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家长角色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12-06 13:29:05 阅读人次:1616 回复数:25)

  

  


  
日本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都有由家长组成的PTA或保护者组织或团体。生活在日本社会,凡有子女者,对此都有各种交往经历。日本的PTA(Parent-Teacher A ssociation 家长教师协会)是战后导入日本教育领域中的美国文化之一,具有家长与校方携手管理校务的性质。从“日本PTA全国协议会”最高社团到各教育机构,该组织普及到所有正规教育部门。此外还有“父兄会”、“保护者会”、地域内的“儿童会”等组织,负责人及成员均由家长方出任组成。

  


  
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一旦成为某幼儿园或学校的家长,便会接二连三收到一些相关活动的通知单或收费单。只要把孩子送进某机关团体受托受教,便开始跟这类组织发生关联。

  


  
家长对孩子的在意,体现在对这些环节的在意。开始时每张纸必细读,之后按时出席或付费。但是,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十多年间,我却没能积累下任何可以传授的相关经验。原因是起初几次的体验让我不再积极主动,而是发自内心地消极回避起来。

  


  
比如,去参加会议。负责人往往是某位家长,条理分明地把那些琐事讲解得跟国会议案一般庄重正统,我好像听也听不太懂,被徵求意见时就只说没意见,赞同。再比如去参加活动,有那些经验丰富的活跃家长在先,似乎凡事都由人家主办安排,我就只是个听令做事的帮手,甚至连帮手也做不好,因为没经验。几次下来,发现并不是所有家长都要参加,每次聚会就只那么几个成员,她们当中也有上下级界限,在上的往往是有复数子女的家长,经验人望丰厚;在下的则是年轻家长,为自己也为年幼的子女建立朋友圈,很有卧薪尝胆般的器量。而我这外国家长的存在,在人家眼中就只是个捧场的人数之一。于是,便有点心灰意冷,也暗图轻松著退出圈子。

  


  
后来,经常有新一代中国家长向我谘询如何参与这类活动,如何跟这类成员相处等等。提到这些事,好几位母亲都显出疲惫气馁。她们分别都付出过相当的努力,但是现状却让她们发怵。有一位嫁给日本人的台湾籍母亲,两个小孩,参加这些活动用去她很多精力,但结果却让她苦恼。她说:“我觉得有些日本妈妈很不厚道,有不动声色的拔尖排他本领。”尽管我经历单薄,但觉得她的感觉不无道理。身边有位朋友曾对我说,她也曾竭尽全力参与,但一件小事使她受到很大伤害。一次到某家长家聚会,那位主妇给来客分点心倒茶,每人一份,可直到最后只有她没得到一杯茶。这真叫人受不了,中国话说“落一屯不落一人”,她们怎么这样?出来之后,她就问同路而归的一位家长:“我想请教一下,你们日本文化中有倒茶时一定要空出一个人的习惯吗?”那个人被问得发懵,听过详细后连声啧啧“失礼失礼太失礼了”。

  


  
不排除那位主妇客多杯多的疏忽,但被冷落的客人心里这份受到刁难而无以表白的伤痕却久久不能愈合。如果不是外国人而是日本人,对此或许会有心理准备和对应措施,比如过后退出或拿出忍功视而不见。电视也曾经报道年轻母亲在地域内非组织性自发的母亲团体中受到排挤而身患忧郁症现象。作为身为外国人的在日华人母亲,遇到这类事时,有的人就不免会联想到这是对中国人的暗中歧视。对此,我没有充分的理由表示赞同。这是发生在日本人与日本人或者说人与人之间的惯常把戏,绝非特定环境下拿来只针对外籍家长的外交方式,所以不必把自己另眼看待以至成为精神负担。中国似乎没有类似组织,家长就只是某儿童或学生的成年家人。因此,每一位中国家长几乎都是第一次参与,相比之下力不从心或显得低能也毫不奇怪。毕竟这项传统驻足日本已半个多世纪,做了祖母的都有相关经验。

  


  
自从孩子升入小学三年级后,几乎未参加过任何非参加不可的家长活动。小学3年曾转学一次,到新校区后有位家长团体领导来找我参加活动,我说工作忙并且没经验。她问我可否给家长们搞一次中国菜讲座,我承诺下来。在学校料理室里给几十名当地主妇示范做水饺和红烧鸡块并共享,之后付5000日元报酬,我说平时没机会与大家一起协助学校做事,这份报酬捐给家长组织做经费。负责人说这是市政府拨给的专款,并非来自大家掏腰包。我说那也不要。不久后接到市役所有关部门发来的一封信,大致内容是表扬俺这个外国人为振兴地域文化做了贡献,还说如果希望发个什么开办料理教室文化教室类的小广告的话,可免费在市内刊行的小报上协助宣传等。这地方小政府工作室居然这么懂得投桃报李,温馨得我拿着那封信在家内来回传看,得意之状差点就把自己当成了女白求恩。

  


  
作为家长,恐怕没有几位是发自内心想协助学校参与管理,多半是为自己儿女著想,希望作为孩子背景建立起一个力求完满积极的家庭形象。如果做得不开心,就没必要勉强自己出面。要相信日本学校对待学生的公正姿态,大可放心把孩子交给学校交给老师。尤其是年龄偏幼的孩子,他们自会打下自己的小天下创出适合自己的环境。尽量避免直接问孩子“有人欺负你吗?”,对孩子来说有时可能容易成为诱发释放小委屈的藉口暗示,更不要轻易把孩子之间发生的小纠纷升级到日本人中国人的国际范畴去掂量。孩子跟孩子,一天下来好坏几个回合是正常事。

  


  


  


  




 回复[1]:  久夏 (2007-12-06 14:02:15)  
 
  总算坐上雪沙发

  
我还从没干过PTA,想不到还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还是不干的好啊。

 回复[2]:  蔷薇泡沫 (2007-12-06 14:15:12)  
 
  做妈妈真的辛苦,不过,有些压力也是自己给的,不去参加,但同时也要对小孩子增加关心关怀才可以吧。

 回复[3]:  雪非雪 (2007-12-06 14:16:02)  
 
  久夏坐雪沙发——雪流成河。

  
久夏,好久没见你发言了。

  
问候句冬天好——怎么觉得有点像故意刻薄似的。

 回复[4]:  雪非雪 (2007-12-06 14:21:53)  
 
  蔷薇泡沫你好。

  
觉得辛苦,看来你做得很尽心尽力。母亲这份工作,要做起来可以说是无止境的。反正我做得不怎么样,有些地方差不多是得过且过,所以也没太觉得辛苦。过去有的家长动辄骂孩子说“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其实孩子心里有时也会伸冤说我怎么摊上这样的家长……。

 回复[5]:  蔷薇泡沫 (2007-12-06 14:31:24)  
 
   我还没做正式的妈妈,只做过临时妈妈

  
其实,小孩子在不同的教育下会有不同的成长经历,我也很难说这是幸事还是不幸。

  
人生,大约就在这经历的过程中显得回味无穷吧。非雪老师太谦虚啦。

 回复[6]:  雪非雪 (2007-12-06 14:48:13)  
 
  蔷薇泡沫,请原谅出言冒失。

  
“小孩子在不同的教育下会有不同的成长经历,我也很难说这是幸事还是不幸。”

  
确实是这样的。投生到谁家,是命吧。

  
可是,“命”究竟是由什么力量操纵的呢?

 回复[7]: 也曾想说 龍昇 (2007-12-06 15:10:28)  
 
  久夏坐雪沙发——冰雪消融。

  
参加过PTA活动,但发现多是表现自己的存在,后来就不参加了,因为我本身就存在。

  
到是发现孩子交下的朋友,家长之间也就亲密。

 回复[8]:  我 (2007-12-06 15:34:58)  
 
  > 到是发现孩子交下的朋友,家长之间也就亲密。

  
也有反过来的效果:家长交往频繁、交往面广,孩子之间也容易相投。

  
我比较主张中国人尽量参加各种家长活动、尽量出头露面,这样,自己孩子在孩子圈里的更容易融合,孩子的自我感觉也要好些。

  
当然,也得看地方。好像越是“下町”越有效,因为那里人情相对朴素些。

  

 回复[9]: 同意“我”说的反过来的效果。 龍昇 (2007-12-06 16:58:31)  
 
  

 回复[10]: 非雪 邓星 (2007-12-06 17:02:37)  
 
  非雪你好呀。拜读,难为你还写得详尽清楚。我在儿子入小学开学典礼后就此决定老死不相往来。那会儿也的确是

  
没有符合PTA的时间。不过就算现在重新问我,我更加坚决地说不。

 回复[11]:  小草 (2007-12-06 17:40:16)  
 
  俺家孩子所在学校是这个地区在校生最多的,上次有位妈妈很热心地告诉我,乘孩子低年级时赶紧做了PTA要求的工作,要不到了高年级,再做,就麻烦了(PTA规定一个孩子的母亲,一定要做一次,即一学期。两个孩子就得做2次)。特别是毕业生,事太多,就更累哟。于是我填报了,等到要聚会抽签,分配谁做时,*(每次填报要做的母亲超过募集,所以得抽签。)又听到一个妈妈告诉我,这学校人多,可以有3分之1的母亲不用做。你要做工,又是外国人,可以向PTA说明情况,不用担任。故俺得以免除,不过被告知,在有时间的情况下,请一定协助。

  
当然,俺虽搞不懂日本的那些东西,可扒扒草,擦擦门窗什么的,还是没有问题。

  
还有,早上拿着旗子,站在红绿灯下,指引孩子们过马路也做过几次了。

  


  

 回复[12]:  久夏 (2007-12-06 17:58:08)  
 
  >久夏坐雪沙发——雪流成河。

  
>久夏坐雪沙发——冰雪消融。

  
久夏的雪沙发坐好还是不坐好呢?

  
和小草一样,我也只做过扒扒草,擦擦门窗什么的,也有指引孩子们过马路。看到那些役员妈妈们条理分明地把那些琐事讲解得跟国会议案一般庄重正统,好像不是我等中国人干的了得。妈妈做不做役员好象孩子们并不在意。

 回复[13]:  雪非雪 (2007-12-06 18:49:11)  
 
  也赞同“我”的反过来说。很多人是出于同样的想法才有当初的积极参与,同样很多人也是参与之后却又由积极转为消极。比如上文提到的两个例子。

 回复[14]:  雪非雪 (2007-12-06 18:50:39)  
 
  邓星,我想到你是一定会坚决说不的。

 回复[15]: 久夏小草 雪非雪 (2007-12-06 18:59:28)  
 
  我也拔过草,呵呵,大家是拔草同志了。

  
还去参加过保护者组织的体育运动。一群孩子娘体育馆里集合,“井冈黑”一通分两伙儿,弄个球就开始撕拼。折腾一上午我也不知道规则,回到家累得要死被问“打什么球那么累”时还说不清那项运动叫什么名字……好像是10多年前的事了。就是说态度是诚恳地,能力是很差很差地。 那后来就开始回避,但是凡有募集之类的活动动员都积极配合,买成打毛巾捐去搞バザー什么的。其他需要能力智慧的就都全权拜托那些能干的同志们了。

 回复[16]: 久夏 雪非雪 (2007-12-06 19:27:30)  
 
  >久夏坐雪沙发——雪流成河。

  
>久夏坐雪沙发——冰雪消融

  
久夏的雪沙发坐好还是不坐好呢?

  
…………

  
当然是坐好啊。久夏坐雪沙发就是要把沙发坐穿坐成船,化作一叶轻舟荡漾于如镜水面……————不能再说了,再说我自己要起鸡皮疙瘩了。

 回复[17]:  Jasmine (2007-12-06 21:25:05)  
 
  我今天刚参加完保护者会,然后留下来,准备3学期的PTA活动。

  
因为是一年级,我也不太懂,大致一年分3个学期,PTA活动分成3个组,我是第三组,明年一月开始活动。我负责写宣传稿

 回复[18]:  雪非雪 (2007-12-06 21:53:15)  
 
  向Jasmine 妈妈致敬

  
负责写宣传稿,日语拔群啊。

  
再致一敬。

  
二敬为止,三敬就成个人崇拜了

 回复[19]:  东京博士 (2007-12-06 22:11:43)  
 
  PTA没时间做,孩子上小学时,班里除了我们还有一个外国孩子,倒是被邀请去学校上过“时间外”的“文化课”,伺机兜售中国汉字,与日本孩子“套近乎”倒是个好机会,似乎那时上课的秩序比他们的日本老师站在讲台上好多了,孩子们下课了还要继续跟我做汉字游戏。

 回复[20]:  雪非雪 (2007-12-06 22:15:39)  
 
  正要说大致同样的话,被博士占先说了。

  
孩子上小学时我们也在上学,早上打发孩子上学的同时大人也上学,下了课安排孩子一点吃的给放上动画片再出去上课卖话。孩子也是风里生来雨里长似的,锻炼得有几分铁梅意志。倒也不坏,现在一个人生活,居然还能买菜自己给自己做饭吃。日本就是锻炼人。

 回复[21]:  久夏 (2007-12-06 23:18:53)  
 
  哈哈,严重同意。日本就是锻炼人。尤其是小孩子。

  
俺现在老大可管用了,每天从儿童保育室把小的接回来。。。遇到我来不及的时候,还帮着送音乐教室什么的,做饭做菜就更不用提了。

  
俺现在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帮俺儿子带好俺孙子

 回复[22]:  少年行 (2007-12-07 16:03:01)  
 
  问候冬天的雪

  
我提前先学习一下

 回复[23]:  雪非雪 (2007-12-07 16:07:42)  
 
  少年行同学回来了,热烈问候

  
家长队伍又壮大一分。

  
献花 并鼓掌:哗哗哗(掌声)。

 回复[24]:  雨 (2007-12-07 16:48:38)  
 
  没参加过PTA,还有忙雄里面的儿童会,其实不知道他们除了收收钱,一年发次糖果外有什么建设性的事情可做。塾里面的家长会也从来不参加,好像关于学习习惯的交流比较多。一般来说做父母的有读书习惯,孩子天生也就坐得住能看进书去,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技巧引导,所以没参加交流。

  
好像邻居的孩子们下课后大部分时间在不太宽敞的小区院子里晃荡,在附近的水沟里钓鱼......每次各组织煞有介事的开会都想办法推辞了,为自己不融入社会汗一下下 向雪非和各位曾经的努力鲜花

 回复[25]:  雪非雪 (2007-12-09 11:59:09)  
 
  雨有雨道。

  
俺滴佩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