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蓝玫瑰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10-21 10:04:50 阅读人次:4411 回复数:43)

  

  
网络时代,说点什么着调不着调的话,搞不好就会有闲人跟踪查定,一检索,什么都能给你检验个真假虚空否,不玩纯原创,基本没戏。

  
今天一个电视报道,说日本的三得利(サントリー / suntory)终于培养蓝玫瑰成功。不久将投放市场,切花价位一支在2-3千日圆之间。立刻访问了该企业网页,企业信息研究开发项下,有醒目标题“世界首次!生物工艺学 蓝玫瑰研发成功!”啧啧,世界首次,生物工艺学,绝对原创。

  
撰文中有以往蓝玫瑰和今日成功纯种蓝玫瑰图示对比,又有相关分子式,强调以往品种含红色素而新诞生的这个蓝色素接近100%的技术含量。这就叫讲究!老资小资们可以欢呼一下了,买花的时候,最好连同化验设备一并购进,随时证明那纯正的100%,方可显出情调的高雅纯粹。

  
玫瑰,英语称老姊(“柔姿”更好些?),日语叫芭拉。几年前,养过那种含红色素的所谓不纯的蓝玫瑰。当时还真不是为了追求蓝才买回来的。买的时候是冬天,就一个干枝儿,上面挂一个图牌,牌上一朵诱人的淡紫玫瑰花。价格650日元,这么便宜,若是能给养开了花,绝对合算,就买了。次年春天,还真的开了花,次次年也开了。淡紫色的花朵,花瓣一层又一层,还有幽香。难得这个藤色淡色,花中少见。今天见三得利把这淡紫的给排斥到纯正系列之外,有点郁闷。心想你这所谓100%的蓝色素,怎么看,谁看,它也不是蓝色,还是淡紫,并且不如我养的那个淡。

  
说起来,日语中关于颜色的个别用词还真有暧昧两可的。比如“青首大根”、“青葱”,明明是青绿,却说成是“青”;交通信号,说“赤信号”、“青信号”。明明是绿,却不说绿(みどり),也不说グリーン(green)。而日语“青”一般指蓝色,说萝卜葱的时候,很可能是沿用了“青年”、“青春”的抽象青,这个要追究起来,怕要引出文言出典等等一些列的由来,免去不究。但是这个蓝玫瑰说的“蓝”,却比萝卜葱和青信号还离谱,怎么看那颜色也既不是蓝也不是绿。这样一个人胡乱纠缠了半天,忽然一下子就开了窍。对啊,这就是青!红肿青紫的青。胳膊腿撞什么非尖利障碍物上,两三天后的皮下淤血,就这个青色。天,这个比喻再恰当不过了。

  
商品时代,各类极致极品追求几近无止境状态。纯天然。纯野生。纯这个纯那个,刻意的“纯”之说明本身就不再怎么纯。据说,培植蓝玫瑰一直是世界植物学界一个尖端项目,被视为奇迹。有英语中将“蓝玫瑰”一词作为“不可能”代名词之说。蓝玫瑰真的那么好看吗?将此作为课题的学者专家们,怕不是为了追求好看,而是挑战课题,填补空白。把自然改造成非自然,让人们惊愕,惊叹,惊喜。同时又是业绩,是创举。

  
我对生植物学一无所知,只有一点点表层认识。见一些结实的果树类,多开弱小的白花。此外的自然花种,暖色系列占绝大多数。我就笨琢磨,这是不是因为颜色也需要消耗植物本体的相当营养,所以果树花色淡且小,为的是把营养用来育果。原种原色是自然力的调和使然,怎样就是怎样,毫无做作。业界开发蓝蔷薇的真正动力,究竟是科学还是市场?科学是经济的工具还是人类探索未知的先驱?或者这是一个并非一定要非此即彼的问题。今天开发出来了,猎奇心可以满足一小下,然而,呈现在面前的100%,已经100%不是自然天地的赋予,而是人类欲望驱使出的新造化。

  
也喜欢玫瑰,但是很少在花店买。价格并不贵,只是花期太短,作为日常装饰使用价值偏低,以为比較适合主題性氛围粉饰。曾经得到一日本友人的一大抱红玫瑰,那人自己经营花圃,一次就送了我60支。以至于每见红玫瑰就想到他,想到他就把他名字八阵美化作花阵。

  
纯蓝玫瑰也见识过,那真叫蓝。蓝到无以复加,像凝固了一海的死水干片。那是去年春天的一个早上。身边人醒来,迷迷糊糊地问“诶?蓝玫瑰呢?”什么?你说的是梦话还是鬼话?“不是啊,我没把蓝玫瑰拿回来吗?”此公前夜参加学生毕业典礼,酒后,半夜从电车上一路睡回来,进家便入梦。醒了睁眼就要蓝玫瑰,能不叫人恐怖吗?不理。大醒之后,正儿八经说真有蓝玫瑰,学生送的,挺大一束。打电话给车站遗失物品保管处问询,还真有。打了票去取回来,我便有了见识蓝玫瑰的艳福。

  
老实说,它已经不是花,既无芬芳也无朝气。一团冷暗的阴静。不必动声色,足以让你肃穆得手指冰凉。这是花吗?人类究竟追求到什么才能满足?克隆羊之后还要克隆什么?它实在是蓝得太假了,以至于让我左看右看闻了又闻,拼命想鉴定它的身世究竟不厚道到何样程度。无疑,这蓝色是人工加染而成,说它不自然都太含蓄,没这么蓝得不透气的植物。把花瓣中缝掰开看,却未能看出染色痕迹。日本人做事就是精致细腻,染技真高。中国的花店里见过蓝玫瑰,惨不忍睹。那基本是在残害植物,花枝叶茎上色剂斑斑,估计摸一下要洗半天手。美国的高级花店没去过,一般超市里的鲜花角落,也是鲜艳对比成强刺激,黄的正黄,粉的扎眼,蓝的死蓝。还都陈列到一起,就是不给你过渡一下,不知道这种美学意味着什么。要说色泽排列,日本真是做得好。不论什么商品,凡有颜色的,其陈列序位考究到无可挑剔。并且具备这种美学意识的人并非什么专业人士。我观察过许多大众小店,经营者都是普通人。这种色彩修养之普及,每每令我叹羡不已。

  
有个小说,好像是星新一?说的是一家子女因纳不起遗产继承税,利用机器延命拖着重患父亲不让他死去,让他长久地奄奄一息着。人类的务实欲望几欲穿透自然基因的原本构造,真是叫人做鬼都不成。这是不是比鬼还可怕?(2009.10.21)

  


  


  


  


  


  


  
三得利的新品种图示


  


  


  
我养过的淡紫玫瑰


  


  
人工蓝玫瑰


  


  





Page: 2 | 1 |

 回复[31]: 谢谢水老师 科长 (2009-10-22 09:25:09)  
 
  

 回复[32]:  老王 (2009-10-22 10:49:53)  
 
  雪老师,16楼不完全是转贴啊。其中有关生物学意义上的“种”的解释就不是转贴来的。而这正是解释那三种植物不是同一“种”的关键,其他转贴的内容都是陪衬。

  
至于目,科,属什么的,没有必要搞清楚,只要知道他们是不同级别上的分类方法就行了。其他我也搞不懂的。只有专业的人才有必要知道。

 回复[33]:  久夏 (2009-10-22 11:28:59)  
 
  我也看过人工蓝玫瑰(照片),据说是把玫瑰插在蓝色染料中,让蓝色渗透进去的。恐怖的蓝色啊。不过有人还真喜欢,大概和各人的心情,性格有关,此一时彼一时的。

  
玫瑰,月季,蔷薇,三者中最喜欢的还是红玫瑰。但是蔷薇最好养活。

 回复[34]:  雪非雪 (2009-10-22 14:23:59)  
 
  水双老师的加法、等式和小于号,均阅。

  
谢过

  
…………

  
老王,你好。

  
对不起,当时我看您的帖子中不少专业用语,以为也像我一样有时会找来什么相关的资料转贴上。因为记得您好像是医学专业,没想到还这么熟知植物学。对不起,有眼无珠失察了。

  
道歉。

  
久夏,你也三者啊?

  
这不是提醒我必须尴尬吗。。。。

 回复[35]: 瞧,小赵的臭汗,这儿也在滚~~~ 是的 (2009-10-22 14:28:40)  
 
  

 回复[36]: 秋止符 雪非雪 (2009-10-22 23:42:28)  
 
  晚上好。

  
上次你说这周末到大阪有音乐赛事,遗憾我不在。

  
周日下午可赶回大阪,如果那时你还在关西并且方便的话,一起喝茶好吗?

  
如果看到这几行字并且可行的话,请在这里回个话。

  
晚安。

  


  
……

  
是的桑,瞧了。

  

 回复[37]: 恩...... 阿蓓 (2009-10-23 00:05:59)  
 
   ,这个兰颜色看起来真,真真咯耀眼呢,我也看到新闻了,看起来像紫色阿~~~~

  
我最稀饭的颜色是navy blue~~~~~~3000日元?雪桑买两只,自己嫁接一下儿,然后就满园春色拉~~~~~~

 回复[38]: 我也要喝茶~~~~ 阿蓓 (2009-10-23 00:13:46)  
 
  干吗不带我?qie~~~~~~~~我回了,带我一个bei? ,我还想吃漂亮的小点心........

 回复[39]:  雪非雪 (2009-10-23 00:36:33)  
 
  阿蓓你好吗?

  
我来看秋姐姐来没来回话,却见阿妹在哭。

  
别哭,这里流行汗水,不流行泪珠。

  
你现在赶去机埸,周日下午大阪空港约见,一起喝茶吧。小点心可爱到让你舍不得吃,绝对比美式点心不甜。你们那点心能甜掉舌根…

  
晚安。

  

 回复[40]: 阿? 阿蓓 (2009-10-23 00:40:20)  
 
  谢谢雪桑赏,我周日下午打算裹得暖暖的去钓鱼~~~~~~~小点心?美啊,您照照片儿搀我算了~~~~~

 回复[41]: 雪老师请进 秋止符 (2009-10-23 23:51:03)  
 
  才看到留言,未能及时回复抱歉。

  
周日要到京都,喝茶有机会再约过

  
前几天在飞机上看到富士山,很美。另外刚收到在美国新泽西的师兄E来他拍到的彩虹,绕着太阳的彩虹还是头一次见,一起分享

  


  

 回复[42]:  雪非雪 (2009-10-25 23:42:13)  
 
  秋止符晚上好。

  
谢美图

  
我不在本州岛,星期天午后返关西空港,再奔京都跑不动了。。。

  
图上这样的虹还第一次见,分享了。

  
你若还返回大阪可以再努力下找时间

  

 回复[43]: 北海道大蟹吃了没? 秋止符 (2009-10-24 00:38:38)  
 
  雪老师这么happy!今晚我也享受了你们大阪风味小吃

  
这次就不返回大阪了,京都下一站是名古屋,还要去九州和内海好几个城市......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