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秋夜长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5-01-15 14:57:08 阅读人次:2220 回复数:28)

  

  
白天短去的部分,使夜变长。于是,世间便少去几分喧嚣,多了寂静。暗夜包容下所有形影,向它抵抗的唯有声音和照明。在需要安恬静谧的眼睛里,过度的光彩也是喧嚣,它强行布入视野,使视觉不得不忙匆纷杂。喜欢这样天开始早早暗下来的季节,感官得以休息,声色淡薄中享受当下静在。

  
虫鸣渐远渐弱。窗外的小公园,局部呈现着大自然的悠久。这一带在日本举办亚洲第一次世界博览会之前,是大片原始竹林,现今周围几处尚存的树木竹丛,吞吐的依旧是延续古往今来的水土气息。尤其天幕渐垂之际,夜色沉寂得自然而然。树影徐徐掩去,偶尔涌出风过的叶响。时有飞机近来或远去,游弋的小黄灯,若漂游在春夜的萤火虫。

  
超市里一年四季都有吊人口味的标语,日语写作“旬味”。当下的蔬菜区,妆饰着枫叶枝,各类瓜果时蔬,无不呈着秋色秋香。新摘的爱媛橘,生生的,橘皮紧紧裹着橘肉,一旦剥开,青涩味儿喷溢而出。不如冬天的橘子甜,却能咀嚼出从花开枝头到落地成实一路阳光风雨的味道。此即“旬味”之所在。

  
早晚开始感觉到指尖发凉。早上推窗,爽气扑面而至。

  
白菜、红薯、蘑菇、青葱、魔芋丝、豆腐、五花肉。煮一锅端上桌。自调蘸料。辣味萝卜,搓成泥,佐以果醋、辣酱,再挤上几滴青柚汁。砂锅一旦出现在餐桌,意味着这家的烟火生态已进入冬季旋律。

  
天已黑透,时近七点。离就寝尚有几个小时,就感觉这一天长出的部分很体贴,心因自由而从容。夹白菜吃,说白菜好吃。盛一块豆腐,说豆腐好吃。熟透的黄瓤红薯段,像含着蜜汁一般亮盈盈。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话题不知怎么就引到了弟弟。感慨一番小弟弟都已经过了四十岁,进而追忆起他们当年的出生情形。大哥说小弟出生不久的一天,母亲往诊回来发现孩子高烧,救治几天不见恢复,惊动全村人。“徐大夫家孩子要不行了!”那时全家从长春下放到九台县杨树村,小弟就出生在村里,起名叫农。这个身世标签般的命名,是为了纪念这段举家迁移务农的生活。农高烧不退的日子里,常来家里的村干部说,队里有几块不大的小木板儿,可以钉个小棺材,孩儿不大,够用。然后就埋到村口那个坡那儿就行,明年一开春就化了,小骨头还没长成呢,化得快。但是,农弟生命力强,不久便康复。

  
大姐也说起小弟弟。说有天夜里睡着觉不知怎么就醒了。家里亮着灯,姥爷坐在一旁,笑呵呵地对她说“你妈在前院儿老李家旁边大坑里拣回来一个小小儿。”姥爷说“小小儿”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喜。小弟弟是产婆在家里接生的,但是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过了半个多月,母亲才抱着他出院回家。母亲瘦了很多。回到家她不跟家人说话,一个人哭。医院说小弟是先天性心脏病,治不了。姥爷工作的电台发射台地处市郊,解放时合作得好,交出房产土地,政府给安排一份工作,到电台做更夫。发射台大院整个在电网包围圈内,草木茂盛。他给恐怕留不住的小外孙准备了一个土篮子,里面铺上软软一层草。后来,小弟病愈。说是因为改了名儿。奶奶听说这个孙子生来有病,是因为名字叫雪雷的缘故。“又下雪又打雷的,孩子受得了吗?”于是,就把名字改成了“雪晴”。见小外孙顺利成长,姥爷一次又一次讲述他的土篮子,“我以为俺这小小儿就得装那个土篮子里扔了呢。我天天给土篮子换新草,弄得软软呼呼的……”每次说土篮子,姥爷都是满脸喜出望外的笑容。

  
如今,农在长春做警察,忙得一年四季不知春秋。晴经营一家渔具店,进入11月就没有了生意。待冰封江面,小店就成了渔友们的聊天室。“晴哥又进新杆儿了?这个好啊!可是这天儿,得啥时候才能开江啊?”

  
……

  
洗毕碗筷,时钟指向八点。隔门房间里响起键盘声,走廊尽头女儿屋里传出音乐。一个在准备北京会议文稿,一个在为朋友婚典画像涂色。父女二人手头事都在接近尾声,轻松的心绪飘溢在各自的空间里。我的十字绣工程刚刚着手数月,一米多长的绣布,铺展在长桌上,左下角隐约可见“清明上河图”的市井相,空白格尚浩浩荡荡。认一根34号米黄线,这是图上的桥头底色。八百年前张择端描绘的日常成为历史,现在我用针线把重绘历史当作日常。

  
猫并直前腿闲坐在走廊地毯上,一副优雅尊贵相。见谁向接近她的方向移动时,就侧躺下身子翘着长尾巴舔手爪。这是她向家人示好撒娇的姿态,躺在正中央,等着人招呼她名字一下,然后就娇声细气地应一声,依旧交替舔弄两个前爪,意识却在关注着主人是否在关注她。

  
时至午夜,安宁弥漫,夜空睛朗,白云碧空隐约可见。邯郸虫、蟋蟀、蝈蝈,在池边草丛里联唱。盆栽南天竹的叶子,青绿的越发青绿,周边成叶渐染秋红。邻居阪东夫人春天送给我这盆南天花苗时,说“南天竹在日本是吉祥物,‘南天’读音和‘难转’谐音,意思是可以移除化解灾难。”黄玫瑰擎出一盏苞芯小花,叶子翠绿,一扫长夏倦态。五、六月开过花的薰衣草,又秀出紫盈盈的新穗,长茎婷婷。

  
天凉了,花草们却展现出又一派生机,时光推移,因着世间万物的变幻多姿而永无疲乏。 每一个昼夜交替,都带有还原初始推动成长的轮回力。(2014.10.26)

  


  




 回复[1]:  雪非雪 (2015-01-15 14:58:57)  
 
  

  
夜变长,废话多。无病呻吟代表作。

  

 回复[2]:  科长 (2015-01-15 15:02:59)  
 
  你的废话有内容

  
我昨天刚给老杨交作业<新年废话>,那才真正是废话

 回复[3]:  邓星 (2015-01-15 15:24:22)  
 
  我的猫最近喜欢在我看东洋镜时站到我的椅背上用前爪抱我的头。

 回复[4]:  夏夏 (2015-01-15 16:37:27)  
 
  喜欢看雪的唠叨絮语,生活就是如此细微而温暖.

 回复[5]:  雪非雪 (2015-01-15 17:38:12)  
 
  

  
科长、夏夏,谢谢你们的宽厚慈祥。

  
邓星,想象一下初一那姿势,妙不可言。我家猫近来也有类似俏皮行为,另外可能因为天凉,总是往身上靠,往怀里钻。

  


  

 回复[6]:  金枪鱼 (2015-01-15 18:00:17)  
 
  细腻

 回复[7]:  东京博士 (2015-01-15 18:22:26)  
 
  雪桑,今天我看了描写你们东北的这本书,作者可能你们不熟悉,译者大家应该都知道的,有些内容还是比较有趣的,不知道你翻过没有。

  


  


  


  


  


  


  


  


  


  

 回复[8]: 雪老师的文笔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优雅自如, 河东河西 (2015-01-15 19:08:12)  
 
  细腻流畅,温馨亲切。

  
废话也写得这么好,灰常佩服。

 回复[9]:  雪非雪 (2015-01-15 19:11:50)  
 
  

  
东博阅读也博。

  
该书作者译者都是我们老乡,而且都既有实力又勤勉,令我骄傲亦惭愧。孙桑能煞下心做这么大的活儿,钦佩。

  


  

 回复[10]:  雪非雪 (2015-01-15 19:16:06)  
 
  

  
金枪鱼桑、河东河西桑,晚上好。谢谢你们的鼓励。今晚会因着这几句话而更加美好。

  


  


  

 回复[11]:  采夫 (2015-01-15 20:30:30)  
 
  牛!在日本还有人能做女工,雪老师太资深了。

  


  
我奶奶年轻的时候做过,人问她她会说是光绪某某年生的、、、

 回复[12]:  游人 (2015-01-16 09:11:58)  
 
  美!

  
前天在手机Wechat上眯着眼一口气看到底。

  
今天在这里慢慢品味,舒坦

 回复[13]:  小小鸟儿 (2015-01-16 13:08:24)  
 
  雪的秋夜长wechat上看了,还讨论了冬夜长的问题

  
孙san有这样的译著我竟然不知道,她总是那么低调。

 回复[14]:  雪非雪 (2015-01-16 20:26:14)  
 
  

  
采夫桑,您抬举大发了。我怎么混进奶奶辈儿了……罪过。

  
游人、鸟儿,你们真是又能游又能飞,那边这边地捧场助威,请受小老雪一拜。

  


  


  

 回复[15]:  采夫 (2015-01-16 20:58:06)  
 
  这年头,有才就是任性麽。

  


  


  


  
现在流行传统做法。回国还听老同学讲《弟子规》,讲茶道、、、

  

 回复[16]:  雪非雪 (2015-01-16 21:34:36)  
 
  

  
谢谢采夫这么端庄的美人图。

  
这年头,任性就是不步时尚。

  


  
~~~~~~

  
周六不一定是周末

  
不休息的周六称不上周末。课间有近三个小时的休息,只有在这个季节,这段时间才过得有几分上乘休息的感觉。休息,一般指疲劳需要缓解。休憩,则有闲适的味道。

  
天蓝着,树绿着。鸟儿唱着,水流着。风歇着,我闲着。

  
肌不觉凉热,体不感轻重。无风无雨,有声有色。这么好的时节,大约只有出九月奔十月之间并不长的这么几天。

  
~*~

  
@图片:十字绣工程进展

  
《清明上河图》局部。只完成左下一角,展开拍照,想看看绣出部分的树木色调与实景树木之间的感觉,尚好。

  
上课去了……

  


  
.

  


  


  


  


  
(2014年9月底)

  


  

 回复[17]:  东京博士 (2015-01-16 23:09:29)  
 
  采夫那个图,我们叫“绑架” ,那时上海滩的女孩子都做过这个活,大都是绣陪嫁的枕头套,上海滩上结婚时流行几条被子几对枕头,那枕头套都是姑娘们自己亲手绣的,左邻右居还要攀比,我大姐大我整整10岁,小时候看她绣过好几对。

  
说到绣花枕头套,想起了老丁了,唉,真感人呢,估计现在的80后90后是难以对枕头套那个场景有多少共鸣的。

 回复[18]:  采夫 (2015-01-17 00:11:37)  
 
  啥?你姐还能绣花?!俺以为这是民国范儿才能秀的活儿呢,你们都任性的很。

  


  


  
〉想起了老丁了,唉,真感人呢、、、老丁嘛事儿?

  
俺还替他惋惜白白流血牺牲了大好时光了呢,要像我舅一样守着个石库门,现在也能招2奶了么。

 回复[19]:  小小鸟儿 (2015-01-17 06:33:08)  
 
  雪的十字绣也太高难了 绣完了吗

 回复[20]:  雪非雪 (2015-01-17 07:42:49)  
 
  

  
早上好鸟儿。

  
早着呢,完成这个图是我的人生宏愿之一。

  


  
~~~

  
《含泪活着》中丁家那对绣花枕头情节设计很有分量。东博说得对,尤其对中年人以上的人来说。采夫桑的南方女孩不用撑子绣花吗?这种工具很普遍,我初中时还摆弄过,文革时期,不是民国。

  

 回复[21]: 说起老丁 科长 (2015-01-17 09:18:10)  
 
  他老人家最近给我来信

  
丁尚彪故事11月30日上海《新闻晨报》报道链接‏

  
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4-11/30/node_19.htm

  
老故事又说了一遍,可能那年轻记者是第一次听说感到很惊奇

 回复[22]:  金枪鱼 (2015-01-17 10:54:05)  
 
  十字绣本来就是一个很精细的工程,还要用十字绣来创作一个“清明上河图”,更是精细加浩大,雪老师太有雄心壮志了!

 回复[23]:  采夫 (2015-01-17 14:37:13)  
 
  〉南方女孩不用撑子绣花吗?

  
不仅绣,还边绣边唱呢。不过云南村姑绣的是荷包。

  


  


  
请听纯正云南民歌《绣荷包》

  
https://www.youtube.com/embed/wXI4eiEEDbg

 回复[24]:  雪非雪 (2015-01-18 12:18:13)  
 
  

  
早上好!

  
金枪鱼桑,那不是我的创作,是买的印好的底稿材料,只要对好了线号往指定地方绣十字就可以了,基本无技术含量。对于看重高节奏高效率的当今社会来说,我等于选择了一条偷懒的颓废之路。不过,真是喜欢,绣一棵树,和种一棵树并在树下乘凉喝茶有异曲不同工的快慰。

  
~~

  
采夫桑,那是啊!说起绣工,你们南方是发祥地。我家的围裙就是“阿诗玛”。

  
谢谢你的歌。欣赏着。

  


  

 回复[25]:  红叶 (2015-01-22 11:51:27)  
 
  冬夜更长 故事更多?写了吗

 回复[26]:  东京博士 (2015-01-22 15:15:18)  
 
  我也纳闷了很久,为何那是《清明上河图》,而不叫《清明上坟图》。

 回复[27]:  雪非雪 (2015-01-29 11:26:38)  
 
  

  
东博的这个纳闷,是个长久以来的文化考古课题。很多名人猜测揣摩推敲……清明到底是清明节的清明还是地名的清明,上河还是上坟……我不想这些,只要对着线号码布格就是,以此为乐。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这是科长明言还是科长用的夏夏的名言?

  


  


  

 回复[28]: 夏夏的名言,绝对原创 科长 (2015-01-29 13:09:1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