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行 走
字体∶
驾照更新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1-13 15:49:03 阅读人次:1993 回复数:20)

  “腊七腊八,冻死叫化”。今年的腊七腊八,大阪并未冷到特别,天王寺一带露宿街头的豪姆雷斯们想必安然无恙。可是,阳台上那盆开了一冬的黄花オキザリス却被昨夜冻僵了细密的茎叶和花蕾。上午的阳光如春似秋,怕是冻死这小花的不是气温而是这腊七腊八的节气时令。暗香袭人。暗寒袭了花命。植物也能呈现不寒而栗?吾非花,焉知花之冷与不冷?

  
提醒我今天是腊八的是一位过日子比较志同道合的主妇朋友。发来邮件说“今天腊八,做腊八粥吧”。那会儿已经吃过早饭,今年的腊八粥就这么简单错过了。

  
有件事一拖再拖,2个月的期限,剩余只有5天了,再不去办妥将烦恼倍增。驾驶资格得来十余年,驾照更新是第几次了?怎么觉得刚刚完刚刚完就又来了通知?吃一顿美餐,过不几天就觉得像是好久没沾口;不情愿的事,做两三次就觉得做了多次。从周一开始就念叨“明天去明天去”,直到把明天拖到本周再无可使用的明天。

  
大阪府门真运转免许试验场。这地方没少来。来得比别人次数多是件比较难堪的事,如果3年之内完全没有违章前科,驾照更新到当地警察署即可简单办理。怀着无比厌烦的无奈上路,临出门还带上一叠字纸斤斤计较着准备听讲习接受再教育时用来营私。

  
看看通知单,明明白白写着必须接受这个讲习教育的理由。2年零9个月以前,曾经有过一次违章停车。那时候当即就去交了1万5千日元的罚款,时过境迁了,关键时刻还是要为此付出清晰的代价——2小时的再教育和3800日元(包括听讲费)。另外,还要付800日元的停车费。自作自受,不情愿也没辙。

  
免许试验场算得上是大衙门。大楼大院的,工作人员着装挂牌。走进大楼就看见地面及通道旁到处是向导文字及箭头图示指向。从第一个窗口递申请交钱到视力测试拍标准像到进入听讲厅,畅通无阻。那种人来人往中的流畅和工作人员的明确交待,简直让我差不多喜欢上了这个环节。整个过程和谐畅达如水到渠成。

  
这个讲习目的在于惩罚有违章法规则的驾驶员。环顾满满一屋子听讲生,发现女司机极其少。比例大概在2:8左右。不知道全体驾驶员的精确性别比例是多少,想必会比这个要匀称得多。就此不得不反省一下自己的出格与不入流的胆大无畏。几次出入这里的原因有两类,一是超速行驶,一是违章停车。看起来似乎成了惯犯。罢罢。反省。

  
不过,话说起来,没有这样的违章经历,也不会知道日本社会中还有那些依法处理环节以及对犯了法的人依然保持照章办事的客气态度。第一次超速行驶,被罚款7万5千日元。通知书来后去接受处理时,必须要到简易裁判所去做一个服从认定。窗口问“违章的是您本人对吗?”“对。”“您对这个处理程序如有异议请上诉。”“我没有异议。”“好,那么请签字。”……

  
讲习内容比之从前变得温和耐心,事例多举于遵纪守法普通司机由于细小疏忽导致的小型事故。这样反倒引起不把日常驾驶安全放在眼里的老实型驾驶员的注意。触目惊心的事故案例总觉得与己无关。看这种小事故,就自然而然要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坐进这里来。我的反省,或许比单纯遵守行驶规则更为深刻。那就是为人为事尽量避免出错出误。只要出了误差,为此终归要多少付出代价。比如你误说了一句话或者误解了别人的一句话,为此就要去解释或者给自己引来郁闷。还比如你出门忘了关煤气,半路想起来又回去关闭,这就因此误了到岗时间或者迟了约会。这不,近3年前的一个错误,今天就要比别人多付钱付时间。大腊八的,赶这么远来跟一屋子陌生外国人学习有关安全的重要性和驾驶员责任义务等等等等。何苦啊何苦。

  
可是,人又是随时随地可能出错的动物,周密到完全不出误,恐怕要等到入墓之后。活着这件事,方佛就是要靠许多无意义的小事杂事错事来充填着才显示出生活的丰富与鲜活。

  
临出教室,大家排队领新作出来的驾照。所有的人接过来都是一个动作,盯着新驾照目不转睛地看。姓名出生日地址等项目当然要确认一下,但几乎百分之百的人基本都是要定睛端详一下2小时以前摄进新驾照上的那个自己。我看一眼那个自己,感觉是照了一下镜子。对,今天就是这个样儿。心想。

  
出门走到大院,进来时就看到双手端着白地红字“献血”牌的两个女孩儿还站在腊八里。她们喊着“请您献血!请您献血!”。院子里稀稀落落不断有人过往,却无人靠近她们。在她们身边走过,下意识地扪心自问“你要不要献血?”,这一问就觉得体内的血液循环加快着抢答与我:你体内没有多余的血,目前状态仅够维持你自身。哦,原来我是一个对奉献社会如此无动于衷的人。不由得又为这一独自的庸人自扰自嘲解围。庸人的血自然也平庸得适量无多,何必自责。

  
前几年回东北时遇到一个老同学,他在民政部门做负责人。见面那天特别冷,酒桌上他说“瞧着吧,明早说不定又要来活儿了。”问他什么活,他说“处理冻死的人啊!”“现在还有冻死的人?”“当然有了!有些事儿你呀根本不能想象。有的是冻死的,有的不是,也不知道咋死的。穷人家死了人没钱处理丧葬,就半夜给送到火葬场旁边去,这类工作咱民政部门就得处理,要不要咱们干啥?”我说“你这工作好,这还真是为民请命呢。送其归天,积大德哦。”

  
方才又出去站一下,临近子时,还真有几分腊八之透骨寒感。有热饭亦有御寒衣,小康。献血的事就忘了罢,说不定哪天自己会衣单怨天寒。(2007.01.26)

  
…………………………………………………………………………

  


  
献血お願いします!献血お願いします!

  


  




 回复[1]:  陈梅林 (2007-01-27 15:36:29)  
 
  雪桑还真看不出,居然超速。心疼那些罚款。呵呵,在镜子上忏悔过了以后就不会超速了。俺以后跟你打招呼就问,没超速吧。

 回复[2]:  久夏 (2007-01-27 16:18:37)  
 
  雪桑能文能武阿。舞文弄墨,柔情似水。驾车飞驰,不输男儿。

  
开车还是要小心,安全第一。

 回复[3]:  邓星 (2007-01-27 17:10:15)  
 
  非雪,拜读。今天是“腊八”么?

 回复[4]: 上次我超速 小草 (2007-01-27 19:40:19)  
 
  看来日本地方不同,很多制度也不样啊。

  
上次我超速,没有到简易裁判所,直接从警察那里领到罚单,去交了罚款。

  
而且,我们这里这次换照,不是3年内有没有违章记录,而是5年内。据说是去年改的。

  
本以为这次可以领5年的,结果4年多前有过违章记录,结果只能换成了3年。

 回复[5]:  雪非雪 (2007-01-28 00:33:31)  
 
  谢谢各位。

  
犯了错误的人反省中。。。。

  
超速是几年前的事了,近几年没太有过。

  
小草,关于交通制度,我想日本各地应该一样的。说起来惭愧,我是被相机拍下来的,不是现场现行犯,所以要走那个简易裁判程序。要领5年的执照,就要保持5年以内无任何污点,这一点也一样。我们都努力吧,争取今后能拿到。

 回复[6]:  次郎 (2007-01-29 10:29:46)  
 
  雪桑:办公时间营私,老传统是要继续发扬滴。

 回复[7]: 问雪桑,或者东博 陈某 (2007-01-29 10:53:15)  
 
  超速多少要罚款啊?罚金和速度成正比?

  
真的不知道阿,上班路上经过一个口子,恰好这个口子通常车子很少,大家都超速的。后来听同事说就是那个口子有监视器。后来一看果然有。不过,我超的不多,也就是70-80左右的。

 回复[8]:  恭喜 (2007-01-29 11:12:26)  
 
  超70-80还不多

  
足够吊销驾照了

 回复[9]:  恭喜 (2007-01-29 14:24:16)  
 
  才发现可以修改自己的帖子

  

 回复[10]:  恭喜 (2007-01-29 11:44:43)  
 
  格式乱了,重发

  

 回复[11]: 谢谢恭喜啊 陈某 (2007-01-29 11:48:24)  
 
  看来雪桑超过很多了。我想起来了,这个表,以前考免许的时候应该学过的。

 回复[12]:  久夏 (2007-01-29 12:07:21)  
 
  昨天我把车停在路边买菜去了。回来看见两个带袖章的老头,是查车的。他们的车就停在我的车前面。啥也没对我说。请问何时会把罚单寄来?罚多少?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7-01-29 12:34:09)  
 
  日本不仅邮政民营化,罚款也民营化了。中国政府笨,应该学习日本,让百姓去做恶人管百姓,减少政府压力,只管在上面收钱吃饭挺好的。

 回复[14]: 久夏,恭喜 雪非雪 (2007-01-30 00:00:14)  
 
  久夏,如果没给你车贴条子挂耳环,说明没判你违章。不用担心。

  
恭喜桑,谢谢提供资料。

 回复[15]: 几年前被挂一回黄耳朵, 龍昇 (2007-01-29 16:49:18)  
 
  还开车跑了一天呢,到家停车才发现有个黄耳朵,读了字后,乖乖地自投落网去了。那耳朵挺结实,警察解它挺容易,自己摘非钢丝钳不可。记得那字意是:你要是自己摘了耳朵,即会有传票来找你。

 回复[16]:  风卷残云 (2007-01-29 17:21:48)  
 
  雪桑的文章味道好极了。在下每篇必拜读的,有味道。

 回复[17]: 本当? 久夏 (2007-01-29 18:13:37)  
 
  

  
>久夏,如果没给你车帖条子挂耳环,说明没判你违章。不用担心

  
我以为会不声不响的罚我呢。正在苦恼中呢。

  
>雪桑的文章味道好极了。在下每篇必拜读的,有味道。

  
可不是吗?像我这样的水平简直不能比。好不容易写了一篇,还连累了雪桑,被挖苦了一番 。在这里,对雪桑只能说一句:ごめんね。

 回复[18]: 久夏 雪非雪 (2007-01-29 23:59:40)  
 
  应该是「本当」。

  
不给你贴条子挂耳环,警方根据什么罚你呢?是不是?

  
如果是被拍摄下来的话,大约一周左右来通知,但那是行驶状态的情况。违停应该不在此之列。看来你是优秀运转手,这方面没经验的大凡是优秀的。

  
何谈连累呀挖苦什么的,还不知道谁连累谁呢。再说,有苦就该挖

  
风卷残云桑,谢谢回帖。

 回复[19]: 雪桑被你说中了 久夏 (2007-01-29 23:30:01)  
 
   我这个平时极少开车的已经拿到了金免许,那位在我先开车的家庭司机却还是蓝免许。说明越不开车越优秀。

  
另外,现在不是民间查车吗,那些民间人士如果不罚我,为什么在那里转来转去呢。按照我这个中国人的思维,这可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阿。

 回复[20]: 今天我看了条例 久夏 (2007-01-30 15:20:01)  
 
  驻车违反时,被贴条子是out,没有被贴是safe.果然safe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行 走
    汽车换购(2014) 
    车是武器,人是杀手 
    多事之秋 
    第N台车:还是TOYOTA 
    电动遥控车网购记 
    买车记(2010) 
    遭遇警察 
    车轮王国风景线 
    賣車記 
    汽车换购 
    我的两次车祸(2) 
    我的两次车祸(1) 
    驾照更新 
    原油涨价何时了? 
    车检 
    路边的鲜花 
    我和我的丰田车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