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杂记账
字体∶
盛夏絮语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23 14:20:48 阅读人次:4321 回复数:71)

  

  


  


  


  
……

  


  
现在,只有一种心情,就是怎样能尽快结束现在的心情,从这个贫瘠疼痛的心境里走出来。关掉台灯时看过表,早上4点半。关灯后听见蝈蝈在叫,又起来给它送进一枚生菜叶。8点半,有些热,醒来开开空调。依然躺著,不睁眼,躺在古往今来的空虚里,心中有如烟的人间落寞漫过。窗外四面蝉歌。从6月30日开始听到第一声蝉鸣,热就成了每一天的抗衡对象。不待睁开眼,就听得见奋力的蝉唱。它成群结队,一丝一丝地撕开夏夜的帘幕,把太阳放出来用无火的光热喷撒地上的一切。寂静被颠覆。酷暑酷暑。

  


  
起来到阳台上。一开纱窗,一枚硕大的大红扶桑开著。我对它笑了,有点勉强。并非对花的礼仪或感谢,只是下意识要用自然的明丽感染一下自己的沉暗。可是笑容还没有展开就消失了,自己意识到的时候,更觉得疼痛。就又诚诚恳恳地看了那红花一阵,是告诉它不是它的过错,它开得实在美满,是我自己沉闷得不可救药。一个开著花的早晨,怎么也打捞不上来落进心井中的清朗。

  


  
栏杆上绕著有十几朵蓝色的牵牛花。这个蓝是炉火纯青的“青”那个蓝。在火它是最高温的色,在花它却是最凉爽的色了。颜色真是不可思议。青,本来是冷色,可是火温至极限火色便转暖为冷,物极必反。这种浓重的蓝色花是木本多年生品种,花碗硕大,花质也比一般一年生品种厚实而有密度。去年买来的一小株,当年秋天就有了几十根蔓伸到3米多高。一个花房,最多的可以先后开出20几枚花。在蝉鸣震颤著的夏日炎炎里,每天源源不断地开来,彷佛一群勤奋的上班族。趁著太阳尚未把风点燃,它就起著大早把螺丝一样的花蕾一丝一扣地展开。要跟太阳的光比赛一样,它们无声无息地潜移默化著,在阳台上面对面。一个拚命地照耀,一个从容地招摇。

  


  


  


  


  


  


  


  
牵牛花,日语叫“朝颜”。字面上看,哪怕是用中文来解释,我也觉得朝颜比牵牛花更接近花的特质和本性。它开在早上,为朝;花面阔大,为颜。对著太阳迎来的方向,把心怀坦荡到极致,展开到将要成为一个平面,扬著脸说“这是我,我来了”。

  


  


  


  


  


  
花下的栏杆上有蚂蚁三三两两地迅疾徘徊著。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我发现了蚂蚁的阵营。迟疑两个星期后,到底是买了药来把它们不知送到什么地方葬了身。看来,那药是经久不灵了。那是电视广告里大张旗鼓宣传的药蚂蚁灵丹之一。药盒做成透明的艳绿,有很多通幽的弯曲格致,密布在分成上下两片相扣的药盒上。下面的盒中央摆放著一些让蚂蚁族嗅之无法拒绝的美味,等那些负担养家糊口义务的蚂蚁家长还是蚂蚁奴隶来搬一块带回去,让全家一次盛典般的飨宴之后,全体绝命。看广告时曾有过人类真是已经在做著反人性的科技开发的慈悲感慨,可是蚂蚁成群地住进我家的时候,我还是向这反人性的毒物伸出了呼救的手。一年以后的现在,药盒还完好地放在老地方,里面也还有很多如同粉糖的毒毙蚂蚁的点心,蚂蚁们在那盒上下内外进进出出,自由欢畅,如同在逛一个大型游乐场。

  


  
把扶桑移到阳光好的一个角落,就有一个结实完好的骨朵“砰”一声掉到木板地上来。捡起来看它,是那么丰硬饱满,大约三天后就是一枚红极无比的扶桑花了。可是,它没走到头。于是我想到“夭折”这个词。只是轻轻地移动一下它,就这样让我必须体验无以言说的罪恶感。我天天浇水灌溉,除虫调理,饲养的就是这样的一种不堪一碰的脆弱么?于是想起曾在哪一本书里看过一个作家的一句话:“是何等样人,就会遇见何等样事。”谓于花就是“是何等样花,就会遇到何等样命运”。它本来就是没把自己固定坚实,只忙著去冲到枝顶开放,把营养都聚到酝酿那一团大红,忘了自己还要维护得以输精延脉的茎。这种扶桑叫Super Red。红中之红,红到不能再红。人之可目及之红,就只是它了。中文叫大红最为合适吧,大字的顶极那层意思。(后半待续)

  


  


  


  





Page: 3 | 2 | 1 |

 回复[61]:  Jasmine (2007-07-26 22:40:35)  
 
  

 回复[62]:  雪非雪 (2007-07-26 23:01:18)  
 
  Jasmine 好。

  
怎么了?

  


  
我养过Jasmine花,开过2年花,后来就不好养了。

 回复[63]:  Jasmine (2007-07-26 23:10:48)  
 
  [东洋镜人才济济,上镜率高。 东洋国荠菜济济,下酒吃香。]----觉得你说的很风趣。

 回复[64]:  雪非雪 (2007-07-26 23:16:50)  
 
  唔,明白了。

  
不是这么回事吗?前一段镜子上炒荠菜炒得呀,我出门天天带把剪刀,见了就挖。做出来舍不得吃先拍照,拿镜子上来显摆

  
人菜两济济,何其热闹。

 回复[65]:  Jasmine (2007-07-26 23:23:46)  
 
  看看了,你找的荠菜,开始还找的是蒲公英是吗,然后看了那个做馄饨 ,后来找到正宗的荠菜,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回复[66]:  雪非雪 (2007-07-26 23:26:12)  
 
  汗啊

  
为了一口吃的

 回复[67]: 盛夏絮语(后半) 雪非雪 (2007-09-28 18:57:54)  
 
  

  
蚂蚁在“朝颜”上走来走去,漫步在一个这样精美绝伦的大广场。它还进到中央的芳心里去,到里面绕一遭再出来。样子平淡,好象说里面也没什么意思。

  
一星期以前,我就看着盘绕在栏杆上这些三五成簇的花蕾推算着它们将要开花的时日。还跟家人说到那时候可别下雨。一下雨,好端端的花瓣就被摧残得不象样子,看着心里惋惜。每一枚花,都等了一年才有这一刻的与世相见。花的一年,就是它的一生一世。它是植物的脸,也是花的孩子还要成长为花的父母。生物学家把它叫植物的生殖器。

  
凡事,一这样精密地描述,就把世俗的兴致都给败掉。就像有人把结婚典礼叫做性交广告,说得倒是没有错,可是太偏离常识的谱系。每天的麻烦不断跟进来,人是需要在生活里不断给自己制造如同节日的心情来调剂的。日日月月,月月年年,年年世世,而世世代代。重复着愿意要和不愿意要的琐事。在日复一日里跟着四季营生。这样实在枯燥,所以,人们要创造很多氛围来抖一抖常日里积落下的烦尘愁絮。我喜欢进入到没有遮栏的自然。都市里的很多自然都被分割管理着,公园要门票,买了票去看放养在池里的鱼或者关在笼子里的鸟兽,连树也给修剪得伸臂扬头搔首弄姿。我愿意看没人看管的放生着的树木。它任意地长着。树下有它一年又一年脱下的腐叶造成的松软的叶之魂冢。树体发出潮湿沉闷的馨香,那是来自远古的幽深气味。它在树身里叹息着,流动着。芳天地,郁日月。永无终老。站在参差树影间,落荫如烟萧萧下。来自大力的抚慰触摸着我不见伤口的隐痛。我的呼吸被树的气息所吸收,获得释放和清洗。

  
天没下雨,花们享受着现世的诞生,花蕊湿溶溶,震颤着,似聚集了很多个蝶魂在争着转世。日照正午时,朝颜不复为朝颜,知趣地卷缩起来,抽皱成一个衰弱的疤结。旁边已经有几棵生机勃勃的尖形花蕾依时待放。它对那低下头的败花是全然的不屑,连“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招呼似也不需打的。自然的力量供养着它,无需人间的前忧后顾之繁琐。

  
蝈蝈是自己来到阳台上找我的。在装残枝腐叶的垃圾桶边,它碰了我的手。我就把它收养在一个网眼密布的塑料白筐里。上面用透明粘胶带固定上一张透明的保鲜膜,它在里面很舒展。每天给它两次鲜生菜叶。它时时发出嘹亮的叫声,与周边野生着的虫鸣和应着。我想它开始大概是唱“哥哥我不幸惨遭人俘”,但是现在看它养尊处优的样子似在唱“哪里有菜叶哪里就是我的家”。方才给它送菜叶时,它一如即往还是躲到一边去不马上过来吃。待我把透明膜固定好了,它还要躲在一边片刻。椭圆的眼睛似晶似浊,四体壮健,目不转睛,如同一尊兵俑。然而,毕竟是虫子,最长的矜持也只是不过三分钟。可是想起它的寿命比之人的三分钟那真是已经漫长得不可估量。它的矜持令我敬重。

  
此刻,突然想吃点心。却没有。每进商场,选进篮子的都是要放在餐桌上充当正餐的材料。那时候,总是想不起来自己偶尔也会有饥饿症发作。这是并非源于饥肠辘辘的饥渴,而是一种心绪的空荡。这种无形的空荡往往需要有形的东西充填。说起来流俗,仿佛是说饮食可以治疗精神空虚。心绪被抛在空中无所附着的时候,不断的食物充填似可以缓解一点来自虚幻抑闷的冲击。不断的咀嚼和吞咽变成无意义的机械动作,这时候的肌体机制便可以作用到感官感受。人,毕竟是借助于身体在岁月里游走。量变可以导致质变。每一个微小的事物都具有意义。那种用奶酪做成的沉甸甸的点心,切成锐角的一小块,凉凉的香甜,吃进嘴里咽下去,胃里就有了踏实的满足感。这时,它的甜蜜它的沉甸甸可以压惊镇魂。

  
我是缺少意志的。有时候心情里就飞进看不见影子的障滞。就象泡进浴缸里放松自己时,总能看见水中游移在眼前的尘埃。那看着有摸又无的东西,要捉是怎么也捉不住的。一放手它又游过来。人总是一身的尘埃,禁不住放大细想。近景,也需远看。

  
爱情是致幻剂,喝了它就跟着感觉走。幻得幻失忽悲忽喜都是它。到达像喝了媚药的程度就进一步建立成婚姻。婚姻里的日夜就变成日历牌一样一丝不苟地过每一天。致幻剂早已不致幻,媚药也淡化在日子里成了白水。经营着家庭就象各自配一套中草药。拖沓无力地熬着。坚韧不拔。也随时添加一些新发现的材料。熬得好还有温热香暖,笼罩着家的尊严也熨慰着成员的心情。熬得不好也许将它熬出微毒来,使人饮之伤心害胃。

  
人生的大体也许可以试想着设计,但是局部常禁不住推敲。尤其婚姻这一块,象棋局里最让人烦恼犹移的那一步,再怎样的举棋不定,也还是要掷弈入格。走好走坏总要走。因为它有既然开了盘就要走到完的规则。(完)

  

 回复[68]: 苦 小草 (2007-09-28 23:33:23)  
 
  人的脸就写着一个大大的苦字。

  
嘴上一鼻,鼻上两眼,眼上生满杂草(头发),

  
苦,哭,枯。

  
唉。

  


  
人间何处得飘然,归梦入,梨花春雨。

  

 回复[69]:  久夏 (2007-09-29 18:00:06)  
 
  雪;令人回味无穷的美文。。。。

  
为什么不放到园子里 。放这里,可惜了。

 回复[70]: 小草 雪非雪 (2007-09-30 15:45:35)  
 
  你好。

  
这样解释的话,“笑”字也是一个人脸,满眼皱纹的笑脸,哈哈

 回复[71]:  雪非雪 (2007-09-30 15:48:09)  
 
  久夏,这里不也是园子吗?

  
谢谢一起回味,呵呵。我不能回味了,得去吃实实在在的东西了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记账
    秋夜长 
    新年感言 
     
    朝露暮雪 
    口水歌 
    正宗端午节 
    祝福 
    教师节随笔 
    正式怀旧 
    大红枣儿甜又香 
    IT革命到掌中 
    休闲动针线 
    情人节那夜 
    新年,新年 
    礼仪与商战 
    我身边的日本人 
    天道酬勤 
    信任危机 
    吊唁罗田广总领事 
    “排查”需要共识与忧患意识 
    道德底线会使校舍变坚固吗? 
    灾难之鉴 
    看对牌 
    当下,我能做什么? 
    汉语倒爷 
    蒲公英 
    煮咖啡 
    让你的情人节只属于你自己 
    距离 
    “初梦”及其它 
    倒计时 
    贺年片时节 
    家长角色 
    11日——中国排队推动日 
    女人的购物欲 
    月亮情结 
    脆弱的自尊 
    盛夏絮语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