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故乡故乡
字体∶
贴对联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2-27 14:51:43 阅读人次:4008 回复数:41)

  除夕清晨到家。

  
说是暖冬,可这里毕竟是中国最北省中由北向南数相对具有城市规模的一市。一出车门,立刻体验到这里的冷度与上火车前截然不同。马上将备好的围巾裹上头,像从前的冬季那样。家人看我的样子笑起来,“姐姐在那边惯了,这么怕冷。现在这边人都不这样戴头巾了。”环顾周围,真没一个人像我这样像从前那样围巾裹头。除去拉人力车的,男人头上也没有了棉帽。

  
相隔18年没回来过春节,算是远归。路途说不上多远,长远的是时光。家的概念,只剩下这一群生动的家人。记忆里的家,是房子、门窗、陈旧桌椅箱柜、姥爷姥姥用过的水壶锅碗、延伸到东邻西舍的小道,还有见面打招呼的邻居和通向商店街的红砖铁路局宅,还有出门向西走的那条上学路。如今,这些都不见了踪影。不认识这个家的房子,不认识像摆在家具店里的家具。厨房里没有一件我摸过的东西,洗漱间和浴室里装备着TOTO。

  
喜悦,然而陌生。

  
饭后,家人端过一碗刚出锅的糨糊。“姐姐,妈说等你回来贴对联。”知道这是家人对我的体贴,为的是让我重温过年的感觉。三大副对联横批展开来,分不清上联下联那些吉祥华美的对句该怎样贴配到十几个门框才合适。小时候家里的大镜子两边就有那伟人的手书,一边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一边是“五洲震荡风雷激”。我在这“激”“怒”之间梳妆成长,镜子里不知道是否曾经照进过女孩成人过程中的妩媚和性情。

  
欣喜着儿时的欣喜,掀翻着厚重的红物涂抹热糨糊。无奈现在的对联都豪华得堆满厚厚的金粉,贴完对联弄得金沙满身满地。暗想我这娘家快成了“金粉饰家”……。转眼看房间里处处金星闪烁,想起刚听一位游欧洲回来的画家同学说故乡冰雪节的色彩纷呈“全是TMD假繁荣!”。

  
怀念那单薄简陋的红纸对联——冬风里贴完了手指染成红色,不小心还弄到脸上,喜庆得一塌糊涂——完了,除了怀旧还是怀旧,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贴完对联后对父亲说,以后还是自己买红纸写对联好。贴对联不是什么迷信,无非是个过年仪式之一环。纸红墨香,自己写更有味道。手足之一站在旁边赞同着我的提案,并说起一件我不曾知道的旧事。他小的时候,一年除夕跟哥哥和邻居玩伴带着几幅父亲写的对联去郊区卖。2毛钱一幅。回城的路上扒乘拖拉机,被司机发现后一阵吆喝,两个大的分别跳下,他跳的时候被车上一条链子钩住了棉衣。拖拉机把他拖拉了几十米,路人追在后面喊,司机听不见。直到拖拉机开进繁华区减速,他才得以脱身。棉衣磨破,站起来抖抖灰尘要哭,却捡到了路边的5块钱。“哎呀,乐懵了!一点也没觉得身上疼”。

  
……

  
对联贴好几分钟后,发现刚贴的对联连同福字都瘫堆到了门下。不知是金属新门排斥自家制糨糊还是金粉堆积的立体字过于沉重,总之是成了乱红团团状如小儿麻痹。

  
又用透明胶带上下抿贴,经时不长还会有半联萎缩下退。再补贴。依次反复折腾中,鞭炮烟花已声光成片。年来了。(20070227)

  
……………………

  
春节气象

  


  


  


  





Page: 2 | 1 |

 回复[31]: 嗯,小米粥挺香. 龍昇 (2007-03-03 16:30:36)  
 
  如在北方做月子,是必要喝的.

  
小米和大米一样,也有粘的糯的,那粘的小米或许与小米不是一类,我们叫黄米,可作粘米饭,粘豆包,"驴打滚"等.

  
这"驴打滚"日本也有的,就是沾黄豆面浇糖稀吃的那东西.叫什么来着?"拼都抠乃"矣.

 回复[32]: 向诸位请教一字:“俎” 龍昇 (2007-03-05 14:24:58)  
 
  左是两个人。三个人的(众且)念什么?是什么意思。

  
见长崎兴福寺妈祖庙一副对联:

  


  
庙貌镇江边仰千秋之(众且)豆 威灵周海外拯万姓于风涛

 回复[33]: 和“组”同音吧我记得。 我是局长 (2007-03-05 14:34:48)  
 
  案板。菜板儿。嘿嘿。

  
大概啊。

  
等有人狗狗的结果出来再说吧。

 回复[34]:  蛇 (2007-03-05 14:36:26)  
 
  小学馆的字典有:俎豆[そとう].古代祭礼の祭器.

  
所以,是不是龙先生看错了?那个对联里应该是俎?

  
或者,古时是三个人,现在被简化成两个人了?

 回复[35]: 不是看错,是仨人,我开始 龍昇 (2007-03-05 15:04:07)  
 
  也认为就是“俎”,但又见书中记有仨人旁的,可不知如何查词典.莫非是古字有,或是文人玩儿漂儿?我是想写东西,引用此联,得认真点.

 回复[36]: 请龙升桑参考 雪非雪 (2007-03-05 16:35:04)  
 
  长崎三唐寺的妈祖

  
http://yoyobbs.com/archiver/?tid-31770.html

  
……

  
该寺妈祖堂的正中央挂着“海天司命”横额,两侧对联:

  
(甲)

  
帆悬四海波涛静,泽被群生雨露新。

  
(乙)

  
率性仁慈,融洽九洲皆乐土;

  
志行济度,力扶四海总安澜。

  
(丙)

  
庙貌镇江边,仰千秋之俎豆;

  
威灵週海外,拯万姓于风涛。

  

 回复[37]: 回邓星 雪非雪 (2007-03-05 16:37:26)  
 
  小米粥从小在家吃,长大在食堂吃,现在也常吃。爱吃。

  
中文产业有售

 回复[38]:  邓星 (2007-03-05 16:38:54)  
 
  哦。非雪,最近怎么难得见你?

 回复[39]: 邓星 雪非雪 (2007-03-05 16:41:15)  
 
  烦乱碎事积压多,打杂清扫还债中

 回复[40]:  邓星 (2007-03-05 16:48:52)  
 
  哈哈,我也一样的。。先不管,趁现在下午茶时间,我们吃个蛋糕吧。。

 回复[41]:  雪非雪 (2007-03-05 16:50:46)  
 
  いただきま~す。

  
うん、オイシイ。。。。

  
哦,我现在就去倒杯茶来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乡故乡
    2014回乡记 
    樱花时节悼吾师 
    2014年春节回乡记 
    针线版《兰亭序》 
    2010回乡记(夏) 
    2009故乡行(1) 
    日记:我的年 
    民生相(2) 
    七十年代 
    民生相(2008) 
    饺子 
    美事回顾 
    东北话 
    大老婆二老婆 
    獾毫笔 
    你在哪里? 
    拿情儿 
    贴对联 
    怀念年 
    姥姥的临终 
    地平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