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视听阅览
字体∶
二手玫瑰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11-26 14:17:41 阅读人次:4738 回复数:54)

  

  
因为诗歌,我花枝招展;因为自由,我丧失家园。

  
——by“二手玫瑰”(《因为所以》歌词)

  


  
“二手玫瑰”是一个摇滚乐队名称。主将梁龙,担任词曲创作并主唱。第一次听,就被犹如其名的别样妖娆搞得心烦意乱。想记录这层不同寻常的感觉,却不知从何入笔。道不明究竟,索性随记下一些体会。

  
我听歌,只就听着好听的听。所谓好听,也仅仅是个人定义的顺耳。但“二手玫瑰”并不觉得好听,刺耳不悦耳。不动听,却想听。听了又听,想在歌词里听出点什么。到底想听出什么,能听出什么,也弄不十分清楚。妖娆的东西,总是具备这样一种把人搞乱的魅力。

  
莫名其妙的吸引,来自于它不合拍的叛逆性。颓废。虚脱。异类的振作与活力。嬉笑怒骂中的发泄。歌词中许许多多个“你”“我”,倾述着云云众生里那些年轻人的苦与闷。

  
有一个姑娘像朵花

  
有一个爷们说你不用害怕

  
一不小心他们成了家

  
生了个崽子一起挣扎……

  
为了有个新鲜的明天

  
从此你再也听不懂你在说啥/(《采花》)

  


  
嘈杂。闹心。焦躁。不安。七荤八素。有些人无声无息着破罐子破摔了,而他把这破摔的声音与情绪念念有词地扭唱出来。自嘲。自奠。质问。荒唐说荒唐,无序表无序。时而田园,时而霹雳。时而童音抒情,时而野汉嚎叫。哲人般的诗句。魔鬼样的启示。以摇滚摇唱忧愤不甘屈侮的配乐说唱。

  
我是一只贪婪的耗子,我被富人收养起来

  
我是一个犯了戒的神仙,我被老天踢了下来

  
一群猪飞上了天

  
一群海盗淹死在沙滩

  
我的儿子被做成了金钱

  
摇曳的花枯萎在河岸

  
……

  
我被活活地逼成了个商人

  
我被活活地逼成了个诗人

  
我被活活地逼成了个废人/(《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

  


  
节奏与歌词构成鲜明反差,和谐小调里充斥着近似癫狂的歇斯底里。不对称的对称,强撑着倾斜中的平衡。歌词内涵难以稀释,紧锣密鼓的低调张扬。听多少遍,闹心多少遍。之后却还是想听。很诗歌,又很生活。这种具有破坏性的魔力,或许正因为它不是没心没肺的咿咿呀呀,而是不同凡响的异调。

  
说不清究竟好在哪里,却发自内心感叹他具有粉饰恶魔力量般的才华。CD开场即是喧闹的舞台。“(说)同志们静一静啦,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唱):大哥你玩儿摇滚玩儿它有啥用啊?”

  
——我必须学会新的卖弄/那样你才能继续喜欢/因为艺术是个天生的哑巴/他必须想出别的办法说话,说话,说话……看来你是学会新的卖弄了/要不怎么那么招人喜欢/可是你还是成了一个哑巴/神神叨叨地说着一些废话,废话,废话……究竟是成不了个有情的婊子?/还是装不明白个有义的戏子?/只是理想咋突然那么没劲/看着你我再也说不出什么词儿……(《伎俩》)

  
我们的青春就要开,往哪儿开?往希望里开

  
我们的理想就要开,往哪儿开?往幼儿园里开

  
我们的青春还得继续开,往哪儿开?往枯萎里开

  
我们的理想还得开,往哪儿开?往垃圾堆里开/(《火车快开》)

  


  
理想。青春。爱情。生活。诗人。艺术家。有介绍说他们是“中国摇滚乐中最妖娆的一支乐队”。妖娆,但不献媚,不肉麻。行将枯萎,其刺尚锐。荒原上开倦的野玫瑰,奄奄一息的残存,倾诉着当下,思想着命运。别具一格的声声叹,独树一帜的时代叹息。

  
民歌。唢呐。快板书。马头琴。二人转。信天游。跳大神。体现多重风格具有特殊力量的梁龙式妖娆摇滚诗唱,集各种民乐曲调及乐器元素于中。晦涩而斑斓。界限不明。五味杂陈。倾诉,不绵软。女装,不奶油。不哼哼唧唧地美化,不粉饰太平安康,更无感恩戴德。理想被淹没在现实中,“你再也听不懂你说的是啥”。锣鼓唢呐齐奏,悠扬激昂给挤压得变了调。松弛着,疲软着,铿锵难掩忧伤。喧嚣而隆重,作别青春的号泣。其间密布着任随青春凋萎的凄惶。

  


  
混到了北京我混没了牵挂

  
混乱了生活我混长了头发

  
究竟是什么让我无法自拔?

  
是不是我拔出来真的就软了?/(《征婚启事》)

  


  
在金钱几乎取代眼球和思维的时代,能做到为实现摇滚理想而竭力奔走,难能可贵,可敬。谁不放弃理想,谁就可以与理想同在。与理想同在,才可以体验到理想实现的幸福与理想破灭之惨壮的煎熬。熬不住,也得熬。权当是娱乐江湖。要不咋整?你说呢?

  
二手玫瑰。让人联想到高贵、残芳、游荡的灵魂。污泥不染的独秀,浊水奇芭。压抑和郁闷源于对自由的渴望。心灵空间需求越大,越是能意识到来自禁锢的抑压。抑压越强烈,青春能量的积蓄勃发就越是难以克制。于是,就有了这种浑浊与清晰的充满断裂感的咏叹。水中剑。火中冰。纵使心不得从容,情亦不卑微屈从。朦胧而恶毒。美艳而犀利。虚无得嘻嘻哈哈,谐虐得泣不成声。

  
在阳光本不充足的地方,如何先天性充满阳光?不着调的狂言呓语,叫人听得不得不沉入肃穆。这里像有种近似庄重的忠诚,叫你啼笑皆非着无法拂袖而去。

  
听英国提亚特洛(Teatro)组合的天籁之音时,想到了“二手玫瑰”。他们的才华,如果有同样的成长土壤,是否会呈现同样的温情华丽而非现在这些让人心绪混乱的曲调?想到这里时,不知何故,我的眼中噙出泪水。

  
梁龙,1977年生于齐齐哈尔市。2004年,“二手玫瑰”曾赴日本公演。

  


  


  


  





Page: 2 | 1 |

 回复[31]: 又,这个帖子所有回复的最后处理权归楼主 科长 (2009-11-28 13:17:33)  
 
  

  

 回复[32]:  东京博士 (2009-11-28 14:16:12)  
 
  科长这个皮球踢得到位。

 回复[33]: 我很欣慰啊! 自带板凳 (2009-11-28 15:26:59)  
 
  本局长看到21楼的中国人民的好战士(说不定还是位女战士),对刘大“为”这种败类所进行的义正词严斩钉截铁的人身攻击,我感到很欣慰:祖国文化有希望啦!咱汉族人民也有希望啦,音乐一定会有的,面包也一定会有的(面包已经有了,对不起……

  


  
同时也为老雪有这样铁杆的粉丝感到无限欣慰……啥叫仗义执言?啥叫拔刀相助?啥叫让革命人民出一口恶气?

  
嘿嘿。

  


  
————————————————————————————————

  
回复[21]: 板凳 xtr (2009-11-28 05:50:30)

  
刘大为, 你是哪国人 ?日本人吗 ?没见过像你这种张口喷屎的日本人. 你的一举一动更像一街道小b3.

  
告诉你, 即使你生在日本, 你永远是 donkey 人, 是由生你的母donkey的血统定的. 明白不 ?

  
你应该感谢我们中国汉族人,给你读一个没人要读的历史专业,否则像你这样的moron现在在赶着驴车卖白菜。

  
你有什么 ? 肚子里除了草还有什么 ? 脾酒 ?用我们中国汉族人的话你说你是一个什吗都不是的草包。

  
-------------------------------------------------------------------

  


  

 回复[34]:  占卜师 (2009-11-28 16:21:26)  
 
  板凳好像最近时运不佳呀。

  
昨天才被隔壁评上了 网氓,今天又被音乐粉丝攻击成败类。

  
你想知道明年的运势吗

 回复[35]: 老三: 龍昇 (2009-11-28 16:29:32)  
 
  没看到,没看请是怎么回事,也不打听了。

  
谨表问候。

 回复[36]:  雪非雪 (2009-11-28 21:25:47)  
 
  天,怎么整这么热闹?

  
……

  
秋影,没什么想不通的,我说板凳是“乐霸”是因为他好像会唱歌剧还是京剧,哈哈。

  
xtr桑,谢谢来访并留言。

  
其实我不是没原则的nice,在东洋镜混了3年多了,觉得自带板凳(刘大卫、我是局长)的发言虽然有时候“我很欣慰”得离谱,但是基本把他说“你们中国人”如何如何时的发言看成是一种内涵复杂的鸟语,因为他虽然动辄说“你们中国人”,但没见他说过“我们日本人”或者「われわれ日本人」(我们日本人),也可能是他不会说日本话,哈哈。也可能是他说的“你们中国人”里根本就没把自己排除在“中国人”之外……可能我的理解有欠深度,但确实不怎么在意他人发言中的“恶”意。当然,出发点带有明显动机不良情况下除外。不否认网络中包括镜子中有撒野耍泼耍赖的个别现象,但是我的上网第一动机是发帖说自己要说的话,其次是跟帖对话找乐,并与大家分享乐于参与和接受的趣味成分。

  
我始终把东洋镜当成一个茶馆式的交流空间,同时也是我个人愿意利用的发帖平台,所以,尽可能不参与使其氛围紧张或对立起来的对话。不是没原则,是认为理不出什么大是大非的结果。

  
不管怎么说,感谢你对我的nice评价。

  
23F老三,早上好。都下午了,才看见你的晨怒。但是我没看见“老玉”的发言。消消气。犯不上的。这里说的“小木”是哪一个?我在你“中日交流”网站注册的ID是“木小木”(没记错的话,是始于2007年吧?),在那里常被人简称为“小木”,难道是跟后来东洋镜上简称的另一位“小木”混淆了?算了,骂人这档子事,想骂谁都会,没有回应的主动骂,权当是自虐自骂好了。

  
谢谢你的仗义,真想叫你一声三哥,呵呵。

  
24F秋影,你好。排骨昨晚烤了,比较成功。

  
管理员,辛苦了。大周末的来这么多活儿,哈哈,人气不错嘛。

  
32F东京博士:

  
》 科长这个皮球踢得到位。

  
——要不怎么能胜任版主呢。

  
33F自带板凳:

  
》“同时也为老雪有这样铁杆的粉丝感到无限欣慰……啥叫仗义执言?啥叫拔刀相助?啥叫让革命人民出一口恶气?

  
嘿嘿。”

  
——你这风凉话说得没水平,心胸太狭隘了也,一点看不出你是真欣慰。拿出以往的局长风度来嘛。

  
“仗义执言、拔刀相助、出一口恶气”,这都什么词儿啊?这么说,即使你不在意把自己置于加害者之地,我还不愿意被置于被害者之地呢。真要有人敢动刀,我就敢不动刀、动……那啥,笔。有一种文字胜于匕首刀枪,哈哈。。。。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同学们请喝茶。

  


  
(弄得我跟和事佬似的,拜托各位予以理解。)

  


  
这回真有点汗。。。。。。了

  


  

 回复[37]:  雪非雪 (2009-11-28 16:56:25)  
 
  才看见,14楼帖子原话给改了。

  
这不又把后来的跟帖都给悬挂起来了?

  
玩儿吧就。

  
……

  
大家都玩儿好。

  

 回复[38]: 非雪,老三 邓星 (2009-11-28 18:11:53)  
 
  非雪,排骨是照我说的烤的么?好吃不?

  
老三,息怒。昨天深夜我也看见了,连亦夫的帖子后面也写了,所以我本想坐沙发的也没胃口了。

  
那,堪称“绝配”,。就是想要引人注意,不必理会。你生气不就是效果?

  
跟你说个笑话,从前我家对面楼里住了个白痴,小名“大宝”。别人一说下雨了,他就要出来大吵大闹。于是一大群

  
街边小鬼就经常冲着他嚷“大宝下雨了,”希望看他大闹出丑。可“大宝”高兴,恁多有观众哦。。

  
你明白?

  

 回复[39]: 谢谢龙兄问候! 老三 (2009-11-28 18:17:06)  
 
  您不打听最好,您知道了您也会生气的。那么厚道的秋影都气得不行,您想。

  
不过,我也不好,大清早的骂人。

  
非雪,

  
是说的这里的小木,那人过去发过帖子也好象说过这个人的。

  
不过,我也替她骂过他了,挺好的,心情。

 回复[40]: 邓姊 明白! 老三 (2009-11-28 18:26:26)  
 
   不过,我就是想骂他(她)。我忍不住。

  
那个老玉绝对不是一个过客,他一定是常来的人,所以,我才想那样做。

  
骂人谁不会?

  
我也会,还带上他(她)的老祖宗。

  
好了,今天闹过了,很对不起非雪,给她的院子了扔了很多不良的东西。

  
给邓姊和非雪咖啡,谢罪

 回复[41]:  雪非雪 (2009-11-28 19:07:34)  
 
  邓星、老三,周末好。

  
排骨作业收藏到美味帖里了,邓星给评评分吧。当商品肯定端不出去的。

  
老三,那事咱不提了。

  
承领了你的咖啡,味道好极了。

  
品一口,世事皆化作过眼烟云。

  

 回复[42]: 谢谢。 自带板凳 (2009-11-28 21:43:59)  
 
  14楼的原话,我觉得某些表达可能会让某些中国人跳脚,于是就改了。

  
还是被那样谩骂了一顿。

  


  
“同时也为老雪有这样铁杆的粉丝感到无限欣慰……啥叫仗义执言?啥叫拔刀相助?啥叫让革命人民出一口恶气?”

  
这句风凉话是误会。我原以为那个人是你的朋友。误会,对不起。

  
我知道他不是你的朋友就行了。

  
既然你引用了,就不改了,一改,你的话就又被悬起来了。

  

 回复[43]:  夏雨 (2009-11-28 23:22:50)  
 
  雪非雪,你的贴总是那么人气啊。

  
但是---对不起,恕我直说,那位xtr在挑拨离间 呢。

  
事情的起源是谈论摇滚乐,参加者中懂摇滚乐的人是采夫和板凳,板凳发言的语调是他一向的“鸟语”

  
----你在36楼里对板凳的鸟语描述理解得非常正确,你说他乐霸我也觉得到位,我认为他音乐知识比我们懂得多,也许有别人比他更行,但可能评论不过他,写音乐评论文章也是他的强项-----

  
大家在正常的气氛进行正常的讨论中,那位xtr却莫名其妙跳进来说“你太nice哪,不应让他在你的院子撒野”

  
嗨----这真是辣块(哪儿)跟辣块(哪儿)呢,还有一通污言浊语,以一派官僚权贵的口气,看不起平民百姓 ,口口声声说“我们中国汉族人”这鬼儿子,谁要他代表中国汉族人啦-------啊, 对不起, 雪非雪,才看到你已经把那鬼儿子的贴删了,我就不说下去啦。不好意思,

 回复[44]:  雪非雪 (2009-11-28 23:44:11)  
 
  板凳、夏雨:

  
晚上好。

  
和xtr、自带板凳、夏雨三位都是没见过面的网络相遇朋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彼此距离是相等的。所以,这个帖下的几个跟帖关系中的我,明显处境难堪。

  
……

  
xtr桑,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由于被要求删除你的跟贴,所以删掉了。

  
……

  
自带板凳,难为你上来说明,也谢谢了。“我知道他不是你的朋友就行了。”这句话里的“朋友”之前要是加上“私人”就比较仗义了,呵呵。

  
……

  
夏雨,你的欧洲游记何时更新?等着拜读你的沉着行文。

  
……

  
世界很大,走起来才知道。

  
镜子很小,绕进来才知道。

  
呵呵。

  
……

  
什么都不说了,拜托同学们予以理解。

  


  

 回复[45]: 你又何必有压力! 自带板凳 (2009-11-29 16:37:27)  
 
  那种帖子难道不该删吗?好像还挺抱歉似的!

  


  
这件事,我跟管理员直接联系了,你不删,我就要求管理员删。

  
如果不同意“你们中国人的文化里没有音乐”,就请你论述“我们中国人的文化里有音乐”,这才是讨论问题。

  
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谩骂和人身攻击,是不能容忍的。

  


  


  

 回复[46]: 终于看出点儿名堂了 水双 (2009-11-29 17:06:02)  
 
  摇滚乐,不仅要摇,还要滚。

 回复[47]: 阿骏,手脚真快 水双 (2009-11-29 17:10:07)  
 
  一别转屁股,眼乌珠就变红了。一点也不避讳。

 回复[48]: 什么?不太明白。 科长 (2009-11-29 17:41:45)  
 
  

  
水老师还是上上课吧。

 回复[49]: 在我的记忆中 水双 (2009-11-30 07:21:06)  
 
  好像我自己没加过红心眼睛,能够加的,只有您。也许是别的管理员或房东干的。嗯,好像是误会。不过,反正我也不忌讳讳,就留着她吧。今天是礼拜天,以看为主,以听课为主。今天的课很彩精。诸如“因为我想打酱油,所以要俯卧撑”之类的逻辑,居然一点儿都不忌讳地登台了。

  
不摇,不滚,不乐,能憋得住吗?

 回复[50]: 几天没来,咋整地? 孙秀萍 (2009-11-30 04:49:47)  
 
  

  
第一次知道还有个这么有才能的老乡。呵呵。歌能做到让人感到闹心,还要记录下来不容易

 回复[51]: 雪非雪 小木樨花 (2009-11-30 16:29:17)  
 
   看了你的36楼,才知道我的简称跟你撞车了 ,你一直不提,我就一直不知道,汗死!太惭愧了。

  
废话几句哈。其实我注册的时候想用“木樨”的,但是注册提示说要4个以上汉字(好像英文字还不行),为了凑字数(像中小学时代作文)只好罗嗦成“小木樨花”,后被人简称小木。

  
(其实那个注册提示是骗人的,后来看到新注册的诸多ID都不符合这个条件!)

  
看来还是我的另一个简称“小花”比较少坏一点(这时候我要感谢老唤)。呵呵,老唤对小花,还对得挺工整的

 回复[52]:  雪非雪 (2009-12-03 13:57:09)  
 
  各位,请安了!

  


  
孙秀萍你那边冷不冷?我这儿今早可凉了。

  
……

  
自带板凳,给你上酒 ,贼烈的。

  
求你别说老雪有学问啥的,行不?

  
……

  
水双,你的忘年会比较感人,是一个成功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什么什么的大会。很好。

  
非常感谢会上有同学提及我,都那么有情有理,看了心里暖烘烘的,像冬天守着个小火炉。(呵呵,现在我身边的确有个小火炉)

  
……

  
小木樨花你好。叫“小木”、“小花”、小木樨花都很好。我在这里不用那个名字。破开了都是字,大家就是靠着这个共同工具进行交流的,没必要忌讳什么。我上面提到这件事,是因为没看到骂人的话究竟何所指。

  

 回复[53]: 雪桑~~~~~~ 阿蓓 (2009-12-05 06:57:32)  
 
  消停了我就偷偷溜上来,知道您不跟我计较哒

  
我就是来跟您讲,我喜欢零点,超喜欢,周晓鸥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光头,阮次山是我喜欢的第1个次光头......

 回复[54]:  雪非雪 (2009-12-08 13:35:26)  
 
  》“我喜欢零点”

  
——

  
那你为什么早上6点上来发言而不是在零点呢?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视听阅览
    星际穿越  
    关于门罗、关于萧红 
    《永远的0》 
    「かぐや姫」 
    「風立ちぬ」 
    当美好成为歌声 
    贺岁片(2011) 
    『99年の愛』 
    『恶人』 
    无耻混蛋 
    二手玫瑰 
    《天堂口》(Blood brothers) 
    《梅兰芳》&《夜上海》 
    走出《潜伏》 
    那几个字要改成这样 
    《玫瑰玫瑰我爱你》 
    时间贫困的日本人 
    女人与镜子 
    纪念迈克尔 
    《1Q84》 
    也说素质 
    东北人说说赵本山 
    《迷失》看完了 
    《立春》 疲惫的青春挽歌 
    《太阳照常升起》 
    一连气看三部电影 
    敌人、男人、情人、人——《色,戒》 
    歌声依旧 人去音绝 
    罪与仇 
    《落叶归根》 负尸还乡 
    日德友好恋曲 《バルトの楽園》 
    电影《月亮河》 
    新书整理 
    跟她对话 
    阳光灿烂的日子 
    典雅的悼文 
    在大阪看“春晚”(2006) 
    《饺子》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上)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下) 
    余华《兄弟》 
    “春晚”小品《说事儿》说出的“事儿” 
    电视剧与乡情 
    介绍一本书和一部电影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