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大红枣儿甜又香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08-29 13:07:27 阅读人次:2063 回复数:21)

   

  
“大枣了!大红枣!酒枣滩枣!”今年春节回国,大街上看见有人推车叫卖,就凑近去买了各一斤。

  
锺情大枣,有几分浓厚的乡情乡音心绪。小时候,每到春节前,姥爷姥姥山东老家就给寄来一些乾大枣。枣是自家院里长的,姥爷小时候就在枣树下淘气,伸长棍儿往下打没成熟的青枣,没少让父母追赶著打骂。

  
腊月底,姥姥会用大枣蒸枣卷。一掀锅,热腾腾的枣香面香满屋子绕,那是年味。还会用枣泡酒,她把这叫烹酒枣。乾红枣兑进白酒瓶中,放置一段时间,拿出来,醉香醉香。

  
上面这些,是有关口舌记忆的。还有一层与红枣有关的情结,是小学时的一位老师。一次,班主任有事没能来上课,来了一位代课老师。老师姓张,看上去五十多岁,头发有点白了,声音清脆,特别好听。记得这个张老师给我们讲了一点算数,后半节课就教了我们一首歌。她一句句领唱,我们跟唱,不一会儿,就都会唱了。

  
张老师教我们的歌非常抒情,大家唱得有点神情飞扬。“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咱亲人尝一尝。”张老师唱出的“大红枣儿”这段音调尤其悦耳,悠扬丰润。那时候,我们会唱的歌儿大多是进行曲,这么舒缓清晰的歌儿很少学唱。所以,张老师在我的记忆里就以这歌声的形式保存下来。前几年回国,特意买了《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的CD,有时会在车里听。听著,张老师的音容就重叠到眼前。

  
说起老师,还有一位何老师印象很深。何老师算是我的同事,也是同屋。八十年代上半,毕业分配到一家教师进修学院。何老师家住远郊,就安排跟我住同一间宿舍。何老师丈夫是重机厂工程师,她本人专攻教育学。文革期间,他们一家被下放,何老师也失去了高校教职。落实政策用了几年时间,所以跟我同一年赴任到该校。

  
何老师是上海人,生活工作井井有条,精致规则。每星期一早上返校,她会带来自制的菜肴,材料搭配烹饪方式总是有点别于东北人。何老师永远面带笑容。头发灰白了,但是卷烫得很有型。她总是跟我和另一个同屋年轻女教师切磋服饰发型,鼓励我们穿好看的衣服,用好看的包,用成分安全的牙膏和香皂化妆品。看著我们,她往往会笑盈盈地叹羡著说“多好,这么年轻。你们要好好保养自己,要保持漂亮。”这样说著,脸上丝毫不见失落或叹怨。只是流露出一点遗憾,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自由穿好看的花衣服,也不能烫卷发。

  
何老师担任教育学课程,课时不是很多。在宿舍里,她总是伏案看书写教案。钢笔字娴熟端庄,身姿优雅稳静。时而,她会起身从床头拿出一个小纸包,取出里面的巧克力,走到我和另一位老师身前,亲自递到我们口里。何老师递巧克力给我们时的笑容里,充满平平常常的和蔼可亲。那是纯巧克力,论斤两买的那种。在当时算奢侈品,一粒要合算一两毛钱。何老师珍惜巧克力,舍得给我们吃,是她心里对我们有真诚的关爱。我们一起含著巧克力,听何老师讲脑力劳动需要适当的营养补充等等保健常识。

  
何老师也锺情大枣,说枣是好东西,营养特别丰富。她床头小纸袋里的蜜枣,也常常分给我们吃。那时候,同屋另一老师正谈恋爱,遇到苦恼时,何老师就耐心倾听。之后,她的建议总是重复说那句结论,“两人之间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和尊重”。

  
何老师有一儿一女,四人家庭十分和睦。在我结识的知识分子家庭中,何老师家是令人赞赏的幸福家庭之一。历经时代风雨之后,得以保持不被扰动的从容安泰,大凡是因为她这份自信而踏实的内在涵养。

  
心像中,大红枣的密实甜香,永远与姥姥、张老师、何老师这三位女性的慈祥和明朗同在。

  


  




 回复[1]:  雪非雪 (2009-08-29 13:10:06)  
 
  早上在电视中文台目录中发现有导报,点击加点击,竟看见这篇东西。屏上蓝底白字,感觉有点像宣传广告。

 回复[2]:  采夫 (2009-08-29 14:18:34)  
 
  

  


  


  
找到了。边听边读。

 回复[3]:  邓星 (2009-08-29 15:50:51)  
 
  当年看过不知多少遍。。

 回复[4]:  小木樨花 (2009-08-29 15:57:13)  
 
  没看过

 回复[5]: 大红枣好啊,密实甜香,还脆哪。 龍昇 (2009-08-29 17:01:36)  
 
  谢非雪带来家乡味儿。

  


  
见“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咱亲人尝一尝。”猛想起大红枣儿的枣树基本是北方生,南也就川、鄂、徽、苏长江流域,鲁迅的“我家的后院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是不是大红枣无从考证。怎么海南岛的老百姓会唱“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咱亲人尝一尝。”呢,他们的大红枣哪儿来的?

 回复[6]:  雪非雪 (2009-08-29 17:23:11)  
 
   龍爷这个问题好。可惜我答不上来。

 回复[7]:  雪非雪 (2009-08-29 17:26:41)  
 
  采夫、邓星、小木:

  
你们好。

  
采夫的视频我这机器看不成,好像没下载装置。在iPhone上看了,谢谢。那些娘子军扭得特卖力,洪常青的造型,哈哈。

  
邓星,我跟你一样,也看过很多遍。

  
小木没看过,但是看过很多我没看过的,后生多幸。

 回复[8]:  采夫 (2009-08-29 18:01:54)  
 
  俺来试着回答一下。

  
在南方大多数地方也应该有枣树的。至少在西南这片枣树就是自生自长的。小时候在路边就能捡到落下来的大枣,很好吃。等到长大成年以后吃着就不好吃了,核又大。这种枣新鲜的时候是黄绿色的,晒干了就变成红色的了。

  
在咱们那嘎达主要做药用。

 回复[9]:  夏雨 (2009-08-29 18:08:59)  
 
  视频上写着是白毛女。

 回复[10]:  邓星 (2009-08-29 18:14:25)  
 
  真的,是白毛女。最后那个穿军装的是“大春哥” ?

  
可我以为是《红色娘子军》哦。。搞错了?

 回复[11]:  雪非雪 (2009-08-29 18:35:36)  
 
  乱套了。邓星你没错,不可能是白毛女,不是吴清华脚尖立着哭着说“红旗啊红旗,我可找到你了!”那出吗?大春哥哪来的盒子枪。

  
再说伴奏也不对,没这么小调时尚风,那出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很正规的。

  
采夫大哥,看能否搜到原版的,拜托。我这里不能显示。。。。

  
夏雨,该发现的你不去发现,怎么却能发现别人没发现的。你那边的绝对艳遇呢?还继续私吞着?

 回复[12]: 哈哈,是乱套了! 龍昇 (2009-08-29 19:18:44)  
 
  这大红枣儿,到底是《红色娘子军》还是跳芭蕾的《白毛女》?

  


  
采夫说的“枣树”结的是“大红枣儿”吗?

 回复[13]:  采夫 (2009-08-30 20:19:14)  
 
  〉到底是《红色娘子军》还是跳芭蕾的《白毛女》?

  
俺一开始也以为是《红色娘子军》的插曲。搜了很多视频看了,芭蕾舞、舞剧都木有这首插曲。

  
雪老师要看得的估计在这里(机器不好使就别看了,特慢。嘿嘿):

  
http://www.56.com/w99/album-aid-7473329.html

  
http://www.56.com/w99/play_album-aid-7473329_vid-NDQ3NTQ0OTI.html

  
初步看法:是《白毛女》插曲。

  
http://www.56.com/u37/v_MTY5MzM2OTA.html

  
根据:1,北方出大红枣儿。

  
2,《大红枣儿送亲人》好像是抗日时代背景的歌曲。

  


  
〉采夫说的“枣树”结的是“大红枣儿”吗?

  
咱们那嘎达就叫大枣。在树上的时候是黄绿带棕色的。

 回复[14]:  雪非雪 (2009-08-30 20:47:47)  
 
  道歉:搞错了,“大红枣儿甜又香”是舞剧《白毛女》插曲,不是《红色娘子军》,后者那首好听的是“万泉河水青又青”。原贴需要订正,跟贴里的狡辩就那么挂着吧,供大家批评,也供自己思过。

  
……

  
谢谢采夫先生佐证。

  

 回复[15]: 大枣蒸枣卷 向宣 (2009-08-31 15:26:15)  
 
  我小时候吃过,记得外婆家弄堂里有个北方人,一直做各种好吃的面食。有一次人家蒸了这个大枣卷,我闻香而动,而且站在人家门头不走,人家就只好把出笼的面卷放在大碗里,塞给我一个。。。。回想小时候,这种德行。 汗颜。

 回复[16]: 以前 杜海玲 (2009-09-01 10:08:29)  
 
  上海我们对们住了个漂亮的姐姐,他家好几个孩子就这个姐姐最漂亮,当时估计145岁,有一次她煮红枣给我们一层楼的小破孩们吃。后来,姐姐就不见了。那时候我还很小很小,长大了问,才知道是白血病。55555555

 回复[17]: 杜阿姨数字写错了。 自带板凳 (2009-09-01 10:22:59)  
 
  当时估计145岁?

  


  
我估计你本来是想写“1045岁”吧?

  

 回复[18]:  雪非雪 (2009-09-01 13:23:11)  
 
  谢谢向宣海玲甜又香的枣故事。

  
还有凳千岁,您好

 回复[19]:  阿蓓 (2009-09-01 17:17:39)  
 
  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吃那种大红枣做的发糕,甜甜的,发糕很发,好像蜂窝一样,还喜欢把蜂蜜和大红枣放在一起蒸了吃。。。。。。。。。。。。。

 回复[20]:  雪非雪 (2009-09-02 13:53:30)  
 
  阿蓓是个甜党啊,再来一杯蜂蜜加糖精

  

 回复[21]:  外国人 (2009-09-09 17:15:12)  
 
  棗を食べた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