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行 走
字体∶
车是武器,人是杀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1-11-22 00:35:13 阅读人次:2139 回复数:15)

  

  


  


  
关于甘肃幼儿园车惨剧,有报道说受害者家属及周边群众情绪基本稳定(注)。本来没什么不稳定的我,阅此反倒不稳定起来。什么叫“情绪基本稳定”?因为孩子上了天堂?还是因为得了43万元强的赔偿?还是因为他们悲痛欲绝,坠入心死之哀?“情绪稳定”的定义标准是什么?傻了、呆了、麻木了、绝望了。看上去也叫情绪稳定?骨肉身体被毁坏了,面目难辨,肢体不再灵动,千呼万唤无回应。面对这些,亲人不“稳定”到失语失神才叫怪。这种非常状态下心死般的“稳定”是正常的吗?将此描述做“情绪稳定”者才是非正常,心智超低,且无情无义。怎么才叫不稳定?遇难家属寻死觅活上访行凶才算?他们有那体力和胆识吗?突如其来的冲击一瞬间把他们击到地狱门前,天塌地陷般的悲痛,于瞬间颠覆了所有理性思维。

  


  
友人儿子12岁时曾遇难于北京小公共汽车。孩子母亲一夜之间白了头。事故过去11年了,她现在很“稳定”,稳定得常人不能体会。她有了自己的灵师,经常去那里听取孩子在那边的情况汇报。说在那边很好。她也时而会跟自己亲友转达一下自己以及孩子的“稳定”。

  


  
一次去内蒙旅行,公交车行驶在大草原上。乘客所剩无几时,司机喝水休息,换其妻驾驶。我搭话说夫人也有驾照也会开车啊,那边爽快答复“会开,没驾照。”“啊?没驾照开车行吗?”“没事儿,这地方没人管。”“那万一出事怎么办?”“出什么事儿?撞啥呀?开半天不见人不见车。”的确,大草原一望无际,平坦得望眼欲穿也看不到一个致使车覆的障碍物,除了草,连水洼也几乎没有。想想看,这样的安全心理倒也算有风土条件作保障。

  
那么,草原以外呢?

  


  
九十年代,曾听一熟人说车买来了根本没学就上路了。找个地方边看说明书边操作着启动行走。听起来多可爱啊。其从容不迫状宛如小童得到一个玩具车那么迫不及待欣喜难抑而不计后果。

  


  
还有一次,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官儿,酒喝得说话语无伦次脚底下画龙,还打火开车。担心他不行,人家就说“这儿没事儿,出事儿也没事儿,要在省城不行。那地方咱还没玩儿转。”

  


  
当前中国,几乎家家人人都要把房车当做致富或向上的目标,许多想也没敢想过的人都当上了自己房东车主。匆匆忙忙兴致勃勃稀里糊涂就上了路。

  


  
无论平民百姓还是有实力有势力有背景的,无论是真不行还是喝了酒才不行,一上车都是司机。都在手执方向盘脚下刹车油门的执掌着自己和别人的生杀与夺大权。有的是想不到会出事儿,有的是不怕出事儿。最可怕的是许多人连想也没想。当然,也不是说只要开车就出事儿,真这样的话,别说都想开车,就是白送个车求咱也不敢动。谁愿意找死?但是,开车未必就会出事儿不等于开车就不会出事。

  


  
小时候有个舅姥姥,以快嘴能说著称。基本是家长里短你是他非,拉起来就没完。但她有段演说在那时听起来显得特有见识有立场,甚至有骨气:我有姑娘不嫁司机,有儿子不学开车。啧啧,那时候司机了得啊?可她就认定了这东西的危险性和杀伤力,估计是目睹还是耳闻了什么与汽车有关的横祸。她要是活到现在,知道如今有司机碰人没死非倒车回来把人碾死这事儿,估计就不仅是忌惮司机这一行业,而且见司机就如同见魔鬼远远躲开,从此快嘴三缄其口。

  


  
在日本驾校学开车时,教练曾说“汽车是武器,司机是杀手。”所以,在路上车要让人。因为人是肉体,车是金属。从该意义上说,所有手执方向盘的人,都是携带武器行走在公共场所、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杀手”。此说似乎有点极端,但是如果每个司机都有这样的意识垫底,并且不使这个意识带来紧张,而是在正常的理性中成为日常意识,事故发生率该会降低多少?过去诅咒人时说“出门让车轧死!”——说得是狠了点儿,但却明明白白道出汽车是可以夺命的凶器,被撞死不奇怪。无非是说“死于非命”——总之人是要死的,咒人惨死就算是恨之入骨了。这是人类社会进入汽车时代之后出现的具有时代色彩的咒语新典。汽车被人类发明出来之前的畜力时代,料想没有如此频繁的车祸。此前说“出门让雷劈死”、“吃饭自己噎死”。就是说,非命之死、意外事故,它是一个潜在于生命链中的客观负面元素。

  


  
在美国,行人在大街上只要作出一个面向对面停步的体态,哪怕百米外的车都会为你减速,即便是荒郊野外,即便是没有信号的地方,也徐徐行至近前,若见你还拿不准是否安全,司机会停稳了车向你微笑甚至打手势示意让你先过。那一刻,真是觉得温馨。为什么?因为在这里感觉到了生命被尊重。因为在这里人大于物。也因为在自己国家从未在陌生路人那里体会过这种被优先被放心的待遇。减速。停车。微笑。这谁都会,不花钱也不费力。非亲非故之间,下意识地启用一下,多舒心愉快的事儿啊。可我们的汽车社会里发生的看到的受用的往往是鸣笛、谩骂、白眼。人家美国司机为什么恭敬每一个不知何地何人的过路人?这跟什么人种、人权、道德、尊卑统统无关。只因为你是赤手空拳的行步者,那边穿着金属铠甲,且有轮子。减速停车微笑,都是“放下武器”的友好示意:你是肉体步行者,你优先。就这么绅士淑女,这么简单日常,人与人想不和谐也难。

  
每次回国,都发现汽车在激增。如秋天落叶般布满路边路面。国家为维护安全采取了很多相应措施。连地方小城市主干街道,也相隔几十米就一个摄像机。人们在监视兼监护之下,有人放心也有人担心。放心的是坏人非行不至于像没有监控那样有恃无恐,担心的是自己万一有个什么有伤小雅的不轨行为被收进镜头,可怎么是好……

  


  
扯了一大堆,说的都是原因和现象。但是,作为结果,事故一旦出现就要迅速公正地依法处理。有交通的地方就有事故。偌大宇宙,行星还发生过相撞呢。从问题中吸取建设性因素,以避免和减少同类问题的发生,是我们非当事人该由此获得的警醒。难道车毁人亡仅仅是因为车体不够坚固?就算是相关部门提供了坚固的车,或者是没超载只载定员,或者就司机一人,超速行驶甚至逆行(据报道事故车超载、超速、逆行),单人单车也可能遇难。就是开美国的校车上路也同样难免发生此类事故。这种运行方式,即使没有造成冲撞的对面车出现,司机也有可能把自己带到不该到、不想到的地方去。

  
车况路况以及驾驶技术,是驾驶行走的重要条件,但不是唯一重要条件。近年交通遇难的途观总裁以及大阪驻日本领事馆的前总领事,还有戴安娜王妃,无论车况路况还是驾驶技术,应该都可以划在不容置疑层次,探其事因,皆在司机。无论责任在哪方司机。机器再好也靠人操作。我的车搭载有超音波感应器,前后遇到障碍物时会发出警笛。但它的作用仅适用于相应的速度条件。行速大于声速时,警笛只能成为失控导致祸患的凄鸣。

  
几乎全球进入汽车代步的时代,希望每个司机记住这句话:我是携带武器的杀手。

  
汽车带给人方便的同时,也把一个巨大隐患带给你。开车算是玩儿命。自己命别人命就挂在手上脚下。玩儿车这事儿可不仅仅是轮子能转方向盘能悠的事儿,它还是凶器。速度和方向全在司机掌控之中。尤其速度,它快能快出快感,也能快成肇事帮凶。一旦闪失,就福祸分明。这是全社会每个人的事。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当心、负责。否则,某一天肇事者也可能会成为受害者。对别人不负责,不可能单单使自己幸免。因为对于别人来说你也是别人。

  
遣词重了点儿,但是,意识里对自己冷酷点儿狠点儿,作为上就会对自己对他人温和点儿善一点儿。这几乎跟文明啊素质什么的也扯不上,完全是自我保护。免伤他人,也是善待自己。找谁保护也不如自己保护。与其有一搭没一搭我行我素着呼吁制度秩序保护,不如自己靠本能保护自己。这可是每个人自己的事儿,命是自己的。驾驶的慢为上策。步行的躲为上策。不仅自己小心,还要小心别人。你知道谁在酒驾谁在梦游?

  
大众的日子的确比从前好了,但是面临的潜在凶险也多了。今天上课给日本学生讲方向补语,比如“走上来”、“拿进去”、“站起来”、“跑过去”……此刻,脑际浮出这样的句子:

  


  
师傅,你慢下来。

  
中国,你好起来。

  


  
驾驶员,我们都慢点儿,慢点儿。

  


  
看到这段文字的朋友,如果您也驾驶汽车,在心里把这句话收藏一下:汽车带来方便舒适的同时,也携带着隐形祸患。希望读者能领会到我的拳拳善意。同时,我也会就此作为自己的读者把这句话再次深化进日常意识。(2011-11-21)

  


  


  
注:甘肃庆阳校车惨剧,家属及周边群众情绪基本稳定【2011-11-18 08:28 南方都市报】http://opinion.nfdaily.cn/content/2011-11/18/content_33403625.htm

  


  


  


  


  




 回复[1]:  老十 (2011-11-22 01:34:30)  
 
  全国银民都很稳定

  
呵呵

  
这稳定这个词儿,现在成了搞笑专用词了

 回复[2]: 这句话收藏 吐为快 (2011-11-22 08:16:05)  
 
  有的话不明白请指教

  
途观总裁和大阪驻日本的总领事

 回复[3]:  雪非雪 (2011-11-22 10:04:44)  
 
  老十、吐为快两位早上好。

  
关于“途观总裁和大阪驻日本的总领事”,请参考下面。写的时候没做详细核实,表述太笼统了,抱歉。大众途观那个报道,当时比较冲击。经营汽车的毁于汽车……当时有网友把“途观”解读成“途棺”……

  


  
1/http://auto.jrj.com.cn/2010/07/2111447793847.shtml

  
碰撞起火致4人死亡 上海大众刘坚途观车祸分析

  
2/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15&&no=0020

  


  


  
3/罗田广,男,1952年12月生,江西省人,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现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系。2006年2月驻大阪大使级总领事,中国驻大阪大使级总领事罗田广回国述职期间,于十一日在河北高速路遭遇交通事故,造成重伤,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五十五岁。他是这个级别的中国驻日外交官中,首位在任期内因意外去世的。

  
http://www.hudong.com/wiki/罗田广

 回复[4]: 我已“情绪基本稳定” 龍昇 (2011-11-22 10:25:43)  
 
  着重、反复地阅读了第一第二自然段。

  
发现我已“情绪基本稳定”,我已“傻了、呆了、麻木了、绝望了”,我已精神病了。

  
后面的苦口婆心但愿掌握车者听进去,更愿掌握政策的人听进去。

  


  
“途观总裁和大阪驻日本的总领事”大概是指驾驶“途观”车的上海大众总经理刘什么和去年驻大阪总领事罗田广的交通事故身亡吧。

  

 回复[5]: 谢谢龙爷 吐为快 (2011-11-22 10:29:42)  
 
  多谢指教,终于看明白啦,

  
行车安全,从我做起,

 回复[6]: 情绪基本稳定,这词好 科长 (2011-11-22 10:54:11)  
 
  昨天下午接到一个电话,亚洲周刊的毛记者,问我对校车事件的看法

  
我说了半天废话,大意也就是看看热闹而已,早知道应该用“情绪基本稳定”这8个字

 回复[7]:  邓星 (2011-11-22 16:13:33)  
 
  非雪好,不知道说点啥,所以就off。

 回复[8]:  雪非雪 (2011-11-22 17:29:56)  
 
  邓星,你的茶花都领下来了。

  
你不知道说什么好,才是真稳定。我是被基本稳定给忽悠了一下,现在也基本稳定了。

  
龙爷,稳定就好。

  
科长,热闹看不过来的。今天那个团雾追尾看了吧。

  
http://news.sina.com.cn/o/2011-11-22/141623506271.shtml[图]

  
http://news.sina.com.cn/c/2011-11-22/144023506478.shtml

  


  


  

 回复[9]:  雨 (2011-11-22 18:15:55)  
 
  每坐上驾驶座,常想起驾校老师的“车是武器”的话。(可能因为很少开车)。

  
送上中部的秋天,换换心情

  

 回复[10]:  雪非雪 (2011-11-22 22:35:12)  
 
  

  
谢谢雨。

  
站在桥上分享你饱览清秋的清爽。

  
晚安。

  


  

 回复[11]: 他们给马其顿共和国赠校车 夏雨 (2011-11-27 20:22:56)  
 
  雪非雪好!转贴一篇并照片(呵呵我学会了贴图)

  


  
作者:阿萨德

  
你们能不能稍微照顾一下我们的感受?

  
谁都知道,在当前社会的语言环境中,一定要分清楚所谓的你们和我们。

  
无论是你们还是我们,都清楚你们是谁,我们又是谁,对于你们我们是什么?而对于我们你们又意味着什么?

  
谁都知道,你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我们自然也知道自己所创造的财富是如何被抽丝剥茧一般不断流失的。没我们这群平日里唯唯诺诺,最多也就是出了偶尔什么大事上网忍不住敢嘴上硬棒几句的窝囊废们在辛勤的劳作,你们又哪来的钱挥霍?

  
当然,你们自称有挥霍的权力,并说这个权力是我们给的。尽管我们心里很是怏怏不平,但一时也拿你们没辙,只能口上应着,随你们去折腾。

  
我们也不是一群不通人情世故的家伙,谁都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个道理,尽管为了你们交朋友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比如说,为了后来让非洲的那帮黑哥们儿和南美的桑丘们帮你们抬轿子进联合国,在那三年我们楞是被裤腰带勒过了头,一下子就勒死了三千万;再比如说,为了你们拉拢欧洲的最后一盏明灯也就是所谓的山鹰之国的大小头目霍查、谢胡等几个烂人,好不容易缓口气的我们又立即被折腾穷到了吊蛋精光的程度,经济濒临崩溃;至于为了波尔布特那帮魔兽围魏救赵,让我们成千上万的兄弟亲儿去当炮灰,永远的躺在南国的那片红壤…………你们现在既然也不好意思提,那我们也就很通情达理的不吭声了,毕竟我们还算是名义上的主人,做主人的得大度,得给仆人留面子是不是?你们看,像我们这么“好”的主人你们哪里找去?何必还将自己的子女财产向官不聊生的美帝转移呢?唉,我们越来越看不懂你们了。

  
广东的老人经常告诫年轻人,不要“误交损友”,这话的确很有道理,无论是你们还是我们都做过这样的傻事,你们当年交了了个损友,害的到现在我们还得跟着受连累,我们则比你们更傻,居然和罗刹交朋友,结果就和你们延伸出了如今这种尴尬的雇佣关系。

  
算了,闲话不说了,还是谈谈这次送校车的事情吧,既然交朋友嘛,总要互赠些礼物,区区几十辆校车,对你们来说那绝对是小意思,要是放在平时,我们也觉得没什么,礼尚往来嘛,至少你们代表我们(当然,我们通常都是事后才知道又被代表了,哎,我为什么会说又呢?)把着礼给送出去了,至于对方什么时候回礼,你们以什么方式替我们代收,那都几乎和我们无关了。

  
可是,但可是,就在这个月,就在十天前,在甘肃,60多个齿龄尚幼的孩子就是因为像沙丁鱼一样被塞在那辆破面包里结果因车祸横死21人受伤数十人!那些孩子的尸骨还没有凉透!血还没有干!为什么会发生如此惨剧?难道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财帛购买坚固的校车来保护我们下一代出行的安全吗?难道我们不是已经很放心的把钱交给你们了吗?就算在你们看来我们的命一钱不值,可对我们来说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延续!拿我们下一代的命不当回事儿就是不让我们繁衍!就是彻底否定了我们继续存活的意义!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我们还历历在目!还远远没有到能令我们忘却的时候!而在此刻你们却馈赠他国我们目前最或缺的载具,孩子们求学路上的必备保护工具,去把我们的孩子从车上赶下来而送给一个比我们还要富裕的国度。

  
你们哪怕等晚些时候,至少国内的校车硬件多少可以看得过去的时候再“宁与友邦不与家主”“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行不行?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在我们尚未结疤的伤口上用那肮脏的指甲恶毒的用力抠刮了?!你们这是在打我们的脸还是在打自己的脸?你们是在考验我们的情绪爆发力还是在侮辱自己的执政能力?封建时代的愚民都懂得“祖坟的纸都没烧过来呢哪赶得上去乱坟岗子烧香”,你们难道不懂吗?这些年来党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你们这已经不是当街朝我们脸上啐唾沫抽大耳光那么温柔的刺激了,你们这是当街骑在我们的脖子上往我们的头上拉屎,如果拉的是坨干屎或许我们还能忍,因为我们可以用手拨掉,而问题是这是一泡稀屎,我们非但拨不掉而且还抹了一手一脸,况且无论是你们还是我们或是那些旁观的路人,都一起在大街上看着,你们叫我们怎么继续在这世道上混下去?

  
你们看,我们现在都被你们欺负成这样了?拜托你们能不能在这样的时候多少照顾一下我们的情绪和感受,以便我们在这儿骂完了,吼完了,也算出气了,然后再为了自己碗里的那二两牛肉,年迈父母的降压药,妻子的廉价衣裙,孩子的劣质奶粉去继续像从前那样拼死累活的赚钱去养活你们,OK?

  
也许,你们没把我们当人,但至少为了你们自己的利益,多少得制造出一种还算把我们当人看的假象,让我们对继续活下去有个得以支撑的幻觉吧?再说至少你们自己把自己当人,所以,在特殊的时间里照顾别人的情绪和感受是基本的做人原则,难道你家长没教过你吗?

  


  
也同时向友邦马其顿共和国的公务员善意建言几句:素闻贵国民众一向秉持东正教门,自摆脱前南桎梏之后百姓安居乐业经济一片繁荣,本着一切为了下一代及老弱妇孺的生命安全必须得到优先保障等普世价值观,想必财政开支中不会独缺了那区区二十几辆校车的预算。所以敬请考虑一下请勿接收这23辆校车,否则,仅仅得到了23辆校车而伤害了13亿人的感情是一种极不明智的行为,想必这也是贵国民众所不愿看到的。

  
若是执意接收之,或许以后你们会感到不安,否则请看,那些孩子出穴的灵魂在向你们目语:安心做个幸福的小国,不要步我们的后尘!

  


  


  


  


  


  


  


  


  


  
--------------------------------------------------------------------------------

  
他們跟我們是你們,他們跟罗刹才是我們。是我們錯了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1&id=7939974

  

 回复[12]:  少年行 (2011-11-29 11:39:33)  
 
  从自己做起,谢谢雪提醒。

  
我这车上还拉着童男童女呢。

 回复[13]: 据说 杜海玲 (2011-11-30 11:16:08)  
 
  我朋友说把小孩也送给马其顿算了,起码安全。

 回复[14]:  科长 (2011-11-30 16:47:52)  
 
  【核载9人实载16 河南校车撞货车】在11月29日15时30分,河南濮阳小哈佛幼儿园校车与货车相撞,其司机借口称路滑,导致19人受伤,4人重伤。家长们说路滑是借口,超载是常事。

  

 回复[15]:  雪非雪 (2011-11-30 18:19:21)  
 
  

  
少年行,你好。

  
童男童女的领袖了,祝贺,祝福。

  
…………

  
夏雨,谢谢你告知这个消息。我刚刚看到。看了一下相关内容,知道了马家孩子们有东方援助马,呵呵。曾听一亲属老人讲述过去的故事。话说早年家里养猪,每到年底就宰了用来过年,大部分卖给国家换钱,少部分留下自家用。一大群孩子,闻肉香垂涎。习惯上要请亲友来家吃肉。当娘的做好了端上来,当爹的就给在座让啊让夹呀夹,唯恐人家吃不够。还边夹边说“吃吃吃,有的是,一头猪呢。”娘在一边急得呀,心说咱孩子们都没沾口呢,肚里一年没见油水了……

  
面子啊。呵呵。

  
…………

  
杜海玲你好。孩子不能送,马国什么时候发展好了,孩儿们会自己去。

  
…………

  
科长,超载这事儿,唉。。。

  
不过,我今年夏天在国内坐不长不短的客车时,客运站对不得超载都有严格监察。站里贴有告示,上面有超载及违章司机姓名、路线、车号、时间等信息,属张榜处罚。司机们对此也遵守无超。当时还想,这一点还真挺叫人放心的。但是,对于中途上车乘客携带物品似无严格规定。什么金属梯子三角钢材之类也搬进过道里,不知道运费怎么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行 走
    汽车换购(2014) 
    车是武器,人是杀手 
    多事之秋 
    第N台车:还是TOYOTA 
    电动遥控车网购记 
    买车记(2010) 
    遭遇警察 
    车轮王国风景线 
    賣車記 
    汽车换购 
    我的两次车祸(2) 
    我的两次车祸(1) 
    驾照更新 
    原油涨价何时了? 
    车检 
    路边的鲜花 
    我和我的丰田车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