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故乡故乡
字体∶
你在哪里?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3-07 11:05:52 阅读人次:1769 回复数:24)

   小东骑自行车走近家附近那个十字路口时,远远就看见路上倒着一台红摩托车。他奇怪,小明的车怎么会倒放在这里?那时候,骑摩托车的人很少,全城总共看不见多少。他便凑近去看。一看车牌号,果然是小明的车。更叫他奇怪而紧张的,是摩托车旁边有一片血。看看车体,也受了伤,人呢?

  
小东意识到一定是小明遇上了车祸。他便骑着自行车直奔市内最大医院的急诊处去打听。医院以为他是家属,就把他领进了病室。小明面部刚刚做完缝合手术,人还昏迷不醒。医院对小东说,要不是抢救及时,患者会因失血过多导致生命危险。他问医院,患者是谁送到急诊处来的,医院说是三轮车,蹬三轮车的是一个老头。小东问“老头儿在哪里?”,医院说“不知道,你到外面看看有没有三轮车。”小东走出病室找三轮车,但是没找到。

  
小明(化名)是我弟弟,小东(化名)是弟弟的哥们儿。从那儿以后,母亲整天到那个十字路口去找蹬三轮车的人问这件事,没有人说自己往医院送过人。她沿着这个十字路口伸向四处的路走,见到三轮车就问,没有得到确认。又到医院去确认蹬车人的特征,医院回答说“没啥特征,就是一个老头儿,六十多岁吧。”

  
母亲想找到这位救了儿子命的恩人,要亲自感谢他。这件事成了她的心事和工作。找了几年都没找到。从此以后,她开始拜菩萨拜佛。儿子的车祸,吓坏了她。那位蹬车老人,感化了她。她对着菩萨对着佛感谢那位救命恩人,祈愿家人的平安无事。

  
知道这件事后,我对自己的故乡又多出一重感情。这个被时代发展丢在后面的城市,像一个体质并不优良的运动员,竭尽全力追跟在狂奔的改革大潮后面。东拆西建,城市景观越来越面貌全非。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变革,使得很多百姓失去了旧有的生活平衡。查资料获知,这里人口已经突破了500万。这里靠低保维持生存的人家远不止千家万户。到外地见过大都会的人,回来叫它大屯子。

  
人海茫茫,仁者如斯。这样一个大屯子般的地方,一个蹬三轮车的人,让我们一家对这个混乱落后的城市怀有浓厚的乡情。尽管我离它久远,心界中它的旧影和今天缺少秩序的新貌,都覆盖着一层感恩的温情。

  
弟弟面部留下一条疤痕,摩托车也早已放弃。每次见到他,我总要想起那位救他的老人。为他的横祸发生在20年前而庆幸。那时候还没有普及手机,百姓也还没学会打急救电话。医院也还没有建立起不先拍出成叠现金而绝不救死扶伤的新制度。如果是现在,即使同样遇上这个老人,即使被送到急救室,也难免因失血过多而继续面临生命威胁。这样的事,在今天已不是奇闻。

  
想起那位老人,耳边总会出现那句话:谁是最可爱的人?虽然不能把感激的话亲自说给他,这些话却化作真诚的情意积存在心底。怀着这样的情意生活,体味人待人的诚善。当时,他或许没想很多,只是用自己的工具把一个处于危险的受伤人送到了可以获救的地方。可是,他的举动却使一家人避免了一场大灾难,使这一家人在灾难关口转祸为福。

  
蹬三轮车的老人,你在哪里?感谢你。祝福你。(20070307)

  




 回复[1]: 好文 薛东方 (2007-03-07 20:53:27)  
 
  原来是东北老乡,致意。

 回复[2]:  蛇 (2007-03-07 20:55:53)  
 
  齐齐哈尔?

  
>这里人口已经突破了500万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7-03-07 21:06:20)  
 
  我还以为是吃我豆腐的文章呢,吓我一跳,雪桑是齐齐哈尔的?那跟俺们镜子上的齐天大孙是同乡了啊。

 回复[4]: 几天没来就有人! 孙秀萍 (2007-03-08 00:01:57)  
 
  

  
念叨我了?齐齐哈尔人好着呢,人人都是那位三轮车老大爷。

  
走遍天下,唯有乡情难忘啊,刚回来,给大家打个招呼。

  
雪桑好,东博的照片靓。顺便报告斑竹,赏樱如果时间合适就去参加!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7-03-08 00:28:43)  
 
  恩,应该组织赏樱了,日期逼近中,齐天大孙一定要到场哦,这次俺跟你往4里喝,把樱花和头发都一起喝谢掉。

 回复[6]:  蛇 (2007-03-08 09:26:35)  
 
  我一直认为孙秀萍是那个超女呢~~~

 回复[7]:  雪非雪 (2007-03-08 10:16:21)  
 
  薛东方老乡,你好!

  
蛇兄东博,齐齐哈尔?

  
——答案:大家都笑你

  
笑吧笑吧,笑比不笑好。

 回复[8]: 孙秀萍 雪非雪 (2007-03-08 10:19:32)  
 
  欢迎归来。

  
还别说,初一那天遇上一个乡友说“日本?有个咱这儿的孙秀萍也在那儿……”

  
一听,我就“……”

 回复[9]: 6楼蛇桑 雪非雪 (2007-03-08 10:23:51)  
 
  行政区划网

  
人口543万(2003年)。

  
一看这数字我也吓一跳

  
http://www.xzqh.org/quhua/23hlj/02qiqiha'er.htm

 回复[10]:  蛇 (2007-03-08 11:01:59)  
 
  城市人口增加,好事坏事俺不懂,但感觉好像不坏嘛~~~

 回复[11]:  taya (2007-03-08 12:39:48)  
 
  找我呢?不才说话了吗?

 回复[12]:  雪非雪 (2007-03-08 12:43:40)  
 
  要找的是“你”,不是ta……ya

 回复[13]:  taya (2007-03-08 13:17:28)  
 
  完了,这颗小心肝又严重被损了

 回复[14]:  蛇 (2007-03-08 14:07:37)  
 
  俺来安抚Taya吧~~~

  
俺在东洋大学日本文学部混了一年退学了,后来又转到东海大学英国文学部了~~~

  
I dreamed

  
I was a wind

  
In the Spring

  
Kissing your face

  
Stealthily

  


  
我梦想

  
我是一阵风

  
在春天

  
悄悄地

  
亲吻你的面颊

  

 回复[15]:  林祁 (2007-03-08 13:57:13)  
 
  楼上的又何必偷呢

  
天知地知也

 回复[16]:  蛇 (2007-03-08 14:06:44)  
 
  也是,那就“悄悄地”吧!

 回复[17]:  超女 (2007-03-08 16:40:20)  
 
  俺们内嘎儿都四东北银~~~~

  
俺们内嘎儿都四活雷锋~~~~

  
俺们内嘎儿~~~

  
(忙中偷闲高歌一曲)

  

 回复[18]: 超女 雪非雪 (2007-03-15 20:46:15)  
 
  好久不见来了。

  
超忙中?

  
〉俺们内嘎儿都四东北银~~~~

  
俺们内嘎儿都四活雷锋~~~~

  
…………

  
这种口音的东北话大概要在辽宁和吉林部分地区一带才能听到,越往北越接近普通话。我们那地方不说“那嘎儿”,说“那块儿”。但是“嘎儿”常做量词用,例如“就这么一嘎够谁吃的?”

  
也不太说“俺”,倒是常说“咱”。

  

 回复[20]: 超女 雪非雪 (2007-03-30 12:10:40)  
 
  从北海道公差回来了?北海道也开春了吗?

 回复[21]:  taya (2007-03-30 12:45:24)  
 
  啥时候被偷亲了都不知道。。。

  
一朝被蛇咬。。。。。

 回复[22]:  蛇 (2007-03-30 12:50:03)  
 
  

 回复[23]:  taya (2007-03-30 12:51:58)  
 
  下次准备个大号捕蛇工具

 回复[24]:  超女 (2007-03-31 03:38:46)  
 
  非雪,早就回来了。不过不是北海道。

  
快开学了,要开始忙起来了吧?

  
对了,你的口音分析没错。俺是辽中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乡故乡
    2014回乡记 
    樱花时节悼吾师 
    2014年春节回乡记 
    针线版《兰亭序》 
    2010回乡记(夏) 
    2009故乡行(1) 
    日记:我的年 
    民生相(2) 
    七十年代 
    民生相(2008) 
    饺子 
    美事回顾 
    东北话 
    大老婆二老婆 
    獾毫笔 
    你在哪里? 
    拿情儿 
    贴对联 
    怀念年 
    姥姥的临终 
    地平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