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视听阅览
字体∶
电视剧与乡情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09 11:53:37 阅读人次:1449 回复数:22)

  

  
--从看《纵横四海》说起 

  
四十二集香港电视连续剧《纵横四海》看完了,想到要跟故事里这群相处了两个多月的人们告别,心中有点失落。

  
电视剧,几乎是伴随着电视机被同时搬进了千家万户。记得,上学时的每个寒暑假回家,都看见家人在每天固定的时间围坐在很小的黑白电视机前看电视剧。好象有《铁臂阿瞳木》、《血疑》和墨西哥的什么剧。但是,我没有看过一个完整的故事。

  
出国十几年,对于历年回国探亲的整体印象,差不多可以用六个字概括:吃饭、麻将、电视。吃饭当然是每个人每天的事,可是一回家就成了负担。母亲每天饭前追问吃什么,饭后还加问下顿吃什么;亲戚见面吃饭;朋友见面吃饭;同学见面更是吃饭。很多回国探亲回日本后的人在一起谈到回国吃饭的事都有共同的感想。一个朋友说他回国的两个星期里差不多每天在外面吃饭,也不知道都是谁请谁。同学,朋友,同学的朋友,朋友的同学,朋友的朋友。总之,没外人。吃了饭,该办事的要办事,没事的算白吃。可是,满桌满桌的美味佳肴,回味起来总觉得有些没吃出品位来。一回到日本就后悔当初那一大桌一大桌的“御驰走”没多吃些。

  
麻将牌,我至今认记不全。所以拒绝它大概就因为家人对它的热衷。我不知道别人家怎样,我的家人只要可以凑到能开桌就不会放过机会。提着大箱子下了飞机过了海关回到家,跟家人吃一大桌子团圆的席,开箱子给各辈亲人分发礼品。然后,人家就摆开牌喊着各种我听滥了也听不懂的号子开始了人家的节目。那时候,心里还真是挺凄悲。想起费翔唱的“我曾经豪情满怀”,躲在是家又不象家的某个角落渴望恢复满身心的疲惫。对母亲抱怨他们只顾打麻将冷淡我远途归来的时候,她说“你不回来我们哪有机会玩儿?人家都在忙,没人回来!”

  
再就是电视。到了电视剧的时间,饭也吃了,麻将也收了,各就各位等着大彩电开幕上演好戏。甚至没谁在这段时间来电话。不仅如此,家人还一定要劝我跟着看,他们对剧中人物的关心远远胜过对我这个远道归客的关注。这两年的暑假都在演《环珠格格》,我在隔壁房间把主题歌旋律都记住了,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一套什么故事。两周探亲回来,女儿上飞机时挎包里装着赵薇的影集和《环珠格格》主题歌的磁带,在大阪的家里连日把“你是风儿我是沙”唱到她开学。

  
也许是对电视剧何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产生好奇的缘故,今春搬进新居,5月起开始收看CCTV大富。《纵横四海》是我定时收看的第一部中文电视剧。由于特殊情况,脱看了两集。看上这个剧,第一次对国人家人那样迷恋电视剧有了理解。

  
电视剧,说起来,就是电视给你讲故事。讲得好,你就会主动往下跟。就象跟谁较劲儿似的非把人家的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也就是一定把故事听到最后。当你一旦开始关注剧中人物的命运,你就似乎对他们有了责任,你必须关注他们到最后,这几乎成了你的使命。明明知道那是戏,却依然要身不由己地把时间交出去,甚至把感情和眼泪也交出去。驱使你不得不这样做的,是导演通过剧中人事物事曲折多变难以预测的情节展开,牵动你的好奇心,刺激你的想象力,呼唤你的正义感。从而培养并诱发你内心深处关于正义关于高尚关于爱情的等等精神共鸣。

  
我们大多数人都生活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有些潜在的高尚意识和大胆的浪漫意识很少有一展丰采的机会。即使有,又往往为了现实出发的考虑而难以正直潇洒一回。所以,电视剧的故事从人物到内容,不仅接近日常人生活到你的家里而且可以伴随日常对着你净说些实在话,象日常美味添加剂一样,使你平淡的生活里有一分安全的变幻色彩。很多人欣羡慕波澜壮阔的人生,乐赏英雄美人的故事,可是又有几个敢于拿自己的人生豁出去冒险?所以,吃饱了饭,在温度适体的家里,调好音量,选好角度,坐看天下人“纵横四海”悲欢离合的人生戏,是再好不过的精神小康了。

  
自从看上《纵横四海》,连带着获知了很多愉快的信息。电视剧开播前的背景音乐《常回家看看》,本来是为“虎卡”(一种国际电话卡)做广告用的,在我家里却成了《纵横四海》要开播的预告。女儿没在中国读过书,开始怎么也记不住“纵横”这个词,她就喊“妈妈!四海!”随着剧情的进展,我们对剧名的称呼也不知不觉带上了个人好恶的色彩。前几集叫“四海”,然后叫“明姑娘”,到主人公利兆天变成“好人”就一下子喜欢上他,“噢!今天有利兆天!”看到最后时,差不多对剧中所有人物都充满了兴趣和喜爱。你想,每星期都见面的一伙人,在你面前认认真真地喜怒哀乐了四十多回,怎么说也处成熟人了。我们这些游子身份的人,连自己的双亲也不过一、二年才见上十天八天。剧中反面角色明智杰,和浪子回头的利兆天相替出场,虽利欲熏心罪至十恶难赦,但他足智多谋倜倘风流,是一个最有魅力的“坏”人物。导演也没舍得把他写成彻底的坏蛋,死到临头时良心发现,弟兄相认,捐肾赎罪。我想,更多的观众,对他都抱有遗憾。他是一个那么精明强干的优秀人物,为什么偏要落得这样的结局?所谓悲剧比喜剧更动人,就在于好的东西被破坏掉时让你伤心痛悔而又无可奈何的那种美学意识上的肃穆庄重。好的有价值的东西被破坏了,人没了,家空了,机会丧失了。只剩下空虚。这个空虚最有现实教化的份量。人们所以喜欢看玩火的戏,就是因为可以不断从中确认自己平淡生活的正确和充实,从而满于现状并且加倍努力维护现状,验证着常言所谓“知足者常乐”之乐,其乐陶陶。

  
这样说起来,能过上馆子吃饭家里打牌看戏的日子,也就可以说是百姓安居乐业的日子。以前,好不容易给家打个国际电话,彼此问安后往往听家人讲现在正看《渴望》什么什么的剧。那时我听了真烦,剧,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要读书打工接送孩子做不完的事,哪有那份看剧听剧的心情?何况我现在打着昂贵的国际电话!现在,理解了电视剧的魅力,知道了观电视剧的味道,就想着只要父母总有爱看的剧目不断上演,他们总能其乐融融地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走,端茶品味提炼着古往今来人世间的智识情义真善美,也算是有精神余裕的平凡人晚年生活了。

  
感谢那些好看的电视剧。

  
…………………………………………………………(2001年)

  




 回复[1]: 现在有些电视剧是不错 陈某 (2006-10-24 10:09:36)  
 
  俺今年花了好多时间看连续剧,有人说这是老年化的特征之一,哈哈。

  

 回复[2]:  雪非雪 (2006-10-24 10:32:14)  
 
  我家正在看<白色巨塔>。着迷了。

  

 回复[3]: 非雪,你好! 蓝色海洋 (2006-10-24 20:24:58)  
 
  非雪,晚上好!

  
将来镜子里的事,可以写一个剧本了。

 回复[4]:  虫草 (2006-10-24 20:31:24)  
 
  有时候看连续剧也不仅仅是因为好看还因为习惯,记得演《还珠格格》的时候,有同事朋友连着说假啊假的,却好像一直坚持下去看到了最后 我看《刘老根》的时候是卫星电视,每天半夜一点才演,累得半死却坚持下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嘿嘿

 回复[5]:  火 (2006-10-24 20:34:17)  
 
  和有些网犹

 回复[6]: 回蓝色海洋 雪非雪 (2006-10-24 21:52:53)  
 
  将来镜子里的事,可以写一个剧本了。

  
——这项艰巨的光荣任务,就得交给斑竹了

  
会有戏的。喜怒哀乐阳春白雪下里巴要什么有什么。要啥有啥。跟旧社会那几世同堂的大家族一般。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一个理,大家都是中国人,或者跟中国有关愿意关照中国的外国人。爱不爱喜欢不喜欢总是惦记着,烦也切不断,恨也忘不了。剪不断理还乱——是镜愁。

  
………………

 回复[7]: 虫草 火 雪非雪 (2006-10-24 20:47:26)  
 
  虫草啊,我喜欢《刘老根》到无可奈何。自那以后也学着说东北话了,虽是东北人却不咋会说,也没养成习惯。现在,这东北话咋听着这么好听呢?

  
…………

  
火,你上面的话啥意思?看两遍硬没看明白咋回事儿

 回复[8]:  liyao (2006-10-24 20:50:15)  
 
  上面的真是我的雪JJ吗?我有点搞不清了。

 回复[9]:  虫草 (2006-10-24 20:51:31)  
 
  嗯,想想看我可能是喜欢听东北话才坚持下去滴

 回复[10]:  虫草 (2006-10-24 20:52:34)  
 
  liyao好,你雪姐姐怎么了?

 回复[11]:  火 (2006-10-24 20:53:28)  
 
  想写的东西只写了一半,还错了一个字,但现在又不想写了。

 回复[12]: 非雪 蓝色海洋 (2006-10-24 21:01:11)  
 
  非雪,晚上好!

 回复[13]:  雪非雪 (2006-10-24 20:56:15)  
 
  虫草,火,还有Liyao,你们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我……我做错什么了还是说了糊涂话?要是那样拜托各位手足快提醒我,马上修复还来得及

 回复[14]:  liyao (2006-10-24 20:56:43)  
 
  虫草:你让我如何回答你好呢?我们的缘份已尽。

 回复[15]:  虫草 (2006-10-24 21:00:41)  
 
  给小liyao

  
雪非,我只想帮你盖楼来着,好久没盖了,补功课呢

 回复[16]:  雪非雪 (2006-10-25 23:29:30)  
 
  

 回复[17]:  雪非雪 (2006-10-24 21:20:19)  
 
  虫草。虫虫草草娘啊,感动得我心都飘到楼顶上去了

  
谢虫 谢草 谢虫草

 回复[18]: 非雪 蓝色海洋 (2006-10-24 21:39:36)  
 
  晚上好!

 回复[19]:  风 (2006-10-24 21:35:38)  
 
  嗯,镜子的剧本,这可不好写。就像写史一样,大多是出力不讨好的。

  
一般而言,写史的都这样:

  
没写上的,可能会怪作者忽略,没把自己看在眼里。

  
写上了的,有时又怨没写得那么好。

  
这世界上好词就那么些,要想不重复还真难。再说,要想写得有趣点,还必须有几个恶角色才行。

  
没看中土的现代历史,没几个人敢写的。有几个写的,还都是跑海外以后写。

  
不容易啊。所以司马迁老先生,了得啊。

  

 回复[20]:  虫草 (2006-10-24 21:43:03)  
 
  看雪非激动.....

  
写史,确实太难了。读过些写id的,感人的多立体的少,读着感觉失真的多。在事实的基础上虚构一个故事倒是应该蛮好看的

 回复[21]:  风 (2006-10-24 22:18:02)  
 
  虫草写几篇虚构故事,来玩儿玩儿,如何?

 回复[22]:  虫草 (2006-10-31 01:25:5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视听阅览
    星际穿越  
    关于门罗、关于萧红 
    《永远的0》 
    「かぐや姫」 
    「風立ちぬ」 
    当美好成为歌声 
    贺岁片(2011) 
    『99年の愛』 
    『恶人』 
    无耻混蛋 
    二手玫瑰 
    《天堂口》(Blood brothers) 
    《梅兰芳》&《夜上海》 
    走出《潜伏》 
    那几个字要改成这样 
    《玫瑰玫瑰我爱你》 
    时间贫困的日本人 
    女人与镜子 
    纪念迈克尔 
    《1Q84》 
    也说素质 
    东北人说说赵本山 
    《迷失》看完了 
    《立春》 疲惫的青春挽歌 
    《太阳照常升起》 
    一连气看三部电影 
    敌人、男人、情人、人——《色,戒》 
    歌声依旧 人去音绝 
    罪与仇 
    《落叶归根》 负尸还乡 
    日德友好恋曲 《バルトの楽園》 
    电影《月亮河》 
    新书整理 
    跟她对话 
    阳光灿烂的日子 
    典雅的悼文 
    在大阪看“春晚”(2006) 
    《饺子》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上) 
    《东京伤逝》——华人伤逝(下) 
    余华《兄弟》 
    “春晚”小品《说事儿》说出的“事儿” 
    电视剧与乡情 
    介绍一本书和一部电影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