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视听阅览
字体∶
当美好成为歌声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2-01-05 18:38:50 阅读人次:1867 回复数:16)

  

  
乌达木:《梦中的额吉》

  


  


  


  


  
爱,从来都不是居高临下的怜悯和我有你无的同情。

  
感动他示于我什么是肃穆坚强、什么是天赋之韵、什么是安住在大草原的辽阔静美。

  
感激他用歌声把我带到一个自己不曾去过的地方,不曾有过的时刻。这是哪里?这样美,这样幸福。没有边际的爱,舒展在天堂世间。美好和幸福,到了极致就觉得承受不住。感动的感觉和泪盈,是那个承受的标志。

  


  
感激他苦难中成长起来的力量使我感受到来自上苍眷顾的慰悯。不是怜悯,是慰藉,且如此美好。他是失去双亲的孩子,但是没有流离失所,而是站在那里让我们听到了不知发自哪里的声音。无法形容的美,美得疼痛。他的眼睛,毫无失去母亲的不安,而是拥有母亲于天堂佑守的安祥。

  


  
他是孩子,却让人感觉比大人大得多。他没有了世间的爸爸妈妈,却让人感到他比太多的人拥有更多。无边无际的感觉。他身上什么都不缺。看见他,反倒觉得自己像是有什么缺失。他触动听者内心深处的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脆弱敏感,真挚天然。在他面前,没有煽情得以插入的丝毫缝隙。

  


  
评委看到他的“不幸”,禁不住要现场付出给予,代表天下的妈妈,予他“母爱”。这几乎就是一种难以收敛的失控欲望,恨不能立刻收获圆满。如果孩子接受了来自非母亲的母爱,相拥而泣,得到慰藉的是非母亲爱欲的满足,而孩子得到的只是当众接受怜悯——他允许别人怜爱他,因为他的不幸,因为他天资的美好,而不仅仅因为他的不幸和灵魂的孤单。

  
而他,虽未拒绝这个来路不明的母爱冲动,却从容未动,干干净净地专注在自己的歌里。他的在,已经证明着被怜悯的是他之外需要怜悯的人,被慰藉的是他之外需要以怜悯他人体验慰藉的人。

  
这还不够吗?如果因为看到他而知道自己孩子双亲健在是多么幸福,却还要强行使他接受来自幸福者的抚慰,这种自以为幸福到可以当众施舍的幸福感是不是有些无耻?

  
他的在,我感觉得到了给予。看到不幸带给他超越苦难穿越深渊之后的应然淡定,欣享到没有征服之欲的无饰无我的天然。这份高贵干净,无以言说。

  


  
为什么忍心去打扰他,为什么需要以他的泪水来证明他的不幸?只有泪水才能证明你看到了苦难?苦难中跋涉的步履。痛失中无助的无奈。父母在保佑他,成就着他男儿的俊逸刚柔。苦难是洗礼。上苍在把美貌和音喉赋予他的同时,也赋予他一份常人难以承负的艰辛。对此,我们唯有尊重敬畏。分享他的出色,是最好的帮助。对于他,对于我们自己,都是这样。

  
……

  
评委:你的梦想是什么?

  
乌达木:我的梦想,是发明一个墨水,把那个墨水在地上一点,全世界就会变成绿草。

  


  
梦想,不是现想出来的什么愿景。梦想就在你心里。如果需要现想才说得出,那是想法,理念。真活在梦想中了,就成了那个梦想本身。就不再需要有梦想。如果无望,也不要再有梦想,否则那只是折磨。

  
孩子,你就是那个梦想,面对你的时刻,我看到了绿色。祝福你,永远在自己的路上走。

  
……

  


  
电视节目传播让人们听到他看到他。知道世上有这样一个孩子,这样一种歌声,禁不住到网络上去查找相关信息。一查找方知他已经被势力眼的媒体如此众用起来。并获知这段演唱还曾带出一番关于真假唱的周折。与乌达木同一儿童歌唱团的,有个巴特尔,比他更早把这首歌带出草原。从当年的视频资料看,乌达木几乎是团里最小的一个,坐在前排小腿儿晃来动去的。那时候,他还是牧民双亲日夜牵挂的小儿。

  
巴特尔的歌声荡阔,才气直抒。乌达木的声音里,有了抹不去的沧桑。他唱歌的时候,已经不是在表演,而是成为歌。他的气质即是歌。

  
看到这些世间媒体的是非究竟,感到无比纠结。

  
让孩子在孩子的时候是孩子。不要用非孩子的把戏去愚弄他们,拜托了,大人们。

  


  
……

  


  
解释一下,对于评委的伊能静,在我看到的部分达人秀中,以为她是不错的主持人,至少在视觉上不可以再挑剔出更多。聪明,直接,漂亮。差不多可以说是接近满分的赏心悦目了。在乌达木这个节目中,她或许是出于主持人的意识驱使,希望带来更效果化的爱心发扬,自行放任得有点过了头。(2012.01.05)

  


  
————————

  
乌达木:《梦中的额吉》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xNjM3NDgw.html

  


  
网友为乌达木身世片段编辑的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A3MjkzNjg0.html


  


  


  
《梦中的额吉》歌词大意:

  


  
用圣洁的花露当茶让您先享

  
在您的眼中我找到了安祥的眼神

  
您的儿子从梦中惊醒 快来吧额吉

  
您的儿子从梦中惊醒 快来吧额吉

  
乘着梦中的银鸟我飞翔在天边

  
梦见您带来了瑞兆的幸福

  
您的儿子这就来 等着吧额吉

  
您的儿子这就来 等着吧额吉

  


  
歌词来源地址:http://www.wuliaoo.com/wu-da-mu.html

  


  


  


  


  




 回复[1]: 这不是去年的老节目? 科长 (2012-01-05 20:56:05)  
 
   穿越时空

 回复[2]:  雪非雪 (2012-01-05 21:16:10)  
 
  

  
美好就在那里,焉为时空所限?

  
科长,新年好!

  


  

 回复[3]:  夏雨 (2012-01-05 23:27:29)  
 
  雪非雪 新年好!

  
乌达木的声音有一种苍凉感,对于孩子来说很难得。这个年龄,一般都是奶声奶气的。不知将来变声,会变成什么样。

  
这种音质加上身世,打苍凉牌当然是浑然天成了,很想知道他唱其他歌会怎么样。

  
受你启发,我去隔壁也转贴两首,是不听词,专听声音的。

  
一首专给女生听的,外国的,我也称它是天籁之声(不保证镜子上的行家认可)。

  
另一首是女生唱的,中国的,人们称它为神曲。连王菲也唱不会。

  
好,我这就去找。

 回复[4]:  房丽燕 (2012-01-05 21:29:40)  
 
  顺着雪非给的地址摸过去看了一下,那孩子还真是纯净可爱得令人心痛,歌也美得催人泪下。没看过这个“达人秀”,不知道评委们以往的表现,倒是很不喜欢周立波,伊能静则第一次见,也许是煽情,也许是真被那孩子迷住了吧。

  
雪非的那句“如果无望,也不要再有梦想,否则那只是折磨。”实在是很精辟,超级同感

 回复[5]:  雪非雪 (2012-01-05 22:35:35)  
 
  

  
夏雨、房桑二位新年好!

  
2012年了,转眼在东洋镜转悠六、七个年头了。。。。

  
与我相比夏雨对音乐已经是专业水准了。等着分享你正在找的声音。但是我一点也不懂,只在意声音带给我的感觉,实在在意得拢不住,就会禁不住表述点什么释放一下。去过呼伦贝尔,草原不仅是牧民牛羊的田园,还是牧民歌唱的舞台。歌儿唱得好的人太多,好像人人爱唱会唱。张口即唱,一时间,声悠扬,人豪放。汉语蒙语操用自如,真真潇洒。

  
……

  
房桑,你说的有道理,伊能静“也许是真被那孩子迷住了吧。”

  
周立波早就听说过,没完整看过,最近看了些,觉得他不是站那里或坐那里等人喜欢不喜欢接受不接受的,而是一个任人无论怎样他就是他的主儿。呵呵。

  
娱乐吧。

  


  


  

 回复[6]:  夏雨 (2012-01-06 00:11:07)  
 
  雪非雪,赶紧出来声明一下,我是不懂音乐的哦,只凭感觉。近年来,时间有空闲了,才作为调剂,学习,听听而已,连业余的边都还没沾上。

  
向你学习,娱乐吧。

 回复[7]:  邓星 (2012-01-06 02:05:29)  
 
  非雪新年好。这么感人啊。。可惜我没有听过。遗憾。。

 回复[8]:  老十 (2012-01-06 05:30:55)  
 
  很棒

  
很久没读过镜子上的文字了

  


  
呵呵

  
一个字,细腻

  
国内的主持人全是这个样子

  
很有同感

  
啥东西啊

  


  

 回复[9]: 非雪新年好。 龍昇 (2012-01-06 11:00:19)  
 
  读此文比听评委的感人。

  

 回复[10]: 嗯,老雪写的就是好。 自带板凳 (2012-01-06 13:41:33)  
 
  写得比唱的还好听

 回复[11]:  雪非雪 (2012-01-06 13:44:44)  
 
  

  
夏雨,欣赏了你隔壁贴的男声和女声。男声静心,女声惊心。我听通俗类都听不出什么甲乙丙丁,何况艺术档。但是要感谢你让我解了一个「忐忑」迷惑。模仿秀见过一个极小的女孩儿唱不明其意的歌儿,表情扭曲,未被YES,又当场苦歪了小脸儿。你贴的这个专家级女声,让我茅塞顿开,原来这是模仿源。

  
惭愧,很少很少开电视和视频,这个新年期间本着娱乐欢度精神连日大补,才知道了神州大地达人倍在。

  
。。。。。。

  
邓星,2012年好!祝你啥都好!

  
。。。。。。

  
老十二零一二好!

  
你的一个字是哪一个字啊?

  
。。。。。。

  
龙爷好。

  
您说我躲在境外镜中说三道四的是不涉嫌企图入围评委啊?

  


  

 回复[12]:  雪非雪 (2012-01-06 16:17:34)  
 
  ≫ 写得比唱的还好听。

  
。。。。。。

  
谢谢评委老师!

  

 回复[13]: 雪mm好 张三 (2012-01-09 05:35:41)  
 
  呼伦贝尔没什么草原了吧。查了下退化已经起码40%。退化的意思就是不但不是草原,而且已经成了沙漠。

  
感人的事情包装出来的太多了。既然可能假唱,别的比如经历有假也不是不可能。墨水一点变成草原,更像是大人教的而不是自己童年梦想。

  
伊能静是艺人中非常难得的。在微博上就公共事情的发言也是如此。

 回复[15]:  雪非雪 (2012-01-09 13:18:50)  
 
  

  


  
张三桑,2012年好!

  
呼伦贝尔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呼盟很大,我去过的是中俄、中蒙边境区域,具体说是呼伦湖和贝尔湖之间及周边部分地区。公交车沿途所见皆远天绿地。极个别地方看到沙化裸地,过车十分艰难。还有就是个别地图上原有的河流在现地只剩下孱弱的流迹和睡梦般寂静的一点儿水。前两年少雨,听牧民说起来面有难色。不得不拿了国家给的补贴到内地另谋生计。据说呼伦贝尔算是沙化现象最轻区域了。

  
写出主贴这段字之后,因为觉得仍有不释,就又浏览了不少相关信息。知道关于真假唱好像是这么回事:电视台播放的是编辑后的节目,编辑即制作。制作过程中把乌达木的声音置换成巴特尔。而舞台是真唱--用(「真唱」这种说法就觉得别扭。)

  
网络中有舞台原声视频。

  
为自己无意中陷入这样没有意义的执着感到烦躁。本来只是因为偶尔看到这样一个孩子听到一种美好的旋律而产生感动继而公示感言,踩到「真假」是非上始料不及。不过对于乌达木的欣赏和他带给我的美的感受的感谢依旧。

  
那个发明一个墨水的梦想,我也曾在心下几次质疑,但还是被自己「质疑」念头本身是一个不容膨胀的杂念意识将其打消--即便世间充满黑暗,我还是愿意用心中的光明去看到光明。他把墨水说成「一个」,而不是「一种」、「一滴」,觉得可爱。孩子日常用蒙语,汉语用词细节存在个别多元化广用,很有趣。比如在他描述8岁考儿童合唱团时说,他唱了以后,「老师说我唱得好看」。还有,想到即使是大人指导的这个梦想,也是一个对于牧民心理加以诗意化描述的梦想,而乌达木的表演和表现可以说不仅没有辜负这个梦想,而且无意识中把它演绎到了升华。

  


  
伊能静是在这个节目中第一次知道的。她真的很出色。性情是个人的,这在大陆艺能界不宜看到。大陆公众人物身上,太多人有一种共同的摆范儿特征,看着不舒服。

  


  

 回复[16]: 雪桑好~~ 阿蓓 (2012-01-12 03:34:50)  
 
  这我也看了,当时泪流满面di,结果后来人家说是假di~~~~我现在很纠结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视听阅览
    星际穿越  
    关于门罗、关于萧红 
    《永远的0》 
    「かぐや姫」 
    「風立ちぬ」 
    当美好成为歌声 
    贺岁片(2011) 
    『99年の愛』 
    『恶人』 
    无耻混蛋 
    二手玫瑰 
    《天堂口》(Blood brothers) 
    《梅兰芳》&《夜上海》 
    走出《潜伏》 
    那几个字要改成这样 
    《玫瑰玫瑰我爱你》 
    时间贫困的日本人 
    女人与镜子 
    纪念迈克尔 
    《1Q84》 
    也说素质 
    东北人说说赵本山 
    《迷失》看完了 
    《立春》 疲惫的青春挽歌 
    《太阳照常升起》 
    一连气看三部电影 
    敌人、男人、情人、人——《色,戒》 
    歌声依旧 人去音绝 
    罪与仇 
    《落叶归根》 负尸还乡 
    日德友好恋曲 《バルトの楽園》 
    电影《月亮河》 
    新书整理 
    跟她对话 
    阳光灿烂的日子 
    典雅的悼文 
    在大阪看“春晚”(2006) 
    《饺子》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上)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下) 
    余华《兄弟》 
    “春晚”小品《说事儿》说出的“事儿” 
    电视剧与乡情 
    介绍一本书和一部电影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