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故乡故乡
字体∶
大老婆二老婆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6-24 21:52:09 阅读人次:2205 回复数:26)

  

  
她们住在我家前趟房里的一个小木门里,好像没有人进过她们的家。也不知道她们姓什么,只听孩子们叫她们大老婆二老婆,她们两个人通用着这一个名字。要分别配名字的话,那个挽着髻的应该是大老婆,她明显年龄要大一些。二老婆头发也是白的,虽然还没白透,但在孩子的我看来,就是个白发老太太。她的头发不挽髻,耳下剪齐,两边别着金属卡。一看就是新时代发型。

  
看见她们的时候,她们不是到开水铺的老孙家抬水,就是去粮店买粮。还有时候看见二老婆夹个布袋去商店买菜。她们两个人总是旁若无人的样子,也没听见过她们说话。有一次,看见她们买粮回来的路上放下粮袋歇息。大老婆端着表情不苟言笑,二老婆像对她说着什么,还陪着笑。虽已年老,但是皮肤白皙,脸蛋上有光泽。脱了全部牙齿,笑起来满口粉红,可爱如婴儿。

  
她们总是两人同在。抬水的时候,二老婆提桶。她把装满水的水桶提到一边,把木棍伸进桶上的金属环,站一边的大老婆斯文着过来,哈下腰跟她把水抬走。只要有她们在场,旁边的大人小孩就都盯着她们看。众多的眼睛里,有我的一双。两个穿着暗旧的老太太,总是这么惹眼。当时,对大人的事一团混沌。但是,即使是孩子,也知道一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奶奶或者姥姥,很少有谁家有两个老太太。何况她家也没有小孩,所以,她们虽然老,却不是奶奶也不是姥姥。不由自主地看她们,还因为她们的名字叫大老婆二老婆。老婆分大和二,觉得稀奇古怪,就盯着看。

  
后来,就不见大老婆出门了。二老婆一个人提半桶水往回走。有时候,还能看见她背着半袋粮食靠在路边的墙上歇息。不曾见过有人跟她说话。

  
上中学后,我就不再出门闲玩儿。关于大老婆和二老婆,就忘得干干净净了。看见她们抬水买粮的时候,应该是我小学后半。那时候,迷恋着钢笔连环画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和《我的大学》。尤其是《在人间》,一遍又一遍地看,画册都要翻烂了。心目中的人间,仿佛就都在画册里,在高尔基的故事里,不知道自己也是游荡在人间的一员。

  
大老婆二老婆是谁的老婆也不知道,不曾听说也不曾看见她们的小木门里是否有她们的男主人。也不知道她们有否子女。在我的童年里,她们是一幅奇异的老姊妹动画片。似乎,她们天生就是那么老,那么少言寡语,不苟言笑。

  
要是早出生几十年,或许我会乐于跟她们交往。不过,也难说。谁知道我会不会也是跟哪个姐姐或妹妹抬水的一端呢?(20070624)

  


  




 回复[1]:  待于泥 (2007-06-25 00:55:57)  
 
  早几年读曹文轩的<<红瓦>>,看到有两个老婆姐妹般和谐相处,生死与共,当时觉的是小说家杜撰的,如今看雪桑真见到过这类人物,始信焉。

 回复[2]:  久夏 (2007-06-25 00:07:18)  
 
  我小时候有个邻居,也是两个老太婆。我们叫她们大爹爹二爹爹,是对男人的称呼。因为她们是两个出家的尼姑。文革时蓄了发。文革后据说又去做尼古了。

  
小时候,我还经常给她们拽白头发呢。非雪的文章,让我想起了她们,不知道二位老人现在可好

 回复[3]:  小林 (2007-06-25 09:49:36)  
 
  唉!重婚罪的惩罚是两个丈母娘啊!

 回复[4]:  taya (2007-06-25 10:03:54)  
 
  我还以为是日本的事,晕下,先。

  
其实弊以为百姓之事虽平凡,却也各自有着各自的精彩。作为外人,我们在很多时候是无法探知他人生活的本质的,最多看看希奇而已。

 回复[5]: 两个老婆一个丈母娘: 龍昇 (2007-06-25 10:12:10)  
 
  “我是秦皇岛人。爸爸像我这么大时就开始在老家做生意,后来在北京和台湾之间做樟脑生意。最后去台湾那次,国民党军队也撤了去,海峡被封锁住,直到几年后辗转到日本。他在那边有了发展,却回不来了。我爸爸是同时有的两个妻子的,她们是亲姐妹,好的谁也离不开谁,我爸爸娶了姐姐时妹妹哭着喊着跟着嫁了过去。姐姐有了孩子,妹妹没有。爸爸最后那次去台湾是带着姐姐去的,妹妹和孩子留在了北京。那孩子是我,那姐姐是我亲生妈妈,妹妹既是我阿姨也是我妈妈。”

  

 回复[6]: 待于泥さん 雪非雪 (2007-06-25 13:21:43)  
 
  看来你生活的地方是比较纯洁的队伍,呵呵。我小时候见过的前时代问题户不少,像上面的两位老人,压根就不知道背景,但她们是活生生的存在。

 回复[7]: 久夏 雪非雪 (2007-06-25 13:24:34)  
 
  把尼姑叫爹爹,是你们那地方的习惯还是恶作剧呢?尼姑们肯定不太爱听吧。人家连娘都不肯做,何况爹,而且还爹爹。。。。大女人或许有这种嗜好,比如慈禧呀溥仪母亲什么的。

 回复[8]: 小林san 雪非雪 (2007-06-25 13:26:23)  
 
  如果是龙升先生5楼说的那样,即使两个媳妇,也是一个丈母娘,亏的不是重婚的,而是丈母娘。

 回复[9]: 龍昇  雪非雪 (2007-06-25 13:28:45)  
 
  先生说的是哪里谁的故事?按照辜鸿铭的理论,多设家室还是善举呢。

 回复[10]: 丈母娘少收了一份聘礼? 龍昇 (2007-06-25 13:35:07)  
 
  (突然犹豫,男方送女方的是叫聘礼吧)

 回复[11]: 是俺和俺小学同学合起来的故事 龍昇 (2007-06-25 13:38:30)  
 
  

 回复[12]:  小林 (2007-06-25 17:20:16)  
 
  一个丈母娘还对付不好,想一想两个丈母娘怎么对付啊!还是问一下九哥,三个丈母娘怎么对付来着!

 回复[13]: 小林啊,估计多了反而好对付 陈某 (2007-06-25 17:24:10)  
 
  引入竞争机制啊。

 回复[14]:  小林 (2007-06-25 17:40:52)  
 
  哈哈!太座多了可以竞争,丈母娘怎么办?

  


  

 回复[15]: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龍昇 (2007-06-25 17:41:15)  
 
  因此丈母娘多多亦善。

 回复[16]:  如水人生 (2007-06-25 20:24:30)  
 
  隆升老师说得好,可我是结了两次婚,是一个丈母娘。今天刚集合,赶上了这个话题,顺便做个自我介绍,请各位大虾多多关照啦。

 回复[17]:  雪非雪 (2007-06-27 17:08:45)  
 
  “结了两次婚,是一个丈母娘。”

  
——为什么这么节约呢?想不过弯来。如果结婚时其中一位丈母娘已经过世当另论是吗?

  
如水人生,谢谢光临。

 回复[18]: to雪飞雪 如水人生 (2007-06-27 19:44:32)  
 
  啊?是人气的雪飞雪桑,真荣幸,有你回帖就是在捧我,何况我是新人,在此真诚表示谢意,就不专门拜访了。我知道你好像是齐齐哈尔人,我们也算一个不太远的邻居。请多照应。关于我的私事本不应该在这里说,但赶上了,就顺口说出来了,可见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我的事情有点特殊,我先后娶了姐俩。就这么简单,但这已成为我的美好的回忆。因为就这一个丈母娘也让我给气走了。不回来了,我现在成了个没有丈母娘的人了。

  
原本可能是她们家考虑好水不流外人田的,现在看来我不是好水了,被放掉了,放到不流动的沟洼里,看来弄不好会臭掉的。

 回复[19]: to to17楼 雪非雪 (2007-06-27 19:11:00)  
 
  ——“就这一个丈母娘也让我给气走了。不回来了,我现在成了个没有丈母娘的人了。”

  
恭喜你自由了。

 回复[20]:  如水人生 (2007-06-27 20:06:25)  
 
  有个人好像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我是自由了,但生命还没丢,按理说算是挺幸运的了;丈母娘走了,爱没了,我自由了。可这个自由我没要过,是她们硬要塞给我的,这就是上个月的事儿。所以我寂寞了,上网了,被自由的事儿我也不去再想了,就等着我的文章获大奖了。(真没羞)

 回复[21]:  小林 (2007-06-27 21:18:24)  
 
  如水老弟!你怎么结了两次婚,一个丈母娘呢?莫非是尤老娘生的尤二姐,尤三姐都让你给娶了?

  

 回复[22]: 回小林老师 如水人生 (2007-06-27 23:16:21)  
 
  还是老师了解我,这事不是什么太正常的事,所以也不敢声张。但让您给说中了。学生在老师面前真不好意思。 这姐俩还真有些像她们姐俩。见笑了。

 回复[23]:  小林 (2007-06-28 14:07:16)  
 
  如水老弟!男人娶妻如同女人购衣!"衣到破时方我衣,妻到死时方我妻"。孔子一个总结,历经两千年不朽,真乃圣人也!男人对女人的喜好,就像女人对衣服的喜好,都是娘胎里带来,骨子里天生的。

  
只要社会环境允许,男人恨不得娶尽天下美女。 话说回来,只要经济条件允许,女人恨不得购尽天下华服。年轻男人娶妻全凭感觉,脸蛋漂亮就行;中年男人娶妻讲究品位,更要符合自己身份;老年男人娶妻要求实在,体贴照顾才好。

  
那么女人呢:年轻女人购衣全凭喜欢,款式时尚就行;中年女人购衣讲究品牌,更要体现自己身材;老年女人购衣要求实用,穿着舒服才好。

  
任何男人都希望可以至少拥有两个女人,一个聪明漂亮,可以带着出去帮他应酬周旋,使自己感觉面子有光,另一个勤劳朴实,可以呆在家里为他操持家务,使自己感觉安定宁静。

  
你老弟不知上辈子修得什么福,娶了两个太座!才一个丈母娘!

  
尤二姐

  

 回复[24]: 小林san 雪非雪 (2007-06-29 13:27:09)  
 
  你的买衣服说精道啊。

  
谢谢你把二姐三姐送这里来。都在哪儿搬来的?真可以。

 回复[25]:  小林 (2007-06-29 13:39:22)  
 
  回非雪!不是我精到,是太座买衣服精道。

  
尤二姐尤三姐是从大观园里搬来的。

  

 回复[26]:  雪非雪 (2007-07-01 11:29:35)  
 
  小林さん有面子,大观园自由进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乡故乡
    2014回乡记 
    樱花时节悼吾师 
    2014年春节回乡记 
    针线版《兰亭序》 
    2010回乡记(夏) 
    2009故乡行(1) 
    日记:我的年 
    民生相(2) 
    七十年代 
    民生相(2008) 
    饺子 
    美事回顾 
    东北话 
    大老婆二老婆 
    獾毫笔 
    你在哪里? 
    拿情儿 
    贴对联 
    怀念年 
    姥姥的临终 
    地平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