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视听阅览
字体∶
敌人、男人、情人、人——《色,戒》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2-24 17:48:37 阅读人次:6211 回复数:91)

  

  
提示尚未看该电影的朋友,为了不扫您的兴,还是不看这片涂鸦的好。


  
--------------------------------------------------------------------------------------

  


  
两个多小时,沉浸其中。跟随王佳芝体验了3年多的惊心动魄心旌神摇。关掉电视后,家里电话突然响起来的时候,不禁一惊,恍惚间以为是易太太打来的。

  


  
一幅女人“跟着感觉走”走到终极的浮世绘般绚烂而又苍凉凄哀的褪色画卷。惨烈。倦怠。沉重。虚空。超越性悦的人性恩情觉醒。这个女人,到底是水做的。性情透彻到自己把自己淹没。

  
——首先,认可李安作品对女主人公人物的设定。下面的话均以此为前提。

  


  


  


  
■ 色诱与诱色

  


  
色诱,有预谋的进攻。诱色,本能的猎获。

  
说穿了,就是一场变相的婚外情。违背俗常的艳事总是叫人百听不厌百看不厌,何况《色戒》又把它安排在了政治性敌我大义的背景下,有了这样一个强烈反差,再将其局部加以人性化放大演绎,情事角色的一举一动以及内心的每一分毫的犹疑变幻,都不无牵动观众的眼神神经。这些元素构成调人口味的故事,所以作为电影很成功。人性,诠释不了政治,它只是政治公文上的一滴血。叫人震撼一下,而已。政治格局变了,那滴血已风干。所以人们并没有多大兴致去讨论气节忠诚,而是对温情悲剧有所触动。

  


  
■ 王佳芝的“傻”与真

  


  
3年后在上海与邝裕民重逢,邝对她曾经为暗杀行动付出贞操表示痛惜时,她说“我很傻”。这是她的心里话。邝裕民的痛惜,说的是暗杀失败挫折中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她说的“傻”,含有舍身取经以诱易上床春梦落空的懊悔无奈。从那个女生拉她见邝裕民参加剧团上演爱国戏,到与本来厌恶的梁闰生初尝禁果,再到扮成麦太太打入易先生家,最后搭上自己连带同学性命。整个过程中,她都是“傻”的,没有理性,也没有多少热情和激情。淡淡的,幽幽的,跟着感觉走。然而这“傻”又那么真,那么纯。惟其有这份“傻”,她才博得了易先生的信任,也博得了他的情怀。也正因为她有这份傻到真的特质,才有了这场残酷的风花雪月。

  


  
■ 慑服于感性的理性

  


  
王佳芝身上几乎无理性可言。她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专业间谍,也不曾发誓表忠诚。虽然从一开始就一任听从组织,并且逐一汇报情报。但是她内心尚缺少意志坚定的革命者的苦大仇深,距离革命要求的坚强堡垒有相当的距离。因此,她的行动仿佛都并非出于工作使命,看上去如同履行剧本上的剧情展开。不同的是,这种展开切切实实地触动着她的真实感受。使她不由自主地懵懵懂懂地进入了真正的恋情角色。于是,这个肩负着严峻诱敌任务的美女诱饵,一登场就不可避免地被缴了精神装备泥牛入海了。非常时期的复杂政治势态,把一个春情初萌的女孩子卷了进来,与其夹在舅妈家无聊得灰溜溜,不如去闯荡未知。况且,伴随惊险的风情游戏本身也有那么一种说不清的诱惑。这场最大限度挑战男女胜负的征服战,又有民族正义做着堂皇的支撑。于是,她跃跃欲试地登场了——“我能做到”,她对组织说。

  
实际上,她却没能做到。她做到的,只是一个实体女人不无悲壮的全身心性情体验。把没能做到的她说成是背叛似乎也不合适,那样就太夸大高估了她的理性素质。她本来就没有清晰的政治立场和使命观念。政治规则向来残酷,关键时刻轮到由一个民间女人承担敲定,这本身就是一个荒诞。在这种荒诞中,发生什么变故都不足为奇。因为那个悲剧世道本身即由人性沦丧造成。

  


  
■ 假作真时真亦假

  


  
做假成真时,她反而厌倦了原本的真。见到组织不耐烦,与易的床第之欢,明明已是刻骨铭心的投入共享,却要说成是被折磨得流血流泪。这样的倾诉究竟是向组织表功以换取同情讨价还价,还是为了以此警告自己自拔?抑或是摸不清易是否真爱自己的焦灼不安?坠入情海的女人心地混乱,无以推测。

  
越是傻就越是真。真真假假。假作真时真亦假。正因为王佳芝具有一份“傻”的本色,进入角色后,本是敌人的易先生,在她眼中却只是一个男人,之后是情人,到最后就只是一个生命——人。她自己也从爱国学生、麦太太、女人、情人种种角色脱离出来,最后只剩下一个角色,女人;一种立场,母性。女人不是为泯灭生命而造,而是为创造生命而造。这些或许都是来自生命的指令,而她只是一个执行者。女人在男人眼中是为女人的一面之外,还有一层母性的内在蕴藏。当看到生命面临威胁而她又能够挽救悲剧时,母性会呈现出无条件的勇气和勇敢。整个故事中,王佳芝只做了一次自己,那就是对民族敌人自己情人易先生的放生。这是她唯一次忠诚于自己,第一次背叛组织和战友。“快走!”——易活了,她,他们都必须死。她不是不知道放走易的后果,只是不想看到人死。至少,能不看到就不看到。那一刻,她根本来不及判断是非功利。她只是本能地推迟并拒绝着死的发生。

  


  
■ 剪不断理还乱的畸形恋情

  


  
情衷。她给他的是瞬时活着的真实感觉,说得冷厉些是一个有体温有呼吸有对话可以刺激一下灵魂的自我唤醒工具;他给她的,却是一个让她体验到自己是女人的整个世界。这个世界不够明朗,伴随着惊险、大义、情欲、香水、钻石、性爱,让她感受到自己虽是麻将桌女人群中最卑微最寒酸的一个,却是其中最奢华的真正女人,毕竟,拥揽在怀的这个男人是男人中的男人。

  
“他们没说要死的活的,给他一个痛快。”——影片中易先生的登场亮相就是一个掌管生杀的政客杀手。但是,这个敌人在她见到的第一眼就是一个男人,她也很快成为他眼中的女人。看电影演戏都在哭的单纯女孩,叫她去做色情间谍怎么靠得住呢?能做到哪一步,素质决定,而不是立场和理念。某种层面上说,她只是一个送上门来玩火被炉火纯青老手一举素手拿下的小情人。

  
“权势是一种春药”。动物界靠体能相互征服。人类靠智能兼体能征服周围。易的权势、财富、气质、性能这些全方位优势,使王佳芝无形中丢掉所有的精神操持只剩下一层真实而原始的内核——雌性对雄性的本能憧憬与渴求。那个教她初尝禁果的男生,呆板如柴。事业成功男人味十足的绅士易带给她的却是燃烧,是走地狱天堂的浓烈。生命在折磨中被激活,被拒而不能的魔力纠缠不放。她被这些所征服,所摧毁。来的那么简单,那么自然,那么不容深思熟虑。她根本不曾有过背叛意识。从爱国学生到麦太太到一个女人,这些外在的来自时代、社会、民族的大背景下的客串角色,如同她一件又一件穿扮在身的外衣,随着易的目光和身体的步步穿透,就那么自然而然的随即抛下。或许,易要的只是一个身体一场戏,某种程度的投入是为了放松中的片刻解脱。即使有情爱,那样一个讳莫高深的城府之心又怎可轻易表露?可是她献出的却是心灵——女性的母性的缠绵不忍。放生易的代价她来不及想,是她没有能力去想。这不是一个做就了女人能够胜任的事。她真能那样出神入化,便也不会有易的信任。没有他的信任投入,她也不会麻木了自己的觉悟。

  
她把易的性作读解成性爱,这正是易先生所希望的。没有哪个男人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被需要,她越是煎熬他才越有支撑。任何爱都是被渴望的,她需要呵护,填满。确认自己的存在,身体的存在,活着的存在,女人的存在。特定时间特定条件下的两个各怀寂寞惊慌的人,有限的时间空间,不用来做爱做什么呢?调情?谈理想?可能吗?他眼中的王,除去来自身体的取暖取慰价值一无所有。他话少,眼睛里射出的信息却让她千思万念。除去用身体确认他对自己的在乎,别无可能。关系中的爱情没有任何前途可言,所以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求欢麻痹。越是激烈,越是堕落。越是堕落,越要挣扎。猎获的亢奋。被鞭逐的忧惧。各自一份将计就计的心理。一个是政治生命奄奄一息的自暴自弃中的贪欢,一个是坠入爱欲情渊的绝望。情欲驱使她在断崖上舞蹈,在牢狱里飨宴。

  
一开始她就没有邝式激情,像个听话的学生一样顺从,给安排什么做什么。反之,如果是那边来培养她做反方间谍,或许她也会这般投入。作为组织成员不可靠,作为红尘知己,她可靠得可以托付性命。那是绝对的铁。铁到非六亲也认,铁到敌我不分,铁到舍身饲虎。呵呵。易的无情也无需责备,指望他念旧情留她一命?怎么会呢?她是来拿他命的,他不是大观园宝哥哥江湖靖哥哥,是职业政客杀手,当然要格杀勿论。

  
女人的倾魂于情,似无人种之别。那个《保镖》中走红歌星惠妮特休斯顿算是腕儿了,帅哥保镖凯文克斯纳给她打工,上下家关系跟《色戒》掉个儿,到头来也还是女方一心恩怨男方一副坐怀不乱忠于职守的庄重相。其间也有暧昧,男人就能控制戒色分寸,女人就总是嫌他这分寸可憎。呵呵,世界就是这样规定的吧,大家愿意看这样的男人女人。男人这样才叫男人,女人这样才是女人。人的装置是不是上苍注定?把情注入女人心,把义塑进男人骨。具体怎么发挥如何打造,你们各自折腾去吧。哈哈。

  


  


  
■  易先生征服王佳芝的三句话

  


  
——“穿着!”

  


  
第一次二人独处。裁缝店里,她试穿新成衣的长衫,易先生一直盯看着她的身体。要换脱的时候,易脱口说出:“穿着!”。这两个字,第一次挑明四目多次对视中隐含的重重暗示。这个命令口吻,是易向她发出的“我要你为我穿着”的占有欲与接受挑逗的宣告。他的发令,是接纳她藐视她也抬举她对她做另眼看待的潜台词。内心里,她要的正是这种男人式的霸道,这是故事即将发生的序曲。为此,她欣然陶醉。这既是他们诱敌上钩的成功,更是她女人魅力的证明。

  


  
——“我带你到这里来,比你懂怎么做娼妓。”

  


  
他在日本店里约见她,她幼稚地说“我知道你为什麽约我来这里。你要我做你的妓女。”。他说“做妓女?我带你到这里来,比你懂怎么做娼妓”。这句话的分量,足以使她敞开母性的心怀接纳下这个向她打开内心把她看作知己的可怜的灵魂。所以,她唱“天涯歌女”抚慰他。那场景,恰如为陷入无望深渊的恋情奏挽歌。捕捉虚无聊以自慰。用尽了所有可能的奉献和索取来寻找温暖和心狱中的微弱安全感。一切都是虚拟虚幻。除去耽溺,别无选择。

  


  
——“戴着!”

  
首饰店里,试戴“鸽子蛋”钻戒,她要取下的时候,他说“戴着”。真真假假中,这一场色诱戏,终于换得了他的真情投入。男人肯出钱为女人买礼物,总有那么一层自我陶醉的成就感。但是,“戴着”这两个字,确是表示他在内心接受她的承诺。或许正是这份具有人之真情的承诺,叫她不能再承受下去,叫她从自己和组织已布置好的暗杀梦中惊醒。于是,她说出两个字,“快走!”。

  


  
■ 王佳芝沦陷轨迹

  


  
王佳芝个人身世单薄,母亲早逝,父亲远在英国,并新近再婚。同学们结义闹革命的仪式上,她最后一个伸出手压上去,软绵绵的理由是“我愿意和大家在一起”。

  
扮成麦太太跟易先生见了第一面,回来大家继续策划如何下手,她就开始却步。“我累了”。进房间大模大样地吸起烟来,有心事了。“只看到一眼,跟想象的不一样。”天,就一眼,心倾了。

  
第一次正经对话。

  
易:“女人聪明,赌牌倒不怎么行。”

  
王:“是啊,老是输,就赢过你。”

  
“就赢过你”之后,老易一个意味深长的诡秘凝视。心说“嗯,有点意思。那就看看究竟谁赢谁……”情场老手这么一个凝视,却激荡出她的万种风情,将这个跟着感觉加入到爱国事业队伍的打工妹险些就给沦陷。香港沦陷之前,她自己已经把持不住。那晚回到同学中第一句话是“给我一杯酒!”,正式进入个人状态,需要喝点酒压压双重惊。

  
接着,十分不情愿却也没有半点扭捏地接受梁润生试身手,鬼知道她是为了灭敌大义入虎穴还是为了迎接易先生还原那层正在膨胀的内心渴望。此间真谛,或许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三年后。

  
战争把王佳芝从香港搬到上海,命运把她送回易身边。故事便又有得可讲。呵呵,不讲到床上哪里还有得戏看?肌肤之亲,非妓女怕难做到不系情动心动。

  
放易走后,她拿出组织给她的那粒药,却没用。一吞解万苦,却没有吞。那些同学……王佳芝选择去直面他们的鄙视,够凛然。她或许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但知道一切都完了。完了。这个没有计划的结局,是崩溃,更是解脱。所以,再也无需畏惧。无私,便也无畏可惧。死,活,都是一个王佳芝。怎样活都由不得自己,又何谈怎样死。最后这一刻,王佳芝想开了。还了戒指,漠然赴刑场。

  


  
■ 麻将桌上的“风声鹤唳,一夕数惊。”

  


  
电影照搬小说以麻将桌开篇。桌上对话句句双关暗语,几近交代出政局态势与情场风云中的全部暗机。

  
易太太对马太太:“听我的?我可不是活菩萨。倒是你们老马应该听听我的,接个管运输的,三天两头不在家,把你都放野了……”

  
说到吃,一位太太说“不敢吃哦,怕胖的。”易太太“现在时兴囤东西,我们没有别的本事,就往身上囤吧”。麦太太:“那么囤什么好呢?”……

  
说到昨天的馆子,易太太问麦太太“辣吧?昨天。”

  
麦太太:“真是辣,辣的我呀。”

  
——心说“你以为你说两句辣词儿就能镇住我?岂不知你们家老易双重命根子都在我小王这儿捏着呢!”

  
说到跑单帮,易太太对麦太太:“以后你勤来来,来了也有地方住。”(天!她已经知道了老易给二奶另置公寓了?)

  
…………………………………………………………………………

  


  
■ 一个虚构的故事,给发酵出这么多泡沫,难道是电影艺术的催化效应?呵呵。其实,非虚构的现实中又有多少真正体现灵魂真实的影子?每一个真实的生命,许多时候都不得不在穿越层层不情愿的虚伪现实中求得生活的安顿。若能做到把身体交给生活,把生命留给灵魂,也算扯平了。■

  


  


  


  
…………………………………………

  
《色戒》日文版网页http://www.wisepolicy.com/lust_caution/ (『ラストコーション』)

  


  
我看的《色,戒》DVD版本:得利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台北)。158分。

  
介绍:1938年,中国局势纷乱,一群大学生在香港组织称话剧团,为国家募款抗战。团长邝裕民(王力宏饰)对汪精卫等汉奸极为愤恨,伙同团员刺杀汪的手下易先生(梁朝伟饰)。但易先生机警精明,因此团员们派出王佳芝色诱易先生,制造暗杀机会,但暗杀行动一直无法顺利进行,易先生却被任命撤离香港,暗杀行动宣布失败。三年后香港沦陷,邝裕民和王佳芝上海相遇,并重提暗杀行动。于是,王与易在一次次肉欲与心灵的交错中,互生情愫,就在一次大好的机会中,王佳芝却……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雪非雪 (2008-03-04 15:55:33)  
 
  齐秦我知道,他唱过“北方的狼”是不是?听一个女生跟俺说过,“我是一匹北方的女狼”…… ,还有大约在冬季也是吧?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说……大约在冬季?那个很好听。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视听阅览
    星际穿越  
    关于门罗、关于萧红 
    《永远的0》 
    「かぐや姫」 
    「風立ちぬ」 
    当美好成为歌声 
    贺岁片(2011) 
    『99年の愛』 
    『恶人』 
    无耻混蛋 
    二手玫瑰 
    《天堂口》(Blood brothers) 
    《梅兰芳》&《夜上海》 
    走出《潜伏》 
    那几个字要改成这样 
    《玫瑰玫瑰我爱你》 
    时间贫困的日本人 
    女人与镜子 
    纪念迈克尔 
    《1Q84》 
    也说素质 
    东北人说说赵本山 
    《迷失》看完了 
    《立春》 疲惫的青春挽歌 
    《太阳照常升起》 
    一连气看三部电影 
    敌人、男人、情人、人——《色,戒》 
    歌声依旧 人去音绝 
    罪与仇 
    《落叶归根》 负尸还乡 
    日德友好恋曲 《バルトの楽園》 
    电影《月亮河》 
    新书整理 
    跟她对话 
    阳光灿烂的日子 
    典雅的悼文 
    在大阪看“春晚”(2006) 
    《饺子》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上)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下) 
    余华《兄弟》 
    “春晚”小品《说事儿》说出的“事儿” 
    电视剧与乡情 
    介绍一本书和一部电影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