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天道酬勤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0-27 15:27:38 阅读人次:1866 回复数:21)

  晚秋的晚上。

  
树鸟成群,嘁嘁喳喳着,鸟语混做一团。树叶红黄绿相叠着沉进夜,风把风推得更凉更紧。下午仰看过的那片天空,星星出来掩去了云。树影晃动,扫着扫也扫不尽的虫鸣。

  
假如人生只有一个四季的轮回,这个夜晚或许就正是我第三季的开始。迈进去,装着满满的故事。时光不可倒流,旧痕迹都刻写在记忆中。叶子从树上飘落,旧事于心中泛起。脚步沉实于坦若。无霭清空下,看世间风华,更增亮丽。

  
父亲爱写毛笔字。那么多字画,我唯独喜欢这幅“天道酬勤”。倒不是期待着多大的人生酬惠,只是在勤到疲惫时,每每想起这句话,总能感受到一层苍公抚慰。天在头上每日可见,道又在何处?这样追问下去,怕是追到天曹地府也问不清。索性就把它写出来附在墙壁上,让它以形为道。

  


  
父亲喜欢这句话,反反复复地写。其实他也不是一个勤人,旁边倒下一个瓶子,他是懒得扶的。可是他却一直勤在他热衷的书写中。来日本留学后,一次,在图书馆偶然翻看一本中国书法家辞典,居然看见了他的名字。打电话说起来,他本人却不知道。他的勤,是不求酬的,可是他却钟情于这四个字。今春父母来日,带给我好多父亲平时写的字画。其中有一幅纸包纸裹着,父亲说这是一幅参展作品。他说展览会后当地博物馆要拿去收藏,但是他没同意。他说这幅字以后怕是再写不出来了,舍不得拿出去。我不懂书法,展开画轴,也看不出字写得好在哪里。我说“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放家里好好保存?”,父亲说“你送给你的日本老师吧。他懂中国文化。”“为什么?我老师根本不用送礼。日本不流行送礼。”

  
父母却说“人家是老师,做父母的怎么也得向人家表示点什么。”

  
还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父亲常常在机关下班后去市文化宫书法班教书法。一次去银行办一件什么事,在窗口费了半天口舌说不清楚,办事员把一叠纸张翻来复去地看,突然看着一个纸片问“这字是谁写的?”,我说是我父亲写的。那办事员就说“这是我老师的字!”。向我核实之后,事情顺顺当当地就办了。

  
七八十年代,当地酒厂出产的“北大仓”酒曾采用着父亲写的“北大仓”做商标。三个字,字酬30元。家里总是有用着这个商标的酒瓶站在餐桌上。来日后也曾几次买了带回日本。今年父母来的时候,又带了家乡酒“北大仓”。包装精良,商标上印着古装仙女。问起父亲写的那个商标,父亲笑起来,“那都什么年代的事了。现在北大仓不得了了,那时候的商标太简陋了!”看着眼前的精美商标,不禁怀念起那只有三个字的三个字商标。心里痛悔,为什么就没留下一个空瓶来,为什么就不懂得父亲那种不求酬报的勤之苦乐。

  
或许,我和父亲一样,都是不太会积累有形财富的人。形散神也散,却信奉着天道酬勤,活得孜孜不倦。

  


  


  
-----------------------------(20061026)

  




 回复[1]: 非雪,早晨好! 蓝色海洋 (2006-10-27 09:39:14)  
 
  非雪,早晨好!

  
怀着深深的敬意读完了这篇文章。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所以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尤其喜欢“ 风把风推得更凉更紧; 星星出来掩去了云 ; 扫着扫也扫不尽的虫鸣;”这几句,写绝了!

  
打电话时,代我问候令尊大人。

 回复[2]:  雪非雪 (2006-10-27 10:07:54)  
 
  谢谢蓝色海洋。我会把您的故事讲给父亲听的。我父亲还不到70岁,但他也会跟我一样尊敬您这位同龄人。

 回复[3]: 今日早餐 雪非雪 (2006-10-27 10:49:20)  
 
  自己调不好味道,用市贩的煎蛋味素。

  


  


  

 回复[4]:  陈梅林 (2006-10-27 11:38:01)  
 
  雪桑德文章和令尊的书法都让我由衷赞叹!

 回复[5]:  雪非雪 (2006-10-27 11:55:45)  
 
  谢谢梅林。都是业余的业余,不好意思。

 回复[6]: 雪桑懂德文? 龍昇 (2006-10-27 12:00:10)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6-10-27 12:03:21)  
 
  龍老大的“恶毒”达到了某个叫“DB”的家伙。被[风]看见了,又要兜售他的钢盔了。

 回复[8]: 叫好 孔明珠 (2006-10-27 12:08:46)  
 
  挖,这个玉子烧色面好啊。味道是专用的就不算了。那个锅果然方便。呀,掩面羞惭地退下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6-10-27 12:14:04)  
 
  3楼的逆光角度极佳。

 回复[10]: 谢孔娘子评定 雪非雪 (2006-10-27 12:38:51)  
 
  这个锅好用得很,用圆锅我是一定卷不出成卷的。要不,我在这里买一只捎递给您?锅本身很便宜,好像才1千日元余。更便宜的还有,只是太轻薄,易焦。

  

 回复[11]: 虫草好! 雪非雪 (2006-10-27 12:39:33)  
 
  

 回复[12]:  虫草 (2006-10-27 12:41:20)  
 
  有书香,有美食,有静物

 回复[13]:  虫草 (2006-10-27 12:43:28)  
 
  不知道怎么了,每回一个贴都要添用户名和密码,郁闷。

  
雪非好

 回复[14]:  东京博士 (2006-10-27 12:49:40)  
 
  虫草,你必须在主页上先登陆。

 回复[15]:  雪非雪 (2006-10-27 12:56:52)  
 
  虫草,进来了吗?

  
龙桑,我德文的不懂,日文少许,英文字母级,中文仅通白话。读你的瓜故事费了很大劲呢

  
东博,你说的逆光是指我的照片吗?不被说自己还不知道呢。 只看盘中餐了,没想过光的角度。谢谢提示,下回知道考虑光源出处了

 回复[16]:  虫草 (2006-10-27 13:11:03)  
 
  好了,谢东博,雪非

 回复[17]: 风桑的作业 雪非雪 (2006-10-28 19:16:52)  
 
  风桑那份“名杨家内”的蛋卷作业完成了没有?

  
我可是昨天就提交了(请参考上面),并且获得了孔娘子厨房大师的部分肯定。

  
得意中

 回复[18]:  风 (2006-10-28 20:25:30)  
 
  雪桑,令尊好字。蛋卷作业也绝妙。

  
我德作业,不,我的作业,明后天再交。用大圆锅做。做完后把锅晾凉,顶在脑袋上来交作业。那是个好钢盔。

 回复[19]:  雪非雪 (2006-10-28 20:59:09)  
 
   风家德蛋卷容器,不,风桑家的蛋卷容器别致。钢盔与蛋卷。软硬煎食。

 回复[20]:  陈梅林 (2006-10-28 21:03:40)  
 
  风桑好人,代我释明“德文”出处。谢谢。同时对雪桑含冤表示歉意。

 回复[21]:  风 (2006-10-29 00:08:01)  
 
  不敢不敢,好人是绝对不敢做的。俺崇拜的红猪说过,这世道,向来是好人命短,坏蛋命长的。所以俺在镜子上天天叼着根烟 扔石头,就是想多活几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