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朝露暮雪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1-01-14 10:10:19 阅读人次:2205 回复数:29)

  

  
感冒。下午开始发起烧来,回家,黄昏中找出两粒以为或许对症的药服入,睡下。

  
一时辰顷,被从一个清楚如真的梦里生生送出,周边似还泛溢着厨房里的灶烟和炊香。——我正站在灶台做饭,那个我该敬称长辈的女人,腾着咚咚大步进来。她住对面屋,厨房共用。梦境的我是现在的我,所以,见她进来没再害怕。她还是当年的她,高宽挺猛,什么都不说不做,其存在就像一杆凶器。庞大的躯体从门框闪进,厨房里晃过一阵暗。然后,劈开袅袅蒸气冷着面孔的她,开门进了对面房间。

  


  
这时候,我从梦中醒来。不知道为什么,眼里有泪。唯一可以自臆的解释,泪水来自旧时光投射在梦境予我的拥抱。有点冷,也有点暖。

  
上面场景被梦还原得千真万确。那时候就是这样,她是一个恐怖。人间悍妇世代不绝,我亲历并直接受其害的唯有她。她进家时我14岁。1岁起寄养在姥姥家,和姥姥还有小舅共屋檐。识得零丁半字起,睡前常常趴在小舅身边跟他一起看书。他给我讲故事,还装大马猴逗我吓唬我。姥姥跟我们同声大笑,见我被吓得往她被窝里钻时就会斥责小舅。

  


  
那时住平房,姥姥为节约用煤,夏天就让小舅推着手推车出城去打草。推车前重后轻,去途空车,我坐车上当秤砣,小舅推着我一路乐呵呵。小舅中学生,我眼里他已经是个力大无穷的大人。到了荒草地,他去割草,我在车边儿玩儿。追蚂蚱,采花儿。小舅把新割的草一趟趟抱回来往车上摞,回来一次,就走出去的更远。最后一次回来时,把一大捆青草摊放在车上,他从草里拿出一把成串开着的蓝花递给我,“好看吧?”“好看!”。车草码平弄实了,他把我抱上去。迎着夕阳,小舅拉车往家走,我坐在野香扑鼻的青草上,手里拿着花。这样的夏日黄昏,是童年回想中少有的陶醉。

  


  
小舅婚后态度突变,新娘子成了凶娘子。15岁,姥姥过世。这时我才知道小舅不是亲舅。姥爷室无男丁,过继来两个幼侄,我称大舅和小舅。打发他们成家立业后跟我父母居所相邻,都住在姥爷的家院。老人们相继离世后,他们多次发威,“外姓人滚出去,这是我们家地盘!”冬天,小舅妻故意往门前泼脏水,我们进出走污冰。去讲道理,她便打骂相加,头撞着母亲疯冲进我家,赤手砸门窗,将玻璃划出的血抹一脸,对邻居说我们把她打坏了。

  
放学回来,正与邻友谈笑风生的她,会随时加进一句不堪入耳的恶语供我旁听。我不做任何反应,伤害直抵心灵。睡在没有了姥姥的铺位上,无奈又无能地哭。我是俯在姥姥的乳房上度过的婴儿后半期。她粗暖的大手抚我入睡的肌肤记忆至今不消,脊背对那层温存的渴望随她的离开被弃入荒芜。绵绵思念中,走过16岁17岁的日夜。

  
18岁离开那个家。这些事渐渐淡忘,从未生出过丝毫类似复仇的情绪。反之,越发知道了愚昧的可怖,知道了任由霸欲张扬可让人懂得美丑善恶。我不是菩萨,只是一个少女时代目睹着成人刁蛮中成长过来的亲属。不是亲属,又何以受其伤害?

  


  
几年前春节回国,我要去给小舅拜年,全家沉默。此前买礼品要送他,家人也都反对。独自在外经常会想起他,想起来都是暖心光景。出生后母乳不足,小舅放学后每天到附近买鲜奶,走好几里路送来。过年给我买好看得令我心跳的头花,对着镜子美不够。学徒工资24.24元,月月零头给我。大厂工资总是新票,这些唰唰响的毛票,保存至今,三十多年没花过一张。滴水之恩,至少该滴水相报……听我说这些,母亲哭了。“那就把他接家来吧。别去他家,别见那个女人!”

  


  
相别20多年的小舅,见我就哭了。抓着我的手叫着我的小名。我的泪在心里,复杂的记忆使它凝固得滴涌不出。临走,接过我的礼品和一叠钱,又哭。“明天过来,舅给你做饭,这么些年你没吃过舅的一顿饭……”次日,我去了那座老院儿。他戴着围裙,烧煤的厨房里烟气缭绕,看不清面孔。记忆里那个年轻英俊的小舅,裹在一团烟雾里,已然一个老男人。

  
舅妻笑容可掬,边给我夹菜边说都是在最好的店专为我买的。她进院儿30年,这是第一次对我有笑容。我尊称着她的辈分,她叫着我的小名。“你舅一说你可骄傲了,说你打小就又聪明又文明,跟别家小孩儿不一样……”我走时小舅满脸的凄憾,舅妻满脸的甜笑,反复说“你舅成天想你,你可得常来……”

  


  
我的成长没有楷模。不知道该成为怎样的人,怎样的女人。但是知道绝不要成为什么样。不仅不要成为她,也不要成为某些大人那样。对那类在我以为多余的精明,自小甚感抵触。本能地疏远,拒绝被传授关于女人的混世把戏。许是缘于这种内在的模糊原因,直到而立之年,故乡故家之于我,是日益撇在身后的遥远。深爱着,却无意亲近。对于世俗层面的伦理归属,似抱有一种就范的恐惧。

  


  
如今,双亲和小舅夫妇都成了老人。我心目中他们都已老回了孩子。岁月的老者,生活的孺儿。或许,这就是何以会从一个并无悲伤的梦中带出一腔泪涌——我从这里来,这里跟着我。恍如隔世,却撼动不减。纵观一生长卷,梦中旧景,恰似朝露之短暂。心受侮伤时,尚不知以来日方长自慰自勉。走离后的岁月已逾那段生活十倍之久,无需努力,痕迹皆平复淡去,宛如故乡那漫布一冬的落雪,平静,坦若。

  


  
星空映雪,尘埃自消。自己可以是自己的地狱,也可以是自己的天堂。心最怕懂。彼此明白了哪怕丁点真情,它就会感化、打开。打开,则释然。释然,则不苦。(2010.12)

  


  


  


  


  


  




 回复[1]:  旅人 (2011-01-14 10:47:38)  
 
  新春怀旧了?

 回复[2]:  雪非雪 (2011-01-14 10:51:27)  
 
  

  
旅人,早上好。

  
不仅仅是怀旧,是更大意义上的弃旧迎新。

  
不愿意带着的,一点一点放下。

  

 回复[3]: 落叶不再想归根…… 红叶 (2011-01-14 10:53:06)  
 
  “对那类在我以为多余的精明,自小甚感抵触。本能地疏远,拒绝被传授关于女人的混世把戏。许是缘于这种内在的模糊原因,直到而立之年,故乡故家之于我,是日益撇在身后的遥远。深爱着,却无意亲近。对于世俗层面的伦理归属,似抱有一种就范的恐惧”

  
……

 回复[4]: 打开,也就是想穿,呵呵 科长 (2011-01-14 10:56:00)  
 
  

 回复[5]:  雪非雪 (2011-01-14 11:09:25)  
 
  正在线,随即回复。呵呵。

  
红叶,早上好。

  
谢谢你的归纳。

  
落叶不想归根也得归。

  
根是跟着你的。飘到哪里,魂都在那里。勇于面对时,才感受到那些挫折里,有很多温暖。

  
……

  
科长,回敬茶。

  


  

 回复[6]:  杜海玲 (2011-01-14 11:17:26)  
 
  雪霏这篇很好看。

 回复[7]: 非雪的心 龍昇 (2011-01-14 11:20:48)  
 
  “宛如故乡那漫布一冬的落雪,平静,坦若。”了。

  
祝多做梦,多出美文。

  
手推车打草一段,让我想起拉“架子车”载着两三岁的女儿进戈壁滩和胡杨林打柴禾,情景颇似。待我也做个梦作个文。

 回复[8]:  旅人 (2011-01-14 11:22:53)  
 
  人说青春作伴好还乡,看来怀旧也要青春作伴才好,再加上还要不落魄,就像雪非雪这样,那样就会由一种酸楚带出一种安慰。也会容易对过往的人和事给与宽大。

 回复[9]: 坦若是啥么意思? 自带板凳 (2011-01-14 14:34:08)  
 
  没见过。新词儿?

 回复[10]:  趙然 (2011-01-14 14:41:31)  
 
  周芷若妹妹

  


  
好文

  
细腻,美文,啥都能写

  
还啥都能写的很好看

  
嗯,跟旅人那个相机一样事的

  


  


  


  


  


  

 回复[11]:  邓星 (2011-01-14 15:05:44)  
 
  非雪,去旧迎新。

 回复[12]:  雪非雪 (2011-01-14 15:21:39)  
 
  

  
各位下午好。

  
谢谢光临。

  


  
……

  
龙爷,梦做好了吗?

  
……

  
自带板凳,要特别鸣谢你的指出。

  
〉[宛如故乡那漫布一冬的落雪,平静,坦若。]

  
回复[9]: 坦若是啥么意思? 自带板凳 (2011-01-14 14:34:08)

  
没见过。新词儿?

  
——

  


  
这个词我也突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写的时候刚梦醒,内心涌动比择词意识大,就用了这么个自组词,以期表达当时的感觉。自以为这个自组词的意思比“坦荡”小、比坦然稍大,比较微妙。意思接近“坦然自若”,但是结尾处意绪又不在铿锵四字那种节奏中。因为要表述的是本然的内在感觉,而非面对什么表示澄清,所以觉得“坦荡”和“坦然”都稍显偏离。不过这些都是直觉中一闪即逝的,没多想,只是自然回避。现在经你点出,确实觉得不妥。结尾改为“安静,坦平”,如何?

  
……

  
赵然,谢谢你夸我。但是很辜负,出了这么初级的组词错误……本来是要描述真实,用字出入导致的含糊却显得不怎么老实。。。。。

  


  
周芷若是谁?

  


  


  


  


  


  


  


  


  


  

 回复[13]: 弄大了 科长 (2011-01-14 15:25:02)  
 
  百度

  
周芷若是《倚天屠龙记》的女主角之一,是金庸笔下极富传奇色彩的一个人物。周芷若为汉水船夫之女,十岁时父亲遭元兵杀害,蒙张三丰出力相救,与少年张无忌邂逅,有喂饭之恩,后被送至峨嵋派习武。参与六大派攻光明顶,情势所迫用倚天剑刺伤张无忌。周芷若爱上张无忌,却被师父灭绝师太逼着立下毒誓。她为师父遗愿,使计偷走屠龙刀、倚天剑和杀害殷离未遂,获得刀剑中的秘笈,武功突飞猛进。于濠州婚礼上被张无忌离弃后,一心率领峨嵋派建功立业。初时的她秀若芝兰,斯文含蓄,后期的她清逸如仙,冰雪出尘之姿带有威严仪态,气慑数千豪杰。

  

 回复[14]:  雪非雪 (2011-01-14 15:30:32)  
 
  

  
邓星,下午好。

  
多谢科长解疑。

  


  
但是这段文字没怎么看懂,一点武侠功底也没有,功夫更没有。很自卑。等我哪天攒足了兴趣,抱一摞武侠置枕侧,非恶补上这一课。

  


  


  


  

 回复[15]: “坦若”很好!班门弄斧一下可以吗? 红叶 (2011-01-14 15:57:06)  
 
  “走离后的岁月已逾那段生活十倍之久,无需努力,痕迹皆平复淡去,宛如故乡那漫布一冬的落雪,平静,坦若。”

  
坦若”很好!班门弄斧一下下哦

  
离去的岁月已数倍于那段生活!无需刻意,痕迹皆自淡然……坦若故乡那漫布一冬的落雪……

  
雪非雪

  

 回复[16]:  趙然 (2011-01-14 16:31:41)  
 
  我也感觉很好

  
没啥不懂得。看字会意就是汉字妙处之一

  
我一看就懂了

  


  

 回复[17]:  采夫 (2011-01-14 17:35:56)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 城 子

  
——苏东坡

  


  


  
苏东坡在大阪找到知音啦。

 回复[18]:  雪非雪 (2011-01-14 17:50:06)  
 
  

  
红叶,谢谢你的调整。末一句这样用这两个字,完美无缺。我那个用法别扭,就因为用作成了独立词。

  
感谢赵然的宽宏。

  
不过,确实对板凳的指出很以为然。刘大卫的文章风格,性情大时且大,爱憎分明。表意和用词之间少见脱离和纠缠。自然而到位。所以,他觉得不合适的话,应该是真有距离。

  
自带板凳,我说得对不对?要是说中了,高兴就笑出来吧。悲喜直露,乃大情怀豪杰也。

  

 回复[19]:  雪非雪 (2011-01-14 18:27:49)  
 
  

  
哈哈,谢谢采夫配诗词。

  
一样伤,两样情。这里的情以两人为单位,我的是家庭单位。

  
~~~~~~~~~~~~~

  
刚走出少儿不宜时一段芳龄期,曾几度暗诵江城子。

  
千年风流才子,最是东坡李煜。

  
婵娟月,小楼风。

  
人生长恨水长东。

  


  


  


  


  


  


  

 回复[20]:  夏雨 (2011-01-14 20:35:44)  
 
  哈哈,笑死了。

  
羡慕你啊,这叫有功底。

  
灵感上来了,陈字旧词跟不上,新词便哗哗地从键盘里流出来了。读时,也要跟着作者思路,不能停下来抠每个字眼。

  
呵呵,图的是那个流畅。

 回复[21]:  蝴蝶梦 (2011-01-14 21:07:26)  
 
  雪菲一梦,噼啪啪拉写出这么多哲理。

  
####星空映雪,尘埃自消。自己可以是自己的地狱,也可以是自己的天堂。###

  
是这样啊!!

 回复[22]: 说中啦!哈哈哈。 自带板凳 (2011-01-15 10:19:45)  
 
  其实呢,大概意思还是懂的,只是我没见过这个新词儿而已。

  
我没见过,只能说明我见识短浅,不一定说明你是错的。

  


  

 回复[23]: 真好看 独屏 (2011-01-15 11:00:41)  
 
  读了之后,心里有一种似乎有温暖,又似乎是凄凉的感觉。。。

  
过去的、不论是美好的还是丑恶的,都渐渐离自己远去,是那种岁月流逝的淋しさ

  
老了吧,呵呵

 回复[24]:  雪非雪 (2011-01-15 13:19:11)  
 
  

  
各位早上好。

  


  
夏雨,哈哈,你高兴我也高兴。管它新词旧词呢。谁也不是为写而写是吧?当时的写是心之驱动,被赶着非完成这项记录不可,就那么记录了。呵呵。

  
……

  
蝴蝶梦,你说的对,有点噼里啪啦,但写的时候也有泪水,无声无息的。如同一个告别。内心中长久不敢触碰的地方,以这样一个仪式般的梳理,打上一个释然的结。有点不可思议的是,这不是我自己的设想,而是来自一个梦的引领。

  
……

  
独屏,谢谢。你的感觉印证着我当时的感觉。

  
老了,是真的。不老哪有这么多的感和叹。。。。。

  
……

  
板凳,谢了。

  
难得你没把正剧当小品。

  


  


  

 回复[25]:  夏夏 (2011-01-15 21:02:18)  
 
  看雪的文章,我都感动得哭了.

  
在故乡,在心的深处,有些人,有些事,就是不能碰,一碰,就要泪流满面.....

 回复[26]:  葉子 (2011-01-16 19:28:47)  
 
  先看文章感动的有些鼻子酸;

  
再看留言又笑了;

  
飞雪老师真的文笔很好,也很认真;

  
这股认真的精神真是值得我学习呀。

  
给老师送茶

  
给大家送花

 回复[27]:  雪非雪 (2011-01-17 09:44:47)  
 
  

  
夏夏、叶子:

  
早上好。

  


  

 回复[28]:  谁神经病 (2011-01-17 16:03:56)  
 
  我也想我小舅

 回复[29]:  雪非雪 (2011-01-17 22:59:35)  
 
  

  
这样一说,我也又想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