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近日几件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0-07-08 13:42:07 阅读人次:2114 回复数:24)

  

  
近日有几个关于死的话题。一是韩国某影星的自杀,一是中国某影星的自杀,再就是举国闻名的文强昨日被处刑。

  
韩国影星的戏没看过,其死对于我便也只是一个听闻。倒是在他去后一位演艺界生前好友之作为让我为他也为人世间的友情分量震撼了一下。据说,这位哥们儿为失去朋友几日不得平复,并私下为去者付清全部殡葬费用。有网友感慨说,“你有这样的知己怎舍得去死?!”这样的死讯延伸,让我们在痛惜青春猝逝的同时,看到一丝伴随死亡的悲剧之美。这层光环映射着生命的尊贵,让无论生者死者都体会到生死的价值。人去他界,情在人间。

  
中国那个坠楼身亡者,是在消息报道后才让我想起我曾经知道他。看过一部他主演的叫《昨天》的电影,张扬导演。大半属于传记片,主人公及其双亲真人出演。据其母亲说,当时之所以同意出演这个电影,缘由中包含受到以浪子回头故事教化他人的普众精神所激励的成分。这的确很需要勇气。谁家父母不疼儿?天下爹娘哪一个不为儿女的安危荣辱而舒心而忧患?他们做了,以为儿子就此会弃毒并重新振作起来。不想他还是选择了非人世间的“寻找”——家人说“他所追求的一种境界,可能是我们谁都给不了他。他去寻找了,让我们静静地帮他走好……”

  
然而,却见某些热心网友毫不掩内心快意死者血躯之上唾弃加拳脚,叫好加诅咒,吸毒的垃圾早就该死云云。毒品万万不可染,人间常识。可是,违逆这一常识的非行却总是侵染着一代又一代,谁能担保自己后代绝不会有哪一个不幸子孙染之获祸?每一个来到世上的人,都是生命链上的一个过度,都是所有相牵连者之间一个互为人质的角色。话说绝,恨倾绝,宜否?

  


  
文强作恶几端我未曾详,单见在他大刑之日有鞭炮横幅呼应相祝。其状堪比当年一举粉碎四人帮,又不同于那种粉碎,毕竟四人还人人健在。文强倒地之后的欢呼,无疑于鞭尸暴力。呜呼,即便除恶大快人心,死者又岂是那大恶之唯一化身?他又不是当年的齐奥塞斯库。对于每一个逝者,即便生不出同情,也不至于藉此焕发出激情。形形色色的死,总是悲情。何况,当今社会几乎日日可见的桩桩件件非命之死,有几桩不具有殉葬性质?秩序的,技术的,体制的,文化的……话说回来,每个活着的人都有死这件事等在尽头,即便活不出波澜壮阔,静数春秋数十载,到头来都是一幅沧海桑田画卷。终曲临近时,或许才会意识到曾为他人之死而手舞足蹈是一个有碍人生全景的败笔。(2010.07.08)

  


  


  


  




 回复[1]:  赵然 (2010-07-08 14:20:28)  
 
  估计文强那个挂条幅有工资拿

  
呵呵

  

 回复[2]: 非雪这第三段写得太棒啦! 龍昇 (2010-07-08 18:49:32)  
 
  

  
再加 ,我可不点鞭炮不赠你横幅。

  


  
看到科长转帖中“有关文强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公布后,当地有人在中共重庆市委门口拉起‘文强死,百姓欢,重庆安’等横幅,并在重庆市最繁华的解放碑地段的高楼上挂出‘处决文强是重庆市打击腐败的重大胜利’等条幅。”句,我就想:执行了就执行了呗,何必添那么大个足呢,百姓有何欢?那可是中XXXX委培养的好干部,是X的儿子啊!

  

 回复[3]:  邓星 (2010-07-08 19:25:25)  
 
  非雪,拜读。说的好。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0-07-08 20:51:20)  
 
  最后一段显示了年龄的重厚感。

 回复[5]: 非雪是个好同志 杜海玲 (2010-07-08 21:15:01)  
 
  

 回复[6]:  旅人 (2010-07-08 22:57:00)  
 
  雪飞雪已经有了空空道人的境界了。

  
有没有写完这段文,开上你那新娘子车出去享受一下人生------

 回复[7]:  东京博士 (2010-07-09 07:50:22)  
 
  对这篇文章能产生同感的原因是因为想起了2006年写过的一个帖子《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38&&kno=008&&no=0016

 回复[8]:  科长 (2010-07-09 08:28:09)  
 
  @褚朝新:文强被行刑,立马有人打出横幅,或许说明2点:第一,在重庆市有关政府机构门口打横幅是被允许的。因此,以后民众采取类似合法文明方式声张权利,在重庆不应被禁止。第二、打横幅的人能如此迅速做出横幅,显然早就知道文强要死。重庆方面肯定有人事先泄密,建议重庆警方追查劳教之。

  


  
@程益中 :这种做法,既亵渎了法律的尊严,也突破了人性的底线。组织者可耻,参与者可悲。

  

 回复[9]:  雪非雪 (2010-07-10 10:29:08)  
 
  各位早上好。

  
谢谢邓星的花和龙爷的隆重鼓励,以及海玲同学的圈阅肯定。

  
还有旅人的空道境界说

  
旅人说着了,匆匆写完了就驾新娘车赶路上工,什么车跟了我都是玩命效劳的贴身好马,差不多天天跑。呵呵。

  
……

  
东博说中了,互いにいい年だもん

  
也对你这个幸灾乐祸帖有同感,几年前也写过一个相近的话题,“幸灾乐祸与自然灾害”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8&&no=0022 貌似费挺大劲说道理似地,其实都是人之常识。

  
……

  
看了老赵的话和科长转的上面这段话更纠结。

  
封建,浅薄,可悲。

 回复[10]:  待于泥= (2010-07-09 09:51:31)  
 
  雪老师不愧是雪老师

 回复[11]:  雪非雪 (2010-07-09 10:03:56)  
 
  待桑,早上好。

  
谢来访。

  
这就上岗当真的雪老师去。。。。

  

 回复[12]: 要查辞典 水双 (2010-07-09 12:28:19)  
 
  这句话,得查一下辞典。

  
他又不是当年的齐奥塞思库。

  
“齐奥塞思库”是哪家公司开的车库或时装连锁店(如由你库)啊?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10-07-09 12:48:46)  
 
  如果是与时装有关的话,那应该是[齐腰塞丝裤]。

 回复[14]:  雪非雪 (2010-07-09 22:07:49)  
 
  对,是这厮不是那厮。

  
其斤斯,非田心思。输入的时候漏入一个i,出来“萨”而非“塞”,后来这个“塞”是手动调整的,忽略了这厮那厮。。。。

  
谢谢水双桑提醒。(就去改过来)

  
》时装连锁店(如由你库)——是说的“优衣库”?

  
……

  
东博这个丝裤酷。

  

 回复[15]: 是名词本身 水双 (2010-07-10 08:28:45)  
 
  即使是“齐奥塞斯库”,也还得查辞典。如今的人,有几个人知道那厮是个什么东东?

 回复[16]:  房丽燕 (2010-07-11 00:17:40)  
 
  雪桑的想象真丰富,能一下跳到齐奥赛斯库那儿。若不是你的提醒,早忘了世界上还有过这么“大人物”。我还不知道文强是谁,挺孤陋寡闻的。

 回复[17]:  雪非雪 (2010-07-11 17:49:02)  
 
  

  
房桑,周日好。

  
不知道文强怎算得孤陋寡闻,不知道许文强才是那什么,有点虚度青春呢……(房桑不会告诉我说不知道吧?

  
不是一下子跳到齐桑那里,是齐桑直接跳出来的。到日本那年的第一个圣诞节期间,电视里那个场面太震撼。到日本刚攒够了买电视的钱就搬回了一台直角平面,不想这家伙在那一年里接二连三地展示爆料。当时基本是家徒四壁,墙角这个电视里直播的一些震惊场面至今记忆犹新。与那台电视以及电视周围的墙壁,每每呼之欲出。似乎一切就发生在自家那个墙角……

  
……

  
水双桑,这个名词还是相当有含量地。。。

 回复[18]:  东京博士 (2010-07-12 12:58:03)  
 
  一个时期网上总是文强长文强短的,起初我也不知道,也不关心,脑海里第一印象就是《上海滩》。

 回复[19]:  雪非雪 (2010-10-27 09:50:53)  
 
  

  
续“近日几件事”:

  
关键词:

  
1、船长/钓鱼岛/反日游行

  
2、诺贝尔和平奖

  
3、李刚

  
4、草坪

 回复[20]: 年末大盘点 科长 (2010-10-27 10:00:01)  
 
  接下来要写的文章。每个门用一句话来表达。

 回复[21]: 还有章鱼保罗~ 阿蓓 (2010-10-27 10:07:50)  
 
  还有印尼海啸+地震~~

 回复[22]:  雪非雪 (2010-10-27 10:13:19)  
 
  

  
还有台风“鲶鱼”。。。。

 回复[23]: 章鱼死啦~~鲶鱼弄丢大陆旅行团啦~ 阿蓓 (2010-10-27 10:17:30)  
 
  据传,大陆旅行团好像是公款去哒,但估计是不大可能追认烈士了~~~那算公伤啥的?

 回复[24]:  雪非雪 (2010-10-27 18:50:02)  
 
  

  
阿蓓,不管公款私款,鲶鱼也不该这样作妖。。。。

  
阿门。。。。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