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日本
字体∶
日本学生的请假条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10-15 09:47:03 阅读人次:2995 回复数:24)

  

  
今天收到一个供职学校某院系教务科经由校内递送转来的档案袋。打开看,是一个学生的请假条。说是请假条,并无学生亲笔写的什么文字事由,里面是三份我们应该叫做证明或陈述书之类的文书。文书陈述该生请假理由是去参加世界杯短距速滑比赛,按说这是级别很高的重要比赛,该学生怎么也算是个经过多重选拔而获得专业认可的优秀选手,但是在日本这个凡事规则第一的国家,哪怕你是去参加奥林匹克,只要不能按时出勤出席,也要严格履行请假及获准程序。

  
三份文书之上,曲别针夹着一个约5厘米宽的纸条,上面有三行字,内容是“@@@老师:这里有一名学生请假条,请参考附加文件。因本院系没有‘公欠’【因公缺席】规定,所以请@@@老师酌情处理。”

  
这种5厘米纸条,在不少大学事务性业务联络中很常见,这是节约用纸的环节之一。

  
这家大学无论师生还是事务员工,均无“公欠”之说,只要在非假期工作日授课日未到校,无论什么原因,均按缺勤缺席记录处理。关于学生的缺席制约,按照每门课每学期规定课时计算,缺席超过4次至6次(因课程科目有别)时,该生便失去获得学分资格。虽说无“公欠”之说,但是在学生缺席次数接近或超过限度的关键时刻,各门课程任课教师有权利定性某学生的缺席次数。比如,本人患病、家人丧事、所属体育项目大型比赛等等,虽然都属于非无故旷课,但是依然要按缺席次数累计。各种原因缺席次数达到4或6次时,接近期末时就要通知该生是否还有参加考试修取学分的资格。

  
一般来说,为期3个月余的一学期内,即便上述事由都发生在同一人身上,4到6次的非违规缺席次数限度也基本足以用来调节。但若参加国际性大型比赛的学生恰恰因上述各种私人原因使得缺席次数超过所定次数时,参加比赛期间的缺席次数可做不加算处理。当然,假如不幸患重病或遇交通事故需长期住院治疗的话,因耽误课程非一门两门,留级重读便成为理所当然的事,因为缺席理由再充足,未接受课程内容的学习也是事实,即便参加考试,也不可能通过。

  
各系各班往往会有那么一两名体育项目爱好者,有的是强项校队队员,有的个人项目成绩十分优秀。星期二下午这个班坐在最前面的女生,曾获全日本大学生网球亚军。这些体育生多半是出于个人爱好参加校内俱乐部,之后入围重重赛事。但是校方对于体育成绩哪怕再出色的学生,在学业方面也没有丝毫优惠,若想4年内完成学分按时毕业,训练及比赛耽误的课程内容,必须靠个人努力弥补。越是项目成绩优秀的学生,越能显示出良好的综合素质。他们都很认真,提交请假条时总要羞羞答答深怀歉意地向任课老师做详细说明。

  
去年,有个学生在去美国参赛前提交队长名义的请假条时,还另写一份郑重签名的个人誓约书给我,表示既要争取比赛获胜不枉老师的理解支持,回来还要刻苦补课找回比赛耽误的学业等等。人高马大的他站在旁边,肩膀像垫了衣架一样宽厚,双颊却因激情饱满涨得发红。他壮士出征般的豪情,使得我内心生出一阵感动,为他积极向上的年轻魄力所感染,也为他的识礼得体而欢喜。我这边一句“加油!祝你取得好成绩。”他那边就高吼一声“谢谢老师!我一定努力!”随后鞠一个大礼腾腾腾赴战场一般走出教室。

  
每个人都可以按着自己的节奏打发各段人生,维持现状平庸度日当然没理由为人指责,但对于积极进取热情向上勇于追求发挥个人潜能的人,我们无理由不予以赞叹与赏识。

  
昨天上午,日本电视播放“北京奥林匹克17天”专题节目,几分钟对开幕式的慨叹赞叹之后,开始系列介绍出席大会的日本选手。虽然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比赛场上日本应援团的“日本!恰恰恰!”,但是选手本人心态却往往都显得低调而扎实。蛙泳冠军北岛康介比赛游出水面接受记者采访时,泣不成声,抽抽嗒嗒半天之后说“终于成了……”他战胜了自己,实现了两届奥运连冠夙愿。女射击选手的出征动机,仅仅是为了做给身边不满10岁的女儿看,是为了让女儿知道妈妈敢于挑战,活着就要努力,以使她长大后面对困难时想起妈妈的不畏困难而有应对毅力。虽然排名第4没能拿到奖牌,但是她的实际行动却充分发挥了顽强面对人生的榜样作用。他们都没有一句豪言壮语,也没有那种感染大众的民族宏愿。首先是爱好,其次是实现个人愿望,发挥全部力量,争取达到目标,无论有否成就,努力本身都是对自己实力的挑战确认对周围人的精神勉励。

  
…………

  
下面是附加的三份文件内容。

  
【第一张】

  
请假条

  
@@@老师: 系 同学 学号

  
因参赛出席世界杯比赛,于10月8日至10月24日期间不能出席中国语初级课程,请老师予以准假。

  
平成20年10月7日 星期二

  
(落款)大学体育会冰上运动部 部长@@@ 主力@@@ 主务@@@

  
(签名旁均有个人印章)

  
【第二张】 (JAPAN SKATING FEDERATION会长名义发给大学校长的请愿书)

  
财团法人日本冰上运动联盟 08年第 1@@ 号

  
财团法人日本冰上运动联盟(JAPAN SKATING FEDERATION)

  
@@@大学校长@@@殿下

  
请求派遣日本选手团团员

  
首先向贵校对本连盟冰上运动予以的一向支持表示衷心感谢。本联盟决定派@@@选手出征下述比赛大会,恳请贵校对本联盟向以下诸事项活动派遣该选手事宜予以高虑与协作。

  
事项名称

  
① 北美世界杯大会会前集训

  
② 世界杯短距速滑盐湖城站比赛

  
③ 世界杯短距速滑温哥华站比赛

  
派遣期间 2008年10月8日(星期三)至10月28日(星期三)

  
大会会期 ② 10月17日至10月19日 ③ 10月24日至10月26日

  
地点:① 长野县野边山 ② 美国盐湖城 ③ 加拿大温哥华

  
(落款)财团法人 日本冰上项目联盟 会长 桥本圣子 2008年10月5日

  
【第三张】(JAPAN SKATING FEDERATION日本给该学生个人名义的委托信)

  
财团法人日本冰上运动联盟 08年第 1@@ 号 @@@殿

  
本联盟委托你作为代表选手参加下述比赛,望展示作为选手的相宜行动。

  
事项名称

  
① 北美世界杯大会会前集训

  
② 世界杯短距速滑盐湖城站比赛

  
③ 世界杯短距速滑温哥华站比赛

  
派遣期间 2008年10月8日(星期三)至10月28日(星期三)

  
大会会程 ② 10月17日至10月19日 ③ 10月24日至10月26日

  
地点:① 长野县野边山 ② 美国盐湖城 ③ 加拿大温哥华

  
(落款)财团法人 日本冰上项目联盟 会长 桥本圣子 2008年10月5日

  
………………

  
该学生此次参赛将缺席7次,按规定一次性请假便超过非违规缺席次数。但是既然院系将“酌情处理”权限下达到任课教师,我的酌情处理结论,是届时向该学生面谈,只要本人表示努力补习争取拿学分,便予以正常考试资格。

  




 回复[1]:  久夏 (2008-10-15 10:16:41)  
 
  原来日本大学是这样呀,谢谢雪的介绍。

  
想当初我在国内当大学老师时,学生来不来,不点名不知道呢。点了名还有冒名顶替的

 回复[2]:  待于泥- (2008-10-15 11:41:57)  
 
  又长见识了,谢雪老师

 回复[3]:  小木樨花 (2008-10-15 12:21:52)  
 
  >>人高马大的他站在旁边,肩膀像垫了衣架一样宽厚,双颊却因激情饱满涨得发红。他壮士出征般的豪情,使得我内心生出一阵感动,为他积极向上的年轻魄力所感染,也为他的识礼得体而欢喜。我这边一句“加油!祝你取得好成绩。”他那边就高吼一声“谢谢老师!我一定努力!”随后鞠一个大礼腾腾腾赴战场一般走出教室。

  


  
我也受到感染啦

  
〉〉首先是爱好,其次是实现个人愿望,发挥全部力量,争取达到目标,无论有否成就,努力本身都是对自己实力的挑战确认对周围人的精神勉励。

  
运动如此,工作也如此,这种风气是让我发自内心喜欢上日本的许多原因之一。

  
雪老师介绍的大学教育中严格的原则和不乏灵活和人情味的フォロー措施,让人感到有公平感和安心感---只要我按照这个规定好好做到了,就自然能够得到相应的认可。我可以信赖老师的人格和在学业上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同的铁则。日本的高等教育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最基本最核心的东西显然是做得很好的。这也是让我发自内心喜欢上日本的许多原因之一。

  
还有,运动员也好别的职业也好,个人通过努力获取一定的成功,他/她可以率真地表现出对自己的才能和付出的努力的自豪,在表示对周围人们的支持的感激的时候,其感激之情也有具体的有真情实感的背景,没有假惺惺的大话空话套话,往往让人发自内心地被感动。在相对透明和公平的环境中,个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取得的成绩背后所付出的努力,往往也能够成为对周围的人们良好的刺激和鼓舞。

 回复[4]:  王者非王 (2008-10-15 12:03:38)  
 
  在日本的有些大学里,虽然没有点名制度,但要用学生证(有磁性的那种)刷卡。以此来作为统计出席与否的根据。但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学生手里拿着十几二十张学生证耐耐心心地一张接着一张地刷,有老师看着时也是如此,只是带着歉意向老师笑一笑而已。手里拿着三五张卡在刷的可以说是每日必见,一道很尴尬的风景。

  
作为校方也不做任何改善这种现象的努力,是不是因为留了级重学学校可以多收一年钱呢?不知道。不敢乱说,也许是教育了也没用。都是成年人了。可怜的是家长,他们还要多付一年的学费。

 回复[5]:  待于泥- (2008-10-15 12:25:26)  
 
  老王,野鸡大学哪里都有,哈哈

 回复[6]:  雨 (2008-10-15 13:16:47)  
 
  〉〉人高马大的他站在旁边,肩膀像垫了衣架一样宽厚,双颊却因激情饱满涨得发红。他壮士出征般的豪情,使得我内心生出一阵感动,为他积极向上的年轻魄力所感染...

  
这两天看《德川家康》满脑子的这种画面,非雪有本事就这么把年轻待出征的武士硬拽到了现实日本里的感觉。

 回复[7]:  王者非王 (2008-10-15 13:34:50)  
 
  回5楼,你以为我说的是野鸡大学吗?不是,我指的是一个在日本全国内,毕业生考取国家颁发医师执照的成功率最高的几个大学之一。正因为如此,入学的竞争非常厉害。但奇怪的是,进了大学以后突然都不喜欢读书了。问了他们,回答是,从小到大,读书读书读得太辛苦了,现在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现在还不玩,毕业后工作了就没有玩的时候了。总不能一辈子都不好好玩玩吧。嘿。你看,还挺有道理。他们一个个小团体。有时晚上喝酒时来个拳头剪刀布的,决定第二天由谁去拿着一大迭学生证去刷卡。还真有办法。

 回复[8]:  蛇 (2008-10-15 14:24:34)  
 
  > 毕业生考取国家颁发医师执照的成功率最高的几个大学之一

  
这不就是“实绩”嘛,管他逃课不逃课,管他学习不学习,最后能拿到医师执照才是真的!

 回复[9]:  王者非王 (2008-10-15 14:28:22)  
 
  对,我也觉得。逃课不逃课的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只要能够考得好,课一天不上都没关系。非要保证出勤率这个规定太死板了,导致学生学会了弄虚作假。

 回复[10]: 以前有一个同事 科长 (2008-10-15 14:39:17)  
 
  日本人,他说,上大学的时候,根本不去读书,每天去酒吧打工,一个月赚20多万,和一个女人一起过小日子。反正由他父亲付学费。后来混到了第6年,老头子发话了,再不好好读书就不付学费啦,他只好回头去学校读书混文凭。

  
现在也像其他人一样卖力地上班下班。我问他,这只女人是不是你现在的老婆?他哈哈大笑当然不是。

 回复[11]:  蛇 (2008-10-15 14:53:24)  
 
  大学里混是很正常的嘛,国内不也有60分万岁的口号嘛!这里也一个鸟样。

  
不过有些学生也很会混的,学校里的学分糊弄糊弄拿到了,出校园一转身就去参加另外一种资格考试的私塾,司法试验了什么的,这些人都是聪明人啊···

 回复[12]:  待于泥- (2008-10-15 14:52:08)  
 
  老王,正规大学的学生也这么干呀,真长见识,谢谢!

 回复[13]: 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王者非王 (2008-10-15 16:47:35)  
 
  刚才看到了一篇文章(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0810/news-gb2312-719184.html),嘲笑了由于人们追求金钱的欲望,在美国,第一流犹太人都涌去学习商学的现象。并且建议取消诺贝尔经济学奖,还嘲笑了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用他们得奖的经济学理论去投资,却输光了他们所有的诺贝尔奖金,让人读了忍俊不禁。虽然他谈论的主要不是这个问题,但我觉得这一段很有趣。人是经济动物,最优秀的人自然而然地涌向最挣钱的行业。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是符合自然发展的规律的。这个经济杠杆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着历史发展。但是,有时侯这种经济杠杆并不一定反应了社会需要。比如说,在那个作者眼里,商学是个软科学,并不需要第一流的人才。

  
联想到在日本。由于医者挣钱多,几乎最好的第一流的头脑都流向了这个领域。在从学医毕业后选择的职业来看又是如此。好的学生都去医疗第一线了,直接当临床医生。而选择作为医学研究工作者的往往是其中最差的一批。无可否认,这又是由于经济杠杆产生的巨大作用。但仔细想一想,与临床医生相比,需要更为聪明头脑的是研究工作者,而不是在第一线的医生。因为大多数医生(除了极少的一部分在自己的医疗领域还在开拓的人以外)只需要接过前人的接力棒,正确地记忆书本知识和前辈留下来的经验即可。相反的,从事研究工作的则面临的全是崭新的东西,需要有更聪慧的大脑才能胜任。在这里经济杠杆又一次与社会的需要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回复[14]:  蛇 (2008-10-15 16:59:07)  
 
  在这个鸟地方,一般来说,只有医生、官僚、法曹们才是第一流的人才,其他的,都是混子而已···

  
+++++

  
仅是个人意见,随便扔砖头。 ~~~

 回复[15]:  雪非雪 (2008-10-15 17:02:28)  
 
  久夏,这只是我知道的个别学校的个例,似不能说都是这样。

  
我基本不点名的,觉得耽误时间。按名单排座位,空位处即缺席。另外还可用课堂练习时轮流提问代替点名。

  
…………

  
待淤泥你好,这叫什么见识啊?呵呵。

  
…………

  
小木樨花,谢谢你的抄录和大段文字。没考虑开个园子吗

  
…………

  
雨好。

  
没看过《德川家康》,这样的武生式学生不用去拽,总能遇上的,豪放单纯,很可爱。

  
…………

  
王者非王,你说的刷卡制度我没看到过,所以无话参与。混的学生哪里都有,但是我担任的是外语班,班小人少,出席率要求很严,并且学生平均认真程度在合格之上,不是单科成绩如何优秀,而是把目标设定在修取学分按时毕业的属于绝大多数。

  
关于卡式出勤,以前倒听一同胞说一起打工的同胞为调前到岗时间把人家的打卡机给弄坏了。

  
大学用打卡统一管理出席制度还第一次听说,那么说,这家学校单科任课教师可就省心了。

  
…………

  
科长说的那样混大学的学生生活,现在在中国好像也有。《迷失》里就差不多。大学校园里停着学生的车,这在日本一般学校是不可以的,没地方吧,老师也很难获得许可。学校跟学校,太不一样了。校园氛围,教室空气,学生气质,眼神,统统不一样。

 回复[16]:  待于泥- (2008-10-15 17:30:40)  
 
  待淤泥你好,这叫什么见识啊?呵呵。

  
,,,,,,,,,,,,,,,,,,,,,,,,,,,,,,,,,,

  
长见识了,是说俺没在日本上过大学,还不知道有这样请假的,老王说的又是另一种情况,所以很是开眼界。

  

 回复[17]:  小木樨花 (2008-10-15 17:37:23)  
 
   我读书的时候大多数老师不点名。

  


  
大课要点名也不可能。我那个大学没有那种划卡 ,但有的老师会在课上要求学生即兴答题提交答案,间接效果相当于点名,但一般不把这个作为给学分的前提条件,而是占一个很小的评分比例。

  


  
Zemi大家都自觉不缺课,点名的老师基本没有。对那些报考国家资格考试的学生,Zemi的老师心里有数,经常会免除那些学生的“发表”,允许他们一定程度的缺席,可能Zemi老师认为这些“受验生”在其他地方也很有效地学习了相关课程,有与出席类似的效果。

 回复[18]:  小木樨花 (2008-10-15 17:34:55)  
 
  〉〉在这个鸟地方,一般来说,只有医生、官僚、法曹们才是第一流的人才,其他的,都是混子而已···

  
嗯,从学习成绩来看差不多是这样吧。成绩最好最努力的人在学部时代就准备国家资格考试,不少上大学院的人都是没考上国家资格的,或者为了考国家资格,既不想就业又不想给自己的履历留下空白而到大学院混的。

 回复[19]:  久夏 (2008-10-15 18:11:02)  
 
  >学校跟学校,太不一样了。校园氛围,教室空气,学生气质,眼神,统统不一样。

  
太对了,中国也是这样。

  
关于学校打卡看出勤的学校,建议用指纹代替,谁也帮不了谁。

 回复[20]: 久夏 雪非雪 (2008-10-15 21:16:41)  
 
  >建议用指纹代替,谁也帮不了谁。

  
…………

  
你跟日本入国管理局和美国移民局想一块儿去了,了得啊。

 回复[21]:  夏夏 (2008-10-16 18:16:08)  
 
  请假条如此隆重繁琐,见识了.

  
谢谢雪.

 回复[22]:  雪非雪 (2008-10-16 23:37:19)  
 
  谢谢夏夏。

  
隆重繁琐,呵呵。这样一说,就多了一层诗化调侃。

 回复[23]: 这场雪下得好! 孙秀萍 (2008-10-17 11:44:07)  
 
  

  

 回复[24]: 一丝不苟 校长 (2008-10-20 23:21:36)  
 
  才能做好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日本
    感谢你曾经的陪伴 
    缝纫机换购 
    公寓修缮工事 
    东京之水甲天下 
    神户街头的饺子摊儿 
    亦庄亦谐 
    又是诺奖揭晓时 
    日本大学里的两则故事 
    初饲宠物 
    一个书架的周折 
    猎秋 
    秋日休闲 
    地区运动会 
    敬老日杂记 
    我身边的日本人(2) 
    猪流感记录(大阪:2009年5月18日) 
    小节 
    日本大学生心目中的中国 
    今天收到了政府“红包”通知 
    欢迎卡米拉 缅怀黛安娜 
    波及日本的三聚氰胺余波 
    日本网络游戏厅的命名 
    日本学生的请假条 
    日裔三科学家分享2008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 
    日本的七夕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