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行 走
字体∶
多事之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0-10-06 09:43:01 阅读人次:4142 回复数:43)

  

  


  
1、

  
晚8时许。朦胧中听见车门有碰响,以为游泳的人回来了,睁开眼看是右边一面包车坐进一对老年男女,各自点燃一支烟,车内吸着。原来,声音是助手席上的女士开门上车时跟我打的招呼。当时那边完全没意识到这边车里有个人。我下车,像是要以此引起他们的注意,告诉这边车里有人,希望提醒一下车门碰了,有必要的话也好当场说清楚。我从自己车后部绕过去,先确认自己停车位置是否合适。正这时候,面包车发车,左拐,我顺便看了下车型和车号,万一车伤明显就打算叫住他们。

  
结果,这车在旋着左舵完成最后剩余弧度处,其车左后部直接贴在我车右前部,发出噗噗吱吱的声音——我呢,就那么呆呆地看着,静静地,淡定如泥像。车里人意识到两车接触上,是因为摩擦导致的行走不畅。女士打开车门,大阪话喊着“碰了碰了”,男士也跟说“碰上了?”说着,就往回倒车,又重演一次噗噗吱吱的摩擦。

  
此时我看了一下表,20:06。没什么特别的意识,只是看看。眼前的非常事态发生得太奇异,一下子导致内心极其空洞。

  
他们把车停在旁边,下车,见我站着傻瓜似的,并且车也傻瓜似的,右前角呈现几处白痕,还有一块微妙的凹陷。彼此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好。此状恰好应了近来流行于网络的那个“囧”字,并且不是一般的o(╯□╰)o……

  
记不清是谁先说了第一句话。司机过来看我的车,之后看我,表情是“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就抓了个现行……”我见状便清醒了神智,娓娓道来,其实是在整理这3分钟以内自己被僵住的思路。“我在车里等我家人,他在里面游泳。听到车门被碰时才注意到旁边车里进来了人,就下车想看看我是不是把车停偏位了。就在我看的时候,你们车就发车往左拐……”

  
结果,司机说“哎呀,你听到车门被碰了为什么不马上提醒我呢?要是提醒了就不会发生这事儿了。”

  
说来也怪,本来我从早上就计划好一起游泳,来到泳池也一起进去了。正要交门票时突然想起来中途答应一人7点半可以接听电话,就又出来回车里等。电话按时来,约十多分钟后放下电话再要进游泳池时,我突然改变主意,说今天不想下水,觉得累。那边怎么劝也是不想离开车,坚决要在车里边休息边等。

  
……

  
之后,对方说“没事儿,我给你修。我加入了很好的保险,全保的,请放心。”听了他这话我也不知道是放心还是不放心,那时候好像就没心。支支吾吾地说“怎么办呢?那什么,还是叫我家先生出来吧?看看他怎么处理,眼睁睁看着就碰上了,太突然,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2、

  
他就问我先生什么时候游完,我说他每次1小时。他问几点进去的,我说才15分钟左右,他说那去叫他出来吧,等一个小时太长了。他就跟我进到游泳池收票的地方,我跟前台人说了情况,就被工作人员领到后面,隔着一道玻璃门,问我哪个是先生,我在他的固定泳道上找,说那个白帽的正在自由泳的是,工作人员就进去,见他接近池边就叫他,结果他头不抬眼不睁水里直接掉头游身而去。又等一个来回才被直接捉住。

  
15分钟之后,泳士换好了衣服出来,我讲明情况,两人来到停车场。结果那面包车不见了。两人俯身看车伤,都不说话。之后呢,我就成了肇事者一样被指责开来。“想什么了你?怎么能让他走呢?这怎么办?”“他们不该走,不会啊。实在不行再找警察……”理解他的焦虑和火气,半年前他车才被人划出大伤逃之夭夭。正不知所措,那边面包车开回来了。司机下来,很大的声音说“是不是以为我逃了?怎么会呢?”

  
泳士很平静地跟司机对话,司机也很坦然自信地说他有全保,负责给修车。并且男女双双先后几次道歉,“对不起,添麻烦了。”老头儿住得不远,性格很大阪人,说话粗声大气的。尤其这个场合,显示出那么一种自鼓底气的豁达,反复强调他保险加入得过硬,口气基本就是东北话那句“杠杠滴!”为自己的高瞻远瞩沾沾自喜津津乐道。老头儿说这么晚了估计保险公司也下班了,要不我给你们留下联络信息明天再说好吗?我们说好。泳士问是否可以拜见一下驾照,老头儿就递过来。笔录着相关信息,泳士说“哟,您是8吨车驾照呢!”老头儿说“就是啊!我从来没出过事故。今天这是怎么了呢?”旁边女士说“他可是专业司机呢,开了几十年的车。”——这这这——谁又能接上一句什么呢?没必要接吧也?这也不是需要解什么围的事。

  
就在这当,我想起自己也加了保险,就找出那张紧急用联络卡,上面写着万一有事的1、2、3,就打通了0120开头的电话。说明情况,那边一串关注询问,确认无人受伤并且无我责任后,问我是否报警已毕,我说尚未,就被提醒说应该报警,以防万一,按照受理程序这是第一步云云。并问去我的电话,说明天决定担当人之后与我电话联系。我说我要上课,只能在指定时间接听电话。司机听此就插进来问我“你是老师?”

  
他那边也跟自己保险公司通话,一五一十汇报情况,并口气强硬地说“我加的全保,这件事责任全在我,你们肯定负责修理是吧?连我的车也给修对不?人伤?没有没有!人家可是好人呢,一点儿没难为我……哦……对了是中国人。我有好几个中国朋友呢……什么?‘个人信息’?什么意思?哦啊这些啊,没事儿,碰人家车了还不告诉人家?……没有没有,谈不上那边10%,人家车停在那儿我给碰了,我100%不对,你们负责修理是不是?”最后,又将电话转给我,他保险公司直接确认我是否受伤,告无。并确认我车当时是否处于完全停车状态,之后约好次日再电话联系。

  


  
3、

  
然后,事态就渐渐进入自然态,好像是约好了来这里参加一个什么闲聊话吧活动一般。老头儿特能说,且声音宏大。干什么的、住哪里、这边国籍等等。提到报警,老头儿毫不含糊,拿出手机给泳士,说“你来打110!”打通了,确认位置后说一会儿就到。

  
这一会儿可不短,1刻钟以上。闲着啊,就聊天儿。我有点闹心,着急回家做饭休息,却又找不到表现闹心的理由。当然也不是刻意地克制压抑,我情操还没达到豁出去自己受难的程度。一边闹着心,一边就随波逐流地烦中找乐。所谓没心没肺,指的就这个样子。女士呢,也不知怎么就突然冒出一句“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们是夫妇?不是啊,只是泳友,我搭他车而已。”原来是这样啊?还以为你们是一家人呢。她又跟我说“对不起啊,是我上车时开车门先碰了你的车,我见没伤就没大在意。”——不对!她根本没看有否碰伤,我在车里看得清清楚楚,她只是没想到这边车里有人,也没想到会有后来的进一步接触。从她大开车门的动作幅度看,几乎毫无驾驶方面的习惯经验。

  
警察迟迟不来,等得有一搭没一搭。很没劲。既然修理就直接送修好了,还这么麻烦。想想就既烦躁又懈怠。警察来了,骑个摩托车。先自我介绍,市警署刑事科某某。“刑事科?”“对!这地方是停车场,属于私有地。这儿发生的事归刑事科管辖,发生在路上行走状态的事故才归交通科。这地方碰撞属于器物损坏,当然了,从保险角度来说是一样的。”他先听取情况报告,一味由对方司机陈述,我什么也没说。之后笔录双方驾照、车照、保险证。老头儿递驾照的时候说“我75岁了,老骨头了。再开开就不准备开了,人老了,马上要报废了。”警察就作出恭敬状却又像哄小孩一样说“哎呀哪里哪里啊,请一定发挥余热报效社会……”

  
最后查看车伤。先确认并测量我车擦伤部位,之后查看对方铃木面包左后侧的擦伤。笑着对老头儿说“很明显是您老责任呵呵,摩擦位置分毫不差。”

  


  
4、

  
警察抄写各自相关资料时,老头儿司机就跟我闲聊。车站附近那个什么什么超市知道吗?那里东西贵点儿但是绝对地好!跟别的可不一样噢!嗯啊……说着说着就言归正传了——“对了,你们家(お宅の)那个船长进入我们(うちの)领土还撞我们船,那什么事儿啊?!

  
——天哪,怎么你撞了我车却来诘问我撞船的事儿(还“我们家船长!”)?说实在话,我从内心反感这件事。莫说领土属谁,单就是这件事本身的背景就令人下意识回避。为什么呢?既然“自古”又何谈当今?忆往昔,众要人都模糊处理的领属问题,今天如何叫平民整明白?——上面这些话都是内心活动,发出声音说的是这样的: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那不是我们家船长,我们家船长在那儿呢——我指着身后泳士方向说。

  
俺理解您老的愤慨,可您也不该在这深秋半夜的初次见面场合把我一个人一下子放大13亿倍跟我讨论领土吧?何况旁边还一个边听边嘿嘿笑的刑警。切。。。。什么氛围啊这是?此时此地,何故我被困在这么个境遇里接受这么个似是而非的国对国的话题?这也太奇怪了吧?!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不可控力给算进了一幕八卦里。

  


  
5、

  
回到家近10点。原计划做松茸饭的兴致半减。但还是做了,吃了。之后呢,半夜了。临睡如厕,把老司机联系电话输进手机,冲水时不知怎么搞的手机就自动滑进水里。打捞。抢救。慌乱中就差做人工呼吸。拉一大团手纸拼命擦蘸。可怜的Iphone眼看着屏就花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接着就不再怎么亮,暗然,失色,奄奄一息,一息不剩,直到彻底断气。完了。完了完了。平时一个月也没一个电话,明天两家保险公司要给我打电话,偏偏这节骨眼儿上电话就不玩儿活儿了。

  
什么叫背运不走字儿?就是你没事被找事儿。你车停那儿不招谁惹谁,被碰。手机呢,正要派用场却自动投河。

  
泳士说“我说你没事儿吧?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我怎么着谁什么了?——行了行了还不赶快把那个卡取出来!什么卡?这才知道侧面有个小孔,用细金属棍轻轻一插,弹出一个磁卡,然后将机体竖起来,滴滴答答的水。泳士今天玩水未尽兴,就捏着手机玩命甩,餐桌上跟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般。没想到那么薄的一个小东西一瞬间能喝这么多水。

  
整发吹风机加热风吹,上下两头吹。之后,就抱着爱咋咋地的态度,弃之一边,睡觉。往日临睡都是玩着手机闲逛浏览着入眠,今夜无它,却体验到一层返璞归真般的清静。抽出床头一本料理书,翻看着。カステラ加工材料让我大吃一惊:烤一个8人用的正方形,材料如下:面粉200克,白糖300克……置换成咖啡相当于一杯咖啡里半杯糖。

  
睡觉。我累了。今儿是真累了。

  
……

  


  
6、

  


  
次日起来,第一件事是装上电话卡,通电。基本没抱信心,死机当死机摆弄而已。可是,这可爱的亲爱的小东西,装进卡,接上电源后,犹犹豫豫矜矜持持片刻,那只右上肩着一抹缺弧的完美无双的苹果,出来了!并且ipod先动作,给我演唱那首《风姿花传》——这是昨晚它临终我尝试看它还能否发出声音时的最后触令。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新一天的开始啊。这个早晨太完美了。

  


  
上午10点,对方保险公司正式担当人打来电话,很客气地先道歉“敝社予保的某某给您添了很大麻烦我们对此表示十分抱歉……本公司百分之百负责修理费用,当然包括代车,如果您有什么要求请予以通知。还有您也可以利用您所属车商提供的代车,费用不必担心……”我这边保险公司也按时来了电话,并安排了专人负责。问明情况后,说没有我责任的话这边将取消我的事故记录档案,并且非常客气地说了些这那。提醒我跟购车代理店担当取得联系,说交由他们代理最为妥善。不凑巧的是这一天车行定休日,只好改天再联系。

  


  
车历第17年,与车相关的冲突也经历不止一两次。相关记录写过“我和我的车祸”什么的。这发生在停车场内的事多是近几年。半年前,家人车停在岚山带友人逛山,下来见车门被挤瘪一块,新车,就越发心疼得不行,便送了自费修理。没法修,换了整张门。3年前,也是家人,车在学校附近停车场,被传唤有人自首说顶了车门,那边正好还是同事,就交由保险公司负责处理修缮事宜。7年前,我在停车场内,一次拐弯不完美,碰了旁边车的一角,出现很小擦伤。立刻联系停车场主,自陈情景。得来电话,说明情况那边就说有保险吧那就好只要给修就行。并约好次日与被擦车主面谈。我买了一盒点心先递上,并道歉。那车主是个挺高大的男人,一见面就又说有保险就好办。他去看了看车伤,突然转危为安地笑了。“哎呀就这么点擦痕啊?比我自己擦的小多了,不用修不用修!”

  
如此盘点过来,7年内发生在动态静态状态下的冲突合计4桩。几率还真不低。(2010.10.05)

  


  


  


  


  


  





Page: 2 | 1 |

 回复[31]:  邓星 (2010-10-10 00:05:34)  
 
  我今天在灰机里也看见刘晓波得奖的报道了。

 回复[32]: 才看到阿~~~ 阿蓓 (2010-10-10 00:15:11)  
 
  昨儿个的事儿了都,您老慢半拍~~~~ 吃好吃的了吧?

 回复[33]:  东京博士 (2010-10-10 13:10:51)  
 
  雪非雪 (2010-10-09 23:25:58)

  
东博180被抓奖金一定够丰厚吧?

  
——————————————————————————————

  
被奖金了2万5,好多年前的事了,而且我是暴走队列第2,不是领头,所以没有被归入罪大恶极,要是现在,180估计要免停了。。。

 回复[34]:  雪非雪 (2010-10-10 14:29:16)  
 
  

  
2万5,縁起いいね。

  
这也太アマイ了。

  
我超过一次,被罚7万,说是每超5公里1万,当时被测出时速80左右,冤死不?

  
也好,那以后就不怎么撒欢儿了。

  

 回复[35]:  雪非雪 (2010-10-10 14:30:38)  
 
  

  
邓星飞回来了?您看的机内报纸报道的事是汉字写的吗?

  
没什么意思,就是有点好奇。

 回复[36]:  邓星 (2010-10-10 16:37:27)  
 
  非雪,我在机内看的是电视报道哦,不是报纸。

 回复[37]:  雪非雪 (2010-10-10 21:19:50)  
 
  

  
谢谢邓星叮咛回答。我怎么就只认准了想像文字呢?

 回复[38]: 大陆媒体的唯一报道 科长 (2010-10-10 22:03:35)  
 
  


  
奇怪的是,据说国内的网民打不开这个页面

  
http://www.businesstimes.com.cn/articles/20101008/liuxiaobo-nuobeierhepingjiang.htm

 回复[39]:  雪非雪 (2010-10-10 22:22:30)  
 
  谢科长举报。

  
这个最早在八阙看到的。

  
另外,好像说北京青年报有报。

  

 回复[40]: 哈哈哈哈。。。。 雪非雪 (2010-10-11 12:33:07)  
 
  [转贴]

  
看网友怎么评刘晓波得奖:抵制挪货从我做起!(搞笑版) 综合新闻:

  
〉〉南京一爱国青年在得知挪威将诺奖颁给刘晓波后,非常气愤,走上街头发起了一场“抵制挪货,从我做起”的万人签名活动,呼吁广大市民抵制挪货,其中一位情绪激昂的市民在多人劝阻无效的情况下当场点燃了一本《挪威的森林》。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1010/news-gb2312-1184081.html

  
…………

  
今天休息日,俺却出工,委屈得够呛,利用午休上网找找乐解解压,还真找到了。。。这些人真能搞!

  
笑坏我了。。。。

  


  

 回复[41]: 哈哈,网民斗智斗勇 科长 (2010-10-11 12:58:38)  
 
  好汉遍丹麦,勇士出挪威 / 吴澧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ab78a5d3eb895a1

 回复[42]: 我党應該考慮 老唤 (2010-10-11 15:16:50)  
 
  從這些搞笑的網友中吸收一些新鮮血液,以改善我黨智商現狀。

  
例如這個同志就不錯:

  
》》:[微博管理员:尊敬的用户,行行好吧,从六点删到现在我连晚饭都没吃那,手都删软了!]

  
還有這個:

  
》》:[由于新闻联播在诺贝尔和平奖揭晓的日子竟然只字不提,刘晓波在狱中一定知道他已经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我党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养的狗再多,狗毕竟是狗。]

 回复[43]:  雪非雪 (2010-10-15 21:40:49)  
 
  

  
多谢老唤钦定智商。

  
可惜那不是我的段子。

  
……

  
对了,我这出“多事之秋”的“事儿”已经圆满处理完毕,车前挡换了一张新的,车也给整体收拾得比卡比卡。俺家没事儿了。

  
……

  
可这多事之秋还在继续多着。

  
好事,不好的事,坏事变好事好事变坏事大事变小事小事成大事,简单事成复杂事,透明事儿成背地事儿……迷迷糊糊郁闷不郁闷啊?

  
话说2010年10月8日,有个中国人被指名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即便不是天下大事也算一桩中国人家里大事,并且我和身边复数人都能和这个人扯上关系,刘父曾是我们语言学老师,其本人当年同学也有几人我们熟知。当时一见他获得这么大一个奖,喜出望外,第一反应就是眼前浮现出人家老爸给我们上课时的情景。这人就是这样,喜事嘛,谁不忙着分享?

  
给家打电话,给老妈说有个中国人获奖了,是我们老师的儿子。老妈问“啥奖啊?”“诺贝尔奖!”“啥?”“诺-贝-尔。”“没听说过,没啥名吧?他干啥的?演员啊?”“不是,大学老师。他家那谁谁当时就我们系友,一个教室自习呢……”“老师能得啥大奖啊?”“现在不是老师了……”“那他现在干啥呢?得奖总得是干啥得的呀?”“现在是在押犯。”“哦噢……那……那啥,我又买了个项链,挺好看的,等你回来你看看要是喜欢就给你。”“嗯哦……我爸呢?”“你爸睡了。”

  
这要是以前,跟我爸说这话题当然不会是这个效果,他知道诺贝尔奖,还知道诺贝尔,更知道与我共享这获奖人老爸曾是她女儿老师这层关系带给我以及老爸的喜悦以及什么什么,总之他会有强烈的参与意识。但是现在不行了,即使他没睡觉也不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他可能已经不能理解诺贝尔是什么意思,他在一天一天地丢弃记忆,更可悲的是不仅丢弃记忆,还一点点丧失人间趣味,对世间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统统不再抱关心。

  
有点寂寞。还有点悲哀。

  
有话想说,那边却听不懂,见要听懂了,就打马虎眼表示不想听。

  
又跟弟弟说,说了一溜十三遭,那边说,把奖给咱在押犯人,这不是故意找别扭吗?

  
……

  
别扭,反正就是别扭。我还别扭呢,要不跟你们说干嘛?

  
……

  
昨天得到一张B4复印纸,是10月9日的《每日新闻》、《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关于这件事的报道。今天在一家学校教研室见有老师在复印同一张内容的纸,都是中国老师。

  
除听一些相关议论外,有空就翻看几个网页,相对连续跟踪看的是韩寒那个“ ”。这个空白引号给填到1万条之上了。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行 走
    汽车换购(2014) 
    车是武器,人是杀手 
    多事之秋 
    第N台车:还是TOYOTA 
    电动遥控车网购记 
    买车记(2010) 
    遭遇警察 
    车轮王国风景线 
    賣車記 
    汽车换购 
    我的两次车祸(2) 
    我的两次车祸(1) 
    驾照更新 
    原油涨价何时了? 
    车检 
    路边的鲜花 
    我和我的丰田车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