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日本
字体∶
日本大学里的两则故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2-07-26 14:28:14 阅读人次:1727 回复数:17)

  

  
1.

  


  
前天,上神户某大学成人教育班本学期最后一节课。是期末考试。最后一个交卷的学生是坐在最前排中央的佐藤。收完卷子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恰好相遇,就对坐下来边吃边聊。

  
我说,你白天要上班,晚间来这里上课,够辛苦的。他以笑作答,不以为苦的样子。那笑里只见轻松自然,没一点其他的什么。

  
他问我是不是在这家学校毕业,我说不是。他就笑着说那么是同学们传递了错误的信息,他听说我是该校出身。于是,我告诉他我的出身校,并告诉他我还在另一家学校兼课。听我说出兼课学校的校名,他笑起来,说他曾经是那家大学的学生。哦,是吗?一下子感觉到一种亲上加亲似的亲切感。

  
但是,他马上补充说他没有毕业,退学了。他问我“老师知道1979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机吧?”,我点头。他说父亲工作因受石油危机的影响,导致他不得不退学走上社会独立谋生。话说至此,我只有静听,接不上什么话。

  
之后,他说三年前母亲病逝。临终前,母亲对他当年大学退学的事表示歉意,老人带着这个遗憾走了。所以,他去年报考了这家大学的成教部,想补读下那个中断的本科学历。

  
哦——我只是这样轻轻地“哦”了一声。

  
每周上课时,他都坐在我眼前,只是整个教室几十名学生中的一员。使他成为学生一员的,竟是这么一篇漫长波折的人间故事。

  


  
2.

  


  
另一则,闻于该校任教的一位老师。我曾在记录北海道的帖子中提及。转述在这里:

  
前不久“读卖电视台”去该校采访一个学生,被采访者是一位年逾五十岁的女学生。之所以高龄读书,原因来自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那次震灾中,刚上小学的女儿遇难身亡。女儿小时候的心愿,是长大后考进这家大学读书。于是,这位母亲就在已故女儿该考大学那年,报考了这家学校,并且合格录取。这位老师说她学习特别认真,中文作文能力强,听课的时候,好看的大眼睛闪闪有光。

  
听这位老师说着这位丧女的母亲,心中生出极度的感动。悲。美。两种心绪撞击在一起,涌荡着沉重到几近凝固的情思,流不成泪,却感觉自己已是满怀的泪水涟涟。

  


  
…………

  


  
这两个成人学生,都不是为自己上大学。不能补救的,称为遗憾。他们的选择使遗憾没有永远至于遗憾。人人期待自然圆满,同样,灾难也可能随时降临人人。修补内心缺憾的自助能力,需要完整而淡定的精神素质,即,以爱为核心的积极能量。因为有爱,这两个学生的故事才这样美好。这样的美好,让我知道即便是隔于生死两界,依然有足以令人静静欣享的绵绵温暖。[2012.07.26]

  


  


  


  




 回复[1]:  旅人 (2012-07-26 15:02:32)  
 
  将这些故事汇集成册,就是一本不错的小说。你试试

 回复[2]:  雪非雪 (2012-07-26 15:10:57)  
 
  

  
谢谢旅人。

  
我更愿意拆两件旧衣物组合一件并不需要的什么,但就是没有成册成书什么的动力。提不起来,呵呵。

  


  

 回复[3]:  夏雨 (2012-07-26 16:28:35)  
 
  很好的故事。

  
在日本,成年人上大学,功利上的意义几乎很淡薄了。因为喜欢,或者像上文说的,了却一个心愿。

  
说实话,我也有过再去大学读心理学的念头,是兴趣爱好,但一想到即使学成,毕竟因为外国人的缺憾,钻不进日本人弯弯绕的心窍,有些划不来,踌躇不前,还是脱不了功利。

 回复[4]: 喜见雪飘舞 龍昇 (2012-07-26 15:53:59)  
 
  2012年,除4月“分行说话”的《樱》外,首见飞雪文,驱散了寂寞感。

  
两则故事,对我这没进过大学门的人,实在是个激励。

  

 回复[5]: 我想报考老雪的研究生 自带板凳 (2012-07-26 16:22:06)  
 
  老怕考不上怪丢人现眼的

 回复[6]:  雪非雪 (2012-07-26 16:38:36)  
 
  

  
哈哈哈。。。

  
局长,请坐板凳上听题!

  
…………

  
龙爷,谢谢您。

  
我正在反思,是不是从前上帖上得太猛烈把该抖落不该抖落的家常便饭都端得没得端了,才落得现在这样。

  
…………

  
夏雨,同感。我还妄想过报考医学院呢,后来听说考试内容离我差距太大,就远虑了。

  


  


  


  

 回复[7]: 戒网,要有多大毅力啊 科长 (2012-07-26 17:20:31)  
 
  

 回复[8]: 呵呵!雪妹子终于来了! 小林 (2012-07-26 17:33:04)  
 
  有情提示

  
〈〈2.另一个佳话,

  
是否改成另一个感动人的故事好些?

  

 回复[9]:  邓星 (2012-07-26 17:36:35)  
 
  非雪,真的好久没有见到你的文字了。有空还是把键盘搁好吧。。

 回复[10]:  吴卫建 (2012-07-26 17:56:20)  
 
  颇为敬佩一些日本人如此不为名不为利,淡泊且努力的学习精神。再想想那些神马在职党校博士,嘿嘿。

  
雪老师摆弄旧衣物组合是大材小用啊。

  
据说键盘不搁好会生锈的。

 回复[11]:  雪非雪 (2012-07-26 19:20:42)  
 
  

  
谢谢小林兄的“有情”提示。呵呵。

  
就改。极度用词不当嘛。

  
…………

  
邓星,吴桑,键盘这会儿很合作,然后可能还会立起来。电脑轰鸣得可以当冬天的空调用。

  
吴桑,那衣物缝制组合可需要专门的才技,我连小材也够不上,还偏偏喜欢摆弄。眼神也不行了,手指也不如从前灵窍,不抓紧活动活动,怕是点击键盘也要僵直起来。

  
……

  
科长,上网又不是什么恶习,跟戒不戒扯不上。你意思是我戒网失败?还是暗示应该戒,还是嘲讽欲戒不能?

  


  


  


  

 回复[12]: 误字订正: 雪非雪 (2012-07-27 20:50:35)  
 
   

  
这两个成人学生,都不是为自己上大学。不能补救的,称为遗憾。他们的选择使遗憾没有永远止于遗憾。人人期待自然圆满,同样,灾难也可能随时降临人人。修补内心缺憾的自助能力,需要完整而淡定的精神素质,即,以爱为核心的积极能量。因为有爱,这两个学生的故事才这样美好。这样的美好,让我知道即便是隔于生死两界,依然有足以令人静静欣享的绵绵温暖。[2012.07.26]

  
~~~~~~~~~~~~~

  
正文部分无法进行重新编辑,在这里订正一下。订正部分:「他们的选择没有使遗憾永远至于遗憾」,「至于」-->「止于」。

  


  


  

 回复[13]:  小草 (2012-07-27 22:22:13)  
 
  看着就是那么美好。

 回复[14]:  雪非雪 (2012-07-29 16:06:32)  
 
  

  
小草,问好。

  
酷暑清凉!

  


  


  

 回复[15]:  少年行 (2012-07-30 12:03:26)  
 
  我也忍不住上来冒个泡,在这个大热天里看这个,心里又平静又温暖。

 回复[16]:  夏夏 (2012-08-05 16:05:24)  
 
  美好,安静,温暖。

  
就是这样的感觉。谢谢雪的好文字。

 回复[17]:  雪非雪 (2012-09-23 12:36:12)  
 
  

  
少年行,夏夏,隔月致谢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日本
    感谢你曾经的陪伴 
    缝纫机换购 
    公寓修缮工事 
    东京之水甲天下 
    神户街头的饺子摊儿 
    亦庄亦谐 
    又是诺奖揭晓时 
    日本大学里的两则故事 
    初饲宠物 
    一个书架的周折 
    猎秋 
    秋日休闲 
    地区运动会 
    敬老日杂记 
    我身边的日本人(2) 
    猪流感记录(大阪:2009年5月18日) 
    小节 
    日本大学生心目中的中国 
    今天收到了政府“红包”通知 
    欢迎卡米拉 缅怀黛安娜 
    波及日本的三聚氰胺余波 
    日本网络游戏厅的命名 
    日本学生的请假条 
    日裔三科学家分享2008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 
    日本的七夕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