻译的内容是有关金丝猴的习性及饲养法。翻着字典,坐烤榻慈里,铅笔原稿纸。两天后去交稿,社长看着我的日文译稿,我看着中文原稿,校对。他边听边润泽我那破日语,钩钩改改。叨咕到金丝猴发情期每日交配数次时,他还旁白一句よくやるね。于是我领会了这句日语的多重用法。校对完了,领我去吃午饭,边吃边问雪桑啊,翻译费多少合适啊?我说我哪儿知道啊?这完成稿等于是社长您翻译的啊。他说翻译行情是400字一页3000日元,就按页数付给我了。

  
迷迷糊糊不知怎么回事儿,还闹了一笔翻译费,连句规范的完整话都表述不清。

  


  
大概两年后的一天,老乡从神户来我家玩儿。说话间提到他又换的一家小商社,他说公司放假,社长老妈去世了,今天办丧事。说着话他就说哎对呀社长家就在奈良,咱们去看看呗,看能不能帮上啥忙。我说我不去,人家老人没了咱什么也不懂去了添乱。他说没事儿,公司很多人都去了。我换了件白上衣,坐电车出发了。那时我也住奈良县,不大会儿就到了。人家一家及来客都正要赶去殡仪馆,社长跟我老乡也就是他的临时员工安排了几句,人家就都出门了。老乡说社长说了,咱们不用去,等会儿有人给咱们送饭来。

  
挺大一个院套,好多个房间,就我们三个留学生。一人端一个单人课桌那么大的高档餐盒,吃。

  
真是干什么吃的啊!

  
后来几次想起,心里胃里都不是滋味。

  


  
再后来,老乡被派往中国工作,跟社长们也断了联系。那两家规模不大的商社,不知如今是否还在经营。

  


  
近几年,学期临近期末考试时,我总要利用个人时间给学生做一套辅助复习题,基本囊括学期内所有内容。日本学生通常只会应付老师安排,必须是具体安排。第几页第几题。只告诉他们自己复习复习,那些平时散漫的人根本不知道从何着手,结果考不及格次年就要重修。费时间不说,二、三年级了坐进新生班,表情沉闷尴尬,无疑,这是投注在大学时光里的一抹暗影。

  
有了复习题,他们就会认真做,做了,就很难不及格。尤其共同课二外,考试基准不超过教材范围和程度,基本原词原句,极少有变通发挥余地。

  
雪老师優しい、甘い!前几天校园里遇到几个几乎没印象的男生,大老远喊老师老师!还记得我吗?再履修的,我们几个都是。承蒙老师那些复习题,我们几个中国语都过了。谢谢您啊!老师最高!这几个人刚开学时很出群,那副爱怎样怎样的架势,全是刺儿头。三年后这么良知发现般的几句话,让人感到校园里洋溢出一层和煦的暖意。

  
他们不知道,就因为当初有社长那样的人曾经对我这傻乎乎的留学生那么宽容宽厚,才让我学会了对人子弟的这么点耐心。(2013.06.13)

  


  


  


  


  


  


  


  


  


  




 回复[1]: 沙发! 夏夏 (2013-06-13 22:14:35)  
 
  雪的文字越来越好看,风趣.

  
发现是多用短句,还有很多大白话和朴素的话.

 回复[2]:  cid (2013-06-13 22:47:05)  
 
  》》》翻译行情是400字一页3000日元,就按页数付给我了

  
这个社长真是真面目。比以前乐乐china tv求朕给他们将香港节目粤驿日的行情高多了。没有倒带机器和助手还要自己打字。45分才5千,还要赶时间,今天到明天就要送过去。做一次就远虑了

  
后来跟优衣库录制一个粤语社员教育dvd,行情则是15分3万。因不是普罗给的是最低价,煲冬瓜录音那位是nhk国际放送的恐怕超过10万。

 回复[3]:  旅人 (2013-06-13 23:07:18)  
 
  雪非雪知恩图报

  

 回复[4]:  雪非雪 (2013-06-14 09:45:53)  
 
  

  
各位早上好,谢谢参观饺子摊儿。进入怀旧期了……

  
cid桑,那社长也是生意人,但在那时他是把几个中国留学生当作“世话”对象看待的,而不单纯是商业运作。

  
夏夏,没有长短句意识。手机记的,直接糊上来了。陈某的这个编辑系统太便民了,只要糊上来,分段处自动显示中文格式。不用开电脑上贴,好极了。

  
旅人桑,人家没有施恩图报,我也不觉得到了需要报答的程度。只是随着岁月的积累,回想起当初一些楞青青的行为,感到愧悔。能够想起来或记下来的,都因为有其相应的意义和份量。说出来,感觉轻松一点,坦然一点,就好。

  


  

 回复[5]: 看了雪桑两天的帖子了。 深谷 (2013-06-14 10:25:23)  
 
  尤其是老人的那句“省着省着,窟窿等着”。实在让人感触良多,谢谢了。

 回复[6]:  东京博士 (2013-06-14 14:26:08)  
 
  我们市举办马自利的时候,我曾动过念头去玩个水饺生煎摊热闹热闹啥的,倒不是真的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想看看当地人反映,不过最终作罢,除了觉得日本人口味习惯毕竟不同于中国,能想象也许就是楼主那样的结果,还有就是马自利都是夏季最热的时候,既然摆出去了再忙再辛苦也不能中途开溜,想想算了,不去吃这个苦了。有这工夫,在家里伺候自己吃。

 回复[7]:  采夫 (2013-06-14 15:51:14)  
 
  应该小赚一笔的麽

  


  
上个世纪俺当留学生的时候整过马茨丽,其中一项是各国料理披露。

  
那是日本富得流油的时代,政府出钱补贴出品者,出品者为了做料理买的材料、道具可以凭票报账3万日元,会场里的贩卖收入全部归己。

  
那时候南方人没几个会包饺子的,南方小吃也不适合上马茨丽。俺连拉带求找了一个天津来的大哥去出品中华料理饺子和烧卖,他拉了几个中国大妈来帮忙带吆喝,结果第一天就收了近10万日元的入场券(每张千元)!

  
老哥乐得不可开交,硬要塞给我2个猪蹄膀(材料费用不了3万,大家都多买些东西充数报账)。

  


  


  
http://www.youtube.com/embed/OBDMT57SpD8

 回复[8]:  雪非雪 (2013-06-15 12:59:24)  
 
  

  
诸位谢了。

  
饺子这品食物,好像还是中国人自己才吃得出十足的味道。再好吃,专题饺子馆开到外国总难保维业。

  
采夫桑,到南泥湾绕了一圈儿,好听啊。朴素的,传统的,扭着美的神态和韵调,爱听爱看。

  


  


  

 回复[9]: 饺子是哪国食物? 南海浪 (2013-06-15 15:17:50)  
 
  雪老师好。饺子一般被认为是中国尤其是中国北方起源的食物。但有趣的是,俄国,波兰也说是他们发明的,这是小生从一个有ロシア血统的波澜人口中听来的。当然,南蛮就不跟人争了。

  

 回复[10]:  雪非雪 (2013-06-15 17:10:54)  
 
  

  
南海浪好。

  
饺子到底哪里起源,我这一北蛮也不争。我家饺子起源是我。

  

 回复[11]:  邓星 (2013-06-15 17:13:47)  
 
  非雪好。饺子好像是北方的吧?

 回复[12]:  雪非雪 (2013-06-15 17:50:17)  
 
  

  
邓星你说是哪儿就是哪儿。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13-06-15 19:35:11)  
 
  北方饺子南方馄饨,西安面条东京米饭。这有啥好争的。

 回复[14]:  雪非雪 (2013-06-16 09:38:35)  
 
  

  
今天父亲节,我家饺子侍奉。

  
给各位父亲身份的先生上茶

  
大黑柱们,劳苦功高。

  


  

 回复[15]: 你父親近況如何? 科长 (2013-06-16 18:20:43)  
 
  

 回复[16]:  雪非雪 (2013-06-16 18:29:10)  
 
  

  
谢科长亲民问候。

  


  
方才打电话,跟我母亲两人逛夜市呢。我说「爸,今天父亲节。」他说「不知道。」我说「所以我打电话告诉你,向你问好。跟我妈好好玩儿,吃点儿好吃的,啊!」他听话地答应「嗳!」。

  

 回复[17]: 饺子——自制自品,其乐无穷 璇叶殇 (2013-06-20 16:42:25)  
 
  他很爱吃饺子,煎饺,蒸饺,甚至于中国的水饺;他母亲对饺子也是情有独钟,而我直至大学毕业也从未自己做过饺子。对于中国南方孩子,和面擀面更是一件难事儿。他倒不嫌弃,一起上网搜图搜文章学习,然后从超市买来一大堆材料(考虑到擀面是份技术活,最终还是选择了超市现成的饺子皮)。拌饺子馅,包饺子,倒也其乐融融。

  
很羞愧的是,我只会简单的“金元宝”式饺子,正宗的饺子包法还是他一手教的,我觉得,对于一个日本人,这已经可以算得上感恩戴德了吧?所以,我也心甘情愿的被他笑话“你什么饺子丫?”“便便饺子也比你的好看”……

 回复[18]:  雪非雪 (2013-06-21 09:46:05)  
 
  璇叶殇

  
早上好。

  
你这么努力深造饺子技术,好媳妇啊。

  

 回复[19]: 哇,饺子被夸了,感动ing 璇叶殇 (2013-06-21 15:46:18)  
 
   雪非雪,爱死你了!我本来包饺子的心都灭了,现在,我要好好努力 ,就为了这句夸奖,也应该包出像样的饺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日本
    感谢你曾经的陪伴 
    缝纫机换购 
    公寓修缮工事 
    东京之水甲天下 
    神户街头的饺子摊儿 
    亦庄亦谐 
    又是诺奖揭晓时 
    日本大学里的两则故事 
    初饲宠物 
    一个书架的周折 
    猎秋 
    秋日休闲 
    地区运动会 
    敬老日杂记 
    我身边的日本人(2) 
    猪流感记录(大阪:2009年5月18日) 
    小节 
    日本大学生心目中的中国 
    今天收到了政府“红包”通知 
    欢迎卡米拉 缅怀黛安娜 
    波及日本的三聚氰胺余波 
    日本网络游戏厅的命名 
    日本学生的请假条 
    日裔三科学家分享2008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 
    日本的七夕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