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初梦”及其它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1-24 15:19:22 阅读人次:3743 回复数:41)

  

  
元月1日零点已过,还是贪欢不想睡。电视翻看个遍,几乎所有频道都在比拼声嘶力竭。过年的热闹,就是大声说话,大胆花钱,耳朵耐噪音,眼睛耐浓艳,胃口耐酒食狠吃猛喝,再就是挺著不睡,仗著可以晚起。回来过年的大学生靠在沙发上,打著哈欠说:“啊,今年的初梦会是什么呢?”

  


  
知道日本有“初梦”一说,但从未事先抱以期待。吉利的初梦预兆新一年好运,连梦的内容也是规定好的模式,日语谚语叫“一富士、二鹰、三茄子”,对这三样事的解释一般为“富士”谐音“无事”,意指平安无事;“鹰”读taka,意为高处;“茄子”读音nasu,与“成事”之“成”谐音。很易理解,像童男童女奉举红鲤鱼的中国年画,大红字印著“年年有馀”。

  


  
日本人为了做吉祥初梦,室町时代开始就有头枕七福神乘宝船图入睡的习惯。家中大学生说,要做好梦,临睡前就得把富士茄子之类像背外语单词那样各念叨几十遍上百遍,准灵。我听了就噗嗤噗嗤笑,说“洗脑!”,被大学生嗤之以鼻“哼!”一声,意为“妈妈这人真没情趣”。

  


  
可是,睡醒的时候,都松弛著睡足的声音问今天吃什么,没一个人想起来问谁做了什么梦。临醒,我自己倒是在梦什么什么梦里转了一大圈,拼命回忆做了什么梦,特别在意梦里看见了什么。梦来梦去,好像都是在辨别富士茄子之类究竟是梦里看见的,还是希望梦里看见的。非常在意两者的区分,认为如果不是自然梦见,而只是梦见自己希望去梦见的梦中梦,即便梦里出现了这几样事项,那也不算是地道的理想初梦。就这么也不知道是梦里梦外,迷迷糊糊睡醒了这新一年的第一觉。

  


  
对于非现实的东西,向来只敬畏而不动奢念。有个女友动辄突然打来电话,问有什么事,“唉呀没啥事,跟你说我昨晚做了个梦,特别不好,人家说做了不好的梦就得找人说,说了就破了。”问做了什么梦,又说忘了是什么梦。“反正我想我只要说做了不好的梦就放心了。”哈哈,连做了什么梦也不记得,怎么断定是好梦还是坏梦呢?也有时候说梦见了莫名其妙的孩子,电话里追问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因为听说男孩是小人女孩是贵人。这样讨论著就说好像梦见的是女孩,可是她又怀疑说听说梦见女孩是小人……我虽然什么也不信,更不懂释梦规则,但还是神神叨叨地陪她解析。因为梦虽非现实,她找人说梦的愿望却是现实。

  


  
人对现实无奈而又愿望强烈的时候,容易对梦之类抱有诚挚依赖。记得十几岁时的一天,母亲早早躺下,我们都觉得奇怪,静静的不敢出声。我小声去问她是不是不舒服,母亲低声说“陈先生说我今晚交运”,说著,母亲流出一串泪水。我心觉恐怖,又感到异常肃穆。母亲从小生活优裕,可是到了子女们最需要丰衣足食的70年代,却朴素得吃顿肉菜都要等著年节。陈先生是附近一个偷偷算命的盲人,母亲去算几次回来,动辄说陈先生说该这样那样。为此父亲跟她吵好几次,“别人两只眼睛都不知道咋回事,他一个瞎子能知道啥?”。母亲被父亲的亵渎神灵气得哭,更加信服陈先生喻示给她的命运多艰。

  


  
我不信算命,但是好奇。中学时要好的女同学喜欢上邻居一个大男生,整天跟我说他他他。我就提示她去找陈算卦,她兴奋得眼睛异彩四射。陈算卦家里特别昏暗,每走近一步,都觉得自己在渐渐失明。他怀抱一只白色京巴狗,其毛已被这一屋子阴暗染成灰黑。他脸上很多天花留下的瘢痕,坑洼里填满了难解的神秘。他说着另一世界的语言,听起来似懂非懂,我就更加好奇,递上2毛钱,也求一卦。不想,他念念有词一阵什么土命之类后,劈头就说:“闺女呀,你动婚了!”——什么?简直是当头一棒。动婚?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被婚所动?

  


  
出门之后,女同学很春心荡漾,我却一路哈哈大笑,反覆学著陈算卦的口气说:“闺女呀,你动婚了!”……。大学一年级时,一天在食堂排队打饭,一个从未说过话的高年级学兄过来搭话说:“我喜欢篆刻,你的名字好,我刻了个名章送你。”接著又问:“你订婚了吗?”哈啊?订婚?这么小跟谁订婚?他身后站著另一男生,友好的笑容,朴素的乡村好青年型。过后,他代那位好青年做出了表示,忘了是怎样周旋对答的,总之没说订婚也没说想订婚。石章拿回来试印,发现“雪”字下面刻反了。

  


  
新年伊始,大凡都会怀上新一轮好愿望步入。因为不能凡事随心,才彼此互祝心想事成。即便不成,有个梦的暗示也是激励。纵观人生,大梦一场。人在梦中,欲读取全程运势,想必不可能。正因为有无数的未知,才活得孜孜不倦。时而无精打采,时而津津有味。(2008.01)

  
————————————————

  
http://player.streaming.yahoo.co.jp/player/player.html?s_id=t&cp_id=00138&pg_id=v03163&co_id=v0316300000000410818&spid=2013023212&hash=ed6bccfc729abe82d5a6bebf7e997086&ev=1

  
小田和正『キラキラ』(备忘)

  


  


  





Page: 2 | 1 |

 回复[31]: 你的图章只要4个字呀 陈某 (2008-01-25 11:53:59)  
 
  

  


  

 回复[32]: 我就不能刻别的么? 我是局长 (2008-01-25 11:58:14)  
 
  当时我想刻个章子,我跟店家说:“给我刻8个字”。

  
店家说:“什么字?”

  
我说:“黑白子是个反革命”。

  
店家拿来材料比划了半天说:“这字我刻不了,太臭。”

  
“我给你钱还不行么!”

  
“给钱也不刻,糟践材料!”

  
“是不是你刻不了这么精细的东西?”

  
“跟精细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刻这么烂的名字。”

  


  
我就走了。

 回复[33]: 我有时候也会刻个什么 黑白子 (2008-01-25 12:17:19)  
 
  敢情,兜了个圈,跟这儿等着我呢……

  
这把刀可不是刻石头滴,一不留神没准刻个人什么滴

  

 回复[34]: 嘿嘿。 我是局长 (2008-01-25 12:39:18)  
 
  你欺负我现在手头没图是吧?

  
晚上回了家找个硬的回给你。

 回复[35]:  雪非雪 (2008-01-25 12:59:27)  
 
  不是刻印吗?怎么刻上刃了?

 回复[36]:  雪非雪 (2008-01-25 13:01:27)  
 
  请教斑竹,当年练手艺,是拿萝卜还是橡皮?

 回复[37]: 练手艺,用鸡血石 陈某 (2008-01-25 13:15:39)  
 
   国内的石头比日本的萝卜还便宜

 回复[38]:  老唤 (2008-01-25 16:26:38)  
 
  

  

 回复[39]:  雪非雪 (2008-01-25 19:40:37)  
 
  老唤先生,这就是鸡血石吧?那血还真像。这么贵重的东西,放这上安全吗?

 回复[40]: 红的不一定就是血 陈某 (2008-01-25 21:58:57)  
 
  

 回复[41]:  雪非雪 (2008-01-28 13:44:19)  
 
  斑竹要订正什么?谁说红的就是血了?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