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日本
字体∶
地区运动会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10-18 23:33:22 阅读人次:2028 回复数:27)

   

  
お疲れさまです!

  
相互说着这句“辛苦了!”,各自手提战利品,陆陆续续走出小学校门,阳光明媚有哭有笑的一天结束了。

  


  


  


  
2009年10月18日 星期天

  


  


  
一年一度的地区运动会。和大家搬进同一公寓8年,这是第一次参加。去年我家就是公寓理事会干部,运动会期间恰逢从这个资本主义国家去另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度假,没能履行本该履行的义务。虽说其他几家理事会成员深表理解丝毫未有怨色流露,还是有点于心不安。今年轮作自治会干部,本着错过为大家服务机会的惭愧心理,一大早就双双疾步赶到旁边小学校,跟会长一同做些零杂准备工作。为了这个运动会,自治会成员往来邮件十几封,会晤两次,敲定租用和预约帐篷、盒饭、饮料等等事宜。

  
会程十分正规,可说是小型奥林匹克。地区中学乐队坐主席台中央。旁边是来宾席,有大阪府议员、市议员、当地市民体育馆馆长等等。开幕词后,踏着孩子们好听的吹奏乐,大人小孩踢踢踏踏入场,各自举着自己的队牌。我当然也是其中一员,经过主席台时,主席们起立向我们拍手致意。绕场一周后各自列队站立。奏国歌,升国旗。操场上空拉着万国旗,天高云淡,秋风习习,小彩旗们精神抖擞地展着。仰头看,头顶正是日本旗,旁边是星条旗和五星红旗。鲜艳好看,不由得举起相机拍将下来。

  


  


  


  
抱着,领着。走,比赛去!领奖去!


  


  


  
中学乐队演奏的曲目一点不陌生,他们在操场练习的时候我在房间里即可欣赏。今日正式做听众,好不开心。据说附近有邻人对此反感,有人打电话给学校抗议,搞得孩子们大夏天的闷在关了厚窗帘的教室里练习。我是喜欢听的,愿意配合并支援学生所有的活动。超市买菜时每看见有“实习生”实习收款,只要不是特别忙,我就会有主动找他们收款。

  
大会委员长致辞。宣读有关部门及要员祝辞。裁判长讲话。运动员代表宣誓。小学校长讲话。校长首先强调三条:一、为了安全大家必须穿运动鞋上场。二、全校园禁烟。三、不许携带宠物。校长首先对中学乐队提出表扬,之后又表扬了一个自发性组织老年团队,夸他们入场时队列整齐,最意气风发。然后又指着队中一个调皮男孩点名批评他听校长讲话不安静,引得全场哈哈大笑。之后,全体运动员跟着领操作准备运动。广播体操,压腿等等一些列抻筋动作之后,退场。

  
比赛开始。1、2、3、4……上午12项目,下午11项目。午间给大家发放免费盒饭,饮料茶水。下午,我们参加了跳绳、拔河、打高尔夫球、4人3脚等几个项目。上午什么项目也没参加,主要是心有杂念,有种潜在竞技意识和集体荣誉意识,觉得自己什么项目都太菜,以为让不菜的人代表才好。面向儿童项目居多,基本分幼儿、低学年、高学年、高中生以上、成人男女几类。时而见谁家小孩儿突然就嚎啕起来,泪珠串串地大长着小嘴儿。问怎么了,说要去参加比赛,因为幼儿不宜项目被拒绝入场。敢情是闹着入场参与,然后可以拿回一盒饼干或者薯条。奖品人人有,入场者皆大欢喜,空手而归者无。

  
每见有小儿陷入极度悲伤号泣,我心便生出极度的羡慕和返老还童般的欢喜。想怎样就要怎么样,不能如愿就毫无抑制地直诉反抗与悲伤,这是多么痛快的心理调节。

  
午休期间,那张有20帖榻榻米大的席子上,已经堆满了大人小孩儿取得的战利品。想起上周去附近一居酒屋和服务员说起今天的运动会时,她说她也带孩子参加,说参加能得好多景品,每年都翘首以待。想到此,忽然就茅塞顿开,决定下午亲自上阵,蹦蹦跳跳它几回,目标是退场门口堆满一帐篷的大纸箱中各类奖品。必须把那些东西看成是奖赏,是荣誉,今天的参与才会从有意识的参加活动升华到伴随快乐和收获的体验。

  
据说,我队跳绳历年成绩优异。二、三十人,3分钟累计最高成绩跨绳65次。上周本来组织练习,到集合时因人员不足临时取消。背景原因是去年大会前日练习过劳,到了正式比赛时人人腰酸腿重,硬是跳不动,成绩惨淡。所以今年便有人不积极参加练习,以保存体力。可是,今年却又因练习不足成绩更惨,3分钟累计25次,荣居倒数第三位。3分钟里,大绳拌腿的搅局要犯,差不多有5次是我。这破腿就跟小儿麻痹一般,见了绳怎么也不会躲。

  


  


  


  
儿童组接力。跑最前边的是我队队员。


  


  


  


  
一天下来,第一次发现每日进出同一公寓的小小孩儿居然这么多。学龄前的有10来个。入居不到10年,几十户人家就出生这么多孩子,可算人口兴旺。该公寓平均面积120平米上下,最小户型100平米余,在日本平均住居面积中应算宽裕层。可见,入住者多是抱有打定主意发展家庭规模理念的过日子人。有一对夫妇,30岁四个儿女,一家6口人,哭哭笑笑好不热闹。这里一点没有少子化倾向的萧条不振。

  
闭幕时,委员长总结说今天大会很成功,从小儿到老人,有哭有笑,十分快乐。并带领大家举手高呼三声“万岁!”。这个“万岁”节目让我稍稍有点感伤,因为想起了小时候的许多高呼万岁场面。

  
散会时,按每家一份的大会节目单抽奖号码宣读中奖者。豪华奖是自行车,3台;一般奖30份,各2公斤大米。我满脑子想着如何骑着豪华自行车把2公斤大米和身边一堆奖品码上去上坡回家,却忘了听喇叭里宣读的号码。等反应过来,主席台那边已经向前来领奖的人们发奖并“祝贺!”“祝贺!”地声声道喜。

  
空饭盒空水瓶小食品包装盒等等,垃圾好几袋。那么多小小孩儿,却没一个随便丢放,凡是不要的东西,哪怕一个小纸屑,都随时放进垃圾袋里。他们那些可爱的小手,分类时那么认真灵巧。儿童会负责人见垃圾很多,就主动说打电话叫丈夫开车来拉,要不然自治会几个人要手提回来。

  
去之前根本不知道会有这么多奖品,也没带袋子,幸亏肩背包里装了一个大披肩,就用来做包袱,把那些好东西裹将进去,背着。

  


  


  
【战利品】


  


  
作为此次活动经费,自治会会计今早交代说取了12万日元。当晚还要搞一个庆祝晚会,在公寓1楼的集会室。前半小时孩子们为主宾,之后大人们喝酒。本来不想去,手头还有半寸厚的校对稿,是帮某机构做的义务活。但是解散时大家紧着招呼,反复说6点半啊6点半!就答应说去。今晚不用做饭了,善哉。

  
晚会聚集大人小孩二、三十余。孩子们比萨饼炸鸡块热狗饮料,打发吃完了到大厅和院子里玩耍。之后大人们就开始大嚷大喝。集会室占公寓一层一角,无扰民之忧,这些男人女人放开嗓门狂欢。几个主妇跟我聊几句之后不禁双方惊诧,她们一直把我当成了韩国人,并且以为主人是日本人。马上告明真相,便引出一系列的话题。

  
男人们喝得兴致高昂,有人回家去提来大瓶清酒。进一步说到中国酒,又有人回家拿来一瓶竹叶青。几个人干喇了竹叶青,就再坐不住板凳,凑到女子阵来,问这问那。听说我教汉语,就开始报上姓名并问中文发音。之后又要求教说“我爱你”。学会就端着酒杯满屋子去说“我爱你”,把全体男女都爱了一遍。又回来问我是不是来自山东,我说不是,是东北。他就说“你为什么不从山东来呢?我就喜欢山东!”原来他们公司在山东有工厂,经营中国食品。我说你们公司贸易的食品中是不是也有饺子?他说对对有有,那个问题饺子也是我们搞的,什么都搞,哈哈哈……说起饺子,就有人问我是不是会做饺子,我说当然会了,水饺,我是北方人。接着就不得了了,几个妇人就强烈要求学做水饺,其状恨不得下周六就开讲,说地方就定在这集会室,这屋厨房炉具水道厕所什么都有。有的人提示说到时候要准备绍兴酒,嚷嚷说吃正宗饺子配绍兴酒最佳。

  
各家爸爸彼此跟哥们儿老同学一般勾肩搭背,有的推开椅子席地而坐,有的甚至地面上动手嬉闹起来。中间有人对我说如果累了可以回去休息,这些人疯起来会搞到很晚,谁搞到最后谁收拾,不必介意。但我还是一直等到最后,因为咱是自治会干部,应该把收拾垃圾吸地折叠桌椅等等后事料理完。

  
散场后走廊里几个人还在醉醺醺地猛侃,并指着对方说你醉了你醉了。我喝了一听啤酒,离醉尚远。见这些醉邻们贪欢之兴意犹未尽的样子,不知为什么,陌生之感油然而生。忽想起这聚会主题是白天的运动会,奇怪怎么庆祝了一晚上却没一人提起运动会的事。原来这庆祝会不是总结,而是放松,真乃地道的“打ち上げ会。”

  


  


  


  


  


  


  


  




 回复[1]: 祝贺! 老三 (2009-10-18 23:48:30)  
 
  同喜,同喜。

 回复[2]:  邓星 (2009-10-19 00:11:59)  
 
  非雪晚上好,我坐一回板凳。。。

 回复[3]:  雪非雪 (2009-10-19 09:15:19)  
 
  老三、邓星,早上好!

  


  
昨天累死了,酒后上了这个帖,之后暴睡至今。

  
你们的地区都运动了吗?

  

 回复[4]: 我也早,我们地区运动了 龍昇 (2009-10-19 09:23:08)  
 
  运动了!运动了!

 回复[5]:  旅人 (2009-10-19 09:35:38)  
 
  见这些醉邻们贪欢之兴意犹未尽的样子,不知为什么,陌生之感油然而生。

  
--------------------------------------------------------------------

  
雪非雪写得生动,形象。

  
特别是最后这一句,写得画龙点睛。

  
我也当过一轮自治会干事,那一年什么活动都得参加,也有运动会,不但自己要表现得兴高采烈,斗志昂扬地参加比赛,还要早到迟退地为居民们服务。

  
忙时多干点活也就过去了,那飲み会可实在难混,一样的车轱辘话,一样的无底的喝酒,那时最感强烈的就是那种陌生感,觉得自己很奇怪,怎么会在这里?与这些人做这些事?怎么会说这么些无心的话?------

  
并不止于这种与住地居民们的交往,这实际也可以说是在日中国人日常与日本社会交往的一种缩写。

  

 回复[6]:  雪非雪 (2009-10-19 09:40:21)  
 
  龍爷、旅人,早上好早上好。

  


  
……

  


  

 回复[7]: 哦。第一次参加? 是的 (2009-10-19 11:40:35)  
 
  一年一度的地区运动会。和大家搬进同一公寓8年,这是第一次参加。去年我家就是公寓理事会干部,运动会期间恰逢从这个资本主义国家去另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度假,没能履行本该履行的义务。虽说其他几家理事会成员深表理解丝毫未有怨色流露,还是有点于心不安。

  
--------------

  
有点惊讶。8年没参加住宅街区集体活动——运动会?第一次参加?

  


  
哦,大都市和地方的区别,看来,简直太大了。

  


  


  
雪非雪是淑女,那些借酒打浑的日本男人们之间的乐趣,自然会陌生和敬远。

  


  
男人则可以不同,明知山有虎,可偏向虎山行。对我,有时也是体验和感受日本民众(底层)社会,和日本文化另一侧面的另一种途径,捷径和机会。

  


  
我这街区10月4日运动过了。因为下午有预定,参加了半天。还夫妻双双把阵上~~~ 还是主力选手。哈

  

 回复[8]:  待于泥== (2009-10-19 11:48:08)  
 
  听说我教汉语,就开始报上姓名并问中文发音。之后又要求教说“我爱你”。学会就端着酒杯满屋子去说“我爱你”,把全体男女都爱了一遍。

  
-----------------------------------------------------------------

  
雪桑的文字,绝了,普通日本人的确是这样的.

 回复[9]:  雪非雪 (2009-10-19 13:23:22)  
 
  是的桑,除了参加过孩子小时的运动会之外,地区大会真没参加过。

  
跟淑女无关,主要是成了淑女娘,没家属参与,还有点不好意思去跟着凑热闹。

  
……

  
待桑,早上好。

  
被你说绝了,我也不知再说什么好了。

 回复[10]:  久夏 (2009-10-19 16:26:41)  
 
  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地区运动会

  
只有各个学校的运动会。

  
雪桑写的真好。这种陌生感对我来说,由史已久。和日本人说话,从心里感到一个累字。

  
我们的楼房里,共72家房客,小学学龄儿童就有30来个,幼儿及小学以上儿童不知其数。

  
也没有感受到少子化的萧条。

 回复[11]: 久夏 是的 (2009-10-19 17:02:26)  
 
  运动会,不一定所有地区都有。也有不举行的地方。

  


  
你们说的“陌生感”,我倒对此有点“陌生感”~~~ 估计是地方乡下和大都市之别...当然不是很了解的意思。只是,这类公共集体活动参加的多了~~~比较熟悉,习惯,适应了可能~~~

 回复[12]:  雪非雪 (2009-10-19 23:15:08)  
 
  久夏,晚上好。七十二家房客,怎么觉得有点熟悉?

  
跟日本人说话累,可能你说的多。我好象没大有这个感觉。除了长年老朋友,也不太说。邻居就是寒暄程度,不想进一步深入交往,家长里短式的相处我不擅长,有点打怵。

  
是的桑,你做得好,真的,参与着快乐着,何よりも。我不积极参与是因为有种比较势力眼的想法,小孩子大了,就不想花时间去进行这类交流交际了…

 回复[13]:  小草 (2009-10-19 23:41:15)  
 
  怎么这么巧,我们这儿也是18号举行的。

  
俺倒是每年都参加。孩子喜欢,母亲嘛,当当拉拉队什么的,也不错。

 回复[14]:  雪非雪 (2009-10-20 11:20:49)  
 
  小草妈妈,你好。

  
运动辛苦了

  
18号参加运动会的感想之一,是认识到親子在地域活动中共同成长。

  
跟几个老年日本朋友谈及此事,有人说他非常热衷于地域自治会活动,愿多作贡献,动机是跟邻里联络感情,广交朋友,树立信誉,防止老后孤独寂寞。。。。想法多朴素。

 回复[15]: 汗。。。 是的 (2009-10-20 11:32:06)  
 
  >是的桑,你做得好,真的,参与着快乐着,何よりも。我不积极参与是因为有种比较势力眼的想法,小孩子大了,就不想花时间去进行这类交流交际了…

  
-------------

  


  
汗。。。

  


  
实话实说,最初,我也不是抱着积极态度参加的。有三个非常功利(势利吧)的原因和动机: 一是打发僻静乡下实在孤独无聊的寂寞和郁闷。二是为孩子教育和成长(况且周围都是小朋友家)。三,性格上的好奇心(感受体验异文化)。

  


  


  
给你扯几句乡下日本情况参考对照。上面说了,好象地方和大都市区别挺大。我这里,要是长期不参加街区的集体活动。200%会被村八分了。会被认定为自愿与住宅区集体脱离或保持距离,不想与大家交往。退亿万步,哪怕为了孩子,我也得硬着头皮“顶风冒雪”。大人能承受被人孤立,孩子不行。

  


  
其实不仅是运动会。还有许多其他集体活动。比如江浚い(弄不好,你还没听过这话吧?)、万雑,祭り、バーベキュー、総会,儿童会,拔红薯,足球比赛,插秧... 久而久之,就习惯,适应掉了。其实或曰“麻木了”也可。

  


  
不过,孩子再大点,和你一样,上面好多项目我也可安心地“卒业”了。

  


  


  


  
曾在隔壁的灌水记里记过。我家对面偶然巧合是嫁过来的日本人妻——东北同胞,她家搬来一年。周围的议论和“小报告”就已耳传好几回了。说是,这中国人媳妇来一年了,从不参加集体活动。也不和人打招呼......云云。

  


  


  
我今年才搬来啥都不懂,打圆场: 哦。也许是碰巧有什么事了吧?再说了,语言不好,也不好意思说明和解释。也许还没熟悉和习惯,才来一年嘛... 别急。慢慢就熟悉了。

  


  


  
上星期,PTA会议我下班晚迟到,差点误会还整出一小小“出来事”呢。我翻翻短信。如有贴这儿助兴。

 回复[16]:  雪非雪 (2009-10-20 12:06:14)  
 
  是的桑,这有什么可汗的?每个人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有个人“都合”的取舍理由。从你陈述的“乡情”看,各地大环境确实有差异。那个东北媳妇可能对此还未有充分意识,自己尚有具体困惑也未可知。但是如果街坊忽视具体情况一味以参加不参加为接受不接受生人入乡标准的话,也未免有点苛刻。但愿那个国际妻子慢慢会懂得随俗在自己生活中的意义。祝福她。

 回复[17]: 嗯。正是。 是的 (2009-10-20 12:27:38)  
 
  

 回复[18]: 很热闹么,不错。 自带板凳 (2009-10-20 14:13:25)  
 
  

 回复[19]:  雪非雪 (2009-10-20 13:42:35)  
 
  》男人们喝得兴致高昂,有人回家去提来大瓶清酒。进一步说到中国酒,又有人回家拿来一瓶竹叶青。几个人干喇了竹叶青,就再坐不住板凳……

  
————

  
这是说的真板凳。

  
又不是大清天下的紫禁城,还得忌讳?

  


  
如果你觉得的是这个板凳的话的话……

  

 回复[20]:  久夏 (2009-10-20 13:52:57)  
 
  是的,你是个很乐观的人,能这么积极参加地方活动,真佩服。

  
我呢,要没有孩子的话,估计就和那个东北媳妇一样了

  
我以前住的地方,可能属于比较古老的城区吧,由子供会组织的活动还挺多。现在的地方,估计萨拉力忙比较多,子供会的节目越来越少,呵呵,正中下怀

  
不过,不管住在哪里,因为就我们一家外国人,人家马上能叫出我(孩子)的名字,可惜我10个人中能记住2个名字就不错了。

  
汗。。。

  
好在人家也不计较,见面点个头就行了。

 回复[21]: 不是你觉得。事实即是常提到 是的 (2009-10-20 14:16:37)  
 
  >我怎么觉得你们老是提到板凳呢!

  
可能有意无意吧。我估计:

  
一是因为,是东洋镜名人,大黑柱(dai ko ku ba shi ra)之一。(写文包括在此内)

  
二是因为,可爱。(这感受因人而异吧)

  
(我提到大多是因为第二。嘿。还曾在私人邮件里提过。不好意思 )

 回复[22]: 久夏~~~ 是的 (2009-10-20 16:35:42)  
 
  说了,不参加,会被村八分啊~~~ 我被村八分不怕。孩子会无辜受影响的~~~ 因此只能硬头皮上了~~~

  


  
久而久之,久成毫不在乎,还往里猛凑找乐子的橡皮条了~~~

  


  
你看,你不也一样嘛。为了孩子~~~ 我也解放多了现在。

 回复[23]:  雪非雪 (2009-10-20 18:10:21)  
 
  哈哈。。。。这楼上一改,楼下的话可就都给晒到板凳上了。

  
……

  
(2009-10-20 13:42:35)这个时间之前的楼上原话涅?

  
这么玩儿的话,全晕。

  
晕死拉到!

  

 回复[24]: 建议 葉子 (2009-10-20 19:04:30)  
 
  首先送朵小花 ,因为文章写的很好。

  
其次有个小建议,建议是的桑(觉得有些别扭,但又不知道如何称呼)同那个东北媳妇说说日本的风俗人情,至少说说应该见面打招呼,点头问候吧。谢谢

  

 回复[25]:  雪非雪 (2009-10-20 19:55:57)  
 
  葉子,晚上好。

  


  
谢谢你的花。葉子送花,传说一般美好。

  

 回复[26]: 呵呵呵,我一看 自带板凳 (2009-10-21 08:53:33)  
 
  你们跟得不好玩,就好比逗哏的说了上句,捧哏的没跟上,的感觉……

  
干脆改了算了。

 回复[27]: 叶子~~ 是的 (2009-10-21 18:10:50)  
 
  >其次有个小建议,建议是的桑(觉得有些别扭,但又不知道如何称呼)同那个东北媳妇说说日本的风俗人情,至少说说应该见面打招呼,点头问候吧。谢谢

  
-------------

  


  
没事,就叫是的挺好。 (我还一个ID叫“挺好”,不好意思)

  


  
完全赞同并接受你的建议。 实际上,已经提前按照你建议行动了。但效果不太理想。

  


  
暑假,和毗邻街区共同集体露餐烧烤,要求各家全员参加。不少人家都是只去一~二人作代表。我全家出动!我刚搬来,这不正好是和周围人们熟识了解的机会么?也正好是我们全家的“公園デビュー”机会~~~省事省心。

  


  
妻子特地去叫她,不知为何,她不想参加。但到了会场,我看到她先生,忙前忙后一直在为大家服务。回来,我对她猛夸她先生热心为大家服务。你嫁了个好夫君!她挺欣慰,忙寒暄说老公尤其对公事热心。我趁机劝她,这类集体活动,尽量去参加。可趁机熟悉大家。远亲不如近邻......这些道理她比我深知百倍。

  


  


  
能隐约感知,她其实是从心理有种抵触或曰隔阂感。这种抵触感或隔阂感很微妙且熟悉,是尤其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那种特别微妙说不清的东西。这种特别微妙的抵触和隔阂感觉,其他外国人一般很难察觉和意识。但中国人之间,相互不言自明。 (我感觉,中国人和其他国家人之间,大概不太有这种抵触隔阂感。或者说相对较淡薄些)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日本
    感谢你曾经的陪伴 
    缝纫机换购 
    公寓修缮工事 
    东京之水甲天下 
    神户街头的饺子摊儿 
    亦庄亦谐 
    又是诺奖揭晓时 
    日本大学里的两则故事 
    初饲宠物 
    一个书架的周折 
    猎秋 
    秋日休闲 
    地区运动会 
    敬老日杂记 
    我身边的日本人(2) 
    猪流感记录(大阪:2009年5月18日) 
    小节 
    日本大学生心目中的中国 
    今天收到了政府“红包”通知 
    欢迎卡米拉 缅怀黛安娜 
    波及日本的三聚氰胺余波 
    日本网络游戏厅的命名 
    日本学生的请假条 
    日裔三科学家分享2008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 
    日本的七夕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