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汉语倒爷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4-18 12:55:16 阅读人次:2226 回复数:27)

   

  
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到日本后认识的朋友去外地大学赴任专任教师,就把正做著的一份工作介绍过来。工作是教汉语,我能做的好像也只有教汉语。除了这一点自觉有优势,其他似乎真没一样心里有底的长项。

  


  
效劳机构是东京那边一个叫什么语言研究中心的部门,开始还以为是个多大的机关,慢慢知道了这“中心”好像就只是一个人的中心。那人的名字忘了,姑且就叫他“中心”。有工作的时候,“中心”就打电话派活。布置好时间地点和学生人数等,最后说报酬。报酬实在不够好,课时酬金低于学校里的契约教师。不过,闲著也是闲著,传播中国话本身也是报酬一种,我一直这样想。私念这东西,有时候卑微不可告人,有时候也高尚得不好意思外讲。曾接受“中心”指派来的两项活儿,一个是日本航空公司,一个是东芝公司。

  


  
日航学生是一个要派到中国做地勤的空姐。一对一上课,地点在她家里。大阪市中心一套2居室的公寓小客厅里,从“你好”开始,一周一次,大约半年后,她带著跟我操练过的汉语本领去了北京。她正新婚,新随了丈夫姓,可是她还是相当看重自己的旧姓,练习自我介绍时总要把两个名字都用中文说一遍。上课时间师生商量决定,赶在星期天上课时,她丈夫也跟著听中文,旁听一会儿,就过来也用中文向我做自我介绍。因为夫妇同姓,这句话二人共用。他们十分恩爱,空姐向我介绍说他父母都不在了,所以对她很依恋。我说那你要好好待他,对他来说你就像母亲。空姐高兴得大眼睛忽忽闪闪地笑,“对呀对呀,这样的条件实在不好遇。没有公婆,婚姻生活少去很多烦恼,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几年后的一年夏天回国时,去北京长富宫饭店日航售票处买机票,居然遇见她在办公。比我更喜出望外的是她,汉语说得地道,日航小姐的装束看上去比在家做妻子的样子别有另种风采。直到现在,他们夫妇仍然在每年新年时寄来贺卡。贺卡样式不变,总是外出旅行的家庭照片。开始是两个人,后来添上了女儿和女儿的名字。

  


  
给东芝上课是在大阪中心部位的公司大楼。总共8个学生,多半是20几岁30出头的年轻人,其中一名女生。女生每次负责给大家备茶,上课提问题的时候也总是先人后己,但是她的发音最好,说出的句子也最顺。听她能活用新句式照字典说出教材上没有的话,男生们把茶喝得丝丝作响,似喝出了醋味。给他们培训期间发生了阪神淡路大地震,震后去上课那天,看见大楼上的很多张巨型玻璃长出了裂痕,走廊墙壁上也出现七扭八歪的细缝。他们说公司要为换玻璃补墙缝拿出上亿日元的预算。那阵子还赶上发生麻原真理教的沙林事件,课间休息时大家就议论地震和沙林。

  


  
给这个中心干这两份活儿,是我在日本教中文职历中为时最短印象最淡的工作。留下印象的是“中心”。后来,“中心”曾来大阪召见一次。在一家咖啡店,对面而坐,他给我讲了年底填写纳税报表时如何获得纳税优惠等等。这位语言交流使节的“中心”一句汉语不会,他说他不会任何外语,但是却把中文褒赞了一番,沉湎于汉字的绝妙,同时把韩文贬低了一番,说那不叫文字,怎么看都是一堆棍棒和圆圈的拼凑。我不懂韩文,他也不懂,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看低一种不懂的文字。再后来,他也曾打电话派活给我,我推托时间不够用没再接受。好像是给他介绍了别人,介绍的是谁现在也想不起来了。

  


  
几年后,在另一个中文教室里,一位退休的原大公司员工说起学汉语的经历时,提到曾经公款接受过该“中心”派遣的教师培训。对那位老师似乎不太满意,说公司付出昂贵学费请来的先生有点玩不转。这时才知道,“中心”付给赴现场教师的报酬还不到他在各大公司那里得来的N分之一。也难怪,被“中心”采用既不需要严格的资料审查更无面试环节,“中心”丝毫不担心能否胜任。反正他不懂汉语,要学的人也是因为不懂才学。

  


  
尽管如此,依然对与“中心”的这份缘分怀有感激。日本社会讲究秩序,没有“中心”这样一个体面的环节做媒,任你是再优秀的汉语大师,公司也不会聘用你一个民间个人进人家大楼里施展汉语技能。说穿了,这“中心”就是一个堂皇的文化倒爷,现在不知道是否继续在倒。凭著这倒爷的功夫,日航小姐顺利赴任北京,东芝的对华业务想必也有了进展。至于教师队伍成员,接活当初也算是挣一个碗底儿,至于想不想长期被倒,全凭自己掂量。

  


  


  




 回复[1]:  赵然 (2008-04-18 13:21:36)  
 
  馬好

  

 回复[2]: 哈哈!非雪大妹子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 小林 (2008-04-18 13:25:07)  
 
  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么!

  
没准哪天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你的学生。

  
我在三月八日那天,跟十四年前的学生碰到一起。

  
早不认识他了,他却说:老师一点没变!

  
让我高兴了两周啊!

 回复[3]:  雪非雪 (2008-04-18 13:34:20)  
 
  赵然,这里也没写到马呀?

  
花好。

 回复[4]: 好马 陈某 (2008-04-18 13:35:55)  
 
  

 回复[5]:  雪非雪 (2008-04-18 13:38:17)  
 
  小林兄好。

  
你应该安排每隔两周约见一个学生,天天高兴下去。哈哈。。。。俺也见过久别重逢的学生,人家也说一点没变,可自己心里有数,没敢高兴。曾见过一个20多年没见的大学同学,人家特直,眼睛看直了,不由说出“都变这样了……”,实话实说,不含糊。让我伤心怀旧了好几年。

  

 回复[6]:  雪非雪 (2008-04-18 13:39:35)  
 
  版主,什么马?

  
卷毛青鬃马吗?

  

 回复[7]:  赵然 (2008-04-18 14:29:55)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4&&kno=002&&no=0012&&hfno=0003#HF0003

 回复[8]: 版权是小林的 陈某 (2008-04-18 14:31:22)  
 
  回复[3]: 哈哈!好马! 小林 (2008-04-16 21:59:33)

  
蒙古人平日牵马与人相遇时,总是互拍对方的马屁股称赞道:“好马!”

  

 回复[9]:  邓星 (2008-04-18 18:05:22)  
 
  非雪你好。好久不见,先见文章。。

  


  
还有借这里问一声斑竹,今天为什么不给我上文章??

 回复[10]: 我没有看到啊 陈某 (2008-04-18 18:31:53)  
 
  快点传来

 回复[11]:  雪非雪 (2008-04-18 18:35:24)  
 
  你好邓星。

  
谢谢花,真高兴。

  
你们去赏花了吧?

  
都四月半了怎么还这么冷啊?

 回复[12]:  邓星 (2008-04-18 18:40:56)  
 
  非雪你去美国了么??好玩吗。

  
陈大人,不是在报纸上有的么??

 回复[13]:  邓星 (2008-04-18 18:43:04)  
 
  不好意思非雪,在你的地里乱说话。斑竹,我传给你了。。

 回复[14]: 贴了贴了 陈某 (2008-04-18 18:54:49)  
 
  报纸的网站里没有作者的名字,我就不敢瞎贴了

 回复[15]:  邓星 (2008-04-18 19:00:53)  
 
   哦看见了斑竹,谢谢。

 回复[16]:  雪非雪 (2008-04-18 19:07:21)  
 
  邓星,是的,去了。到东部,那里还在下雪,很冷。房间里有笨重的金属暖气,很像我小时候的东北,室内特暖和。挺好玩的,都不想回来了。。。。

 回复[17]:  雪非雪 (2008-04-18 19:18:08)  
 
  谢谢7楼8楼辅导。

  
唉,几天不看,还造出了新概念。

 回复[18]:  邓星 (2008-04-18 19:24:10)  
 
  哦,真好。我今年可能去纽约。。

 回复[19]:  雪非雪 (2008-04-18 20:40:01)  
 
  好呵,纽约。我也想扭过去,哈哈。。。。

 回复[20]:  李莹 (2008-04-18 22:40:09)  
 
  一直纳闷,怎么没见你更新,你更新了,我又没有抢到沙发,呵呵。

 回复[21]:  雪非雪 (2008-04-19 01:16:49)  
 
  李莹别纳闷,我等你沙发。

  
谢谢了,一上来看见你留下的花和烛,真开心,花烛夜了,哈哈

 回复[22]:  小草 (2008-04-20 19:29:59)  
 
  挣个碗底,哈, 。如这碗是唐朝的,该值多少钱呢?

 回复[23]:  雪非雪 (2008-04-20 21:04:40)  
 
  哈哈,小草你好。

  
真能抬举人呀你。要是唐朝的,那也好办,找唤爷鉴定即可。

 回复[24]: 非雪,好久不见! 游人 (2008-04-20 22:39:26)  
 
  好马原来是从这儿出来的。

 回复[25]:  雪非雪 (2008-04-21 22:10:21)  
 
  游人,哪里是好久不见,不是还从未相见?

  

 回复[26]:  酒保 (2008-04-21 22:30:31)  
 
  雪老师,你好!美国好玩玛?布什他老人家身体健康吗?

 回复[27]:  雪非雪 (2008-04-22 09:04:56)  
 
  早晨好,酒保同学!

  
布什没见到,倒是在路边的人家门上车上什么的看到好多这样的张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