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当下,我能做什么?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5-22 13:13:55 阅读人次:1611 回复数:8)

  

  


  


  


  
自从地震发生那一刻开始,大难当头的忧虑日日加深,像患了忧郁症,振作不起来。次日早晨9点,开一个帖子叫《2008.05.12PM2:28~》,转载或介绍一些相关信息。主帖只有8个字——关注、守望、祈祷、致哀。后来,又加上“拯救人的只有人”7字,这是13年前阪神大震灾时频繁听到的一句话。

  


  
距离灾区远,心却一时不能离开。每天照常进教室上课,每节课馀出3、5分钟,展开教材上的中国地图,向学生介绍大地震发生所在地,那里有密集的人口,有熊猫生息,有罕见的美丽风光……现在,死亡人数每天在增加,并有数以万计的人埋在残垣断壁中等待搭救……

  


  
天灾是人类的共同灾难,无论发生在哪里,都会牵动同类的悲痛与焦虑。连续3天,工作时间以外都在跟踪查看各种报道,并且更新帖子。此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空前的无力、无奈、无助。15日早晨,去校门前邮局汇出义款之后,感到身心力竭。面对如此巨大的自然破坏力对人们造成的大难,一筹莫展。似乎,再没有力量去写出什么相关的话。此时此刻,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事实上都无助于那些分分秒秒都在需要解救的患难者。纵然有千言万语与悲悯泪水,皆为徒劳,无法化作济于难民的微力。似乎惟有沉默,默哀。

  


  
几年前,曾经写过一篇《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是关于那次大地震的部分实录。文中后面有这样一段,抄录如下:“这次大地震,使我对日本人的认识有了根本性转变。生死面前,感受到了对这个民族大众灵魂的近距离接触,由此,对这个置身其中的民族产生发自心底的尊敬。设想,如果同样的灾难发生在中国,会不会有这样秩序井然的自救景象。任何一个地域的任意群体,能否做到排队等水不争不抢?对于求生欲旺盛的中国人来说,这个假设或许太刁难人。我们即使面对死亡临危不惧,但还会出于孝子和长辈的种种美德,随著本能去践踏秩序以表达对亲人老幼的自我爱情。这种示爱方式很崇高也很人性,但是放在整体秩序中就成了不和谐。……不由得自问,假如是我本人被困,我是否也会是那无视秩序主动‘谋生’的一员?想对自己说‘不会’,却觉得底气不足。毕竟,我也是一个百分之百的中国血统,危急时刻,我也同样会发挥出祖先留在基因里的的求生智慧。”

  


  
昨天在网络上看到有《(图文)少数灾民哄抢物资》(香港文汇报)的报道,文中说“一些来自成都的志愿者说,他们多次被灾民拦下,车斗里的矿泉水被十多个青年哄抢。据了解,由于涉灾范围太广,救灾物资难以保证及时送到,多个灾区都出现哄抢现象。”但是,同文图片却是一张路透社提供的附有文字“灾民连日缺水,当装著七、八吨食水的汽车抵达汉旺镇时,灾民都端盆提桶前来取水”的景象。图片上看,灾民们站著队列,面容焦虑。这张图片令人感动。面临共同灾难,在没有足够物资保障的特殊时期,秩序,是缓解苦难通向获救的重要环节之一。

  


  
地震刚刚发生3天馀,很多人情绪尚处于惊恐与悲痛带来的不安之中。非受灾地区的人亦形成共患难的众志所向局面,大家纷纷以自己的方式予以关注并付出行动。生命拯救,心理疗救,重建家园。在苦难中振作起来,再建工程任重道远。国内外捐款纷纷注入,希望这些款项能够尽其所用。如同一位网友所说“关注灾后重建,敦促政府作为,还有善待身边每一个人(不管他们是否灾民),把传递到你身上的焦虑和对立情绪咽下去,而不是呸吐到第三者身上,击鼓传花,导致民间更强烈的对立情绪”。

  


  
拜托各地有关部门,以此为鉴,使善款善用,为孩子们建些安全的校舍吧。地震到来之前,是不跟我们打招呼的。(2008.05.15)

  


  




 回复[1]: 非雪 老三 (2008-05-22 18:54:50)  
 
  和你一起关注、守望。还有无奈。

 回复[2]:  邓星 (2008-05-22 19:01:06)  
 
  只晓得看自己的,竟没有看见。。

 回复[3]:  雪非雪 (2008-05-22 19:01:25)  
 
  老三,谢谢你一起跟着无奈。

  
无奈还得找个伴。。。。

  
邓星在叫你,看见了么?

 回复[4]:  雪非雪 (2008-05-22 19:02:29)  
 
  邓星,谁的好看看谁的,我就这样。

 回复[5]:  邓星 (2008-05-22 19:05:43)  
 
  非雪,你的文章比较有理性,而且细致。我说真的。。

 回复[6]: 看见了 老三 (2008-05-22 19:05:57)  
 
  

 回复[7]: 非雪,看了新闻没有? 向宣 (2008-05-25 09:35:58)  
 
  四川的军区把赈灾物质高价倒买,大发国难财,我们在这里再叹息也没用,真的捐了钱,心里也充满无奈,远在他国,也只有无奈了.

 回复[8]: 向宣好 雪非雪 (2008-05-25 13:13:11)  
 
  我不怎么看电视,所以没看到你说的具体画面。

  
看到一句话,好像是“在不能承受中承受,在无法面对中面对”……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