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故乡故乡
字体∶
獾毫笔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6-13 18:46:14 阅读人次:1457 回复数:6)

  

  
给家打电话,又是讣告。母亲说:

  
“老鲁没了。”

  
“哦。”

  
近几年,似乎也习惯了接听这样的消息,听了,就应一声。然后,关于那个没了的人,脑子里就浮出一些相关的事。

  
老鲁是邻居,我叫他姨父。但是,一点亲缘关系也没有。住在姥姥家门上,周围成年男人都叫舅舅,女人都称姨。那地方山东过来的移民多,父亲非来自山东,就成了外人。说起来,我是没资格像其他孩子那样称邻居叔叔伯伯的。叔叔伯伯相称,听上去亲近,有一层被认作本家人在内的潜在承诺。外甥外甥女级的,尽管姨舅相称,总是个有外字符号的身份。

  
小学前半的时候,老鲁成了我家的串门常客。晚饭后,他晃着一米八十多瘦挑挑的个子,迈着不规则的四方步,背着手进我家院子来。偶尔还带来点什么,一把糖块,或者一小包什么南方茶叶。然后跟父亲聊天,说他们单位的事。有一次,他送我一支毛笔。笔杆是透明有机玻璃的,看上去别致而高级。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不蘸满了墨的话,握起来头重脚轻。透明的笔杆让我喜欢的不得了,他看着也美滋滋地得意。说“这笔呀,笔杆不讲究,做样子的。讲究的是毛。这可不是一般的毛,这是獾毫。”

  
我听清了“獾毫”的发音,却不知道那獾是什么动物。就查了新华字典,认识了“獾”这个字。关于老鲁,印象最鲜明的,就是“獾毫”。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老鲁在父亲供职机关的下属单位工作。跟父亲聊得熟了,父亲帮助他调整了工作。好像是由车间进了办公室。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再后来,他就不太来我家了。有时候上学放学路上遇见,他就大声说一句“上学啊?”或者“放学了?”。我笑脸相答,笑容里有我对他送我獾毫笔的感谢。再后来,我就离开了家。

  
一晃,有快30年没见。跟家人在一起,偶尔听一些关于老邻居的话题。多半是谁谁父亲或者母亲没了。我曾问起过老鲁,父母说没有联系了,路上偶尔见面,那边装作不认识,远远就绕路躲开。说这话的时候,他们的声音明显不振作。母亲流露过遗憾,苦恼着说不知道什么事得罪了他。父亲就安慰说没什么事得罪他,他那人没什么出息,工作吊儿郎当,评价很差,当年给他帮忙我都跟着被人指脊梁。

  
听说老鲁没了,父母商量一下,决定去他家送他。他夫人,我叫姨。姨对我父母说“听说你们从外地回来了,老鲁说了好几回,想过去看你们,这不,还没等去呢。”她哭了,我母亲也哭了。

  
那支毛笔,我一直带在身边许多年。后来人出国,就把它忘了。现在,或许还收在我的哪个箱子里的文具盒里。不过,箱子在哪里,一时也弄不清楚。人走之后,自己那个没什么家底的家,被搬了两三次。

  
鲁姨父走了,想起了獾毫毛笔。彼此都是普通人,找不出足够歌功颂德的事迹来,却有一层缅怀绕在心头。生死之事,一个人的始终。即便领悟透彻,毕竟,生命的终了,与黃昏山寺里飘出的最后一声钟鸣不同。钟声明天还会响起,继续诵念着无常的轮回。死,则是把这无常也结束。

  
这些字,且用来纪念这个人的先行。(20070613)

  


  


  




 回复[1]:  采夫 (2007-06-13 22:44:36)  
 
  獾毫是啥的毛?

  
俺听说过狼毫、羊毫、鸭毛...

 回复[2]:  久夏 (2007-06-13 23:17:15)  
 
  >彼此都是普通人,找不出足够歌功颂德的事迹来,却有一层缅怀绕在心头

  
深有同感。

 回复[3]: 回采夫 雪非雪 (2007-06-14 18:58:39)  
 
  多谢光临。

  
獾毫是獾的毛。獾是长毛的动物,但是我没见过獾什么样。

  

 回复[4]: 久夏 雪非雪 (2007-06-14 18:57:55)  
 
  谢谢你的同感。普通人缅怀普通人,常情。还得了花,欣慰哦。

 回复[5]: 生命渺小 雨 (2007-06-14 21:03:33)  
 
  保有一颗易感的心体验种种滋味,是福气

 回复[6]:  夏夏 (2007-06-14 21:37:05)  
 
  善良的人,有着易感的心.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乡故乡
    2014回乡记 
    樱花时节悼吾师 
    2014年春节回乡记 
    针线版《兰亭序》 
    2010回乡记(夏) 
    2009故乡行(1) 
    日记:我的年 
    民生相(2) 
    七十年代 
    民生相(2008) 
    饺子 
    美事回顾 
    东北话 
    大老婆二老婆 
    獾毫笔 
    你在哪里? 
    拿情儿 
    贴对联 
    怀念年 
    姥姥的临终 
    地平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